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我有特殊的工作技巧 > 正文卷 第295章 总有奸佞想害朕(13)

正文卷 第295章 总有奸佞想害朕(13)

    “谷仓吐露的人都和国师宫有过联系,一部分是在先皇仙逝前,一部分是在先皇昏迷不醒期间。据微臣初步分析,这份名单的确属实。”尚云一板一眼汇报着打听到的情况,面无表情,像个无思无感的机器人。

    孟回还挺欣赏她这种认真负责、不夹杂个人情感的工作方式,闻言赞道:“短短一夜能查到这么多,不愧是玄羽卫统领。”

    “皇上,微臣并非玄羽卫统领。”尚云还是一张冷漠脸,说起话来一本正经。

    孟回瞥她一眼,道:“朕说你是你就是,前统领作为贴身近卫失了职,现下此位正是空缺,让你补上有何不可?”

    “可是......”尚云呆呆地扫了孟回一眼,粗声粗气道,“可是微臣出身民间......”

    孟回摆了摆手,一脸不在意:“那又如何?那条律法规定非要世族后代才能做统领?我意已决,不必再推辞。”刷刷几笔下了圣旨,让青竹象征性地拿去宣读了一下,新玄羽卫统领就算是正式上任。

    尚云对待圣旨的态度简直如遇神圣,双手捧住口头谢恩,起身时,眼中难得地闪烁着光亮。

    确信了名单可信的孟回,决定立刻下旨,该发往浣衣局的发往浣衣局,该打包送给乞康的全都仍去国师宫。

    “青竹,忘尘公子伤心过度,今日午时在殿中自缢而亡了。”

    “皇上?”

    孟回突然冒出来的话让青竹一头雾水,犹豫着是不是该立马去让忘尘公子“自缢”,还没等他纠结多久,就又听到前方传来新的指令。

    “消息传出去之后,就将忘尘送到长帝姬府上,明白了吗?”

    “是,奴才明白。”

    青竹明显松了口气,紧绷的脸都缓和下来,脚步轻快地迈出内殿。

    孟回是故意吓他一吓,想试探试探他对杀人有没有什么特殊反应,要是过于无动于衷,多少能说明他对人命看得不重,那么嫌疑又会随之增多一些。

    可是他神情犹豫,不敢抗旨又不愿轻易去杀人,内心显然还有柔软之处。他对毫无用处的公子都能生出怜悯之心,真的会杀死朝夕相处的主子吗?

    看到他背影消失在门外,孟回收回甩了甩头,拟旨让大理寺严查先皇中毒案。她自己一个人实在无力调查整个宫廷,交给专业人士去办肯定能省不少事。

    “大理寺卿,”孟回拿着青竹搬来的官员名册,在正三品官员中找到了想要的信息,“姚玉,姚家家主长女。姚家不大参与党派之争,比起耿直一条筋的姜家人,和精明能干的如家人,这家好像没什么存在感。”

    孟回打算亲自见一见姚玉,今天上朝时,议论的大都是有关先皇的葬礼,没来得及和姚家人说上话。

    “姜、如、姚三家要一直保持半撕逼半和平的状态,皇权才能够稳固。这几家的重要人物都要多多来往才行。”孟回吩咐了一个小內侍外出传旨,让姚玉申时到紫霞宫觐见。

    解决了眼前的几个麻烦,孟回终于能一头扎进海一样深的奏章里,看到那些请奏要送外地水果的折子,忍不住揉着额头非常无奈地回复:不必了!

    这些都是先皇遗留在外的亲近臣子,她现在没工夫管那么远。她打算一律不去亲近,保持神秘感,让这些流落在外的小可怜先揪着心慌张一阵,把近处的忧患解决了再去考虑调任的事。

    还没解决完一半奏章,午膳就如流水般涌入外殿长桌,孟回一闻道香气就知道尚食局老实了。

    探出意念一看,算上九种不同的粥品一共四十九道菜,规格和从前一样,只是每一道都明显带着巧思。

    譬如一道点心,上方是青翠欲滴的绿,下方是如雪似玉的白,放在一起犹如翡翠配白玉,九块大小一致的菱形绕着青瓷圆盘一圈,看上去素净简雅又能勾人食欲。

    还有一道散发着热气的浓汤,外面一圈为橙红色,内里是稍微浅几分的橙色,中间浮着一片精心修饰过绿色香料,小小的一盏,散发出许多种难以辨识的香味。

    看来早上的小惩罚起了作用,孟回觉得十分满意。

    青竹刚从外面归来,见她还坐在长桌后看着折子不动,顾不得禀告情况,先轻声提醒道:“皇上,时辰不早,该用膳了。”

    孟回这才抬起头放下笔,皱起眉揉了揉额角,假装自己刚刚确实是在看奏折。“唔,那就先用膳吧。”她严肃地收好奏折,在青竹的“搀扶”下走出内殿,来到外面的长桌前坐下等候试菜。

    本是一桌美味佳肴,可看到试菜內侍严肃中带着紧张,孟回心下一叹,刚刚生出的小喜悦一下子又没了。

    想她一开始只是来打个酱油,做完任务就拍屁股走人,结果原主不想活,把这江山拱手让给了她,偏偏她连当女帝的乐趣都还没找到,就被一堆大事小事弄得团团转。

    好不容易等到饭点,看到一桌子合心意的菜,又因为担心下毒没有了食欲。

    她不担心自己会死,要真有人下毒,有魂力帮助肉身驱散毒素,要不了多久就能蹦跶起来继续嗨,可这位苦逼试菜內侍就要倒大霉了。

    一想到这些孟回就忍不住心塞塞,不错眼地盯着小內侍吞下一口又一口,祈祷宫里的人都聪明点,不要刚毒死一个女皇又想来同一个套路。

    咽下最后一口菜,试菜內侍在旁等候了片刻,确定无事后,青竹才不紧不慢地给孟回布菜。

    早中晚都要来这么一通,饭菜到嘴都已凉透。孟回不是不能将就冷饭,而是一想起这道流程就瘆得慌。

    一餐结束,她吩咐身边人打赏了试菜內侍,并道以后不用再派人提前试菜。

    “皇上,万万不可啊!先皇便是饮下未试过的茶水,这才......”青竹窥她脸色,见她意已决,说到一半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孟回知道想改规矩很难,但她不是毫无准备。

    “这样防着不是办法,浪费时间人力,慢性毒药还无法试出来。尚云,挑几个人轮流值守,从选材到出菜必须亲自盯着,试用一段时日,若是可行,便封他们为从五品‘奉食都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