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倾城神女:帝君的千面宠妃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战在即(九)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战在即(九)

    于是,南宫余天的身影瞬间消失了。

    下一秒,他直接出现在了天庭之上。

    “来者何人?”

    他并没有隐匿自己,而是长大光明的出现在了那群面带白色面具的人面前。那群人皆惊慌失措的拿着武器指着他,甚至有其中几个蠢蠢欲动。

    “叫你们大人出来,就说南宫余天想同他聊聊。”他的声音散发着破裂的厉色,直直刺入几人的脑海中。

    他们想进却不敢再靠近。

    所有人相视几眼,只好按照他的吩咐行动了。

    没过一会儿,那人出现了。

    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那薄薄的嘴唇好看的弯曲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刀锋。

    似是突然看见了南宫余天的真容后,他有一丝的惊慌,仅一会儿,眼神中便含着笑意。

    “我还以为是手下人胡乱说的,没想到真的能再次见到南宫尊主。”

    南宫余天对于他的奉承,只是冷冷淡淡的哼了一声,“封先生不好好的待在妖界,为什么要跑到这天庭来搅这一趟浑水。”

    “你可知,失败会如何?”

    “南宫尊主这是什么话?”封先生道:“天庭众神有这样的下场,难道不应该是他们应得的吗?”

    封先生注视着他,似笑非笑道:“尊主沦落至此,不也是天庭众神所造的孽吗?难不成,尊主已经放下了当年的事?”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管!”南宫余天有些生气,挥袖一股劲气向对面唏嘘。

    封先生双手交叉生出一层白色自然屏障,在他满怀信心中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一口鲜血直直吐在了不远处。

    他看着南宫余天,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说他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吗?

    为什么比之前还要更加强大了!

    一想到这个厉害的角色会成为自家主人称霸天下的挡路石,封先生顾不上嘴角还遗留的血渍,将一脸谨慎的其余众人赶了下去。

    他站起身来,道:“尊主难道不好好考虑考虑?您这么厉害,真的要一辈子都活在众神的领导之下吗?”

    “即使如此,这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南宫余天的语气俶的淡然了起来。

    “我既然称你一声封先生,那就是对你能力的认同。不妨我就在提醒你一句,我既然都已经恢复记忆与能力,你觉得其他人呢?”

    南宫余天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人人心里都有疑惑,封先生,你说是吗?”

    听他这么说,封先生面带惧色的后退了一步,然后故作镇定的收回了脚。

    “尊主再说什么,我一点儿都不懂。”

    南宫余天并不想同他废话,直接从他身旁擦肩而过。

    冷冽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

    “说不说是我的事,做不做是你的事,我只是有些惋惜罢了。”

    待封先生反应过来,身后早已经没了南宫余天的踪影。

    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十分纠结的看着南宫余天消失的方向。

    本以为他们已经选好了时机统一天下,却不想那几个大人物也都苏醒了。

    罢了,既然有人提醒,那这趟浑水,他不碰了吧!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了。

    南宫余天离开后,绕过那群在不远处守着的白面具人,隐匿身影正大光明朝前走去。

    前世他好歹也是常驻天庭的人,所以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他还是有深刻影响的。

    没过一会儿,他直接走到了正殿中。

    那里本有一群人在商议着事情,可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南宫余天的存在。

    他凑上去听了听,发现他们只是在讨论小事情后,直接取消了隐匿术,出现在那几人的面前。

    “哟,这么热闹呢,我也想同你们讨论讨论。”他似笑非笑道。

    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一些稍微年轻的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威风凛凛。一些年纪稍微大一点儿的,则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淡定的人。

    那最高位的人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的向前走了一步,生怕自家小辈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然后被灭口。

    “尊上怎么想到来天庭了?”

    南宫余天看了他一眼,反问道:“难道我之前不住在天庭?”

    那人被噎了一口,恭敬地向他抱了抱拳,“尊上大人还是不要插手我们三界之中的事情为好,不然天地法则可是一点儿都不会留情面的。”

    对于他的威胁,南宫余天觉得有些好笑。

    “我都已经来到这里了,难道你还以为我怕天地法则吗?我刚苏醒,它还没有这个能力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明明是十分随意的话语,却在前方几人的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那最高人眼神暗了暗,道:“所以说,尊上真的选择要与妖族为敌吗?”

    他好歹也是也上万年老妖了,就算拼死的话,应该也能从他手中讨回些什么,况且,他如今还刚苏醒不久。

    “若不是你们背地里暗度陈仓,那些老东西们又怎么会躲躲藏藏?有人生目标是件好事,但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南宫余天眼神中夹杂着栗色,整个正殿中瞬间卷起一阵劲风,有些修为尚欠的妖直接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妖王的脸色也白了几分。

    他有些恐惧的看着对面那淡定如斯之人,道:“这是我妖族之事,还轮不到外人来指教!妖界中妖众多,本王就不相信你一个人就能战胜全妖界!”

    “哦?”南宫余天有些好笑道:“妖王的意思就是要拿上全妖族的性命来做赌注了吗?”

    他的话刚一落地,一些妖心底下就有些退意了。

    眼前之人如此强大,若是与他正面对抗上的话,任何好处有没有!

    这种赔命还不讨好处的买卖,他们绝对不会做!

    妖王看出来了手下人的意思,咬牙切齿的看着南宫余天道:“天庭仗着他们灵力丰富,法力高深,在什么方面都打压着我们这群外人,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他卖命!”

    “看来你这个妖王做的并不明白啊!”南宫余天勾了勾唇角,“天庭众人各司其职,为人间造福,可你们妖界呢?仗着自己什么都不缺,打压其他几界。这些虽然天庭没有管理过,但也并不代表天庭众神不知晓。却不想,他们的好心竟然会养出一群白眼狼。”

    “你以为你们现在还有退路?当初沉睡的几人,现在可不止我一个人苏醒了。”

    他一字一句道:“那场灾难你们妖界虽然幸免了,难道这一次,你们也想做一次发动者了?”

    当年的事情,对于这三界之内或三界之外的人来说,都是一场大浩劫,该死的人都死了,不该死的人也死了,他们这些混沌之神,为了沉寂那场灾祸而主动陷入沉睡。

    神界所剩之人无几,人间死伤无数,甚至面临灭绝,龙族则是直接消失。

    其中发生的一切,谁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连他们这些参与了的,也说不清其中的缠缠绕绕。

    谁也不敢去想起,谁也不敢去忆起。

    生怕当初的浩劫会再一次重现眼前。

    “你的意识是,神女也重新现世了?!”妖王有些冲动的向前走了几步。

    谁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恐惧还是激动。

    南宫余天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见此,妖王发愣似的后退了几步。

    神女大人当初为了所有三界中人而灰飞烟灭,他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姑娘。

    他闭上了双眼,缓缓开口道:“我妖界原意以一半的领土和一半的粮食作为对这次天庭的赔偿,永生永世不入天庭门一步!”

    一场浩劫,终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有的人惊喜,有的人却疑惑。

    众神得到消息后天庭之中再也没有一个妖物出现,安静的不得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妖界之人见到自家妖王和所有妖人归来时,心中虽由许多不满却是也不敢说出来。

    待天庭中事解决了后,南宫余天赶到了苏琳儿的房间中。

    她还是一脸惬意的紧闭双眼缓缓睡去,没有一丝要醒的迹象。

    因为妖神之战没有了,所以城中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帝王登基,一片和和睦睦。

    就连外面的城池的战争,也在不知不觉的消匿了去。

    南宫余天摸了摸苏琳儿的小脸,勾了勾唇角转身离去。

    他终于,也能为她做一件事了!

    苏琳儿醒来后,发现所有事情都已经被人处理好了,毛将军和皇帝前来道完谢就回皇宫,但他却再也找不到子虚的身影。

    知晓子虚也有几分真本事,所以她也就没有太大的担心。

    当她出城后看到已经差不多恢复安定的几处城池后,才知道自己居然整整睡了三个月。

    没了这些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吴倩倩那边。

    然而去到那里才发现,吴倩倩居然喜欢上了那个皇帝,两人还是两情相悦。

    “我劝她了,她不听。”韬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

    好歹吴倩倩也是她的主人,尽管不满他也不能做些什么。

    苏琳儿一脸慎重的看着吴倩倩道:“你已经决定好了吗?待在这里?”

    自己的旅程肯定是很危险的,吴倩倩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她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吴倩倩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向她输入着这些天来皇帝对她的好。

    见她亦然动了心,苏琳儿便不好再说什么了。

    当天晚上,她直接隐匿了身影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皇帝的面前。

    幸亏四周没人,且皇帝在吴倩倩那里见到过她,所以二人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矛盾来。

    苏琳儿十分自来熟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是真心的吗?”

    她一直注视着对面男子的眼神,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然,除了坚定还是坚定。

    “我是,我肯定是!”

    他并没有用皇帝惯用的称呼,也让苏琳儿就此看出了他的决心。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皇帝为吴倩倩又重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十里红妆,百花飞舞。他直接遣散了后宫中其他女子,吴倩倩一人位居后位。

    吴倩倩国破家亡,并没有什么娘家人,所以苏琳儿也就此成为了她唯一的后盾。

    那天,苏琳儿直接搬出去了自己空间中一般的宝物,自己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想都不想直接甩了出去。

    整整从皇宫门口摆到了大街上。

    原本那些个大臣中有些人不满吴倩倩的身份,但瞧见苏琳儿这么大的阵仗后,再也不敢乱说一句。

    一场让人十分瞩目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

    “琳儿,你真的要走了吗?”

    婚后三天,苏琳儿要告辞了,吴倩倩不舍的拉着她的手。

    “你忘记了,我还有任务在身,是不能停留太久的。”苏琳儿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

    最后在她的依依不舍中,苏琳儿带着娃娃和韬离开了。

    她本想着把韬留下来保护她,但吴倩倩坚决不收。无奈下,她只好带走了。

    然后,苏琳儿来到了安魂的去处。

    发现自己藏在哪里的宝物还在后,她不免的放心了。

    一进去就发现安魂的身影出现了,她有些惊喜的跑了上去,“安魂,天庭没事吧?”

    “没事。”安魂摇了摇头。

    在他的在三保障后,苏琳儿终于相信了。

    解决了这些事情后,苏琳儿又继续浪迹自己的天涯。

    --

    巍峨的云峰上,霎时峭壁生辉;转眼间,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小亭。

    崇山峻岭四面环水,孤峰兀立,山上树木繁茂,翠竹成阴,山壁陡峭,江流澎湃。

    仰望天湖山,只见那嵯峨黛绿的群山,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

    仰望天台,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像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游人似一个个小白点,零零星星散布在彩带上,缓缓地向上移动着。

    美妙哉——云涧山!

    不知不觉中,苏琳儿来到了这处美轮美奂之处。

    这时,正是傍晚美景时分。

    清爽恬淡,云淡风清。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出现,破晓的夜光慢慢催眠清醒的生灵。空气丝丝清冷,划一叶扁舟,缓缓穿越记忆的海,忘记了时间,却忆起了往事清晨清爽恬淡,云淡风清。

    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一看便知晓,丛林深处有人家!

    面对这番美景,苏琳儿很是珍惜时间的欣赏了翻,赶在夜晚来临之前借宿在一位老婆婆家。

    “姑娘,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家里也只剩下一些番薯了,不嫌弃的话你就吃一点。”

    那位老婆婆拿出来了一碗的烤番薯,递到了她面前,有些不好意思。

    苏琳儿笑着伸手接了过来,还不忘道了一句谢。

    对面一个外来人还能做到如此的,也只有这些山中心思单纯的人了。

    “婆婆,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很晚了,可食苏琳儿发现这间房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

    那位婆婆正靠在油灯忽闪忽闪的火焰下缝补着衣衫。

    “不是,我还有些老伴,不过前几年有病死了,所以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她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活,见小姑娘对这些感兴趣,她直接就说了出来。

    苏琳儿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戳到了人家的伤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那老婆婆年纪虽然有些大了,但是一眼却明白了苏琳儿的心思。

    她拉过苏琳儿的手安抚似的拍了拍,“我没事,还要感谢姑娘能陪我一个晚上呢。”

    虽然她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苏琳儿却听出来了其中浓浓的孤寂之感。

    也是,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谁能不孤单呢?

    “婆婆,你没有孩子吗?”苏琳儿问。

    “是有的。”老婆婆点点头,“我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因为小时候得了风寒智障了,我们没看住给丢了。大儿子在上山砍柴的时候摔下了书,结果被路过的狼给叼走了。”

    老婆婆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眼神中包含了浓浓的怀念之感。

    苏琳儿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她,只好上前将她抱在了怀中。

    谁又能想到在这么柔弱的夫人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

    一晚上,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

    第二天,知道苏琳儿还要赶路,老婆婆又将自己所剩无几的食物拿给了她。

    “我也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姑娘你还年轻,有自己要走的路,拿着这些吃的,一个人别饿着自己。”

    苏琳儿本不想拿着,但是在她再三推脱中,还是拿着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最初所站的地方,看着身后那安静的丛林,苏琳儿捏紧了手中的烤番薯,心中带着对未来的憧憬离开了。

    --

    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她终于又来到了另一处充满人烟的地方。

    “买冰糖葫芦喽!买冰糖葫芦!”

    “姑娘,来看看这里的首饰,绝对童叟无欺。”

    “这位公子,上好的书画,来瞧一瞧啊。”

    ......

    叫卖声不断,大街上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此处名为——岐岭镇!

    苏琳儿随便在大街上转了转,然后找到一处客栈。

    那小二见她身姿不凡,当下立即就拥了上来,脸上挂着面对大金主的笑容。

    “这位姑娘,打尖还是住店啊?”

    苏琳儿瞅了瞅四周,发现这店虽然面积不大,但是里面的人却众多。

    “住店。”

    待小二拿着房门钥匙领着她走到二楼的房间,苏琳儿吩咐他带来一些当地小吃,又给他了一些打赏。

    小二自然是喜滋滋的去办了。

    知晓苏琳儿确实是个大金主后,小二简直是更加殷勤了。

    没过多久,他就拿着几盘好菜放在了桌子上,还提前为苏琳儿准备好了沐浴用的水。

    苏琳儿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用完餐洗完澡后,苏琳儿的身影又来到了大街上。

    刚才看的还不仔细,现下细细看来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人民众对于泱泱盛世的自得其乐。

    向深处走去,小巷两边是破旧而古朴的长满青苔的临近平民院落的院墙,有些院墙上还铺陈着密密麻麻绿油油的爬山虎藤蔓,在狭长的阴影下,似乎将这夏季洛阳的闷热扫荡走了一些,有了些许清凉的感觉。

    这么随意的一逛,已经临近傍晚时分。

    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岐岭镇晚景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天气一清凉些,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大桥西侧有一些摊贩和许多游客。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人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

    无不向人展示出一番盛世美景来!

    连苏琳儿也不免的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