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狼出击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狼出击

    晏玲珑说罢看向菱儿与连翘,说:“你们二人去以银针帮将士们以银针排毒,让毒素能快点清除。”

    “是,娘娘。”菱儿应声。

    连翘俏皮的笑说:“看看,我们还是很有用的。”她看向廖思远说:“将军请过这边来,我为您清毒。”

    廖思远看向身边的副将说:“赶紧带两位姑娘去军帐中为将士们医病。”

    副将应声便带着菱儿与连翘向中帐而去。

    廖思远向萧无极说:“王上王后一路劳顿,请到大帐中休息说话吧。”

    萧无极摆了摆手,说:“没时间休息了,魏军能向河中投毒,想来很快大军就要来了。得赶紧备战。”

    “这……”廖思远面有难色,说:“可军中将士皆病成这个样子,连刀剑都提不起,这可如何是好。”

    “就以寡人带来的一万骑马先出战吧。”萧无极说。

    晏玲珑摇头说:“我们才一万骑兵如何对付得了三国联军的大军啊。”

    萧无极看向晏玲珑粲然一笑,说:“这一战,不必动我一兵一卒,寡人便要三国联军吓破胆去。”

    说罢,他看向皓月与烈日说:“烈日,皓月,你二人立刻整军备战。还有……”

    “三国联军杀过来了。”高高的瞭望台上,兵士向军营大喊。

    “他们真的来了。”廖思远愤然紧皱眉头说。

    就在他话落之时,营地外传来呼啸声:“廖思远小儿,速速出战。”

    “他妈的,卑鄙的小人,对我军中下毒,还趁人之危,本将去杀了他们。”廖思远愤怒的说着便冲士兵叫:“给本将披甲抬刀。”

    “行了,你现在这样还去逞能,你赶紧进帐去医治吧。这一战寡人自有打算。”萧无极向廖思远的一挥手,他看向晏玲珑说:“中毒的军士就交给珑儿了。”

    “嗯,我会尽快让他们好起来,你尽管放心去迎战。”晏玲珑说。

    萧无极点头,看向龙鳞军说:“准备出战。”

    “齐军都他妈的是孬种吗?意没一个人出来迎战,都他妈的死绝了吗?都给老子滚出来受死……”

    萧无极站于高台上看着军营外叫嚣的三国联军,对面黑压压的大军,应该足有五十万大军。

    “哼,你们是明知大齐军队被下了毒,便以为五十万大军便可灭了我大齐军队吗,你们真是找死。”萧无极冷傲绝然看着对面叫嚣的三国联军,不屑一顾的笑着。

    “我军可准备好了?”他沉声问。

    “全军已备好,就等王上一声令下。”烈日说。

    “好,按寡人部署,出战。”萧无极一扬手。

    “开门,出战。”军中将士大喝,巨大而沉重的木门吱呀呀的缓缓打开,龙鳞军驾驭战马狂奔而出。

    对面的三国联军看到齐军的营门大开,大批军士冲出来。

    首将看着尘土飞扬得齐军,冷笑,:“中了毒,不缩在军营中还敢逞匹夫之勇,真是找死,看本将今日就一战灭了你大齐一万五十成万的大军。”

    狂风骤起,将大齐军营前高扬的尘土吹散,现出威风凛凛的身披黄金战甲的龙鳞军与一身玄甲的墨子军,在两军中间有一排巨大的蒙着大红布的战车。

    三国联军的首将看着身披黄金甲的骑兵,面上现出一丝惶然,说:“这,是萧无极的龙鳞军团,是萧无极回来了吗?为何我军没有得到消息?”

    他身边的副将皱着眉头说:“那玄甲的应该是墨家最精良的墨子军,那不是齐后的专属军才吗?咦,他们中间那一排被红布罩着的战车是什么,莫不又是墨家最新式的武器吧。”

    首将见大齐营门关闭,他傲慢一笑,说:“再精良不过只有万把人,可以抵挡得我五十万大军。”他看向传令官抬起了手。

    “兵士预备,出击。”

    一声令下,三国联军霎时如海啸般涌向大齐军队。

    烈日看着奔来的三国联军,举起手中的红色的小旗,大喝一声:“战车上前。”

    立时兵士们推着巨大的战车上前,横着排成一排。

    烈日手中的小红旗出举,高声喝:“战狼出击。”

    战车上的红布被拉下,现巨大的铁笼,里面承载着无数凶残的野狼,红布一落,群狼立发出声声令人心颤的狼嚎声。大铁门被打开,双眸血红的野狼皆冲出铁笼。

    “嗷~~”一声震得天地皆颤的虎啸传来,黑虎好似一一道黑色闪电从大齐军营中飞射而出,落于野狼的前方,用力的四爪砸得大地都在震颤,势如骤风般带着野狼冲向三国联军。

    “啊啊啊,老虎,老虎来了”

    “我的妈啊,是狼,是恶狼……”

    飞奔中的三国联军看到冲向他们的张着血盆大口凶猛之极的野兽,皆吓得停下了脚步。

    恍神间,有的兵士调头便向回跑,有的被吓得腿软得已动弹不得,只得颤抖的举着手中的兵戈……

    “不许跑,不许跑……,敢逃者,格杀勿论。”带着大军冲杀而来的将士怒声大喝,无奈他的叫喊没能让恐惧的士兵们回头。

    黑虎看准骑于战马上大叫的将士,一个跳跃纵起飞扑向那将士,将士看黑虎扑来,他手中的系着鲜艳红缨的长枪狠刺向黑虎,怎耐他的战马被黑虎惊吓到,扬起了前蹄惊恐的长嘶鸣叫,将士不妨被摔落马下。

    黑虎落地,不侍那将士起身再扑上去,黑虎一爪子把将士按在地上,张开大嘴尖利的獠牙狠狠咬向将士的脖子,咔吧一声咬断了将士的颈骨,将士双眼圆瞪断了气息。

    “嗷!”黑虎踩着将士昂头狂啸,彰显着它的胜利。

    同时,战狼们疯狂的飞扑撕咬着三国联军的士兵们,有的被战狼开膛破肚,有的兵士被几只战狼撕裂了身体,战场响起不绝于耳的狼哭鬼嚎声。

    黑虎的叫声也带着群狼的凄厉的嚎叫声,让闻声者无不毛骨悚然。

    奋勇的三国联军顷刻间被狂野凶猛的野兽冲散,军中有人大喊:“放箭,快快放箭。”

    遽然箭雨飞射向黑虎与战狼们,然,黑虎与战狼身上都穿着环甲战衣,箭向它们的身上的箭矢皆掉落在地上,丝毫伤不到它们半分,到是更激起了野兽们的狂性,黑虎带着成群的战狼势不可挡的杀得三国联军溃不成军。

    三国联军紧蹙着眉头看着混乱的战场,野兽们竟不畏箭雨,他竟一时不知如此应对,当他看到狂声呼啸的黑虎,惊讶的说:“这,是晏玲珑的黑虎,难不成大齐王后也来了。

    “那不是正好,我们这一战可将齐王与齐后一举抓获,大齐亡定了。”副将笑说。

    “糊涂,那晏玲珑可是神医,有她在那毒下的再无意义。”首将紧皱眉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