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界天下 > 第一卷 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 表现平平

第一卷 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 表现平平

    “开了,开了!”

    “终于开了!”

    诸天集域之中,无数座观域台内,几乎同时传出了一个个同样的声音!

    虽然域门开启,对于诸天集域的修士来说,也是一件盛事,但是放在以前,前几重天阙开启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人会关注。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下域修士之中虽然不乏惊才绝艳之辈,但只有经过大浪淘沙一般的层层筛选,等到最后几重天阙的开启,这些人才会逐渐崭露头角。

    那个时候的闯天阙,也才更有意思,更具观赏性,故而一重天阙开启的时候,真正关注的人并没有多少。

    然而现在,这刚刚二重天阙的开启,不敢说每一座观域台内都是人满为患,但也称得上是座无虚席,以至于观域台的门票都是被炒到了原先的好几倍之高。

    甚至,还有一些大势力,都在琢磨着要不要自己动手,打造几座观域台,赚点闲钱。

    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关注,自然就是因为一重天阙开启之时发生的几件事情。

    尤其是主持天阙的八部天众,几乎是全军覆没,真正是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

    八部天,就算品性再不堪,但也是诸天之一。

    没有真正的实力,你再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也不能成为诸天之一。

    可八部天,却是有这么多族人被下域修士所杀。

    这就说明,这一届进入域门的下域修士,在整体实力上,明显要强过之前的任何一届,那么众人当然要来看个究竟了。

    不止是这些人,九大天尊之中,也有几位都是同样加入到了关注的行列之中。

    比如说虚无天尊!

    此刻的虚无天尊,身周不再是一片虚无,而是置身在了一座极为豪华的大殿之中,身下坐着软塌,面前的桌子之上,摆放着珍鲜果品,美酒佳肴。

    而在他的面前,摆放着四面巨大无比的镜子,镜子之中,分别呈现出了四大战域的情形。

    在他的下方,还坐着四名老者。

    这四位老者,就是虚无族的四大域王,以东南西北命名,可以说是仅此于天尊的存在,在诸天集域也是真正的一方豪雄。

    只是,此刻他们的脸上都是带着苦笑。

    因为以他们的身份和实力,对于区区二重天阙的开启,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没办法,天尊大人十分有兴趣!

    不但有兴趣,而且天尊大人觉得一个人看不过瘾,所以特意将他们四人招来,难得的赐座赐酒,让他们陪着一起看,他们也不敢不来。

    “开了开了!”

    这个时候,虚无天尊就如同观域台的那些普通修士一样,看到二重天阙的开启,忍不住兴奋的大呼小叫。

    纵然四位域王再不想看,此刻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将目光看向了四面镜子。

    虚南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下级战域,面带好奇之色道:“天尊大人,这次不知道那个姬空凡,会不会还能获得天阙的控制权了!”

    没办法,既然要看,那就不能沉默的看,必须要弄出点话题,和天尊大人讨论讨论,这样才能让天尊大人满意!

    虚无天尊举起手中的酒杯道:“获得控制权是肯定的,你们没看到他都在这座天阙的宫墙之上都花了两年多了吗!”

    “只不过,有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千幻天的人,必然会将天阙的中枢控制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了。”

    “因此,即便姬空凡能够获得部分哦控制权,但是恐怕也不可能再发生像上次一样的事情了。”

    四名域王都是连连点头,天阙的控制权虽然分散开来,但中枢的控制权最大。

    一旦千幻天的人有所防备,纵然姬空凡也能获得部分控制权,但根本不能和千幻天相提并论,的确是不可能再轻易的杀死千幻天的人了。

    甚至,如果他敢动用天阙控制权,恐怕反过来都会被千幻天的人所杀。

    虚东对着虚无天尊拱了拱手道:“大人,我有一事不明。”

    “既然已经知道这姬空凡能够获得天阙的控制权,为何不派人阻止他呢?”

    虚无天尊白了他一眼道:“你没看到灵古域四周的那柄锤子吗?”

    “神炼门为了他都不惜提早这么久前往灵古域,就是要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继续获得天阙的控制权!”

    虚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道:“原来是神炼门暗中插手,故意不阻止他的。”

    其实这些事情,虚东早就知道,但没办法,为了让大人乐呵,他也只能装作不知。

    虚无天尊点点头道:“灵古域,共有九重天阙。”

    “虽然在大多数人,包括灵族看来,九重天阙的威力是一模一样的,但实际上,越往后走,天阙的威力越强,操控的难度也就越大。”

    “尤其是高级战域的第九重天阙,一旦发动,连我都有些忌惮!”

    “因此,神炼门不但不会阻止姬空凡去获得天阙的控制权,反而要看看,他一路走下去,最终能够获得哪几重天阙的控制权。”

    “据我分析,如果姬空凡能够获得第六重天阙的控制权,那神炼门,必然就会对他发出招揽了!”

    虚北紧接着问道:“大人,这个名为姜云的小子,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的身上除了有石沼所化的战甲之外,这近三年来的表现十分平淡啊!”

    跟踪姜云之人,就是虚北亲自派出。

    他自然知道姜云在争天古道上的表现,也是有些不解,

    既然天尊明明知道姜云是仗着虚无印才能杀了天部众人,那为什么不干脆将虚无印重新收回来呢!

    何必留在一个下域修士的身上,而且一旦这下域修士万一再借助虚无印,杀了主持天阙之人,天尊势必又会被卷入其中。

    以天尊的身份,自然不会担心这些小事,但委实没有必要浪费人力和精力,却给与这个小子稳定特殊的照顾啊!

    虚无天尊扫了画面之中的姜云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跟阵缺说过了,虚无印是我早年无意中流落在下域的。”

    “既然被这小子得到,那么就是他的缘法,更算的上是他自己的实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表现平平……”

    说到这里,虚无天尊忽然打住不语,伸手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才接着道:“虚北,你的年纪还没有我大吧?”

    一听这话,虚北顿时陡然站起身来,面露惶恐之色道:“天尊恕罪!”

    “别激动!”

    虚无天尊冲着他摆了摆手道:“我不是怪你,你对他不关注,只因为你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所以疏忽了!”

    尽管虚无天尊没有怪虚北,但虚北的面色却依然苍白着道:“还请天尊明示!”

    虚无天尊淡淡的道:“他如果表现平平,为何不再动用虚无印,不再动用任何法器?”

    “他如果表现平平,一路走到现在,身上为何一点伤痕都没有?”

    “他如果表现平平,那灵族石沼,岂会心甘情愿的化作一件战甲,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身上!”

    说到这里,虚无天尊猛然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往桌上一放,眼中更是有着寒光闪烁道:“他如果真的表现平平,那这二重天阙之后,我就将虚无印收走,并且亲手将其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