血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第八十九章 言语陷阱
    碑画中的魔神活灵活现,像是拥有生命一般,两只眼睛望着陡然出现在洞内的常玄和凌寒烟。

    常玄看到那双眼睛好似动了一下,被吓了一跳,面露骇然之色。

    那感觉就像是被一双可怕的目光盯上,让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魔神?”

    凌寒烟点了点头,她显然并不是第一次看到魔神,冷漠的俏脸上并没有惊讶的神色。

    常玄发现碑画中的魔神不仅眼睛动了,身体也是越来越大,渐渐的有超过这石碑的趋势,似乎想要把石碑给撑破。

    没过多久,他的身体已经充斥了整座石碑,他自然不可能超过这石碑。

    “我听说天都城附近也有一块这样的石碑,但被称为仙碑。

    仙碑百里之内无人敢居住,每到夜晚就会传来邪魔之音,只有每年七月十五中元节的时候,仙碑会开放十五天。

    也只有在这段时间内,仙碑附近才算是安全的。”

    “既然是魔神,为何又称为仙碑?”常玄不解的问。

    “魔神只是我们上古遗族的叫法。当天魔爆发时,没有神像守护的村庄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而被称为仙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能帮助修道者洞悉法则、领悟大道。”

    凌寒烟皱起了眉头,此时石碑上的人影似乎发现无法走出仙碑,从里面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嘶吼声在空寂的山洞中异常的刺耳,整座石碑也开始晃动不休。

    那影子在仙碑中不断的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出来。

    影子每一次挣扎,仙碑上都会亮起一道禁制的光芒将他镇压下去。

    常玄呆了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能感受到仙碑内的影子拥有可怕的力量,很强,比他见过的强者都要强。

    凌寒烟双手结出奇特的法印,不断的打在仙碑之上。

    不久之后,凌寒烟俏脸发白,明显有些脱力的现象。

    而此时仙碑上的影子已经停止了挣扎,又变成了静止的画像。

    常玄沉默片刻后问道:“有没有事?”

    他望着仙碑又问了一句话:“既然仙碑拥有这么神奇的能力,而你们族内又恰好有一块仙碑,为什么大家不来这里参悟?”

    凌寒烟睫毛颤抖着摇了摇头,她的脸色比那身白裙都要白了几分。

    “我没事,师父,就是有点消耗过大。其实我们族内的仙碑与天都城那块应该有所不同。这仙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任你修为再高都无法损坏。我族内的前辈以无上神通把一尊魔头封印在仙碑内,也就是那道影子。

    这魔头也曾威名赫赫、横扫八方。难保有人经受不住诱惑将其放出,而且也没法在此潜心修道。”

    以仙碑困住了上古魔头,这人曾经强到什么程度?让常玄心中暗暗吃惊。

    外面此时肯定有陈志明等人把守着,此刻要是出去肯定让人来个守株待兔。

    凌寒烟的状态也不好,起码需要休息一两个时辰。

    常玄摇了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驱赶出去,干脆盘膝坐地开始修炼。

    常玄刚入定,脑海中陡然传来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

    “小娃娃,想不想学能独步天下的盖世神功?”

    此时山洞内极为安静,这声音中充满了傲气,而此地除了自己和凌寒烟外就没有其他人,那说话的肯定是仙碑中的那道影子。

    常玄饶有兴趣的睁眼,盯着仙碑中的魔像,这家伙别封印在仙碑内,竟还想蛊惑他的道心。

    若是凌寒烟听到这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而常玄却是跟这魔头聊了起来。

    “前辈,您肯定不会无缘无故传我道法神通,肯定是有条件的吧。”

    那道沙哑的声音再次从脑海中传来。

    “哈哈,你这小娃娃倒是机智的很。放心,老夫没有让你破坏禁制的打算,只是觉得你我有缘,不想一身绝学失传了而已。”

    常玄判断不出这魔头话里的真假,从他那傲然的语气中听起来倒像是说的实话,可又不排除他在使以退为进的手段。

    道法神通对他而言可没有丝毫的诱惑力,随着自身实力的提高,系统中的也是越来越高阶,何需从别人那里获得。

    常玄摇头拒绝了对方的提议,脑海中传来一声惊咦,似乎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禁制的压制太强,老夫可没有多长的时间,小娃娃你确定不要学吗?”

    常玄笑道:“只能说多谢前辈的厚爱了,我乃是正统的修道之人,怎能学魔门之法?”

    毕竟系统给他的任务是发扬道门,就算对方的神通再强大,自己也不能跟系统对着干不是。

    “你这小娃娃真是不知好歹,法术神通怎么会有正邪之分。老夫也不与你多费口舌,本以为碰上个有缘人,却是个傻小子。”

    碑画中的鬼脸露出几分生气的神色,而后真的没有说话,突然间没了动静。

    常玄微微一笑,不予理会,重新闭上了眼睛。

    过来一会,碑画上的影子露出几许失望的神色,影子抖动了一下,竟又重新开口说道:“既然你不想学法术神通,不若老夫将自己藏宝的地点告知你,毕竟那些身外之物对老夫来说也没用了。”

    常玄睁眼错愕道:“前辈您还藏有宝物?”

    碑画上的影子冷哼一声,傲然说道:“老夫好歹也曾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强者,死在老夫手上的修士成百上千,有点宝藏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前辈您说吧,我听着。”常玄露出憨厚的笑容。

    碑画上的人影沉默了一下,声音显得有气无力,越来越低。

    “老夫藏宝的地点就在莽荒……山脉……”

    他的声音很微弱,常玄只能朝仙碑走了两步,可是依旧没有听清。

    “前辈您能否再说一遍,晚辈没有听清楚。”

    碑画中的影子又说了一遍,这次常玄总算是听得清楚了一些。

    影子突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藏宝的地方被老夫设下了禁制,你再靠近一些,老夫传授给你破除禁制的办法。”

    常玄摇头,不但没有往前走,反而后退了两步,笑道:“不必了,晚辈笨的很,怕是学不会了。”

    碑画中影子循循善诱道:“怎么会,其实破解之法也很简单。你再过来些,老夫为了与你说话神魂损耗太大,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了。若没有这破解之法,你就算找到了地方也进不去。”

    常玄还是摇头道:“晚辈可不敢过去,想来前辈应该有能控制晚辈身体的手段,才想引诱晚辈一步一步接近仙碑,只要控制了晚辈的身体,自然就能破除这里的禁制,那您就能完全脱困了。”

    碑画中的影子听到常玄这话,突然间没有了动静,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

    “厉害,厉害。区区黄毛小儿竟是看穿了老夫的手段,还能不被利益诱惑,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老夫真是很欣赏你。”

    常玄平静道:“前辈您就是把我夸出朵花来,晚辈也不会上当,这种言语陷阱对晚辈是没用的。不过晚辈有一件事比较好奇,先前前辈为什么不对虚弱的凌姑娘动歪脑筋,反而会挑上晚辈。”

    碑画中影子声音变得森冷起来:“告诉你无妨,那那娃身上带着封印老夫之人的遗物。虽然你看穿了这一点,可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要与你说这么多话?现在怕了吗?”

    常玄鄙夷一笑:“晚辈为何要怕?就算前辈生前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不过是您在被封印之前,现在的你只能在这里装神弄鬼而已。”

    碑画中的影子怒吼一声,森冷说道:”臭小子,你太猖狂了。真以为老夫拿你无可奈何吗?不怕实话告诉你,在咱们说话的时候,老夫的一缕神魂已经渗入了你的脑海,现在就算你想反抗也是不可能的,哈哈……”

    常玄闻言神色一变,神魂进入识海,果然在识海中发现了一团幽光。

    这团幽光化为一张虚幻的人脸,裹着一道黑气,犹如厉鬼一般发出一声尖啸。

    啸声激荡不休,常玄的识海顿时激荡不已。

    脑中突然传来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感,常玄闷哼一声,自己已经很小心警惕了,竟还是着了这老魔头的道。

    “哈哈……没想到你这小辈的识海竟如此宽广,等老夫控制了你的身体破除了禁制,你这肉身老夫也笑纳了。”

    鬼脸发出一阵嚣张的大笑,似乎马上就能重见天日了,他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激动和兴奋。

    常玄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慌张,曾经尸道人也想夺舍他的肉身,结果却变成他神魂的养料。

    这老魔头竟然也想玩这招,只怕是找错了人。

    “做梦!”

    面对老魔头的神魂攻击,常玄不屑的说道。

    鬼脸大笑道:“无知小辈,你很快就会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原来你不过只有筑元境中期的修为,实力也太低了些。老夫劝你还是乖乖放弃抵抗吧,你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老夫也都会帮你了解。”

    老魔头的啸声愈来愈高昂,常玄脑中的痛苦也是越来越大,这种痛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