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920章 五仙再近太原城
    天下八十四年,国战局势已然明朗化,元宋进入新一轮备战中,而在西辽东境,内斗风云再起!

    春三月,阴尸傀、易尸傀、香尸傀三路进军陇西,远在河套戍边的阿傻根本来不及回援,被萧云连下十五城,兵锋直抵关中。燃烧军紧急调配兵力于西境防守,萧云却送来一份《两境盟约》,表示陇西之战只是西辽内斗,并非为了入侵宋境,约定三年和平,并奉上牛羊千头,战马五百,以表诚意。

    时有辽国使臣觐见赵皇,暗中为秦仁献上西域玛瑙三十箱,秦仁便代赵隰同意了两境盟约,令燃烧军撤回长安。

    赵隰自继位以来,为秦仁所摆布,形同傀儡,堪比活尸,年岁稍长,不免生出除佞之心,竟效仿汉末刘协,以血诏藏于衣带中,着贾梦蛟召集大宋七军带兵勤王。谁知大宋七军中除了山阳军似衣带诏四将,别军都没心思清君侧,而“忠臣”贾梦蛟也远不如国舅董承,在得知只有文天祥有意向出兵后,转头就把衣带诏呈交于秦仁。

    秦仁观之大怒,先废赵隰令赵昰继位,这时朝臣们还只是闲言碎语,并无反对。等秦仁下令治文天祥谋逆之罪时,不仅朝臣们集体反对,就连六大边军都纷纷上书叱骂。尤其严云星,洋洋洒洒三千字小作文被曹花田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字不落地喷涌在秦仁身上,气得秦仁当场发病,被送去太医院急救。

    时代在变,修炼者的思想也在变。不同于元皇的强势,宋末的皇帝可以轮流坐,随便换,但绝不能碰边军大员,这是朝臣们的共识。没有边军,就没有开封的安宁,有边军,大家伙才能该吃吃该喝喝,安安心心地争权夺利,这是最浅显不过的道理。可惜老秦仁定要展示他的野心,最后只招来气病一场,从此卧床不起,岁月无多。

    很多同时代人都觉得秦仁也该死了,新时代的宋人却以为秦仁才是纵横天下八十载的强横人物,再深入了解又轻视其不过是活了快一百岁的糟老头子。但真正了解内幕的人,也佩服秦仁每逢关键时刻都能选对阵营青云直上,这并不全是运气,而是真正的政治眼光。科技世界文苑社的新闻专员特意为此写了一本《论秦仁的人生智慧》,销量火爆大受好评,只网上点击量就超过三千亿次,成为今年十大游戏新闻之一,名扬海外。

    当然修炼世界的秦仁并不了解这些,他觉得他且活呢,还要为大宋发挥余热呢,因此朝中一个大朝廷,病榻前一个小朝廷,越发得独断专行,令边军大员们痛苦不堪。

    ……

    六月,四道圣旨传达前线。秦仁令正面战场必须尽快拿下邯郸,进而北上夺回燕云十六州。苏冰云、文天祥也想收复旧土,可秦仁远在朝堂,并不了解战场真实情况。起初,苏冰云凭借冰雪繁星甲连斩连擒元军三十六将,顺利北进至邯郸,气势吞北境,威名震华夏,被宋人冠之以“凤凰神女”之称号。但此后,元军在邯郸设下重兵,驻守二十员大将,每逢苏冰云出战便以城中百姓为前驱,骑兵押后出阵,致使苏冰云束手束脚,根本无法施展神甲之力。局势仿佛又回到寻路之前,两军就此相据邯郸,僵持不下。

    另一道圣旨传达平远,令五仙军必须月底前出兵,否则断绝粮草,视为叛军。严云星正与民同乐难得清闲呢,得此圣令只得放弃下线聚餐的计划,集结兵马操练半月,再次北上。

    时太原元军守将依旧,兵力、物资却得到补充。七月初八抵达太原城下,严云星试着攻了一阵,大理营东离被劲弩射伤,出师不利,很快便败下阵来。严云星只得召集众将商议攻城对策。

    “各位都说说吧,该怎么啃下这块硬骨头?”

    冯一臣出列,目视诸将长叹道:“末将素闻元人好勇斗狠,何不先与其单挑两阵,煞其威风?可见我左军营冯将军一走,五仙军再无敢叫阵之雄啊!”

    “呵呵……”恽辉冷笑道,“元人是善单挑,可白杨作战风格是元人么?他若执意坚守,一只蚂蚁都不会放出城,哪个还跟你单挑?”

    “挑嘛,没说不挑嘛。”小黑出列道,“可我不行啊,我承认不如咱冯将军呀。那冯指使叫你家少爷来嘛,来的了吗?来不了呀!”

    “温柔乡里呆得爽嘞。”苗江北阴阳怪气地插了一嘴。

    “再上阵怕是连枪都压不住了吧?”胡金面亦怪腔怪调,和苗江北两个羡慕嫉妒恨呐……

    冯一臣本想激诸将出阵单挑,没料到还议论到冯云头上了。少爷那么个好战之人,大小姐不放他走,他有什么办法?

    冯一臣那个气啊,这是商议对策还是声讨大会?怼着苗、胡二人就是一顿输出,“你们还有脸说我家少爷?怎么不管管你们右帅大人呢?伤好了死赖着不走不说,还死不悔改,哼!平远妓馆的门槛都快被他踏平了吧?”

    “你放屁!”苗江北急了,心虚似地瞄了一眼严云星,强辩道:“右帅明显伤势未好,整日躺在床上昏睡不醒,你……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出入妓馆了?”

    “呵……路人皆知,又何必自欺欺人!”冯一臣甩袖入列,再懒得搭理。

    苗江北见事“败露”,忙向严云星解释:“严帅,您可千万别听他胡咧咧,右帅他……他醒是醒了,可伤势确未痊愈,即使上了战场也不能出手,所以右帅才没有随军而来……老胡,老胡你说两句啊!”

    胡金面愣了一下,全将在列,还是要维护右军营名声的,也便道:“禀严帅,苗指使所言非虚。右帅虽然有些不好的习惯,但严帅您也知道,他从不是避战怯战之人。严帅之令,右帅无有不尊,我右军营亦无所不从!”

    “好了!让你们讨论什么呢,你们又跟我掰扯什么呢?”严云星黑着脸训道,“我五仙军都成军都这么些年了,少年蜕变青年,青年长成壮年,是不是就多了几条皱纹啊你们?能不能成熟一点,给我在战事上稍微用点心?一天天的不知所谓!”

    “严帅息怒。”众将齐声劝道。

    “息息息,别跟我搞皇帝臣子那一套!今天说不出来个子丑寅卯,都给我领一百大板去!”

    严云星可不惯着,他想听的是办法,不是一句敷衍了事的“息怒”。

    确实也是半年多的闲适生活让将士们还没有回到战时状态。这时听到要挨板子,终于才意识到战争机器已开启,是得及时上弦绷紧神经了。

    片刻后,金小六开言道:“禀严帅,末将以为,太原土地松弛,或可从远处挖地道攻城。”

    “不可。”茫雨否决道,“城中消息,元军已备好数百地听,分于城内各处水井安放,若去年行此策或可成功,今年决计不行。”

    “是啊,城内多了许多守城器械,今早攻城便吃一大亏!”朱鹤恨恨道,“可恨去年一场大雪让元军苟活半年,拖到这时竟也恢复元气!”

    肖志摆手道:“那倒不至于,长安一败对白杨影响还是很大的。今年补充的兵力大部分是从新手村拉来的壮丁,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如果我军能一口吃下太原,这批新兵也就成白送的饺子,或许还能诱降之,为我军所用。”

    “那都是后话。只目前而言,还是攻城首要。”酒和尚提醒道。

    恽辉点头道:“既是攻城,请先看地形。”他说着走向沙盘,手指太原城四方,言道:“太原依山而建,西边不考虑……”

    “等会,可以考虑!”万里向前道,“我观这西山地形,滑翔衣可入城!”

    “入城之后呢?”

    “开城门啊。”

    恽辉笑道:“万里将军把开城门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如果有西城门可以开,或许滑翔衣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从西向南,滑翔所需时间太久,必被元军发现,而元军的箭法……”

    “很准!”觉真大理营早上吃了大亏,东离现在还疼得直叫唤呢。

    “当然准了,元人就是靠骑射扬名,会骑又会……”舟曳话说半句,见有女将在场,立时闭了嘴。

    万里绕了沙盘一周,咂吧着嘴说道:“好像是挺远的,我还说能效仿天山大坑生擒小怜儿似地活捉白杨呢。”

    “咳!”小怜儿重重咳了一声。万里立马赔笑道:“对不住对不住,一时嘴快,霞帅勿要见怪。”

    小怜儿白了一眼,说道:“此时彼时,太原城可比大山天坑大多了。再者说,白杨也不会碰巧上线被你逮到,这段时间他是决计不会下线的。”

    万里呵呵笑道:也是也是,是我想当然了。”

    严云星很欣赏小怜儿的大度,果不愧是没藏身边呆过的人,不像十八营这些老伙计,一天天的就知道拌嘴吵闹。

    “霞帅所言是正理,打仗第一要素是地形。”严云星总结一句,与恽辉道:“恽将军请继续。”

    “方才说到西边不考虑,东与北之间有黄龙山阻隔,南边是我军大营。我认为可使一支兵马向东,与我大军同时佯攻东、南两面,然后另派一支兵马走寿阳道偷袭阳曲,从而形成围城之势,困死元军!”恽辉食指点向寿阳,饶了一个大圈回到太原城北面的阳曲。

    “是个办法。”肖志表示肯定,“非本帅夺恽将军献策之功,去年本帅也曾这样想过。”

    “诶,此策不足为奇,哪有什么功劳可夺,肖帅不必如此。”

    “哈哈……这叫英雄所见略同!”小黑称赞两将,却有人“泼冷水”了。

    牛芒道:“我认为白杨也能想到我军会走寿阳道,在何处埋伏不说,即使闯过了他设下的埋伏,阳曲必也是重兵防守的境况,到时我军进不得进,退不能退,该当如何?”

    “你这是预设敌军说辞,是抬杠,不打怎么知道有没有埋伏?”张百涛维护自家主将,恽辉却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牛指使并非抬杠,我也认为白杨会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才提出来请诸位讨论。”

    酒和尚先道:“就目前来看,攻城伤亡严帅您不喜。”

    “唔……能不攻城就尽量不攻,毕竟我军还没有临冲吕公车这种大家伙。”严云星表示攻城他心疼。

    “那造啊。”万里道。

    “你给钱啊?”邢洋给了一斜眼,又与大伙不约而同地看向某个人,在看到他嘴角抽抽就要骂人时,及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金主那也不是这么用的……

    酒和尚呵呵一笑,又道:“挖地道也不行,那就只有走寿阳这条路了,成与不成总要试一试。”

    “那没什么好说,严帅下令吧!”

    “末将自愿请战!”

    “末将愿往!”

    “偷袭这种事,怎么能少的了我十七军团呢?本帅愿往!”

    终于五仙将士一扫颓靡懒散之态,个个又充满了活力。严云星很欣慰,但并没有下令。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