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五百零八章 如何抉择

第五百零八章 如何抉择

    晏玲珑锐利的美眸看着几人,神情颇为凝重的说:“只要他能醒过来,我保证一定能让你怀上孩子,而眼下最重要的是我要如何唤醒他。

    在刚刚我为他诊脉时,因为他已经沉睡了一年身体中有些血脉都不甚通畅了,我必须要以银针暂时疏通血脉才可听得清楚,还有他身体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已近丧失。在我用鬼门十三针唤醒之他之前,必须以常人无法忍受甚至可说是比较残忍的医治手段来刺激他的身体重新的活起来。

    这一点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你们已找过很多的医师应该对离魂之症很了解,所谓的离魂之症就是活死人,是人的大脑组织被损毁同时也造成身体各各机能的退化的病症,病者虽然无意识但他的身体还是有感知能力的,只是他再无法表达,所以,我需要用一些非常手段来激起他的感知能力,有了感知能力我才能施鬼门十三针,而整个治疗过程对病者和你们来说会非常的残忍,是你们绝对无法接受的方式,我需要你们完全的相信我,是在医治你们的亲人,而不是害他。

    你们应该庆幸的是他的体质很好,生命体征也非常的强,只要能将我的治疗进行到底,他一定可以被唤醒。

    我建议你们前七天绝对不要来看我如何医治他,不然,你们一定会因为不忍心而打断我的医治,而一旦被打断你们的儿子面对的将是猝死。”

    “好,好,我们绝对相信龙公子,我们绝对不来看,我们全权将儿子交托给您了,您定要将他唤醒啊。”范锡风说。

    晏玲珑看向一直伏在儿子身上哭的丞相夫人,说:“夫人,您可能做到?我能理解你心疼儿子的心情,可是,这也是我非常担心的。”

    丞相夫人抬头看向晏玲珑,一想到儿子只能有几个月的生命,她真的无法承受,她宁可照顾成为废人的儿子一辈子,只要每天能看到儿子便好,她说:“我的儿就是我的一切,我不敢想象没有了他我怎么活得下去。我还是无法接受他只有几个月的生命,相爷,我可不可以选第一个,他即是个废人我也可天天看到他啊,他只要活着就好,相爷,不要这么狠心杀我们的豪儿啊……”

    “你这个愚蠢的妇人,这怎么与我狠心杀害豪儿,我对豪儿寄于着所有的期望,你怎会不知,可是……这……”范锡风伤心得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少妇看向晏玲珑说:“龙公子,如果按婆婆的选择,我夫君可活多久?”

    “这个……长年瘫痪在床的病者即便脏腹无疾,但大多会因为久不运动而让皮肤组织的退化损伤变成褥疮,最终导致恶毒之症,最长的寿命也不过七年。”晏玲珑说。

    少妇走到丞相夫人身边,拉起她的手说:“婆婆,您听到龙公子的话了吗?只有七年。

    儿媳之所以有如此选择,一是以夫君性情而定让他有尊严的活着或逝去,二是,夫君的逝去会让我们三人都是无法承受的沉痛打击,可若是有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夫君的重生,我们便从不曾失去他。”

    丞相夫人软倒在儿媳的怀里伤心欲绝的哭泣着,:“我不要别人,我就要我的豪儿活着……”

    “不可理谕的妇人,不必理她,龙公子就按鬼门十三针的方法来吧。”范锡风说。

    “那,好吧。”晏玲珑点头,然后从腰间解下一个香囊递给了少妇,说:“以后每晚都要为他沐浴,从香囊里取出五片花瓣放在水中,而且必须是你与他共浴。”

    听到晏玲珑说要夫妻共浴少妇的脸上染上红晕,她接过香囊鼻翼间立因绕着一丝令人心神迷醉的芳香,小心的收在自己的怀中。

    晏玲珑回眸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范士豪,说:“我回去写了这些天需要的东西,你去准备好我明天就开始为他治疗。

    还有就是,对你儿子的治疗一定要绝对地保密,这个院中里一定要留你绝对信得过的人,你应该知道鬼谷神医与你范丞相连系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我在这里之事绝不能让为你建相府之人知道。”

    范锡风听晏玲珑说起为他建相府之人,微微皱起花白的眉头,倏尔他掩去心头那丝疑惑,笑说:“哦,哦,好的,龙公子放心,老夫知这事的轻重,必会做到绝对的保密。老夫觉得龙公子与萧公子就暂住在老夫的府中,方便为我儿医病,再者我这府中可是比外面更为安全。”

    “好,我也正有此意,那便烦劳范丞相安排了。走吧,我们回去吧。”晏玲珑说罢便向外屋外走去。

    “恭送公子。”抱着丞相夫人的少妇看着晏玲珑的背影说,人消失于房门她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丈夫,眸中泛着泪光,唇角微扬,说:“夫君,你我还有几个月的相处时光,我定会无比珍惜,希望你醒来不要恨我为你做出的选择。”

    范丞相将萧无极与晏玲珑安置在相府最幽深的庭院中,这也是离他的金库最近的院子,全然被大阵保护当中。派了几个机灵且忠心的婢女与小厮侍候着,还送来了非常华美的各式衣裙与首饰,在这里晏玲珑再无需要易容掩视便换回了女装。

    范锡风摆下丰盛的宴席招待两位贵宾,并奉上了两件他珍藏已久的稀世珍宝,完全表示他的俯首称臣。

    吃过饭后,范锡风请二位去他的温泉阁泡温泉,萧无极戏说范锡风这相府比王宫还奢华应有尽有,晏玲珑推说有些微醺便没有同去。

    烛火轻轻摇曳在奢华的房间氤氲开着淡淡的微光,晏玲珑穿着轻薄的内袍依靠在贵妃榻上,头轻枕于一只如藕玉擘上,低垂眼眸看着手上拿着的医书,她身旁几案的上香炉飘升起袅袅的青烟,整个房间都萦绕着怡人的馥郁的芳香。

    许久,有些困意的她放下医书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向窗外夜空中皎洁的月亮。

    “我,已来到你的国度,却不敢去见你,你,可会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