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想和你一样重生

第四百八十一章 想和你一样重生

    一旁的张致远看到晏玲珑落泪,他轻声说:“王后娘娘,王上此举看似太过冷血残忍,但若是让这些军力回国去,誓必会再组成反抗我大齐的军队,反复的战争会将我大齐一直陷于战争中耗时更耗力,更会耗尽我大齐的财力,会让我大齐陷于极度的贫困,恐怕统一大业会非常的艰难……”

    清英伸手拍了拍张致远的肩膀,笑说:“致远兄,王后娘娘岂会不懂其中的道理,娘娘是感伤这战争。”

    张致远尴尬一笑,说:“对,娘娘的心思是最通透的,致远看到娘娘落泪心中颇为担心,是我多嘴了。”

    晏玲珑拭去泪水,长长叹息一声,凄然笑看张致远说:“王上的做法虽极端,却是可最快结束乱世,但看到这么多人如此凄惨的死去,不免心中悲凉,王上是对的,不然长久的战乱会让世人都痛苦不堪的。好了,战事已定,我们回军营去吧。”

    说罢,她回头看了看那百万人的大坑,说:“致远,去城镇中买尽纸钱与元宝,烧给这些兵士们吧,虽然如此做会有些可笑,但,算是尽一些心意送他们一程吧。”

    “是。王后娘娘。”张致远应声。

    晏玲珑转身与清英与七金刚向山下而去。

    齐军大胜而回,但军中却没有胜利的喜悦,坑杀百万兵士惨绝人寰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悚然。

    萧无极回来没在军帐中找到晏玲珑,他看到正与黑虎玩耍的鬼娃问:“珑儿何在?”

    鬼娃扬了扬小下巴,说:“应该回寝帐了。”

    萧无极刚要转身离开,被鬼娃拉住衣角,向他眨着清澈明眸说:“小师姑去看战事了,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听清英说你坑杀了魏燕百万俘军?”

    萧无极微微凝眉说:“珑儿是为此事生气吗?”

    “我小师姑怎么会生你的气啊,在她心上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不会生气的。小姑夫,你做的对,这才是无毒不丈夫。”鬼娃笑看萧无极,为他竖起大拇指。

    萧无极不理会鬼娃转身走向寝帐,心中为晏玲珑的闷不乐而忐忑着。

    一走进寝帐看到清英,清英向他拱手一礼,她先一步走向内室说:“娘娘,王上回来了。”

    “见过王上。”菱儿与连翘看到萧无极向他翩翩一礼。

    正看书的晏玲珑抬起头来看着萧无极淡淡一笑,说:“你回来了。”

    萧无极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看了看她手中的书,说:“在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闲来无事翻着看看的。打了一天的仗定是累了吧,要不要洗个澡?菱儿,快去为王上准备洗澡水,”晏玲珑笑看萧无极说。

    菱儿应声与连翘走出去,清英也意趣的离开。

    萧无极看到晏玲珑眼中的黯然,他的心中莫名的恐惶,他笑说:“是不是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呛到你了。”他说着还抬起衣袖闻了闻。

    “还好。”晏玲珑淡然笑说。

    萧无极起身迅速脱去铠甲与外衣,走回来看到依然在看书的晏玲珑,她这般冷静与淡然让他心中的惶然更重,他坐回到她的身边,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柔声说:“听说你去看战事了,你……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觉得我太冷血残忍……”

    晏玲珑仰头看着他说:“是啊,我去了,我看到了全部过程,这是我第一次目睹一场真正的战争,可以说是这世间最为惨烈的战争了。”

    “你……”萧无极矅眸中现一丝慌乱看着她。

    “不得不说你是冷血残忍的,但……你没有做错什么?”晏玲珑眸光熠熠的看着他。

    “你真的这么想?”萧无极问。

    晏玲珑点头说:“是的,战场本就是残忍的,没有足够的狠心也上不得战场,更做不得一军统帅。”

    萧无极亲吻着她的额头,说:“我一回来没在军帐中看到你,鬼娃告诉我你去看了战事,然后回来便闷闷不乐的,我以为你生我气了。我知道我如此做,连我的军士都骇然我的残忍,就是全天下人都质疑我,我都不在意,我只在意在你怎么看我,更怕我会吓到你,从此你便不理我了。”

    闻言,晏玲珑嫣然巧笑,抓住他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说:“你这个傻瓜,我怎么可能被吓到,你不知我的胆子可大得很吗?”她抬头亲吻他的下颌,说:“我知你如此做的心意,但看到那么多人死掉心会沉闷的痛。”

    萧无极长长叹息一声,将她抱得更紧,苦笑着说:“好害怕你生我的气啊,我刚刚走进寝帐时都是小心翼翼的。”

    “你这杀人魔王也有害怕的人啊。”晏玲珑娇笑着说。

    “是啊,我天不怕,地不怕,唯有怕你,怕你不开心,怕你生我的气,更害怕你会不理我。”萧无极低头深深吻上她的唇,给她最火烧狂野的热吻。

    竖日清晨,清英走进寝帐看着正由菱儿与连翘侍候着梳妆的晏玲珑,说:“娘娘,王上已下令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廖思远带着去魏国,一路由晨曦与暗夜带着去燕国。还有,午时将斩下拓拔衍与明亲王的首级,由两队首领带回他们的首级回他们自己的国家。”

    “哦,这样啊。”晏玲珑说,眸色有些晦暗。

    “王后娘娘,皓月有事禀告。”帐外传来皓月的声音。

    “进来吧。”晏玲珑说。

    皓月走进来向晏玲珑拱手一礼,说:“王后娘娘,拓拔衍说想见您最后一面,王上让我来问您,可见否。”

    晏玲珑想了想,说:“好吧,我去见见他。”

    “是,那皓月告退了。”皓月说着转身离开。

    清英凝眉说:“娘娘您见他干嘛啊。”

    “将死之人见见又有何妨。”晏玲珑说。

    临近午时,拓拔衍与明亲王被押到了临时搭好的刑台上,等待着行刑。

    晏玲珑走到刑台上看着背对着她跪于台上的拓拔衍,他被反绑的双手上带着斑斑血痕,他的发丝零乱腰板却挺得笔直,他身上华丽的锦袍脏污不堪,还明显带着几个鞋印,可见他昨天定是遭受过军士们的虐待。

    而一旁的明亲王好似一堆烂肉一般堆在台上,一动不动的好似没了气息一般。

    拓拔衍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晏玲珑,向他粲然一笑,说:“谢谢你能来见我最后一面。”

    晏玲珑眸色漠然看着他,说:“你可后悔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我从不曾后悔,我爱你,我做不到象南宫烈一般甘心沉默的守护在你身边,我想拥有你,那怕你恨我,我也想将你困在我身边。

    早在我知道萧无极是战场上战无不胜的战王,出于男人的好胜心便想与他一争高下的心思,今日败于他的手上,我还是有些不甘,天险黑峡谷那一战,若是没有你,我必会胜他。”拓拔衍说。

    “不,你胜不了他,没有我他也必能冲出你们的围困,也必会卷土重来将你反杀。你的阴谋诡计与心狠手辣在他面前不值一提,他将是这个世间唯一的王者,没有我,他也终将是这个命运。”晏玲珑说。

    拓拔衍嗤笑一声,说:“不管是我还是他,其实争得是你心中的肯定,我输了,输得彻底,但我不后悔。”

    “你可还有未了的心愿?若是关于静和还有我儿子的,她们也是我大齐的人,自会善待她们母子的。”晏玲珑说。

    他抬头笑看着她,说:“晏玲珑,我的执念只有你。我从昨晚便在向苍天祈求可以让我重生,象你一样,然后我会回来找你中。”

    “是吗?那祝你好运。时辰到了,你走好。”晏玲珑淡漠一笑,转身走向刑台。

    “晏玲珑,我爱你,爱得刻骨铭心,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拓拔衍笑看晏玲珑的背景说。

    午时,拓拔衍与明亲王的首级被斩下放于木箱中,同时大军集结分成两队各向魏国与燕国而去。

    晏玲珑看着离开军营的大军,神情淡然。

    萧无极从身后抱住她,微凉的薄唇在她的耳边摩挲着,说:“你还真是去拓拔衍了,你与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向苍天祈求给他重生的机会,就象我的重生一样,然后他会回来找我。”晏玲珑说。

    萧无极凝眉,眸中现阴寒,说:“这个贼心不死的拓拔衍,我得找几个方士使个什么术法让他魂飞魄散,我看他怎么重生去。”

    晏玲珑轻盈一笑说:“你还真狠,不想让他重生震住他的灵魂便是了,你到直接让他魂飞魄散,那他都无法轮回了。”

    “对啊,正好也断了他想来生再遇见你。”萧无极说。

    晏玲珑转身看向萧无极,伸手掐着他高挺的鼻子,沉下脸说:“你即听到他的话,还来问我?你是在试探你吗?”

    “呵呵,我哪里敢试探你啊。我就是见你去见他有点吃醋。”萧无极怯然笑说。

    “你说你这人,不想我见他,那便不要让皓月告诉我就是了。这会到是与我吃起飞醋来了。”晏玲珑给他一个大白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