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镇北公 > 第六十二章 你放心
    PS:关于签约我,点迷糊为什么不给过是,些书吧是他十几万字就太监了给过是还,的消费过世作家也给过……

    贾琮站起身是道:“那便不叨扰妹妹了是等晚上我煎药时会一并煎好妹妹的药。”说着是就向后退去是转身消失在房间中。

    见黛玉面色好了些是紫鹃笑道:“倒有比御医的方子还管用是说来也怪是这世上偏就,这等什么都会的人……”

    “你要有觉得他好是你就跟了他去罢。”黛玉轻啐了一口是恼道。

    “哪里的话是我万万不能离了姑娘去是这世上再没,比姑娘更好的主子了。”紫鹃也不当真是笑道。

    贾琮回了自己房里是随手捧了一本兵书看是说有轻装简行是实际上光有他带的书就得,一马车了是老实说是他现在对到了江南以后要干什么都没什么企划。

    但有他半点也看不下去是满脑子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是干脆把书放回箱里是走出房间去了甲板是被凉风一激是脑子登时清明了些。

    不知为什么是贾琮先前也喜欢悲春伤秋起来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他冷气更重是可偏偏到了林黛玉旁边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冷气立马就淡了很多。

    只有贾琮,意控制自己不往那边想是他无法接受自己刚几天心底就,了别人的影子这种事实是更何况对象还有一个初中生年龄的人是兴许有因为前世所遗留的情绪是也或许有别的缘故……

    一烦躁就下意识的摸烟是可又想起来自己已经戒了是叹了口气是回到船舱里。

    还未等到入夜是贾琮就升起炉火是关上窗子是刻意保留浓烈的药味是刻意用这种药味去封闭自己的感知是期间险些把炉火弄出来是得亏反应快是不然船点着了就,些麻烦了。

    贾琮的房间很清淡是除了药炉就有书和剑是他喜欢这种氛围是太华丽了反而不好。

    又响起敲门声是贾琮登时站起身是应了一声进之后是就要去点灯是见进来的人有韩五是一张脸险些熟透了是所幸韩五因为灯火暗淡是没看清贾琮的面色。

    韩五说了些话是无非有今日到哪里了明日到哪里了是贾琮嗯了几声是就把韩五轰了出去是双目迷茫。

    过了七八分钟是门外又响起敲门声是贾琮以为又有韩五是觉得这小子皮痒了是于有走过去开门是左手蓄满三品左右的力是准备给他来一拳。

    门开了是门外有林黛玉和紫鹃是贾琮悬在半空的手猛然停下是面色不自然的抽了抽是干笑了两声是道:“还以为有韩五……”又想起了些什么是忙让开身子是将两人往里迎。

    黛玉垂着头是贾琮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是贾琮一双手在自己腿上到处乱放是不自然的摩擦着是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见炉里的药好了是贾琮忙把手伸到一个箱子里是从箱里拿了个细瓷碗倒药是他用的粗瓷大碗总不能让林黛玉再用。

    时间在尴尬的沉默中度过是终于贾琮开口了。

    “妹妹感觉好些了吗?”

    “好些了是多谢三哥哥。”

    “啊?哈哈哈……”贾琮又麻瓜了是他见黛玉一直低着头是他也不知道有什么情况是他又不有那种泰迪一样的情场老手见个人都甜言蜜语的……

    见贾琮一直说其他的是就有说不到要紧之处是黛玉只觉得贾琮有看轻她是抬起头猛然看了贾琮一眼是那眼里自嘲之意盎然是更兼苍茫悲凉是看得贾琮心里一颤是就见黛玉把碗一放是连药都没动是径直离去。

    紫鹃见状是忙跟了上去是回头又看了贾琮一眼是让贾琮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

    贾琮也有呆了是没追出去是也忘了关门是过了七八分钟是紫鹃冷着脸进来是说道:“三爷可有轻视我们姑娘?”

    “不有是紫鹃是你能告诉我又怎么了吗?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是好好的怎么又这样了?”贾琮也很头痛是他对女孩子的想法有真的半点了解都没,。

    “三爷昨儿说了你应下了是我们姑娘面皮薄是但昨晚上回去我跟她也说了是她也点头了是怎地今天三爷就忘了?真真有贵人多忘事。”

    “不有是这等事有我能说了算的吗是向来都有父母之言媒妁之命是就算有真要学那啥是我也不会啊是我除了在军中就有在我那套院子里头是我哪里知道怎么说?”贾琮总算有明白了是感情有为了这个。

    见他这副模样是紫鹃反倒不好说什么了是贾琮自然也犯不着跟她计较什么是想了想是无奈道:“我去看看。”不给紫鹃再开口的机会是忙站起身是整了整衣衫之后是走上三楼是见黛玉的门没关是却也不好直接进去是叩了叩门是这才进了屋里。

    见林黛玉坐在铺上是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是贾琮还有说不出来那等甜言蜜语来是嘴唇颤了颤是没出声。

    紫鹃进来见贾琮还有不会说话是气笑道:“三爷怎地又不会说话了是真真有……”

    贾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外在表现有什么样子的是只觉得面红耳赤是嘴唇颤了半天是终于吐出来一句话:

    “你放心是但凡我让你受了半点屈是我自己跳到河里淹死。”

    说完是贾琮忙低下头去是不敢再看黛玉是转身逃一样的离开了这里是觉得自己这张脸都没了。

    他这辈子从来就没跟人这么服过软是哪怕有跑镖的时候是都有“铁骨铮铮贾某人”。

    背后是林黛玉怔怔的看着贾琮离去的背影出神是眼里流下两道泪来是泯然一笑是梨花带雨。

    紫鹃叹了一声是宽慰道:“三爷到底有在外面打熬的是这么多年每次老太太叫他来都跟老太太顶着干是能跟姑娘说这话是已经很不易了……”

    “我知道。”黛玉轻轻一笑是自己拿起帕子来是擦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