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莫敢不从

第四百八十三章 莫敢不从

    一月后,分别从魏国与燕国传来消息,两国皆已被收服,从此魏燕两国改于大齐的版图。

    誉王与众朝臣们欣喜之极的跑出内阁冲向勤政殿,皆跪于大殿外高呼:“我王手握传国玉玺,拥享九鼎天下,并已将魏燕纳入版图,我大齐成为九洲最大强国,王者之威震天下,莫敢不从。”

    他们看到萧无极与晏玲珑走出大殿,皆以最重的礼节向国君与王后行跪拜大礼。

    消息很快传出去,百姓们皆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举国同庆,更有百姓欣喜激动的跑到王宫前对自己的王顶礼膜拜,一时间人声鼎沸,欢声震天。

    百姓们聚于王宫门前久久不散,都想看看他们伟大的君王。

    萧无极晏玲及所有的朝臣走上王宫城楼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大齐子民们,他高举起手,狂声欢呼戛然停止百姓们皆抬头仰望着高高在上的王,一脸的崇拜。

    萧无极高声大喝:“寡人立誓在不久的将来要逐鹿中原,问鼎天下,必让九洲为我大齐的天下,我大齐子民便是这天下的主宰。”

    “吾王神威,振摄人神,天命所归,我王便是真命天子!”

    南宫烈混于欢雀的人群中,他热泪盈眶神情坚毅仰望着城楼上的王者。

    “吾王神威,振摄人神,天命所归,我王便是真命天子!……”

    所有朝臣与百姓们都高声呼喊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欣与虔诚的笑意。

    南宫烈由双蓝兄弟推着进了王宫中,等了片刻后见萧无极与晏玲珑走出城楼,双蓝兄弟推着他迎上去。

    “参见王上,王后娘娘,南宫特来向我王贺喜。”南宫烈笑对二人说。

    “大舅哥来的正好,寡人刚开了一坛陈国老酒,走,朝阳宫中我们共饮。”萧无极说着上前推着轮椅。

    “王上不可,南宫怎敢劳驾王上……”南宫烈连忙阻止萧无极为他推车。

    萧无极推开南宫烈的手,笑说:“哎,你这最不受拘束的人今天怎么也讲起礼数了,是不是寡人封你们墨王,你那桀骜的性子也被为官之术给磨灭了。”

    “不是,再怎么桀骜也得懂得君臣之礼,尊卑之分。”南宫烈窘然笑说。

    晏玲珑扶着轮椅另一边,笑说:“兄长,这大喜的日子,你就别与王上执拗了,就如寻常人家相处便好。”

    “对,珑儿说的对,今寡人高兴,什么君臣之礼都不必理它,走,我们回朝阳宫去吃酒。”萧无极说着便推着南宫烈向朝阳宫而去。

    他们一入朝阳宫后殿,便看到凌太后与冯雯渝坐于丰盛的宴席中,见几个回来,凌太后笑说:“阿烈你来的可是时候,刚摆好了宴席,你可是有口福了,快,到哀家身边来坐。”

    萧无极将南宫烈推到凌太后的身边,他向凌太后微微颔首,笑说:“见过太后,几日不见,您的精神爽朗,气色也好了很多。”

    “哈哈……,是啊,哀家之前每日都担心极儿与玲珑吃不好睡不好的,那里来的精神啊。”凌太后笑意盈盈的笑说,指着冯雯渝说:“雯渝,你别傻站在哪啊,你坐在阿烈的身边帮他倒酒。”

    “是。”冯雯渝温婉盈笑的应着,却是见萧无极与晏玲珑坐下来,她将几人的酒杯都满上才坐在了南宫烈的身边。

    凌太后举起酒杯,笑说:“来,我们大家一起干一杯这喜庆的酒。”

    几人共同举杯相敬然后一饮而尽,凌太后放下酒杯笑看冯雯渝,说:“雯渝啊,你快给阿烈倒酒,还有那个鸡丝鱼翅羹很好喝的,你给阿烈多盛些。”

    “是。”冯雯渝应声给南宫烈倒上酒水后,又盛了酒递到他的面前。

    萧无极与晏玲珑见凌太后极为明显的撮合,二人相视一笑。

    晏玲珑笑看南宫烈说:“兄长是不是有了应龙涎的下落了?”

    南宫烈点头,说:“是的,紫婴传信回来说,应龙涎确实在楚国王宫中的关雎宫中,但,存在很诡异的机关,我墨家机关大家去了也无法打开,连确动了机关,这下楚国王宫戒备的更严,紫婴再无法下手。鬼谷机关术天下第一,看来只能娘娘您亲自去一趟了。”

    “嗯,本来我与王上过一阵也是要去趟楚国的。”晏玲珑说。

    凌太后闻言凝着眉头看着儿子儿媳,说:“你们这才回来几天啊,又要走。这朝政你总是交于小十八怎么行,你怎就不担心,你要外打了天下,却被人夺了王权去。

    还有玲珑,这天下能人异士多了,再去寻寻定是可以找到的。你们还是老实留在王宫中,别再让哀家为你们提心吊胆的。”

    萧无极为凌太后夹了菜,说:“母后,您呐,就安心做您的太后吧,什么夺权一事那是绝不可能的事。这楚国不同于魏燕两国,我与珑儿此去是想兵不血刃的收服楚国,此事没有人能代替我们去做。”

    凌太后瞪着萧无极气恼的说:“你……什么叫安心做我的太后……,你个臭小子就会冷言冷语的气哀家。”

    南宫烈笑说:“儿行千里母担忧,王上应该理解与体谅太后为儿殚心竭力的心情。”

    凌太后开心的抓着南宫烈的手臂笑说:“阿烈这话说的甚各哀家心意,你可是比我那亲生儿子还暖心。”

    冯雯渝笑对凌太后说:“太后,王上与王后是这世间最聪明的人,他们想去做的事自是再三思虑好的,他们身负重责必不会冲动行事,就是有一定把握才去做的。”

    “是啊,哀家知你们都是极稳重的,可这心中就是忍不住的要为你们担心,得,从此哀家就坐等你们打下江山,让哀家做这九洲天下的太后吧。”凌太后笑说。

    晏玲珑挽住凌太后,笑说:“母后,今日是个喜庆的日子,我们不提政事,只一家人好好欢乐。之后我会与您好好说说我与王上的打算,您听后便再不担心了。”

    萧无极惬然一笑,说:“母后您别生气,呐,这是您最爱吃的,我给您多夹些。”他说着猛给凌太后碗中夹菜。

    “哎哎,好了好了,你这是喂猪不成,你个混蛋。”凌太后赶紧挡住萧无极的筷子,假意生气的瞪着儿子。

    酒席气氛极温馨融洽,凌太后上了年纪有些不胜酒力,晏玲珑与冯雯渝扶着凌太后走去寝室。

    晏玲珑看着细心安置凌太后睡下的冯雯渝,她小声说:“其实在母后的心中,她老人家更喜欢你做她的儿媳,和大齐的王后。”

    冯雯渝回眸笑看晏玲珑说:“姐姐你就别再取笑我了,如今我的身边在王宫中已颇为尴尬的。您与王上要征服天下无法承欢于太后膝下,我是将太后的孤寂看在眼中,想着帮姐姐与王上陪陪太后,等天下一统你们还朝时,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雯渝,其实,我兄长他人很好……”

    晏玲珑话刚说出口,但见冯雯渝凝起的黛眉,她立刻转开话题说:“有你陪着母后,我是最放心的,只是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