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假装强A的我好累 > 第54章 第 54 章
    裴刻看着宋遇星差点没瞪出来的眼珠子,拒绝道:“老班,这题宋遇星应该会,不用教的。”

    “谁说我会了?我不会。”宋遇星就爱和裴刻作对,反正他不会。

    裴刻抿了一下唇,低头看了看那道题:“这个制备反应原理你写错了,应该是na2s2o3h24=na2s2o42↑2h2o,这个c装置的气体颜色应该是变浅的,这种条件的化学反应速率会降低,你之前做对过好多次。”

    “不会。”宋遇星直截了当,故意找茬。

    这下连卷哥都看不下去了,正要说什么,就见裴刻拿了笔迅速在卷子上写了个公式:“你带入一下no2被na2o2还原的过程,就得出来了。”

    “那是要怎么还原?”宋遇星垂着眼问,眼睫毛比指甲盖还长,像个睫毛精。

    是个很简单的而且宋遇星绝不可能不知道的问题,不过裴刻还是解释了一句,就听宋遇星又恶声恶气的问:“2na2no2又是哪里来的?”

    待到宋遇星再问弱智问题的时候,裴刻终于不陪他演了,冷眸凝视着他,语气冷淡:“要不我从幼儿园的知识开始给你讲起?”

    ……

    卷哥忍不住先笑了起来:“行了你们两个,宋遇星你也别装不会了,你会不会我心里最清楚。”宋遇星是个重点大学的好苗子,他不想宋遇星得罪裴刻,毕竟他们还要在一个班一年,裴刻也不是他能招惹的人。

    卷哥洋洋洒洒说了三千字劝和的话,从学习到生活,再到家庭,方方面面的给宋遇星分析了一遍,然后问:“宋遇星,你听进去没有?”

    “听进去了,我以后一定团结同学,好好做人。”顿了下,宋遇星看了一眼裴刻,“然后争取考过咱们大少爷呗。”

    裴刻一直被宋遇星怼,却也没发脾气,只表态说:“他没事我就没事。”

    言外之意,还是让宋遇星别惹事,他才说完就被宋遇星瞪了一眼。

    卷哥觉得自己劝和劝得完全没效果,宋遇星完全就是头驴,拉着不走打着倒退,颇为头疼的说:“裴刻你先回去上自习,我和宋遇星再聊聊。”

    裴刻点了点头:“那行,老班我先走了。”说完没看宋遇星,转身走了出去。

    穿过走廊,裴刻下了电梯才刚走到一楼大堂就看到外面下雨了,他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见雨越来越大,然后转身走回去,重新按了三楼的电梯。

    谢子都在群里发信息问他们怎么还不回去,有没有挨骂,裴刻一边回信息一边往一班老师办公室走,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卷哥问宋遇星:“新的宿舍早就腾出来了,你要不要搬过去?”

    裴刻已经伸出去要敲门的手顿在了那里,然后听到宋遇星说:“不搬。”说完不服气似的,“凭什么我搬啊?让裴刻搬走。”

    语气十分理直气壮。

    ……

    卷哥无语了,听听,这就是缺少社会毒打的人说出来的天真话。

    笃笃,裴刻敲了两下门。

    两人一起回头,卷哥有些意外:“怎么又回来了?”

    裴刻面色平静,仿佛没听到两人说的话:“老班,外面下雨了,可以借把伞吗?”

    “来来来,”卷哥伸手招呼着裴刻,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一把伞,“拿去吧,今天不用还回来,我这里还有。”

    裴刻接了伞:“谢谢老班。”说着看了宋遇星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就要走出去。

    卷哥也反应了过来,对宋遇星摆摆手:“你和裴刻一起走,没伞借给你了。”他把两人一起轰走,都是男生,吵架是两分钟的事情,和好也是两分钟的事情,卷哥乐观的想。

    被卷哥教育半天,宋遇星早就想走了,卷哥话一落他立刻和卷哥道别跟着裴刻一起走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宋遇星吊儿郎当的靠在电梯壁上,从反光镜中看到裴刻在看自己,立刻凶他道:“看什么看?想挨揍啊?”

    裴刻在镜中和宋遇星对视,表情比语气冷淡:“看你帅。”

    宋遇星愣了一下,电梯门已经开了,裴刻率先走了出去。

    干,狗比裴刻,竟然还学他说话!

    穿过大堂,走过廊下,宋遇星脱了外套顶在头上就准备跑走,不经意侧头看了一眼气定神闲开伞的裴刻,宋遇星只花了三秒钟时间做决定,然后把外套重新给穿上了,凭什么裴刻一个人打伞?

    “走吧。”裴刻没管宋遇星的小心思。

    宋遇星不情不愿的走去伞下,裴刻已经抬步,竟然没等他,宋遇星越发的看裴刻不顺眼了,大概是心里不舒坦,就直接表现在了行动上,和裴刻胳膊碰在一起的时候人就往外站,连续好几次。

    裴刻将人扯回来:“靠近点。”

    大概是裴刻力气大,宋遇星没站稳,撞到了裴刻身上,瞪着他:“干什么呢?拉拉扯扯的。”说完还不甘心的加一句,“我就不爱离你那么近怎么了?”然后整个人又往外移了移,雨水瞬间打在了他肩上。

    裴刻觉得宋遇星完全就是个欠揍的小孩,他伞往宋遇星那边斜了斜,说:“宋遇星,今天的事情我们都有不对的地方,都给彼此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

    “你先道。”宋遇星嘴快的打断他。

    “好,道了歉以后就都不提这事了。”顿了下,裴刻很认真的看着宋遇星,“宋遇星,对不起。”说着用眼神示意宋遇星该他了。

    然后就听这瘪犊子玩意儿声音非常大的反问:“你错哪儿了?!”

    ……

    裴刻“啧”了一声,笑了:“宋遇星,你耍我啊?”

    裴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仿佛没放在心上,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生气了,宋遇星才不管他生气不生气:“我什么时候耍你了?本来就是你的错,你经过谁允许了,就把我的篮球场让出去了?”

    大概是越想越生气,宋遇星的步子快了一些,整个人又走出了伞下,雨伞边沿的水滴正好落在他睫毛上,因为他睫毛长,一时间没有落下去,就这么欲落不落的挂在他睫毛上看着裴刻,明明是凶巴巴的样子,却让人发不出脾气。

    裴刻有些烦躁的又把他拉回来,声音也不再温和:“能不能好好走!”

    宋遇星所做的一切仿佛都是为了让裴刻不痛快:“不会又怎样!我还不走了呢!”

    然后他蹲下了。

    抱着膝盖。

    可他还是很烦。

    裴刻:……

    艹,傻逼。

    教学楼有一个oga突然失控发情,整个高三楼层都提前下课了,张亦弛几个人回到宿舍就看到裴刻正拿着一条毛巾在擦头,衣服也湿漉漉的。

    “怎么淋雨了?”张亦弛问。

    裴刻将换洗的衣服拿出来:“没事,回来的时候下了点雨。”

    看着裴刻进了卫生间,张亦弛四下看了看,没找到宋遇星的影子,这俩人一起被老师叫走的,怎么只回来了一个人?

    谢子都永远最关心宋遇星:“裴刻,小星星呢?我去给他送个伞。”

    浴室里,裴刻顿了一下才回答:“他有伞。”

    一个人发脾气,还抢走他的伞,凶的像个二哈,欠揍得很。

    过了一会儿,外面热热闹闹的,听声音是宋遇星回来了,谢子都又开始翻来覆去的教育宋遇星,宋遇星对谢子都倒是好脾气,虽然也不听他的话,但是不会和谢子都对着干,倒是像个人了。

    接下来一直到周五宋遇星和裴刻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偶尔只有两个人在宿舍也是各干各的,谁也不理谁。

    周五放学后,所有人情绪都很高昂,毕竟要过周末了,难得休息,出学校的脚步都比平时走路快许多。

    校门口停了好几排车子,谢子都揽着宋遇星的肩膀:“哥送你回去。”

    “不要,我还有事。”宋遇星得去一趟丁溪漉,周末还得去那儿打工呢,得提前去交接一下。

    谢子都看了看裴刻:“少爷回家和你顺路,要不让少爷送送你?”不死心的再次试图撮合两个人和好。

    这次宋遇星还没说话,裴刻就率先回答了:“不顺路。”

    谢子都表情尴尬,怎么就不顺路了?裴刻回家明明就必经宋家家门口的,不过裴刻没有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先走了。”

    卷哥气得瞪眼,卷毛都晃了晃:“要研究在这里也能研究,非得回教室干嘛?”说着拿出两张新卷子放在两人面前,还点了一道题:“裴刻,你教教他,就这道题。”

    裴刻看着宋遇星差点没瞪出来的眼珠子,拒绝道:“老班,这题宋遇星应该会,不用教的。”

    “谁说我会了?我不会。”宋遇星就爱和裴刻作对,反正他不会。

    裴刻抿了一下唇,低头看了看那道题:“这个制备反应原理你写错了,应该是na2s2o3h24=na2s2o42↑2h2o,这个c装置的气体颜色应该是变浅的,这种条件的化学反应速率会降低,你之前做对过好多次。”

    “不会。”宋遇星直截了当,故意找茬。

    这下连卷哥都看不下去了,正要说什么,就见裴刻拿了笔迅速在卷子上写了个公式:“你带入一下no2被na2o2还原的过程,就得出来了。”

    “那是要怎么还原?”宋遇星垂着眼问,眼睫毛比指甲盖还长,像个睫毛精。

    是个很简单的而且宋遇星绝不可能不知道的问题,不过裴刻还是解释了一句,就听宋遇星又恶声恶气的问:“2na2no2又是哪里来的?”

    待到宋遇星再问弱智问题的时候,裴刻终于不陪他演了,冷眸凝视着他,语气冷淡:“要不我从幼儿园的知识开始给你讲起?”

    ……

    卷哥忍不住先笑了起来:“行了你们两个,宋遇星你也别装不会了,你会不会我心里最清楚。”宋遇星是个重点大学的好苗子,他不想宋遇星得罪裴刻,毕竟他们还要在一个班一年,裴刻也不是他能招惹的人。

    卷哥洋洋洒洒说了三千字劝和的话,从学习到生活,再到家庭,方方面面的给宋遇星分析了一遍,然后问:“宋遇星,你听进去没有?”

    “听进去了,我以后一定团结同学,好好做人。”顿了下,宋遇星看了一眼裴刻,“然后争取考过咱们大少爷呗。”

    裴刻一直被宋遇星怼,却也没发脾气,只表态说:“他没事我就没事。”

    言外之意,还是让宋遇星别惹事,他才说完就被宋遇星瞪了一眼。

    卷哥觉得自己劝和劝得完全没效果,宋遇星完全就是头驴,拉着不走打着倒退,颇为头疼的说:“裴刻你先回去上自习,我和宋遇星再聊聊。”

    裴刻点了点头:“那行,老班我先走了。”说完没看宋遇星,转身走了出去。

    穿过走廊,裴刻下了电梯才刚走到一楼大堂就看到外面下雨了,他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见雨越来越大,然后转身走回去,重新按了三楼的电梯。

    谢子都在群里发信息问他们怎么还不回去,有没有挨骂,裴刻一边回信息一边往一班老师办公室走,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卷哥问宋遇星:“新的宿舍早就腾出来了,你要不要搬过去?”

    裴刻已经伸出去要敲门的手顿在了那里,然后听到宋遇星说:“不搬。”说完不服气似的,“凭什么我搬啊?让裴刻搬走。”

    语气十分理直气壮。

    ……

    卷哥无语了,听听,这就是缺少社会毒打的人说出来的天真话。

    笃笃,裴刻敲了两下门。

    两人一起回头,卷哥有些意外:“怎么又回来了?”

    裴刻面色平静,仿佛没听到两人说的话:“老班,外面下雨了,可以借把伞吗?”

    “来来来,”卷哥伸手招呼着裴刻,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一把伞,“拿去吧,今天不用还回来,我这里还有。”

    裴刻接了伞:“谢谢老班。”说着看了宋遇星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就要走出去。

    卷哥也反应了过来,对宋遇星摆摆手:“你和裴刻一起走,没伞借给你了。”他把两人一起轰走,都是男生,吵架是两分钟的事情,和好也是两分钟的事情,卷哥乐观的想。

    被卷哥教育半天,宋遇星早就想走了,卷哥话一落他立刻和卷哥道别跟着裴刻一起走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宋遇星吊儿郎当的靠在电梯壁上,从反光镜中看到裴刻在看自己,立刻凶他道:“看什么看?想挨揍啊?”

    裴刻在镜中和宋遇星对视,表情比语气冷淡:“看你帅。”

    宋遇星愣了一下,电梯门已经开了,裴刻率先走了出去。

    干,狗比裴刻,竟然还学他说话!

    穿过大堂,走过廊下,宋遇星脱了外套顶在头上就准备跑走,不经意侧头看了一眼气定神闲开伞的裴刻,宋遇星只花了三秒钟时间做决定,然后把外套重新给穿上了,凭什么裴刻一个人打伞?

    “走吧。”裴刻没管宋遇星的小心思。

    宋遇星不情不愿的走去伞下,裴刻已经抬步,竟然没等他,宋遇星越发的看裴刻不顺眼了,大概是心里不舒坦,就直接表现在了行动上,和裴刻胳膊碰在一起的时候人就往外站,连续好几次。

    裴刻将人扯回来:“靠近点。”

    大概是裴刻力气大,宋遇星没站稳,撞到了裴刻身上,瞪着他:“干什么呢?拉拉扯扯的。”说完还不甘心的加一句,“我就不爱离你那么近怎么了?”然后整个人又往外移了移,雨水瞬间打在了他肩上。

    裴刻觉得宋遇星完全就是个欠揍的小孩,他伞往宋遇星那边斜了斜,说:“宋遇星,今天的事情我们都有不对的地方,都给彼此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

    “你先道。”宋遇星嘴快的打断他。

    “好,道了歉以后就都不提这事了。”顿了下,裴刻很认真的看着宋遇星,“宋遇星,对不起。”说着用眼神示意宋遇星该他了。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