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假装强A的我好累 > 第22章 第 22 章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 又待了将近二十分钟,待到宋遇星打哈欠想睡觉时候裴刻才说要回宿舍。

    到了宿舍时候灯都快要熄了,谢子都问两个人怎么去这么久, 宋遇星刚说了个开头说到两个人在小树林差点被纪律部给抓了, 谢子都就激动问“你俩去小树林干什么!”

    宋遇星不要脸说“去谈恋爱呗。”

    宋遇星这么说谢子都反倒不怀疑了“滚犊子。”

    宋遇星收拾了东西准备去洗澡, 就看到裴刻也准备去洗澡, 就问“一起?”

    裴刻失语了片刻, 看宋遇星似乎是在真诚邀请自己,用下巴点了点卫生间方向, 心平气和道“洗快点,别墨迹。”说着抖了抖自己校服,虽然没落下什么灰尘, 但是宋遇星看懂了, 说他拉他往地上躺了呗。

    宋遇星端着盆子朝卫生间走,还吐槽说“我又不占你便宜, 怕什么。”

    叶时雨也还没洗,从床上翻下来“星儿, 我跟你一起洗, 少爷他有洁癖, 这辈子别指望他和谁一起洗澡了。”

    结果他拿了毛巾刚准备往浴室走,路就被裴刻抬腿截断了“滚回去。”

    叶时雨眨了眨眼,指了指卫生间,还没说话, 就听裴刻说“别辣我眼睛。”

    “我俩锁着门洗!”叶时雨挣扎,他都下来了, 等下又要犯懒了。

    裴刻态度很坚决, 正要说不行, 就听宋遇星在卫生间喊“我只和裴刻一起洗!小雨儿你别来!”

    宋遇星倒不是真邀请裴刻一起洗,就是日常烦他一下而已,也是因为知道裴刻会拒绝才故意提议,但叶时雨真要和他一起洗,他是真不可。

    叶时雨有些气闷“星星子你过于偏心了啊。”

    卫生间传出哗啦啦水声,宋遇星没再回复,倒是裴刻接了句“人心不本来就是偏吗。”

    叶时雨看裴刻似乎还挺得意,无语“这都偏到南半球去了吧。”

    裴刻看着他笑了下,没搭话,听宋遇星在卫生间喊“刻哥,我忘拿毛巾了!”

    文可自从通过宋遇星见过一次裴刻之后,病情似乎又加重了一些,有两次约宋遇星见面,宋遇星觉得这不是他能解决事情,就劝他去看医生,结果文可就只是哭,搞得宋遇星也有些没办法。

    宋遇星上体育课,偏偏又和文可班级体育课撞了。

    文可没往裴刻身边凑,倒是站在宋遇星旁边,腼腆说“我帮你拿衣服吧。”说着手已经拉住了宋遇星衣服一角。

    宋遇星只得将校服外套递给他“谢了啊。”

    裴刻喊宋遇星名字,宋遇星走过去要抢裴刻球,被裴刻躲了过去“你怎么还在和文可纠缠?”

    裴刻说这话时候看了眼安安静静坐在看台上文可,人很规矩抱着宋遇星衣服,不知道还以为这是宋遇星oa呢。

    而文可看到裴刻朝自己看过来,似乎有些羞涩,低着头露出白皙脖颈,一副柔弱模样。

    “他非要过来看球。”其实宋遇星也有些头疼,他实在无意做文可和裴刻之间红娘,但是文可病又让人说不出重话,而且躲都躲不开,还不能告诉别人。

    曾经有一次他很直接和文可说如果他要追裴刻可以直接去追,不用总来找他,结果文可低声反驳“除了你们几个,你见裴刻和谁走得近?他不会理我。”言外之意,如果他不跟着宋遇星,裴刻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宋遇星再说什么拒绝话,文可仿佛都听不到,一如既往执着,宋遇星不敢和他说重话,结果今天文可就追到篮球场来了。

    裴刻没再说什么,拉宋遇星开始打球。

    场上比赛时候,夏玖汐走到文可身边坐下盯着文可看,文可看了她一眼,冲她笑了一下,又转头开始看裴刻。

    夏玖汐主动开口“你和宋遇星什么关系?”她问宋遇星,宋遇星每次都含含糊糊,根本不正面回答。

    “我们没什么关系。”文可被夏玖汐这样看着,似乎有些理亏,便说,“我喜欢裴刻。”

    夏玖汐立刻便明白了“那你老烦宋遇星干什么,是看他不会拒绝别人吗?”夏玖汐倒不是来找茬,她本来是想八卦,结果就听到文可这么欺负宋遇星,她觉得有些生气,她和宋遇星坐同桌时间久了最知道宋遇星心软,任何事求他两句没有不答应。

    文可立刻摇头,脸都白了,慌慌张张站起来“我、我没有!”

    宋遇星原本在打球,无意间看到两人争执,怕夏玖汐性子直戳到文可敏感神经反倒是个麻烦事,就冲夏玖汐喊“夏玖汐你去帮我拿瓶水。”

    夏玖汐有些无语,看了看宋遇星,又看了看文可,文可表情越发无辜了,一时间夏玖汐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真在欺负文可,她不敢再和文可说话,只冲宋遇星喊“说说话你也管!”

    半场休息时候宋遇星站在场边和裴刻说话,文可手里拿着两瓶水走过来,却没靠近,只站得远远冲两人看,裴刻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问宋遇星“酸奶橙橙要喝吗?”

    宋遇星有些没明白“在哪儿?”

    裴刻拉起衣服擦了一下额上汗“等着。”说着就朝外面跑了出去。

    宋遇星还是有些不明白,直到裴刻提着几杯酸奶橙橙回来,原本要开场众人一哄而上去抢,裴刻护着最后一杯把宋遇星从人群里捉出来,这货跑得快,抢东西却不怎么样,他直接将饮料插了吸管放在宋遇星嘴边“赶紧喝。”

    宋遇星低头吸了一口才接过去,心里还挺得意,叶时雨就没抢到,只能在一旁抱怨裴刻偏心,宋遇星还得意冲他说“我偏心裴刻,裴刻才偏心我。”

    裴刻还给他当应声虫“对,说得有理。”

    “这有什么,我也可以偏心你让你跟我一起洗澡啊!”叶时雨声音稍微有些大,周围热闹人声短暂沉默了下来,都看向了说话这三个人。

    不知道谁喊了句“卧槽,你们宿舍这么激情!”

    “滚蛋!”裴刻笑着冲对方说,“别什么玩笑都开。”

    “就是,”宋遇星也给裴刻当应声虫,“再说了aa一起洗澡怎么了?”

    “咦~”众人冲宋遇星喊,“不怎么了嘛。”

    宋遇星冲大家举了举拳头,做了一个威胁表情,大家本来就是开玩笑,看到他搞笑表情包立刻就散了“好了好了,快开始了。”

    场外文可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宋遇星校服搭在栏杆上。

    体育课结束回到教室,宋遇星有些玩累了,撑着头没怎么听课,想偷睡又总被卷哥盯着,就有一搭没一搭翻书,课本太简单,简单到让他觉得有些无聊。

    忽然,一张纸条被裴刻推了过来,宋遇星扭头看了他一眼“谁给我写情书?不收,耽误我学习。”

    裴刻睨了他一眼“谁会给驴写情书。”

    宋遇星拿过纸条翻开,就看到裴刻刚劲有力字迹文可到底怎么回事?

    宋遇星随手用狗爬字回什么怎么回事?

    裴刻别演。

    宋遇星不理他了,裴刻等了会儿见宋遇星没反应了,在桌下踢了一下宋遇星脚,被宋遇星瞪了一眼,他冲纸条点了点下巴,示意宋遇星回复。

    宋遇星在桌下将裴刻腿踢开,在纸条上写真没事。

    裴刻没事他三天要见你两次?

    宋遇星大人事你瞎打听什么。

    裴刻给答案干净利索你现在不说,以后我就永远不会听了。

    宋遇星看着裴刻字条有些纠结,过了许久才回复我答应了他不说。

    裴刻?

    宋遇星纠结了许久,觉得这件事确实需要找个人商量下,而且这个事情和裴刻有关,找裴刻商量也确实是最合适办法,他想了许久,却还是没能下定决心你发誓你不会说出去。

    裴刻发誓。

    宋遇星觉得裴刻发誓太简单潦草了,又写了一行字你拿什么发誓?

    裴刻我裴刻拿宋遇星狗命发誓绝不说出去。

    宋遇星被裴刻气到,在桌下踢了一下裴刻脚,裴刻不理他,他还把脚踩到裴刻鞋上,裴刻想把脚抽回去,结果这狗东西还来劲了,死死踩着他不让他动,他用了巧劲,在宋遇星膝盖上顶了一下把自己脚收了回来,宋遇星因为力道不稳,扶着桌子整个往外挪了一下,发出不小动静。

    卷哥在讲台上盯着宋遇星“干啥呢你俩?”

    宋遇星有些无语,明明他才是被欺负那个人,他无辜看着卷哥“我要说都是裴刻错,您信吗?”

    “我马上就信了,”卷哥显然不怎么相信宋遇星为人,“你上来,把这道题做了。”

    宋遇星根本不知道哪道题,又被卷哥骂了一顿“你是不是没听课?又不知道哪道题了吧?”

    最后还是卷哥给宋遇星指了指哪道题,宋遇星做完题回到位置就对裴刻说“你赶紧和夏玖汐换位置,我不要和你坐同桌了!”

    裴刻还没答,卷哥就又在上面喊“宋遇星!好好听课!不要影响同学!”

    然后宋遇星就听到裴刻在笑,他有些郁闷,快下课时候主动给裴刻写小纸条咱俩坐一起,明显你更像坏同学吧?

    裴刻给宋遇星画了一个斜着眼看人表情包,纸条传回去之后眼睛部分整个被宋遇星涂黑了,然后不肯理他了。

    到了最后两人也没就文可事情讨论出个所以然,裴刻也说到做到,再也没过问过。

    大概是因为被关照过,宋兴燮腺体匹配检测时间安排在了周六,医院安排很周密,并没有让受体和供体见面,宋遇星等在外面也没看到对方身影。

    结果要隔三天出,离开医院时候宋遇星不知怎忽然想替裴刻找回场子“小叔,你看裴刻还是挺靠谱吧?”

    宋兴燮没反驳,但也没有认同,只说“我们现在还不能离开宋家,要等你第三次信息素检测完成之后再说。”

    宋兴燮难得周末不用去研究所,带宋遇星去逛商场,给宋遇星买了些衣服和日用品,宋遇星因为请假不用去丁溪漉,吃过晚饭没什么消遣就让宋兴燮陪他一起去看新出一个战争片。

    宋兴燮除了对研究对象有兴趣,对身外物都很冷感,宋遇星抱了一堆零食和饮料吃得很认真,看得也很认真,宋兴燮也盯着屏幕,脑子里想东西却和电影没一点关系,全是研究课题。

    身边有人坐下来,宋兴燮也没关心,宋遇星倒是看了那人一眼,是他曾经见过一次宋兴燮同事,对方是个alha,在停车场喊住要离开两人,用和他外表不符温和语气问了宋兴燮很多话,没想到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这个主演战友是怎么死?”那alha突然问宋兴燮。

    宋遇星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两人没多久就对着电影屏幕开始聊工作,他有些无聊给裴刻发信息在干嘛?

    裴刻很快就回了电话过来“跟我爸出来办事,你呢?在干什么?”

    宋遇星声音懒懒“看电影。”

    裴刻那边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轻问“和谁?”

    “马上就没谁了。”宋遇星看了眼准备把他小叔拐带走萧值。

    果然,他话音才落宋兴燮就已经站了起来,然后仔细叮嘱了宋遇星好几句,要他看完电影就回家,不要在外面乱晃,宋遇星应付了他几句,听到裴刻在那边问“你小叔?”

    “嗯。”宋遇星应着,一个人看电影也太无聊了,他问裴刻,“你什么时候结束?要过来看电影吗?”

    裴刻看了看裴致臻和周围一些人,压低声音“现在不行,还有事情。”

    “哦,那你忙吧,我问问谢哥。”宋遇星说着就准备挂电话了,他好不容易周末休一天,不能一个人快乐。

    “你在哪儿?”裴刻问。

    宋遇星报了个地址“你不用过来,别耽误事儿了。”

    裴刻听着电话里宋遇星吃东西嘎嘣脆声音,笑着说“还挺懂事,我现在不过去,你自己看,晚点我过去接你去我家,晚上你就住我家。”

    宋遇星觉得裴刻这个想法有点新奇“我住你家干嘛?”

    “不然你还自己回宿舍住?这就不怕黑了?”裴刻不太赞同,他也是无意从其他同学嘴里得知宋遇星经常周末都在学校住。

    “谁怕了!”宋遇星声音大了一些,黑暗里感觉有人看过来,立刻压低了声音,“再说了学校里周末不回家人那么多,要怕也是别人怕。”

    “是我周末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宋遇星,来我家里陪我吧。”裴刻每次都对宋遇星妥协,说些假话。

    “我考虑一下。”宋遇星本来想拿一下架子,然后就听到裴刻开始报菜名,报个没完没了,立刻投降了,“好好好,今晚桌上少一样我就取你狗命。”

    看完电影,宋遇星又逛了许久才等到裴刻电话,他走出商场发现外面下雨了,裴刻撑着伞朝他走过来,听他吐槽“你再不来,我也要下雨了。”说完又加一句,“还要刮龙卷风。”

    “刚忙完。”裴刻解释,将伞往宋遇星那边倾斜,揽着他往车边走,问他电影好不好看。

    “好看不好看不知道,但是主角看起来挺厉害,你再晚点来我让他一个打你十个不成问题。”宋遇星开了车门坐进去,然后就愣住了,后排有人,还是裴致臻。

    裴致臻对儿子这个朋友早有耳闻,看宋遇星眼睛瞪得大大看着他,他冲宋遇星点了点头“是小宋吧?”

    宋遇星眨了眨眼,立刻装乖叫人“叔叔。”说着他就要下车,“我、我坐前面。”

    他才刚动了一下,肩膀便被裴刻摁住了“坐着。”说着帮宋遇星关了车门,然后自己坐去了前面。

    裴致臻看了一眼自己儿子,半个肩膀都被雨打湿了,却只是拿毛巾简单擦了擦,扭过头观察宋遇星有没有被淋到,见人没事,才说“晚上想吃什么?”

    裴致臻这个大神在旁边坐着,宋遇星哪里还敢提要求,早把裴刻背二十道菜名忘到了十里地之外,只说“家里做什么我吃什么。”

    家里。

    裴刻心情似乎不错“白天不还炒着要吃萝卜炖肉还有……”

    宋遇星坐在裴致臻身边哪儿都别扭,哪怕裴致臻并没有听两人说话,而是在看电脑。他打断裴刻“等你时候吃了东西,这会儿不饿了。”

    裴致臻翻着一个策划案,听裴刻和宋遇星没话搭话,大概是怕宋遇星不自在,就要带人打游戏,宋遇星可能是怕吵到他,就看了他一眼,裴刻便说“没事,你把声效关了就行。”

    裴致臻便顺着儿子意思对宋遇星说“你们年轻人玩,没事。”

    宋遇星本来不肯,裴致臻开口了,他也不好反驳,只能拿出手机开了游戏,裴致臻就听到好几次宋遇星有些急要裴刻给他加血,裴刻慢了,他还瞪人,惹得裴致臻都看了他好几眼,又看到裴刻一直勾着唇角。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