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未分类 > 偏执大佬和他的猫 > 第495章 帮你逃跑(上)
    韩佳之不明白,杜止谦是他和自己的妻子生的,也是他养的。怎么会到头来,反而他管不住了呢?

    杜成看出了韩佳之的疑惑,他笑了笑,说:“杜止谦的名字是他妈妈帮他起的,但是她却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就去世了。我很愤怒也很难过,我怨恨医生,甚至怨恨这个不该出生的孩子。”

    “我总是觉得,杜止谦的是用他妈妈,也就是我爱人的命换来的。当时这种想法占据了我整个脑袋,我甚至开始偏激的觉得,这个孩子害死了我的妻子,他不应该出生的。”

    “从小到大,我对他一直都很冷漠,更多的可以说是怨恨。所以杜止谦从小就比其他孩子更加安静,在很多人眼里,他可能看起来有些不正常。”

    ‘他是真的不正常。’韩佳之在心底里吐槽着。

    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杜止谦的时候,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吓得她回去就做了噩梦,并且一度成为了她的童年阴影。

    韩佳之觉得杜止谦和杜成都挺偏激的,把妻子离世的痛苦转化成仇恨,并且施加在自己儿子身上。难怪杜止谦从小就不正常,原来是遗传的。

    杜成没有察觉到韩佳之的小心思,继续说:“我的妻子是个传统的基督教徒,书房里有很多关于基督教的书籍。在杜止谦小的时候,我会强迫他看这些书,并且让他也承认自己是个基督教徒。”

    “在很多的习惯上,我会强迫他模仿教徒的习惯来做。因为我的妻子是教徒,那么她生出来的孩子也必须成为和我的妻子一样的人。虽然我并不相信上帝,也没有什么信仰。”

    “但是我却一度强迫杜止谦去信仰我妻子信仰的东西,因为他是她的儿子不是吗?”

    ‘....我好想逃。’韩佳之真想起身离开了,她快疯了。杜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对面坐着个老疯子,楼下等着个小疯子。

    杜成反思地说:“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自己的确是有些偏激了。”

    ‘有些?...看来疯子真的不会觉得自己是疯子的。’韩佳之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家人了。

    杜成颇感悔恨地说:“我也有反思过,杜止谦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是不是因为我当年的一念之差?子不教父之过,杜止谦身上的罪孽,我一样也逃不掉。”

    ‘....’韩佳之不知道杜成找她过来,聊了那么多杜止谦小时候的故事,到底是为了什么。是想让她以后和杜止谦好好过日子吗?如果是这些废话的话,那韩佳之真是后悔没有听杜止谦,拒绝他的邀请。

    杜成看向韩佳之,发现她在走神,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找你来谈这些有的没的,我还以为你会对杜止谦小时候的事情感兴趣。”

    韩佳之打了个瞌睡,无精打采地说:“我并不感兴趣。”

    杜成看着韩佳之,沉默了数秒,才开口说:“我突然想起了,你小时候是不是来过我家?和郑众一起?”

    韩佳之疑惑地看着杜成,然后点了点头,她有些搞不懂,问道:“你不记得我了?可是你却能准确的喊出的我名字。”

    杜成笑了笑,说:“是的,我不记得你了。我见过太多的小孩了,而且时间太久远了。我对你却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因为杜止谦。我第一次发现杜止谦不正常的时候,是因为我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几十张你的素描画。”

    “本来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小孩子嘛,也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可是后来我通过一个保姆的口中得知,杜止谦虐杀了一只猫。是他很喜欢的一只流浪猫,你知道那只猫叫什么吗?”

    韩佳之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问道:“叫什么?”

    杜成回答道:“小之。”

    韩佳之顿时感觉毛骨悚然,这的确是杜止谦能做出来的事情。

    杜成继续说:“我发现这件事情之后,把杜止谦送到了国外最严苛的学校。我希望学校的教育能改变他刚扭曲的心态,这一送就是七八年。”

    “当他再次回到我面前时,他已经是一只长出獠牙的狼了。在商业上,他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他使用了各种手段和渠道,把我从公司架空。我真没想到,我竟然被一个18岁初出茅庐的小子给扳倒了。”

    “不过我也的确是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实在是让我感觉到很疲倦。我不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我更喜欢设计建筑。所以直接把公司交给了杜止谦,而他也的确是没让人失望。”

    韩佳之冷笑了一声,带着无限的嘲讽,她说:“没让人失望?教出这样的儿子,你觉得你不失望吗?还是说,因为他是个天才,所以你觉得他做的都是对的?你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吗?”

    “他手里沾上的鲜血,你也洗不清。因为你教养出来这样的儿子,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你!”

    韩佳之怒喝之后,书里顿时寂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杜成开始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开始再次说话:“听说你怀孕了。”

    韩佳之没有回答他。

    杜成又问:“你爱过杜止谦吗?”

    韩佳之满是仇恨地望着杜成,咬牙切齿地回答道:“我恨不得杀了他。”

    杜成充满歉意地说:“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和你的家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和你的母亲都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杜止谦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到时候他就再也无法伤害到你了。”

    “送我...和我的妈妈离开?”韩佳之有些诧异,她本来以为杜成这次谈话,是为了劝她好好的和杜止谦在一起。没想到,他竟然提出可以送她离开?

    杜成说:“是的,虽然我已经不在国内发展了。但是我在国外换了个名字和身份,也做了一些建筑生意,还不错。我想,我应该能帮到你,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可以送你离开。”

    “而且我还能给你们一笔足够生活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