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未分类 > 偏执大佬和他的猫 > 第496章 帮你逃跑(下)
    韩佳之陷入了沉思,如果单纯的只是送她一个人离开的话,她肯定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拒绝。

    可是杜成提出的是送她以及韩嫚一起离开,到时候她和韩嫚可以去到一个远离杜止谦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而且也不用担心生计的问题,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这段时间和韩嫚相处,她实在是太迷恋这样的生活了。和韩嫚找一处不大不小的地方,悠然自得的过着悠闲生活。没有仇恨,没有整天的提心吊胆。

    这样的生活对韩佳之来说实在是太令人向往了。

    而且这样的话,韩嫚也不用为她担心了。仿佛杜成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解决了韩佳之最头疼的事情。

    她现在只要点点头,就能逃离杜止谦了,逃离现在的生活。和韩嫚一起,过自己的想要的日子。

    多好多诱人的条件啊。

    韩佳之抬头看着杜成,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说:“抱歉,我不会离开杜止谦的。”

    杜成挑了挑眉,没想到韩佳之会说这样的一番话。他问道:“为什么?你不是恨死杜止谦的了吗?恨不得杀了他。”

    韩佳之认真地说:“是的,我恨死他了,恨不得杀了他。所以我更加不能离开他,如果我离开他了,我还怎么杀他?”

    杜成看着面前的韩佳之,然后幽幽地叹口气,神情复杂地说:“是我的错,荼毒了你们。我让你离开,就是不想让事情发展得更加没有余地。”

    “不想到最后看到你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再白白添了条性命进去。错误总得有个结束,小之,逃走吧,别复仇了。”

    韩佳之坚定地说:“事情已经到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地步了,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您说的没错,错误总得有个结束。只有杜止谦死了,这次无休无止的错误,才会彻底结束。”

    杜成看着面前这个眼神充满坚定的韩佳之,还是觉得最劝一劝,他说:“可是你肚子里有了杜止谦的孩子,你忍心杀了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的爸爸吗?”

    韩佳之觉得有些讽刺,她说:“正是因为有这个孩子的存在,才更加坚定我要杀了杜止谦的心。这个孩子一天还在我的肚子里,我就一天都觉得恶心。这个孩子无时无刻的触动着我的神经,让我记得我对杜止谦的恨!”

    杜成听了韩佳之的这番话,他明白了。韩佳之对杜止谦的恨,的确就像她说的那样,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他曾经暗中观察过,韩嫚受伤之后,韩佳之就赶来照顾她。

    从他们踏进这个国家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杜成的监控范围之内。所以他知道,韩佳之是多么的享受这段时间来带的宁静悠闲的生活。

    他本以为,只要把这样的诱惑摆在韩佳之面前,韩佳之就没有理由不答应他。

    可是没想到,韩佳之对杜止谦的仇恨是那么的深,比他预料中的还要恨极了。宁愿放弃自己心心念念的生活,也要跟杜止谦争个鱼死网破。

    作为杜止谦的父亲,他却一点也不想个父亲,反而更像是一个被迫拉进这次旋涡中的裁判,他从退出国内开始,就只想当一个旁观者。

    他放弃自己原本的家,在这个陌生的国家中又重新建了一座。就是为了摆脱这些,让自己摘出去。

    但是他忘记了,杜止谦现在的扭曲性格都是因他而起。因为他扭曲的教育,因为他强加给杜止谦的仇恨,造就现在的杜止谦。

    杜止谦做的事情,杀的人,他都清楚。但是他没办法阻止,现在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可以把韩佳之拯救出来的机会,可是人家却不愿意出来。在这场旋涡里,杀红了眼的又何止杜止谦。

    他们再纠缠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可是他却束手无策,他管不了杜止谦,也管不了韩佳之。

    杜成说:“你杀不了杜止谦的,明明失败了那么多次,却要这样倔强的不屈不挠。你有没有想过,再继续下去的话,死的人可能会更多。”

    “如果就这样停止的话,你能过上更好的生活,韩嫚也不再提心吊胆,我觉得你还是该多想想。”

    韩佳之却说:“从文汝明死的那天开始,我和杜止谦就注定是不死不休了,现在又死了那么多人。你让我停止?那些死去的人,谁给他们一个道歉?”

    “我余生都将或者愧疚之中,为那些死去的人忏愧。可是杜止谦呢?他有一瞬间是觉得自己做错的念头吗?他没有,他就是个疯子。你劝我离开,然后告诉我,这是最好的结局。”

    “你认为,能少死一个人,就是弥补了。能救一个人,就是赎罪了。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交代呢?谁给他们?”

    杜成没有说话,是的,他的确是想着,能救一个人就算一个人。最好谁都没事,可是死去的人他已经没办法再挽救了。难道他还要因为之前的错误,放任着这件事情继续发酵吗?

    韩佳之又说:“我是当局者,没办法像您这样冷静地将人命换算成数据,少死一个多死一个,都只是变成了正负数里的一个数字而已。可是对于我来说,文汝明是我喜欢的人。”

    “罗护林是对我有恩的人,还有那个无辜受累的司机大叔,甚至是人品不怎么样的夏木秀。他们都是鲜活的人,我见过的人,我实在没办法将他们变换成一个个数字来计算得失。”

    “这件事的一切起因都是因为杜止谦,尽管他的童年过得被悲惨,尽管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名受害者。但是他也不应该去杀害那些无辜的人,我没要办法为那些已经死去的替他们原谅杜止谦。”

    “因为他们永远都无法开口了,而这一切都是杜止谦。杜止谦这个元凶不死,那么事情就永远都不会结束。只有他死了,才是真正的大结局。”

    韩佳之说得十分坚定,杜成看着韩佳之的眼睛,就明白了,他无论说再多都无法劝动韩佳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