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大结局

第五百三十八章 大结局

夜入蛊寨,众人跟着鬼娃来到半山宽阔的吊脚楼前,晏玲珑远远看到敞开的木窗里,一双人亲密相拥在一起,那张让她再熟悉不过的英俊面容,让她热泪盈眶。
他还活着,他终是还好好地活在这世间,这是她最大的欣慰。
她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清英冲过去想拦下她,却被她用力推开,哭着狂声大呼:“无极,无极,我来了……”
蛊寨霎时亮起灯光,楼中跑出蛊族人看到陌生人立拿起武器充满敌意的喝斥:“哪里来的贼人。”然后将晏玲珑与清英等人团团围住。
晏玲珑一遍遍高声呼喊着萧无极,而他却只是冷冷的看她一眼,那么冷漠,他竟真的不认得她了。
“阿曼,你三番五次加害我与无极,后又以卑劣的手段掳走我的夫君,快快交出无极,不然,我必将你蛊族屠灭殆尽。”晏玲珑大喊。
阿曼与萧无极相拥着出现在楼阁上,她娇美的面容上泛着得意的笑容,俯瞰着楼下的晏玲珑,说:“晏玲珑,你来的还真快啊。可这又怎样呢?这里不是你的大华夏,你再不是尊贵无比的皇后,女王。而我是蛊族之王,是可分分钟就让你死的蛊族之王,你还敢来我的地方叫嚣,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
晏玲珑瞪着阿曼,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速速将无极还我,不然……”
“哎哟,你可是吓到我了,那你便叫叫无极,看他是不是愿与你回去吧。”阿曼笑着看向身边的萧无极,柔声说:“无极,你可认得这个女人?”
萧无极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阿曼,听她这般说,他才转头看向楼下的晏玲珑,收敛笑容微蹙剑眉,说:“不认得。”说罢,又看向阿曼目光温柔似水。
阿曼圈着萧无极的腰,娇柔妩媚的依在萧无极怀里,笑看晏玲珑说:“听到了没有,无极说不认得你呢。”
“你是以迷-幻蛊惑了无极,你只能以龌龊下作的手断自欺欺人,真真可怜。”晏玲珑说。
“我再可怜也是真实拥有他的,本想着为无极留一丝善心,让你怀上孩子得以慰藉,了此一生,你却自不量力的找来蛊族,你即自寻死路,那我便成全你。”阿曼说着一挥手。
蛊族人皆举起手中的武器冲向晏玲珑,七金刚与四将立将晏玲珑护起来,与蛊族人展开激战。
晏玲珑噙泪看着萧无极,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阿曼,明知他是被蛊惑的,可是还是心痛如刀绞,她哭着向萧无极喊:“无极,我是晏玲珑,是你的珑儿,我们是夫妻,我们曾许诺一世一双人,白守不相离。你身边的阿曼,是因我们杀了她的妹妹娇阿依,她来向我们报仇,以卑劣的手段将我们夫妻分离。
我得知你没有死,历经千难万险来到蛊族找你,你醒醒,与我回家吧。”
萧无极转头看向楼下泪流满面的晏玲珑,蹙着眉头说:“她是谁,为何对我说这些话?”
阿曼笑着扳过他的脸,说:“无极你不要听她的胡言乱语,她这个贱人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分开,总是对你贼心不死,你不必理会她。”
“好。”萧无极轻抚阿曼的脸颊,满脸宠溺。
“无极,你不记得我,但你看看这个……”晏玲珑抬起手,说:“看看我手上的血玉扳指,你的手上也有一枚,龙血玉扳指世间至此一对,是你当年亲自戴在我手上的,这血玉扳指一旦带上就再拿不下来的,你说,扳指归我,我归你。你可还记得。”
萧无极看到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想取下,可那扳指却好似牵牵的吸附在他的手指上一般,他明亮的矅眸中现疑惑。
阿曼拉住他的手说:“夫君,这玉扳指是我送给你的,世间只有一枚,她不过随意带个来骗你的。”
她说罢,拿起胸前的精致的小玉笛,轻轻吹起。
正在激战的蛊族人立退向一边,七金刚与四将密切注意周遭。
“她在引毒虫,大家小心。”晏玲珑说。
随之,响起“嘶嘶”的声音,灯光下地上密密麻麻的爬来数不尽的毒蛇与毒虫。
“火磷粉。”晏玲珑大喊着找开瓷瓶扬洒出火磷粉。
其它人也如此做,他们的身前立燃起浓烈的火焰。毒蛇与毒虫被狂肆的烈火阻拦在外。
张志远说:“娘娘,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再想办法来救皇上吧。”
说罢,与几人带着晏玲珑纵身跳出火圈,消失于夜色中。
“给我追,定要将潜入族中的贼人诛杀干净。”阿曼说。
蛊族人纷散开去搜找晏玲珑等人。
“那些人……,真的是贼人吗?”萧无极一脸疑惑的看着阿曼。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夫君呢,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早些休息吧。”阿曼说着,挽着萧无极走进房去。
晏玲珑等人回到安全的地方,鬼娃上前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萧无极真不记得我们了,这个歹毒的小妖精是给萧无极吃了什么断情绝义的药啊,竟把你忘得光光的。”
晏玲珑沉默良久,她看向皓月说:“我刚才冲动了,接下来我们等待着墨王与军队进蛊族回合。”
连日的等待让晏玲珑的心越来越焦躁,她与萧无极就近在咫尺,却不能与他见面,脑海中总是他与阿曼在一起亲密的画面,她的心在流血。
她只能劝诫告慰自己,只要他还活着就好,她一定会将他平安带回家去。
十天后,墨王终带着大军到来。清晨,晏玲珑站于大军之前,指着晨曦下的蛊族,:“天雷准备,放。”
一声令下,十几架天雷一起炮轰向蛊族。
存于崖壁间的壮观的蛊族在天雷的轰击中变得残破不堪,哭喊惨叫声此起彼伏,战火狂舞蔓延……
晏玲珑冲蛊族高声大喊:“蛊族的人听着,不还我夫君,我就让蛊族在这世间彻底消失。”
“晏玲珑,你这个疯子,你就不怕无极丧生在你炮火中吗?”阿曼站于吊脚楼上向晏玲珑狂呼。
“我来此就已做好准备与无极同生共死的,你若不让他交还还给我,我就让你的蛊族陪葬。”晏玲珑说。
“疯子,你个这疯子……”
阿曼对天雷炮火彻底的慌了手脚,族老人纷纷跑来,斥责她给蛊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勒令她立刻放了萧无极,平息这场灭族的战火。
阿曼再不舍,却不能以全族人的性命换取自己的幸福,她终将萧无极放出来。
阿曼对晏玲珑怒声大叫:“晏玲珑,我把萧无极还给你,我费尽心力调试蛊毒将他救过来,他人是救过来了,却遭蛊毒反噬失去了记忆,也不能人道,他如今不过是具躯壳,你不是无所不能的神医吗,有本事就治好他吧。”
萧无极一步一回头的看着高楼上的阿曼,眸中充满不舍。
晏玲珑走到萧无极面前,说:“无极,我们回家了。”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萧无极怒斥晏玲珑,但看到她眸中盈满泪水,他莫名的心疼。
晏玲珑紧紧抱住萧无极,说:“无极,我才是你的妻子,是你承诺要钟爱一生的妻子啊……”她将萧无极的手抚在她的小腹上,说:“无极,我怀了我们的孩子,我终于可生育我们的孩子了,我们都好好的,我好开心,好开心啊。”
一股神奇的感觉吸引着萧无极,他轻轻的抚摸着晏玲珑的肚子,看到她手上那枚血玉扳指,他握着她的手举到眼前,在阳光的照耀下扳指上的纹理合并在一起好似一条金龙在云层间翻腾。
“你真的是我的妻子吗?”萧无极问。
晏玲珑笑着点头,说:“我们回家吧,母后在家等着我们呢。”
萧无极收晏玲珑带领着走向大军,大军所有将士皆跪地:“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恭迎皇上回归。”南宫烈笑看萧无极说。
“我,我到底是谁,我什么都不记得……”萧无极说。
“没关系,只要你回来就好。”晏玲珑笑着牵萧无极走入大军中。
大军缓缓撤离进行山林后,南宫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蛊族,一扬手。
轰轰轰……
一阵轰鸣声后,天雷炸得山林两侧的崖壁巨石翻飞滚落,将蛊族与外界唯一一条路堵得严严实实。
六年后,鬼谷。
萧无极与晏玲珑回到自家院子,屋里跳出两个小身影。
“爹爹,爹爹你快过来。”一双可爱漂亮的男女小娃一人扯着萧无极一只手坐在院中的石椅上。
“莫离找爹爹何事啊。”萧无极伸手要抱起女儿萧莫离。
萧不渝推开萧无极的手,漂亮的小脸一本正经的说:“爹爹,我们与您有正经事要说,您好好听着。”
晏玲珑看着一双龙凤胎儿女,笑说:“你们这两个捣蛋鬼,何来正经的时候。”
“娘亲莫要说话。”萧莫离翻腾着大眼睛对晏玲珑说。
“好,说吧,你们有何事与爹爹说啊。”萧无极满眼宠溺的看着一双儿女。
“爹爹,我们严重抗议您每天都霸占着娘亲,我与莫离商量了一下,我们觉得以后娘亲由我三人轮流陪睡,昨天爹爹都陪娘亲睡了,今天轮到我与妹妹了,所以,爹爹你自己去偏房去睡吧。”萧不渝崩着小脸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赶紧睡觉去。”萧无极一听儿女要与自己分享老婆,立刻崩起脸。
“萧无极,别以为你是老子就可以霸道的占着我娘亲,反正,我们今天就要让娘亲陪我们睡。”萧不渝插着小腰跟萧无极瞪眼说。
萧莫离却娇娇柔柔的拉着萧无极的衣襟,说:“爹爹,你不爱莫离了吗?你不是说莫离要什么爹爹都会答应的吗?莫离就想和娘亲睡,爹爹不要总霸着娘亲好不好。”
看着女儿娇萌娇萌的小模样,萧无极的心都化了,他抱起女儿,说:“莫离乖,你们都五岁了,应该自己睡觉的……”
“不要,莫离怕黑黑,莫离要娘亲陪着,爹爹是不是不爱莫离了,莫离好伤心啊。”萧莫离瘪着小嘴,大眼睛里盈着晶莹的泪水。
萧无极最看不得女儿哭,立时妥协,说:“莫离不哭,不哭啊,爹爹答应你,小莫离与娘亲睡,好了,不哭了。”
“我也要和娘亲睡。”萧不渝说。
“臭小子,给我滚回去睡觉去。”萧无极照萧不渝屁股踢了一下,便抱着萧莫离向屋里走去。
萧不渝立时趴在地上打起滚来,大叫:“啊,萧无极不讲理,只爱娘亲和妹妹,不渝就是个多余的,不渝要不活了……”
晏玲珑看着满地打滚的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蹲身将他抱起来,看着他一点没有泪水的小脸,笑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好了,我们一起睡吧。”
萧不渝开心的笑着,抱住晏玲珑说:“还是娘亲爱我,嘿嘿……”
竖日,晏玲珑正带着娃们后院种地,鬼娃奉老婆清英的命令给晏玲珑送包好的饺子,晏玲珑接过饺子与鬼娃说话。
萧不渝看着鬼娃,对妹妹萧莫离说:“妹妹,鬼娃为什么不长个子呢,我们会不会和他一样永远这么短啊。”
萧莫离看了看鬼娃,低头寻思,看着绿油油的菜地,她说:“娘亲把种子种在地里,浇了水就会长出来,每天都会长高好多,哥哥,要是我们把鬼娃种在地里,多浇些水他是不是会长很高啊。”
“对啊,我们可以试试。”萧不渝笑说。
一对小人跑到鬼娃面前,说:“鬼娃,走,我们帮你长出高个子。”
“喂,你们两个小淘气,又要干什么?”鬼娃被两个小娃子拉出屋去。
“鬼娃,你站在这个坑里,快点。”萧莫离指着他们挖出的土坑说。
“我不……”还不等鬼娃反驳,就被萧不渝推进土坑里,然后两个小家伙就卖力的将土推向坑里。
被土埋半截的鬼娃大叫:“你们两个小魔鬼,又来糟践我。”
“鬼娃,你不要动,我们还没有完事呢。”萧不渝用力按着鬼娃不让他跳出来,他冲萧莫离喊:“妹妹,快点浇水啊。”
“好的。”
“哗……”
一盆水淋在鬼娃的身上,鬼娃咧着嘴瞪着大眼睛,狂声大叫:“小师姑,快把两个小魔头带走。”
晏玲珑从屋里出来便看到土埋半截的鬼娃,一身湿淋淋的,萧不渝与萧莫离在一旁瞪着大眼睛看着狂声大叫的鬼娃。
“你们在干什么?”晏玲珑立刻过去将气愤之极的鬼娃从地里拔出来。
“娘亲,您别把鬼娃拔出来呀,我们在帮他长个子呢。”萧不渝说。
“你个这两个小混蛋,再淘气看我不打你们的小屁股。”晏玲珑气恼的说着,帮鬼娃擦拭着浑身的水。
鬼娃大叫一声,跳到一边去指着两个一脸委屈的小家伙,说:“爷爷说的太对了,你们两个就是一双小魔鬼。”说罢便飞快跑出院子。
萧莫离见晏玲珑很生气的样子,她嘟着小嘴说:“娘亲,我们是鬼娃好啊,我们是想,娘亲将种子种在地里,没几天就长出绿菜来,我们就想将鬼娃种在地里,浇了水,他就和青菜一样也长得高高的啊。”
“我的天啊,我怎么生出这么一对小妖怪啊。”晏玲珑极为无奈的说。
每一年,南宫烈与冯雯渝都会结伴来鬼谷看晏玲珑,他们的到来让鬼谷欢笑声连连。
晚上,晏玲珑收拾完上了床,躺进萧无极的怀里,萧无极给她轻轻按摩着。
“兄长与雯渝这么多年,明明两人心中有着彼此却一直相敬如宾的,两人都这么大了怎就不着急。”晏玲珑说。
“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没能走到一起,说明还是缘分不够。”萧无极说。
“我真想给他们下点迷魂草,让他们成了好事。”晏玲珑说。
“你万不可这么做。”萧无极说。
“我只是说说,呃,好困啊。”晏玲珑说着依进萧无极的怀里。
“睡吧。”萧无极轻拍着晏玲珑的背,温柔笑看晏玲珑。
屋外两个小小的身影飞快钻进偏房中,萧莫离看着萧不渝说:“娘亲是希望烈舅舅和渝姨娘做夫妻的,我们要不要帮帮娘亲啊。”
“嘿嘿,我也这么想呢。”萧不渝说,两小只确定眼神,然后漂亮的小脸都现出诡异的笑容,跳下了床屁颠颠的向外跑。
他们先从娘亲的药房里找到了迷魂草,悄悄的跑去南宫烈的房间点了迷魂草,又跑去冯雯渝的房间谎称南宫烈有事请她帮忙,冯雯渝进了南宫烈的房间,两小只便在外将反锁上……
被迷魂草催情的一双男女,自是干柴烈火,纵情欢爱了。
竖日,传出晏玲珑一声狮吼:“萧不渝,萧莫离……”
萧不渝与萧莫离吓得逃出家门,见到两位要下山的师伯,他们偷偷钻进了药筐中,他们捂着小脸笑说:“鬼娃说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好玩的,我们出去玩玩。”
“嗯嗯,我要去大华夏王宫,去祸害一下当皇帝的十八叔,呵呵……”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