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奇之安魂愿 > 一百四十一章 作风
    幽篁抬手擦了擦薄唇上沾染的血迹,眼神透露着一丝危险,沉声道“谁教你的?”

    花狸嘴角微微上扬,牵扯到了伤口道“今日我清醒,没有醉酒。http://www.53wx.nethttps://www.xinqing100.net

    幽篁眼中暗光流过,看着花狸,清醒的她棉里带针,比醉酒的难以应对。幽篁心里有点堵,她醉酒时,他本是愤怒的吻了她,却反被她撩拨。如今她清醒,本该温情脉脉,反被她弄成了一种较量。丹宵说花狸是个木头疙瘩,这说法完全是错误。站起身低声道“清醒最好。”

    花狸舔着嘴角,身上散发出霸气,低声轻柔的道“若是以此抵还人情债,你随意,我配合。若是只是单纯的想要占我便宜,我们俩只能试一试,谁能压的住谁了。”

    幽篁身子微僵,看向花狸,眼神微微有些变化,欲望起源于心之所想,他不能像花狸分的这么清,低声道“都有呢?”

    花狸看着幽篁,表情有些微妙,看着幽篁不语。

    幽篁嘴角勾起一丝愉快的笑意,磁性的声音缓慢的道“花狸,你欠我的人情债还不完。就刚才给你吃的果子,已经再次记上了一大笔。”

    花狸感觉到身体现在散发的温度,是有些化,低声问道“我还了多少了?”

    幽篁一愣,看着花狸道“你有还吗?”

    花狸立即笑着道“刚才啊。”

    幽篁眼里带着恍然大悟,道“那不是你情我愿吗?有牵扯到人情债吗?”

    花狸瞬间哑口无言的看着幽篁,想要说什么,发现好像怎么说的不对。说是还债有点不像,她占了上风,说是不还债,可是是幽篁主动的。

    幽篁看着花狸,道“狸院给我住,当还了让你为人的债。”

    花狸听闻,立即把刚才想的乱成一坨麻的事情放到了一边,看着幽篁道“就这么简单?”

    幽篁点了点头道“就这么简单。”

    花狸立即眼前一亮,笑眯眯的道“那我把整个狸院都送你是不是就当还完了?”

    幽篁抬手轻轻的敲了一下花狸的额头道“你清醒一点。”

    在手指落到了花狸的额头上时,幽篁消失不见了。

    花狸看着又只剩她一人的马车,心中不断的寻思着,为什么会这么简单的就还了债?简单的让她有点心里发慌,不可能就只是图她一个院子。

    幽篁视线凌厉的看向鬼差,低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鬼差见着幽篁,立即道“见过鬼仙。”

    他不过刚出现在人界,还没有见到花爷,怎么就被曾经的冥皇给截住了。这可是新上任的冥皇给他办的第一件差事,可不能就这么夭折了啊!

    鬼差见着幽篁凌厉的视线不断的在他魂体上游走,被吓的全身开始打哆嗦的道“是冥皇让小的我去给花爷送消息。”

    幽篁沉声道“什么消息?”

    鬼差被吓的如同倒豆子一样的道“花爷上次被符咒困住的时,那些符咒是七圣魂仙给的。还有这次老夫妇死的因果债被花爷背上了,也是跟七圣有点关系。”

    幽篁正张脸黑了下来,全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杀气,沉声道“回冥界,给云槮禀报,就说我不让送了。”

    “是!”鬼差得令后立即消失不见,生怕被幽篁给撕碎了。

    幽篁凌厉的眼神里布满了杀气,在原地消失不见!

    赵言白擦了擦脸上的汗,坐在马上。张天灸牵着马绳子走着。

    赵言白小声的道“天灸,你要不放我下来走吧。”

    张天灸直视着前方,脸上带着笑意,闷声道“让你坐着就坐着,你都说了是朋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赵言白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去的时候来两人是一道走的,回来的时候,实在是因为没体力走不动了。他有些没想到,张天灸的体力会这么好。他还一直以为他不过是懂点功夫的文弱书生。

    赵言白看着张天灸的背影道“要不你上来一起骑吧,那样快点。”

    张天灸眼睛一亮,回过头,看向赵言白道“你确定?”

    赵言白轻轻的点了点头,温和的道“恩,你上来吧。”

    张天灸嘴角掩不住的笑意,朋友,可是分为很多种。

    花狸躺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喧嚣声,在唇上抹着药膏。心中嘀咕道,幽篁那牙是被磨刀石磨过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咬这么深的口子!

    赵言白坐在马车沿上,停着没有马车里完全没有动静,从他们回来后,花狸就在马车里没有露面,心里有些担忧花狸还在为边牧族的事情挂心。温和的笑着道“老板,你饿不饿?”

    花狸平静的应道“不饿。”

    赵言白道“哦。前面有个野店,老板要不要下来歇一会?喝口茶?”

    “不用,直接赶路。”花狸在马车里有些犯困的道

    赵言白叹息了一声,看来老板心情是真的不好,以往坐个两天马车,就要下来溜达溜达,现在已经坐三天了,老板不吃不喝,也不出来溜达,看来边牧族的事情,是在老板心头烙印住了。

    张天灸在一旁骑着马,看着赵言白担忧的神情,眉头微皱,他不清楚赵言白怎么会这么担心花狸,也不明白,为什么出来没有多久,花狸就知道了边牧族的事情。

    骑着马敲了敲马车门闷声道“花狸,言白赶车累了,想歇息一会。”

    花狸躺在马车里,道“那就歇会吧。”

    赵言白转头看了一眼张天灸,对着他点了点头,无声的道“谢谢。”

    张天灸笑看着赵言白同样无声的应道“我们是朋友。”

    花狸突然擦着药的手一顿,感觉到马车里一阵凉意,侧眼看了过去。

    颐莲一身明黄色的衣裙,哭丧着脸看着花狸道“花爷,我们狸院要完了。”

    花狸没有回应,等着马车停了下来,听着张天灸和赵言白走远了才道“怎么了?”

    颐莲苦着脸道“面对幽篁我现在都喊他大爷了!他现在这个魂仙做的太嚣张了,比起花爷你当初还要嚣张!”

    花狸听闻幽篁,眼里闪过一丝幸味道“他怎么了?”

    颐莲道“从界外回来,去了魂仙住的地方,一出手直接废了七圣的一半修为!还把七圣给揍的面目全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