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 > 第七十六章 自闭了
    “我已经不再是雷神了。”托尔坐在病床上沉闷地说着。他看了眼自己身上打着的石膏和绷带,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就像在嘲讽自己堂堂雷神有朝一日竟会被一群凡人整到如此境地,实在好笑。

    “发生了什么?”理查德坐到病床边问道。虽然他看过《雷神》的电影早就知道了故事情节,但按道理说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再者他也确实想确认一下情节展开是不是比起自己知道的版本没有改动。

    托尔苦涩而无奈地笑了笑,说:“都是我自己的错。我鲁莽、自大而且还无知,我的冲动给国家和父亲都造成了巨大的困扰,我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而且我还像个蠢货一样自以为是。我让自己最好的兄弟身处险境,我还让自己国家险些被置于战火之中。我的父亲......一气之下剥夺了我的神力和武器,把我贬来了米德加德。”

    “原来如此。”理查德做恍然状点了点头。不过话说这应该也算是阿斯嘉德的家丑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锤哥身为当事人对他一个陌生人居然半点都没隐瞒的意思,也不知该说是头脑简单还是性格豪爽。

    “事实上,雷神、阿斯嘉德什么的......从今往后应该也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托尔颓靡地摇了摇头,“我犯下了弥天大错,我www.njhsdk.com......我或许只能在这里过完一辈子了。”

    这下理查德有些意外了,这好像和他记得的电影情节有些不同。他记得锤哥刚被贬来地球时心态并没这么大变化,他那时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在地球上久留的可能性。一开始他的思路很简单,找到锤子、拿回神力,立刻回阿斯嘉德去接着跟奥丁那老头理论什么的。

    托尔真正开始心灰意冷应该是在他举锤失败以后,他开始怀疑自我,怀疑就连雷神之锤都不再承认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配雷神之力了,随后他才开始反省。

    不得不说,奥丁为了教育他这宝贝儿子也真是费劲了心思。为了让托尔能自我反省转变心态,老人家又是施法又是装死,洛基都快给阿斯嘉德整开战了他都没出来,果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过现在的托尔连雷神之锤的影子都还没摸着呢,怎么就已经开始自闭了?

    “怎么可能?”理查德顺着他的话继续发问,“再怎么说你都是奥丁之子,阿斯嘉德王位的继承者,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神王奥丁的血,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阿斯嘉德怎么会允许你在这种地方荒废一生?”

    “因为我铸下大错,我的个人行为使阿斯嘉德和约顿海姆的关系降至了冰点。为了避免战斗、保护阿斯嘉德人民,阿斯嘉德不得不以我的放逐作为停战条件。而现在就连我的母亲也拒绝我回去。我的父亲......父亲因为年事已高,而且我的顽固、不懂事深深地伤害了他,所以他......他不久前www.yyywbt.com已经陨落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锤哥还没被自家锤子打击就已经自闭了,原来是死了爹了。

    不过这下理查德大概也猜到发生什么了:“让我猜猜,是你兄弟洛基告诉你的?”

    洛基那货心眼坏得很,他巴不得自己哥哥能在米德加德这种鸟不拉屎信息闭塞的地方孤独终老,这样奥丁一死、他就能顺理成章地坐上阿斯嘉德的王位执掌大权了。

    如今奥丁昏睡,洛基最大的心病就只有哥哥托尔了。他生怕托尔下一秒就神力恢复、抡着锤子飞回阿斯嘉德来跟他提王位的事,到时候兄弟俩真要争起来吧他又害怕老哥的锤子,所以要是托尔能一直万念俱灰地窝在米德加德混吃等死就完美了。

    但洛基虽和托尔一同长大,其实却并不是足够了解自己老哥。他老哥哪像他那样对王位感兴趣啊?他老哥只想抡着锤子在前面干人,当王的话他就时常只能看着弟兄们上去干人、自己得在王宫里干坐着,这他哪忍得了?

    再说了,洛基这么多年居然都没发现自www.senlinffm.com家老哥的弟控属性。其实他想要王位哪需要白耗那么多脑细胞去勾心斗角啊?他要是直说哥我想当王你别跟我抢行不,托尔十有八九会说好弟弟你开心就好。他甚至八成还会对全阿斯嘉德公开宣布接下来王位就我弟弟的谁都不准抢,你们谁敢叫我当我跟谁急。

    就算是托尔那样的粗神经也有些狐疑了:“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家洛基是专程来找我的你个人类怎么会知道?难不成他还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瞎猜的,我想也不会有别人专程来告诉你这些了。”理查德说道,“接下来的话可能是我有些多嘴了,但你难道就没有觉得奇怪......假如你的父亲,神王奥丁他真的死了,那为什么你的神力还没有恢复?”

    托尔怔了一下,下意识就说:“因为我的神力已经被剥夺了,没法......”

    “虽然我对你们阿斯嘉德人的事不能说太了解,但就常识来说,你的神力是没有办法被‘剥夺’的,因为它与生俱来。”理查德说道,“你的武器或许是奥丁所赐,既然他能赠予你、自然也可以剥夺。但你的神力不同,你生来就是雷神,这是天赋而不是任何人的恩赐,就算是你的父亲也没法剥夺。”

    托尔眉头紧锁了起来。

    其实他心底某处早就隐隐觉得奇怪了,只是他沉浸在丧父的悲恸和失去力量的打击下没往深处去想。现在听有人提起,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啊!

    “既然是封印,那么施法者就是维系这个禁锢的关键。一旦施法的人死去,他所残留的魔力失去持续的补充自然会越来越弱,而你体内的神力自然而然会冲击封印,你应该会感觉力量慢慢地回来才对。你现在有感觉到这种迹象吗?”

    “完全没有。”托尔茫然地摇摇头,但眼睛里已经开始重新恢复了神采。

    理查德长出了一口气。呼,终于给他忽悠到位了。

    其实这些话很多都是他瞎掰的也不知对不对,但你甭管它对不对,能给托尔忽悠瘸了就行......

    (感谢书友渣男陈玄奘、博丽zx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