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2508林君河楚默心小说章节目录 > 第2047章 一尊神,降临了!

第2047章 一尊神,降临了!

    第2047章 一尊神,降临了!

    “谁?”

    几个乌托族战士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突然出现的林君河。

    因为林君河实在是太过大摇大摆了,导致他们一时之间甚至有些发愣,还以为是外出的什么人回来了。

    但,当他们把火把对准了林君河的之后,几人的脸上,顿时不由得脱口而出。

    “异族人?”

    在惊讶于林君河那与他们完全不同的面貌的同时,几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光芒。

    “虽然我不知道你一个异族人为什么会深夜出现在这种地方。”

    “但……听说你们的鲜血,相当的可口啊。”

    舔了舔嘴唇,其中一个高大的乌托族战士,把手中的火把递给了同伴,而后从腰间取出一把被打磨得很锋利的骨刀,朝着林君河接近了过来。

    “都说你们乌托族性情残暴,跟食人族无异,看来是真的啊。”

    脸色淡然,林君河的嘴角划过一抹戏谑的笑意:“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敢盯上我的血液。”

    “你马上就知道了!”咧嘴哈哈一笑,高大的乌托族战士直接一跃而起,朝着林君河扑了过来。

    手中的骨刀,更是在月华的照耀下闪烁起了彻骨的光芒。

    他准备一刀,直接把林君河的脑袋削下来,让这个东方人知道什么叫残忍。

    但……

    下一刻。

    他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因为他的骨刀,确实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林君河的脖子。

    但……

    骨刀落在林君河的脖子上,竟然发出了哐的一声脆响。

    下一刻,骨刀应声而断,碎成了好几段。

    同时,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震得男子虎口发麻。

    他低头一看,惊讶无比的发现,他的手腕处,此时竟流淌出了殷红的鲜血!

    这怎么可能,自己用刀砍中了这人的脖子,结果受伤的,竟然是自己。

    残忍这两个字怎么写,他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反正自己是知道了。

    这个人难道是魔鬼不成?

    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慌张与惊恐,他本能的往后倒退着。

    但,就在这时,林君河已经冲着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礼尚往来可是我们华夏的传统美德。”

    “轰隆!”

    下一刻,伴随着林君河朝前一指弹出。

    那高大的乌托族男子,直接被一指弹飞,倒飞出足有十几米远,把部落的护栏都给撞了个粉碎,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剩下的几个守卫,看到这一幕,表情呆滞了数秒,才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敌……敌袭!”

    他们拔出了腰后的骨刀,虎视眈眈的盯住了林君河,但却没有任何一人再敢跟林君河动手了。

    林君河身后,塔卡才刚从灌木丛里冲出来。

    看到这一幕,他不由得整个人都傻了。

    这……这也太猛了吧。

    这才几秒钟的时间,直接把人家的大门都给轰烂了?

    看来这位死神大人,还真是说一不二的主。

    他说要从大门进去,就一定要从大门进去。

    淡然前行,林君河直接大步迈入了乌托族的部落。

    而那几个守卫,只能是一边倒吸着冷气,一边倒退。

    而此时。

    乌托族议事大厅内。

    “不……不好了,长老大人,出大事了!”

    伴随着一名年轻的乌托族战士突然闯入,正在借着烛火读书的胡夫皱了皱眉头。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忘了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

    胡夫的脸色冰冷,声音更冷,吓了那年轻人一跳。

    但,此时,可没有时间给他惊讶了。

    倒吸了口冷气,年轻人惊恐出声:“长老大人,有……有敌袭!”

    “一个异族人杀进来了!”

    “什么?”

    听到这话,胡夫顿时不由得脸色为之一变。

    要知道,他们乌托部落,作为周围最强的部族之一,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遭受过侵犯了。

    就算有战争,那也是乌托族主动攻击别人的,从来没人敢亵渎他们乌托族的大本营。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

    而就胡夫脸色阴沉一片的时候。

    “轰隆!”

    一声巨响,突然从外边传来。

    胡夫皱了皱眉头,而后突然冷笑了起来。

    “看来,应该是那所谓的“神”来了,哼,不知死活的修炼者罢了,看我将你剥皮放血,作为献给真正的神的祭品!”

    乌托部落内。

    此时。

    林君河正一指击破了二十余名乌托战士组成的铁桶阵。

    他们手上持着的青铜盾牌,被林君河瞬间轰碎。

    同时,他们的人,则是有如多米洛骨牌一般,连锁着倒了下去。

    虽然被部落内的数百战士包围着。

    但,林君河如入无人之境,闲庭信步。

    一切阻挡之人,都被他一击秒杀,没有丝毫的例外。

    跟随着林君河的塔卡,此时已经兴奋与激动得不能自己。

    这就是神的力量么。

    伟大,太伟大了!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把林君河视作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且至高无上的真神。

    不然,他怎么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把强大的乌托族人给杀了个丢盔弃甲。

    这是神的伟力,这是至高无上的力量!

    死死的盯着林君河,此时,已经不止是塔卡感到了万般的震惊。

    那些原本凶残无比,饮毛茹血,视人命为草芥的乌托战士们也怕了。

    这个人,为什么会如此强大。

    难道他是神明么!

    那些参加过之前的议会的部落高层,此时更是感觉手脚冰凉。

    恐惧,已经把他们给吞噬。

    因为他们可记得那些幸存者说过的话。

    “一尊神,降临了!”

    这句话,看似可笑,耸人听闻。

    但现在,他们不得不相信,真的有一尊神降临了。

    而且,还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在林君河又随手拍飞了十几个长矛战士后。

    一道干涩而冰冷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它的耳中。

    “来自东方的年轻人,你太过了。”

    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只见,前方的乌托战士们突然主动的朝着两边散开。

    一名身披兽皮,手持权杖,目光冰冷如深潭一般的老者,出现在了林君河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