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厂公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清远剑派里的死局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清远剑派里的死局

    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温暖,虽然依旧有风在天地间呼啸,但是因为临近江南的缘故,这寒意也并不是那么浓郁,而有些番役甚至都暗中将身上的衣服减少了一些。http://www.travelfj.com↙八↙八↙读↙书,※o◇

    浩瀚凛然的队伍在天地之间行驶着,飞鱼服,绣春刀,这东厂的标志也是反射着淡淡的光亮,那煞气,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嘎吱!

    嘎吱!

    那辆苏善专属的黑色马车在这一众番役以及六扇门高手的拱卫之下,安然而平静,马车周围也是有着淡淡的气息荡漾,让人有些心悸!

    马车之内,苏善平静的闭着眼睛,那脸上的神色也是更加的死寂,没有丝毫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死掉了一般!

    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却比以往几日强横了不少,那种强横,不是简单的提升,而是更加明显的通透,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呼!

    同一时刻,顺着这辆马车所在的位置直直的朝着天空之上看去,那万里无云的苍穹之上,有着一片淡淡的乌云正随着黑色马车缓缓的移动着,那乌云之内,隐约还有雷霆在微微的闪烁着,让人不敢小觑!

    “这云层已经积攒到这个地步了啊!督主的实力提升的还真是快!”

    守护在马车一旁的岳无双抬头看着天空之上的云层,那脸蛋儿上的神色也是更加的凝重,这才四五日的时间,这天地之威便已经积累到了现在,实在有些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或许,再过些日子,他就真的能够破开那道屏障,引来第一道雷鸣了吧?”

    岳无双心中思量着,看向黑色马车的目光也是更多了几分凝重。

    雷鸣出现以后,苏善便是真正的进入了那无妄境界,也是真正的踏入了这天地至高的层次!

    那样的苏善,还真是让人期待!

    呼!

    而就在岳无双心中思量的时候,她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声响,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只白鸽从远处飞掠而来,落在了黑色马车之上。

    岳无双眉头皱了一下,想要动手驱赶,却见小玉儿掀开车帘将那白鸽抓在了手中,而不久之后,马车内也是传出了一声淡淡的冷笑。

    “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自从经历了在公塾之中的事情以后,岳无双和小玉儿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她听到了小玉儿的笑声,那脸上带着些许的好奇,问道。

    “你有所不知!”

    小玉儿轻轻的掀开了车帘,看着岳无双笑道,

    “我们动身之前,丽景楼已经在湖州城开始谋划,如今,已经将除去武当山之外的四大派,清远剑派,雷云帮,黑虎门还有八卦派都给控制了!”

    “另外,按照他们传回的消息来看,武当山也派了两位长老下山,这两位长老,是武当太极四象剑阵的两大枢纽之一!”

    “他们即将动手,将这两大枢纽除掉。”

    “也算是提前削弱太极四象剑阵,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直接和天宫和蓬莱的高手交手了,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你们做事,倒是周全!”

    岳无双听着小玉儿的话,那脸蛋儿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赞许。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潜心修炼,并没有注意东厂的动作,她还以为东厂此去江南湖州,并没有任何准备呢。

    没想到,苏善一直在行动,已经斩获不少!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苏善不是未雨绸缪,万般准备,又怎么可能一路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太监,走到现在的地步?

    “这家伙,还真是可怕呢!”

    岳无双心中喃喃自语,那脸蛋儿上的钦佩之色也是更加浓郁了一些。

    ……

    湖州城,清远剑派!

    阳光明媚如常,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温暖,清远剑派作为四大派之首,此时此刻也是有些热闹,雷云帮,黑虎门和八卦派的人也都是陆续到场。

    而经过这短短两日,那赵质已经是将黑虎门原来门主赵云虎的手下以及一些心腹都给清理干净,如今这黑虎门来的人,都已经是他的人!

    “几位,事情我清远剑派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你们要好好配合,明白吗?不要忘了你们身上的失心丹之毒!”

    一身红衣,打扮妖艳异常的刘云魅出来迎接众人,待众人都是落座以后,刘云魅目光里带着阴冷和威胁的意味扫了三人一眼,笑着说道。

    “刘掌门放心,既然我们都已经坐上了东厂这条船,就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我们不会做那种首鼠两端的事情的!”

    赵质和孙全盛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是低声说道。

    他们都明白,刘云魅的这句话,就是明摆着说给他们二人听的!

    “那就好,武当派两位长老,何秋还有沈通连马上就到了,大家在这里候着吧!”

    刘云魅对这些人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丽景楼的人其实这两日也是暗中盯着孙全盛和赵质,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常。】9八】9八】9读】9书,2≧3o↗

    “掌门,人到了!”

    众人等待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一杯茶刚刚喝光的时候,这门外便是走进来了一名瘦削的弟子,他来到众人面前,拱手说道。

    “走,三位随我过去迎接!”

    刘云魅那脸庞上闪过了一丝阴沉,旋即又是将那一丝阴沉给收敛不见,然后便是起身朝着清远剑派的门口走去,赵质等人随后跟上。

    “刘掌门,好久不见啊!”

    武当长老何秋与沈通连就在门口候着,见到刘云魅等人亲自过来迎接,这脸上的怒意微微减弱了一些,不过那语气之中依旧有些倨傲!

    在他们看来,四大派根本就是武当派的附属,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和武当山作对,这一次之所以不听话,主要是忌惮东厂!

    他们今日到来,稍微威胁一番,便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

    “何长老,沈长老,确实好久不见,是我们本该去武当山上拜访的,不过这些日子为了准备一些事情,耽搁了,还请恕罪!”

    刘云魅笑呵呵的对着两位长老拱了拱手,然后便是恭请道,

    “今日两位长老既然来了,有些事情就可以说开了,请!”

    “请!”

    何秋与沈通连彼此对视一眼,对这四大派的态度还算满意,二人微微颔首,便是跟着他们进入了这清远剑派的大门之内。

    两人一路跟着众人前行深入,目光不断的在周围扫过,隐约有警惕之心,所幸,他们看到周围的人手并不多,只是基本的防范而已!

    这等护卫,以他们二人的实力,就算四大派有什么不轨之举,他们也能轻松的应付!

    二人的这心里也就放下心来!

    “两位长老请上座!”

    片刻,众人已经是来到了清远剑派的会客厅,这里早就被清远剑派的弟子们布置好,干净整洁,而周围也是摆放着几盆简单的花草,显得很是温馨雅致!

    “你这清远剑派,布置的倒是不错,女人就是女人,胭脂气很浓啊!”

    何秋看了一眼这会客厅,那脸庞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意味,在他看来,这些花花草草的都是无用的东西,落在这江湖门派里,多少显得附庸风雅!

    “小小门派,又是女子掌控,自然入不了二位的法眼,两位长老请坐!”

    刘云魅那脸上没有丝毫的在意,她恭敬的请着两人落座,然后又是对着旁边候着的弟子吩咐道,

    “上茶!”

    “是!”

    弟子陆续下去,不久后,又是将茶水端到了两位长老的面前,何秋和沈通连彼此看了一眼,并没有喝茶,而是笑眯眯的看向四人,低声道,

    “先别喝茶,先说说对付东厂的事情吧,武当山给你们的消息也有将近一月了,这么长时间你们都没有回信儿,耿掌门让我们来问问,几位什么意思?”

    说罢,何秋和沈通连那眼睛也都是微微的眯了起来,泛起了几分难以掩饰的森冷意味。

    “这个……”

    刘云魅听闻二人问话,这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旋即又是笑着道,

    “对付东厂之事,我们四人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决定,原本想着这几日就回信儿给耿掌门,不过两位长老既然过来了,那我们便当面说清楚!”

    “说吧!”

    何秋不动声色,目光有些低沉的看着四人。

    而这时,那沈通连却是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然后看向了赵质的位置,他摆了摆手,低声道,

    “赵云虎怎么不在?什么时候换成你赵质了?”

    他这句话落下,这何秋的目光也是朝着赵质看了一眼,那脸上的神色也是变的凝重了起来,甚至是不动声色的握住了腰间的长剑剑柄!

    他们都知道,那赵云虎的三大弟子,其中还有独子都是死在了东厂的手中,对东厂可是恨之入骨,他一贯都是支持和东厂死磕到底的!

    如今这赵云虎消失,两人不由的有些疑惑,还有警惕!

    “这个……赵云虎在对付东厂的问题上,和我们有些分歧,为了保证四大派统一,我们已经将赵云虎给解决掉了!”

    刘云魅笑了笑,继续说道,

    “这也是近一个月我们四大派都没给你们回信的原因!不说赵云虎,说说我们四大派现在的意思吧,如何?”

    “你们什么意思?”

    何秋和沈通连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祥,那握着剑柄的手更加紧绷,然后身上的气息也是微微的调动了起来。

    “我们四个人的意思,很简单!”

    刘云魅深吸了一口气,那目光微微的变的阴沉起来,然后低声道,

    “东厂势大,整个大魏中原都在东厂掌控之中,就连悬空寺都不是东厂的对手,我们觉的,武当山也扛不住东厂的怒火!”

    “所以,我们决定投靠东厂,加入六扇门,从此以后和武当山没有任何关系!”

    啪!

    刘云魅的这话音落下,那脾气有些火爆的何秋便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他站起来,目光里带着阴沉和难以掩饰的怒意盯着四人,阴声质问道,

    “这便是你们的决定?”

    “你们别忘了,这些年我武当山对你们有多少照顾,如今武当山有难,你们竟然袖手旁观,甚至还要去东厂做狗?”

    “你们可想好了?这般背信弃义,日后我武当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照顾?”

    刘云魅听着何秋的这般话,那布满皱纹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她轻声哼道,

    “武当山的这些照顾,难道没有收到我们四大派的回报吗?每年,我们四大派给你们多少银子?又给你们多少方便?”

    “别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大家不过是互取所需罢了!”

    “如今东厂势大,武当山覆灭这是必然之事,难道要我们跟你们一起去送死吗?”

    “不错,我雷云帮几百个兄弟,可不能为了武当山白白流血!”

    那陈雷云也是冷声附和道。

    “好,很好!”

    何秋听着这番话,又阴沉暴怒无比的扫了这四人一眼,然后阴声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没有废话多说!”

    “不过,我要警告四位一句,武当山绝非你们所知道的武当山,东厂这一次来,我武当山也做好了万般准备,到时候,我们败了东厂,你们可别又反过来求我们!”

    “武当山可不收那些背信弃义的墙头草!”

    “待武当山空出时间,也会把这江南江湖道给好好的清理清理,让那些杂鱼臭虾之辈,都滚出江南道!”

    “我就知道何长老会这么说!”

    听着何秋的这番话,刘云魅那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她端起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那脸庞上丝毫没有忌惮之色,然后又是笑道,

    “所以,我们四大派也早就做好了决定!”

    “争取,让你武当山被动产给灭了,这样,我四大派也就能永远立足这江南道,再也不用看你们这些牛鼻子老道的脸色了!”

    啪!

    刘云魅这话音落下,那手中的茶杯也是被猛地摔在了地上,残渣满地,而紧接着,她也是猛地站了起来,腰间的长剑也是豁然而出,指向了何秋二人!

    哗啦!

    哗啦!

    同时,陈雷云,赵质,还有那孙全盛也是纷纷的站了起来,这三人也都是将武器抽出来,然后煞气森然的对准了何秋与沈通连二人!

    “一群蠢货,东厂还没来,你们就要急着向东厂表忠心?”

    何秋二人感受着这空气之中豁然而起的剑拔弩张意味,那脸上的神色也是更加的阴沉,二人缓缓的抽出佩剑,盯着三人,阴声笑道,

    “当真是做狗做的不错!”

    “不过,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四大派的这点儿人手,就能留下我们二人吗?我们既然敢来,就从来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

    “好大的口气啊……赵云虎当初也是这般猖狂的,不过,还是被我们给除掉了!”

    刘云魅看着两人,那布满周围和胭脂的面庞上,森冷和不屑之意也是更浓,她轻轻的笑着道,

    “你们知不知道,自从你们进门开始,就已经中了我清远剑派的花毒,现在的你们,只要动用内力,就会毒发,浑身无力!”

    “我倒要看看,你们还如何能走出这清远剑派!”

    “怎么可能?”

    何秋和沈通连二人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往后退了两步,而那何秋更是尝试着调动了一些内力。

    噗!

    这内力冲出丹田的瞬间,他感觉浑身上下都是传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灼热之感,紧接着,有种强烈的力量将他的内力给压制了下去,而他的面色也是陡然一白,一口殷红鲜血喷了出来,他的身子也是踉跄着坐回了椅子上!

    “师兄……”

    一旁的沈通连看到这一幕,那脸上的神色也是陡然惊恐,他一边搀扶着何秋,一边死死的盯着刘云魅四人,阴声咆哮道,

    “你们敢下毒?你们不怕我武当山现在就派人来找你们的麻烦?!”

    “武当山,应该没有这个时间吧?”

    刘云魅轻轻的笑着,来到了这二人的面前,她嘴角儿挑着,道,

    “东厂四五日之内便到湖州城,你们来了,那岂不是正羊入虎口吗?难道,你们还敢把所有武当山的弟子都派下来?在这湖州城布置太极四象剑阵?”

    “这好像也不太可能吧?”

    “你们……你们早就算计好了一切?真卑鄙!”

    沈通连听着刘云魅的分析,这脸上的惊恐和慌乱之色更浓,他皱着眉头,那目光里甚至有了几分绝望!

    “沈长老,别怪我们,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刘云魅微微的摇了摇头,道,

    “如今这东厂,显然已经有一统江湖之势,我们不想跟着你武当山万劫不复!”

    “而且,你们武当山被灭,日后这江南道江湖,我们四大派才能更有立足之地,能更进一步,不是吗?”

    “你得理解我们,还得成全我们啊……”

    “你……”

    沈通连怒目圆瞪,怒气,懊悔,甚至还有怨毒一瞬间涌出面庞,但是,刘云魅却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一道剑光横扫而过,直接在他的脖颈之上扫了过去!

    噗!

    声音戛然而止,一缕殷红也是飞溅而出,沈通连捂着脖颈上的断口,瞪大着眼睛,抽搐着身子,缓缓的瘫倒在了地上。

    “师弟……师弟……”

    瘫坐在椅子上的何秋,也是一脸的惊恐悲凉。

    “你去见你的师弟吧!”

    刘云魅轻轻的笑了笑,又是一剑戳在了何秋的心脏之上,噗的一声,长剑透过了后者的后背穿透了过去,直接将后者给钉在了木椅之上。

    “哇!哇!”

    何秋身中剧毒,也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鲜血不断的涌出来,那脸上的神色,也是变的格外的苍白,绝望,那气息也是逐渐的减弱。

    不过片刻的功夫,两人便都是已经气绝身亡!

    “两个废物,真当你武当山是天下无敌的呢?”

    刘云魅阴沉着脸扫了这两具尸体一眼,那布满皱纹和胭脂的面庞上,也是闪过了浓浓的不屑,她扫了身后的赵质等人一眼,轻声哼道,

    “三位,如今咱们已经算是彻底和武当山决裂了,你们更不要有什么别的心思了!”

    “明白了吗?”

    “呼……”

    赵质等人都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那面庞上的神色也是变的更加冷冽了一些!

    “来人!”

    随后,刘云魅又是将守在大厅之外的几名弟子给叫了进来,然后吩咐道,

    “把这两个老家伙的尸体包起来,送去武当山,告诉上面的杂毛老道,就说我四大派从此以后便加入东厂六扇门,把这两个老家伙的尸体还给他们,就当是彻底断了武当山和四大派这些年的关系!”

    “来日东厂上武当,四大派便会全力而为,让他们好自为之!”

    “是!”

    几名弟子陆续走上前,将何秋和沈通连的尸体给抬了起来,然后便是带出了大厅之外,紧接着又是有人将地上的血迹给擦拭了干净!

    “三位,咱们继续商量商量,迎接督主的事情!”

    刘云魅挥动大红的袖袍,坐在了那主位之上,笑着道。

    “好!”

    赵质,陈雷云,孙全盛三人都是恭敬的坐在了对面。

    三人商议了起来!

    ……

    不久之后,何秋与沈通连的尸体便是被清远剑派的弟子包在了一起,然后送出了那湖州城的城门,并一路朝着武当山的方向行去。

    武当山距离湖州城大概有半日的路程,这些人又是快马加鞭,到得下午的时候,终于是将尸体送到了武当山下,交到了武当弟子手中!

    此时此刻,武当掌门耿天南,正在那凌霄殿上盘膝打坐,修炼着武当的太极心法,一层层奇妙的气息在他周身荡漾,隐约有一道玄妙的太极图案荡漾,那大殿之内的气氛,也是因此变的有些压抑异常!

    “掌门,掌门,大事不好了!”

    “出事了……”

    一名弟子慌里慌张的从山下跑了过来,连滚带爬的冲入了这宽阔恢弘的凌霄殿之内,不等那耿天南转头问话,他便是已经有些凄厉的喊道,

    “何长老和沈长老被四大派的人杀了,四大派的人把他们的尸体送到山门口了!”

    “什么?”

    这耿天南听闻此言,那脸上的神色顿时僵硬,而那目光也是变的有些不敢置信起来。

    何秋和沈通连被四大派的人杀了?

    怎么可能?他们二人可都是即将跨入先天大圆满的境界了啊?!

    更让他惊恐的是,这二人是太极四象剑阵的四大枢纽之二,他们死了,这太极四象剑阵,威力便会大大减弱啊!

    “快,带我下山去看看!”

    恍惚了一瞬间,耿天南蹭的站了起来,有些慌乱的朝着山下飞掠而去……

    那身影里充满了狼狈和不堪!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