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五百一十六章 逃之夭夭

第五百一十六章 逃之夭夭

    “彭”突然外面传来一声轰鸣,随之整个屋子都震颤着。

    “怎么回事?”晏玲珑紧凝黛眉看向窗外。

    “我去看看。”清英迅速跑出房间。

    萧无极与晏玲珑也走出房间,便看到跳出屋脊的皓月,他一脸凝重的看着二人,说:“丞相府已被重军包围的水泄不通,刚才的声响是楚将带着大批的军士攻倒了丞相府的大门。”

    晏玲珑的黛眉凝得更紧,她看向萧无极说:“敢这般兴师动众攻进丞相府,定是袁昊天知道了我们在丞相府中,来抓我们的。”

    萧无极英俊的面容上泛着冰寒,冷蔑一笑说:“这只老狐狸鼻子还真是灵啊。”他看向皓月说:“即刻去找范丞相,问他可有让我们逃出丞相府的方法。”

    “是。”皓月应声立刻奔出了庭院。

    清英手持越女剑,眸色锐利的看着晏玲珑说:“若不是范锡风出卖了我们,我这便发信号叫鬼娃带人来救缓,”

    “不。范锡风还指望着我救他的儿子,他若想出卖我们也得等我治好他儿子再下手,此刻,他绝不可能倒戈。”晏玲珑抬头拦下清英,说:“袁昊天以重军团团围住了丞相府,他这是势在必得,即便鬼娃带了所有人来也无用。即便侥幸逃离,我们的身份暴露凭袁昊天在楚国一手遮天我们是绝无可能存活的。

    且等范丞相过来再说,这丞相府机关重重构造复杂,定是有逃离之处。”

    闻言清英沉了沉心绪,走去院门持剑谨慎的守护着。

    萧无极牵住晏玲珑的手,莞尔一笑说:“放心,即便被袁昊天这老狐狸抓住,他也不敢杀我。”

    晏玲珑嫣然巧笑,说:“你竟如此自信,他如此大的动作,绝不可能只是请你去他的府上喝茶的。他见到你,必杀之。”

    萧无极脸上泛着自信绝然的笑容,说:“我是有这份自信的,你应该听过,齐有战王,楚有昊天,双雄并立。想来他与我的心中一样,都是平生莫恨无知已,英雄自古识英雄的心里。从男人的好胜心来说,我想袁昊天应该极想与我单独一战,从此双雄并立变成谁与争风。”

    晏玲珑看着萧无极危急之时淡然与安之若素,欣然笑说:“夫君如此稳如泰山,莫不是心中对与袁昊天一战已胸有成竹。”

    萧无极昂起头,英俊的面容上泛着冷傲绝然的笑容,霸气的王者气势自然外放,他说:“那是必然的。从你说起范士豪身子的伤情,我虽不懂医术,但身经百战的我却是可从范士豪所受的伤中估算出袁昊天是何种实力的。

    其实范士豪的实力很强,才敢与袁昊天叫嚣挑战的,不在盛年的袁昊天体力明显不如范士豪,面对年轻强壮的敌手袁昊天可说是用了全力,并下了杀手。

    若与我一战,我必然赢之。”

    晏玲珑看着神彩熠熠的萧无极,美眸中泛着潋滟光华,说:“我相信,我夫必是天下间最勇猛且独一无二的英雄。”

    萧无极伸出大手将晏玲珑揽于怀中,笑说:“我的珑儿,为夫足可让你为傲。”

    “萧公子,龙公子……”

    “呛”一声兵戈相撞的声音传来,二人转过头去便看到皓月挡住了清英手中的长剑,兵戈下管家跪于地上,看着头顶上锋利的兵戈惊恐万分。

    皓月看着清英说:“他是丞相府的管家。”

    管家举着双手颤抖着说:“对,我我,是管家,莫动手,我是丞相派来带贵客离开的。”

    他看向萧无极与晏玲珑,说:“两位贵客,相爷正在前面与袁昊天周旋,让小的速带着您几位离开。”

    清英伸手扶起惊魂未定的管家,管家连声道谢,却是连连后退着与清英拉开了距离,刚若不是那位壮士拦下这女子的长剑,此刻他将成为了冥间亡魂了。

    萧无极与晏玲珑相视一笑,走向管家说:“好,速速带我们离开。”

    “是是是,请几位随我来。”管家说着请几人走出庭院。

    管家带着几人从后花园中左拐右拐的来到一面墙前,管家搬动了一处机关,从那面墙下开出一个地洞来,管家看着萧无极说:“萧公子,我家相爷说袁昊天这次突袭没有成功抓到二位,必会封锁全城之后请二位多加小心,我家相爷还说必会履行与二位贵人的诺言,绝不会让二人贵人失望。”

    “嗯,知道了,袁昊天异常狐狸告诉范丞相也要谨慎行事。”萧无极说。

    晏玲珑对管家说:“你与你家相爷说,不必担心他儿子的病,我会想办法再给他施针的。”

    “好,我会转告我家相爷的,二位贵人请。”管家说着恭敬的举手相请。

    烈日与清英先下了地洞,萧无极牵着晏玲珑也走下去,皓月护在后面进入。

    “几位小心。”管家轻声向地洞唤了声,然后看了看左右关上了机关,墙与地面恢复了原样,他站起身快步向前院奔去。

    丞相府大门破落的倒在地上,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小厮一脸惊恐的看着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军士前方站着一身金光灿灿铠甲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的将领,强者无敌的气势震慑全场,他似钢铃般的大眼睛冷冷瞪视着拦在他面前手相府的护卫,眸中充满无视与鄙夷。

    厅堂台阶上气愤不已的范锡风被护卫们保护在中间,丞相夫人依在厅堂门口看着兵戈林立的军士们,一脸惊恐与茫然。

    范锡风怒目而视着袁昊天,怒喝:“袁昊天,你真是无法无天了,你竟敢闯一国之相的府邸,你这是想造反吗?”

    袁昊天冷声说:“范丞相,你是听不明白本帅的话吗?本帅是奉王命来捉拿敌国奸细,请你速速让开,关闭府上所有的机关让军士们搜查,否则,你便是私通敌国。”

    范锡风被气得脸色暴红,颤抖着手指着不可一世的袁昊天,说:“袁昊天,什么奉王命,你真真是欺人太甚,老夫身为一品朝臣,国之重臣一国之相,你未知会便突然冲入我丞相府说什么搜查敌国奸细。

    你这明明是记恨老夫为儿讨公道向我王告你状一事,你这是在公报私仇,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这是想对我范家赶尽杀绝,你这个狂妄自大的莽夫。”

    袁昊天蔑然睨视着范锡风,向东方高高拱手一礼,说:“范丞相,本帅接到举报敌国奸细藏匿于相府中,本帅是奉王命保家为国,必不会放过一丝不利于楚国的事,丞相若还是予以配合,若百倍阻拦保能说明丞相心中有鬼。”

    “一派胡言,若真是老夫有过,那也应禀告王上裁决,岂容你肆意妄为。再者就你凭一个无中生有的举报便来我府中搜查,你,你这是无视王上,你这是想造反吗?我这便与你去见王上好好评理去。”范锡风说着便冲下台阶,抓住袁昊天的手便要向外走。

    袁昊天不屑的甩手,不耐烦的说:“本帅没那时间与你墨迹,你再不让开,本帅便让军士们平了你的丞相府,本帅以守卫楚国为己任,容不得任何不利于我楚国的因素存在,不管是谁,本帅都可除之。”

    范锡风被甩得踉跄后退着,还好管家及时上前扶住他,他看到管家,看到管家脸上笃定的笑容,他惶然的心绪终于放下来。

    他站直身子,指着袁昊天说:“不管是谁……,你这是藐视王权……好,老夫今天便让你搜,也还自己个清白,待你搜还老夫必去面圣,告你的御状。”

    他说着看向相府的护卫们,说:“去,将院中所有的机关都关闭,让袁大将军搜府。”

    “是。”护卫们得令便立刻跑向后院。

    范锡风看着傲慢之极的袁昊天带着军士冲进他的宅邸,心中恨得咬牙切齿。

    若说他心中对萧无极要他合作谋害袁昊天,他心中还真不想做出卖母国之事,因为晏玲珑可医治儿子便一直敷衍着。然今天袁昊天砸毁他的府门攻入强行搜查,这让他这一国之相颜面扫地,他算是看明白了,楚国有袁昊天在便会永远压制在他的头上,他这个丞相便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为了给儿子报仇,为了自己能象往昔一般在朝野中呼风唤雨,更为了子孙后代他终于决定了,誓要搬到袁昊天这个顽石。

    淑英听到那一声巨震响声后,便指唤婢女去打听,婢女很快回来惶然的向她说:“不好了,少夫人,是是袁将军带着大军杀是了相府。”

    “啊,袁昊天,他,他来作甚,他将我夫伤成这般,他还想要怎样。”她惊愣的说着,突然瞪着婢女说:“快,快把院门关上。”说罢,她冲进屋中拿了丈夫的长剑,出鞘紧紧握在手中,站于房门口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院门她害怕不已,可她却毅然守在房门口,想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守护自己的丈夫。

    叫喊声越渐清晰,很快纷乱脚步与吵杂声临过了她们的院子。

    “咣咣咣……”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

    院门被猛力的敲砸着,淑英眼睛瞪得大大的,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握剑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

    “彭”一声,院门上粗粗的门栓竟被生生撞折,大门遽然大开。

    一大群军士涌进院子,有几人气势汹汹的冲淑英冲去。

    “你们,别过来,再敢靠近我杀了我们,袁昊天,我绝不许你再伤我夫君。”淑英颤声大叫着,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劈向冲来的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