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假装强A的我好累 > 第48章 第48章混账裴刻! 毁他清纯!……
    床上,宋遇星是趴着睡的,一直趴着,却没怎么睡着,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裴刻那句“以后想看片来找我,我陪你看。”

    神他妈想看片啊!

    混账裴刻!

    毁他清纯!

    不知道过去多久,裴刻下床拍了拍宋遇星的被子“宋遇星,好好躺。”

    宋遇星一动不动。

    裴刻抬手,想帮他翻身,谁知道一触到宋遇星,手就被宋遇星抬手给打掉了,力气很大,打完两个人都愣住了。

    宋遇星张了张嘴,自己翻了个身,然后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脸“我自己会睡。”

    裴刻倒是没有生气,看着把自己埋起来的宋遇星“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不然怎么总是对我爱答不理的。”

    “这种事有什么好逃避的,你早晚会知道。”

    说着,裴刻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喜欢你,全世界都知道了,就除了你自己不知道,所以大可不必这么意外。”

    宋遇星甩开被子坐起来瞪着裴刻“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你还有理了!”

    “嗯,我没理。”裴刻干脆利落的承认,反倒让宋遇星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们都是alha,不合适!”宋遇星再接再厉,企图扭转裴刻不正常的婚恋观。

    “我喜欢你,和你是alha还是oga有什么关系?”裴刻很认真的看着宋遇星,“我喜欢你,只是你个人而已,和其他的一切都无关。”

    “想关心你,也想管着你,怕你冷了热了,怕你出去惹事我不在身边,想把一切好的都捧到你面前任由你挑三挑四,想和你一起读大学,将来也想一直在一起,如果工作你也能在我眼皮子底下,那就更好了。”

    “宋遇星,这是喜欢还是爱?”

    宋遇星被表白一通,没有面红耳赤,反倒十分震惊“谁要在你眼皮子底下上班!你他妈控制狂吧?”

    “嗯,”裴刻很轻易就认了,“现在就想时时刻刻把你放在眼睛能看到的地方,看不到你觉得不安心,哪怕你吵一吵,闹一闹,很烦人也没关系,看到你就会很安心。”

    宋遇星觉得这话哪里很不对,忽然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

    裴刻顿了顿,看宋遇星坚持,就转身从自己床上拿了手机递给宋遇星,宋遇星直接用指纹打开了裴刻的手机,摁了自己的号码播出去,上面显示烦人精。

    ……

    宋遇星的手机在响,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裴刻“这就是你的喜欢?”几秒后,他推了裴刻一下,“你笑什么笑!”

    裴刻捉住宋遇星的手,不让宋遇星把自己的手夺回去,他缓慢且坚定的把自己的手指扣进宋遇星手指里,和他十指相扣,看着宋遇星涨红的脸低声询问“宋遇星,你不用现在回复我,慢慢想,我不急的。”

    “我已经想好了,我不喜欢男的!”宋遇星又想把自己的手夺回来,但是他的手在裴刻手里纹丝不动,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力量差距,他确信之前和裴刻打架一直都是裴刻让着他。

    “那你有喜欢过女生吗?”裴刻没有被拒绝的难堪,而是一点点引导宋遇星,“喜欢到想要时时刻刻看到她,想要亲吻她,想隔离所有靠近她的人,想和她做更亲密的事情,规划好未来许多年的每一天,和她结婚生子,共建一个家庭,白头到老,有吗?”

    宋遇星哪里想过这种事情,他仅仅是觉得女生都是需要被保护的,所以都会让着女生而已,可是共建家庭?他这辈子想的最多的不过也是他小叔和口腹之欲。

    然而他不能承认啊,正要嘴硬,就听裴刻说“我有。”

    “所以宋遇星,不妨慢慢想想,我不急的。”他又说了一遍不急,也知道宋遇星这人逼不得,不然他要和你鱼死网破,“看在我是我的份儿上,至少好好考虑一下行不行?”

    宋遇星有些后悔,刚刚就不该让裴刻长篇大论,现在反倒不好一口拒绝,特别是裴刻这么认真“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去喜欢男生。”

    “我知道,”裴刻还是试图一点点说服宋遇星,“所以你可以想一想,想清楚了再拒绝。”

    宋遇星皱着眉,质疑的看着裴刻“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就没打算让我拒绝?就算我想清楚了不喜欢你,你也想好了法子对付我,是不是?”

    裴刻垂着眼,光线打在他脸上,有一种阴暗的美感,还没说话,就让人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傲气“宋遇星,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不择手段的人?还是你觉得我会不顾你的意愿强迫你答应?”

    “我需要做这样的事情吗?”

    宋遇星顺着裴刻的话想了想,裴刻确实不是这样的人,裴刻虽然在他这里很好说话,但他其实一直挺傲的,强迫人这事他确实干不来。

    宋遇星觉得这场对话谈到这里他似乎也没有退路了,只得磕磕绊绊的说“你、你说的啊,你记好了,到时候不准反悔。”

    裴刻笑了“好,不反悔。”说完又和宋遇星约定,“你不用有太大压力,就和以前一样当朋友相处就行。”

    说完想了想,又说“别躲着我了,我不喜欢找不到你。”

    ……

    说好的给人时间考虑呢?这是让人考虑的态度吗?

    动不动就说情话这事是跟谁学的?

    折腾一夜,宋遇星第二天早上没能起来,裴刻独自去吃饭,刚进餐厅,就看到叶时雨一直在看他,让人上了份早餐,坐下后裴刻才瞥了叶时雨一眼“怎么?”

    “宋遇星呢?”叶时雨尬笑一声。

    裴刻顿了顿,盯着叶时雨的眼睛“以后别让他看那种东西。”语气很沉,也很严肃。

    叶时雨“艹”了一声“怎么,他上头了?”

    谢子都插话问“什么东西啊?”

    裴刻和叶时雨都没有回答,搞得谢子都还挺郁闷的,回头私下里问了叶时雨,叶时雨说了之后他立刻说“你这不是没事找骂吗?”

    叶时雨立刻反应了过来“我前面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承认,你们早知道了吧?”

    “全宿舍就你和驴不知道。”谢子都一点不客气的说。

    “那你不提醒我!”叶时雨无语,难怪那天裴刻问他是不是有事,这么一想,那天如果他多说几句,裴刻说不定要来揍他。

    过了会,他又用手肘打了打谢子都“可他们两个都是alha。”

    这个问题谢子都已经质疑过了,所以看着叶时雨,他颇有一种过来人的感觉“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这可都是裴刻对他说过的话。

    叶时雨想了想,也是,这世上又不是没有aa恋,只是发生在他身边有些令人诧异罢了。

    过了会,他又问谢子都“可是万一他们之中其中一个出现百分百契合怎么办?”虽然这种概率很低,但是并不是没有,百分百契合像是一种宿命,也像是一种枷锁,谁都逃不过,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抵抗百分百契合度的oga的信息素给自己带来的本能靠近。

    谢子都愣了下,然后说“哪儿有这么巧的事情。”

    叶时雨很快也忘了这回事,又开始胡乱猜两人昨晚怎么过的,早上他观察了裴刻许久,没在他身上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好奇。

    待到宋遇星出了房间,叶时雨一整天都跟在宋遇星身边,试图发现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然而宋遇星一整天都没回房间,也没去找过裴刻。

    裴刻和樊黎他们在一起,偶尔会找过来给宋遇星送点吃的,宋遇星倒是收了,但是不怎么接裴刻的话,裴刻也不介意,和他们说几句就走。

    两人似乎在闹别扭,可又不是普通的别扭,叶时雨观察了一天得出了结论宋遇星在不好意思。

    而在“不好意思”的宋遇星在他们面前倒是挺好意思的,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纸牌,吃过晚饭就拉着他们玩斗地主,因为人多,一共分了三个牌摊,宋遇星原本和叶时雨还有谢子都在一起玩,期间谢子都被人喊走,樊黎不知道怎么来了。

    “彩头是什么?”樊黎坐下就问。

    他刚问完,就有个oga女生站在其他桌旁边大声宣布“敢不敢玩个大的?谁输了,就把自己的银行卡绑定到赢家的手机上让赢家随便买买买?”

    宋遇星和叶时雨都还没表态,樊黎就起哄道“怎么不敢!来!”

    起哄完了,才问两人“可以吧哥们儿?”

    宋遇星无所畏惧“来吧。”反正他不会输。

    其他两桌也都应了,宋遇星翻牌,不知道运气是好还是不好,竟然拿到了地主牌,而且牌面很不怎么样,反观樊黎,一副大权在握的模样。

    宋遇星先丢牌,丢出一个连对,很快就被樊黎压了,叶时雨表态自己不要,宋遇星也表示不跟。

    牌局过了一半,宋遇星眉头越皱越紧,正要丢出一对2,膝盖被人碰了一下,他转头才发现裴刻不知何时坐在了自己侧后方,然后他就把牌收了回去“不跟。”

    “这都不跟啊?”叶时雨有些得意,自己丢了牌在桌上,然后出了个单牌。

    转到宋遇星这边,宋遇星也丢出了一张滞留的单牌,两轮后大家的单牌就走完了,樊黎丢了三对连牌在牌桌上,语气略微得意“报牌三张。”

    叶时雨也得意的说“报牌六张。”

    宋遇星表情不变“报牌八张。”然后丢了四个9在牌桌上。

    “我艹你有炸!”樊黎看着宋遇星和裴刻,“你俩出老千吧?”

    宋遇星没说话,因为刚刚裴刻碰了他的膝盖之后腿一直没拿走,现在还挨着他,他身子有些僵,想瞪裴刻又怕别人发现不对劲。

    “自己水平不行,怎么还怪到别人身上了?”裴刻转头看宋遇星,“给他们看看你还有什么好东西。”

    宋遇星就把手里的三带一丢了出去“没了。”

    叶时雨翻了翻宋遇星的牌,还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就赢了?你是不是会算牌?”

    宋遇星移开自己的腿“水平也就一般般吧。”然后拿出手机,“你们两个谁来?”

    叶时雨飞快的推给樊黎“老樊有钱,老樊来!”

    樊黎倒是没有不情愿,但还是问了声刚刚宣布规矩的oga“刚刚说时限了没有?”

    “一年!”那女生爽快的回答,又跑过来凑热闹,“老樊你输了?”

    樊黎有些无语“你设定年限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我们这种情况吗?不熟的两个人共用一张卡不尴尬吗?”

    “别输不起啊。”宋遇星冲樊黎笑,有点看热闹的意思。

    樊黎只得开始报自己的银行卡账号,裴刻看着宋遇星输入完毕,然后在绑定的时候上面显示了两栏亲情卡、爱情卡。

    宋遇星的亲情卡已经绑定了宋兴燮,所以他就点了爱情卡,手机页面提示验证信息,他刚要和樊黎说话,就听到裴刻说“不是三局两胜吗?怎么一局就定胜负了?”

    樊黎收回手机“对!昨晚就是三局两胜!宋遇星你自己定的规矩吧?”

    宋遇星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转头瞪了一眼裴刻“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裴刻笑着站起身,然后走到樊黎身边摆了摆手“我来。”

    樊黎立刻让开了,明知打不过宋遇星还硬来一点都不光荣“裴刻看你了,你也会算牌,从没见你输过,我看好你啊!这场买你赢!”

    裴刻噙着笑洗牌“也不必这么信任我。”

    樊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从小到大都信你,你肯定行!”

    宋遇星“哼”了一声“那是他没遇到我,再烂的牌到了我手里都没输过。”宋遇星说着揭了一张牌。

    叶时雨附和他“小星星打牌确实没输过,星儿,我看好你。”

    “看不看好都是我赢。”宋遇星信心十足。

    裴刻抬眼看了他一眼,笑着没说话。宋遇星看到他这个表情就不好了,总想问问他什么意思,却忍住了。

    这一局宋遇星还是地主,因为心里憋着一股胜负欲,他打得格外认真,别人每出一张牌他都会记在心里,然后算裴刻还有什么牌。

    然而半局过去了,宋遇星一点没感受到紧迫感,反而有好几次他觉得裴刻要出手的时候裴刻都放过了他,他没忍住问裴刻“你会不会打。”

    他说完这话,樊黎看了裴刻一眼,因为宋遇星这话实在不怎么客气,他下意识的去看裴刻的反应,就见裴刻嘴角牵着笑“你会就行了。”

    宋遇星不说话了,又连续出了好几张牌,没几分钟就赢了,赢得叶时雨感到莫名其妙。

    谢子都回来后也已经看了一会儿牌面,没忍住自己的疑惑“裴刻,你放水了吧?这不是你的水平啊。”

    “自己水平不行就不要质疑别人。”裴刻抬手拿过宋遇星盖在桌面上的手机,“愿赌服输,三局你胜了两局,我的卡给你用。”

    宋遇星的手机没设密码,裴刻直接打开了他绑定银行卡的地方,宋遇星想拒绝,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又让他觉得自己不能太区别对待了,就眼睁睁看着裴刻输入了自己的银行卡和名字,然后在选亲情卡和爱情卡的时候点了爱情卡。

    再然后,裴刻选了下一项伴侣。

    宋遇星眨了眨眼,然后耳朵就红了。

    谢子都站在裴刻身后,裴刻的一系列操作他都看到了眼里,没忍住转头问樊黎“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是听你们说三局两胜吧?刚刚星儿赢过一把了?”

    樊黎点点头,也觉得宋遇星赢得过于容易了一点“你没听错,裴刻刚又帮我输了一把给宋遇星。”

    谢子都长长的“哦”了一声,看着裴刻拿着自己的手机通过了验证,宋遇星的手机上显示了大大的字爱情绑定正式生效。

    叶时雨没看到宋遇星的手机,倒是挺关心宋遇星的“星儿,你很热吗?怎么耳朵都红了?”

    宋遇星夺回自己的手机,胡乱说道“怎么胡乱翻人东西?”又回答叶时雨,“你不热吗?”

    叶时雨更莫名其妙了“不热啊。”说着还指了一下温度显示,“24度热什么。”

    宋遇星冷冷的盯着叶时雨“你热。”

    ……

    “好吧。”叶时雨被迫妥协。

    裴刻站起身“广场那边在搞篝火晚会,你们要不要去逛逛?”话是问大家的,但却是看着宋遇星说的,说完就拍了下宋遇星的背,“走了,带你去玩。”

    宋遇星皱着眉“我没说我要去啊。”

    裴刻还没说话,就听樊黎说“怎么不去啊?整天待在房子里有什么意思?大家一起去!”

    宋遇星可以拒绝裴刻,但是拒绝不了这么多人看着他的目光,最后还是随着众人一起出门了,路上裴刻在和别人说话,宋遇星就想和谢子都一起走,才刚走开两步就被裴刻拉了回去,裴刻中断自己正在说的话转头看着宋遇星“走我旁边。”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