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兵临城下

第四百三十五章 兵临城下

    所有人的人触不及防被这震天雷震得东倒西歪,骁爵趁机将拓跋衍从紫婴主人的手中拉出来,迅速逃至御林卫的保护中,命令弓箭手对准了紫婴主人。

    丞相惶然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晏玲珑听到那一声好传震天动地的雷声,眸中立盈满泪水,她拉住南宫烈的手,激动的说:“他来了。”

    “是啊,他还是来了。”南宫烈笑着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已是个废人,他无畏惧死亡,只怕晏玲珑会与他们死在一起,然在最危急之时,萧无极带着大齐军队兵临大魏王都城下,他欣然,也释然,这世间能保护晏玲珑唯有萧无极。

    他冲墨子们大喊:“听到了,那是我墨家给大齐王后的嫁妆,天雷的声音,我大齐伟大的君王来了,来接我们的王后了,齐王威武。”

    “齐王威武,齐王威武……”墨子们慷慨激昂的呼喝着。

    接连又是几声震天雷响,让魏兵们皆心惊胆寒。

    哒哒的马蹄声急促奔入正殿广场,传信官纵身跳下马,跪地道:“报,王上,不好了,不好了,齐王亲率大军攻到了城下。”

    荼烯将军向拓跋衍说:“王上,臣这便集结军队去抵抗。”

    拓跋衍抚着自己包扎好的手腕,抬眸阴侧侧看着晏玲珑,说:“萧无极来得还真是快啊,只是月余便由大魏边关杀到了我王都城下,这势如破竹的气势我魏兵如何能挡得住,还是请大齐王后出场可抵我千军万马呀,荼烯,将所有墨子皆押到王都城楼上,然后,将大齐王后与南宫烈捆绑在一起吊于城楼上,告诉齐王他的王后与墨家巨子私奔来我大魏,我们为他活捉了奸夫淫妇。啊哈哈哈……”

    “拓跋衍,你这个卑鄙小人,宝爷此生誓要杀了你。”墨子群中鬼娃跳着脚怒骂着拓跋衍。

    “要杀我,我到要看看大齐所有将士都看到他们的大齐王后与南宫烈紧紧绑在一起,知道你们是私奔我大魏的奸夫淫妇,他们是否还会爱戴这位凤女王后,我更想看到萧无极妒恨发狂的样子,哈哈……”拓跋衍狂笑着指着晏玲珑,说:“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爱你,让如此痴心不改的为他。”

    晏玲珑与南宫烈紧紧的绑在一起,她紧凝黛眉,一脸的沉郁。

    南宫烈看着她说:“他不会相信的,他是睿智的,他才不会相信拓跋衍这个疯子的话。”

    “是吗?可是我伤他太深,他千里迢迢攻入大魏看到却是我与你绑在一起,还被说成……如此奇耻大辱他……怎么能承受得了。”晏玲珑说着黯然落泪。

    丞相小声与拓跋衍说:“王上,您如此做那齐王暴怒,要是杀了齐后,那我王都危亦啊。”

    拓跋衍笑看丞相,说:“丞相放心,这萧无极可是对齐后宝贝得很,绝不会轻易杀她。今日,我要好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走,去城楼。”

    大军押解着墨子与晏玲珑等人迅速前往王都城楼,离得老远便听得喊杀声震天,城楼虽然坚固却敌不过大齐天雷一次又一次的轰击,眼见着厚厚的墙体变得千疮百孔。

    荼烯上得城楼上看着楼下黑压压一片大齐军队,大军中十几位身穿黄金战甲的将士围护着一身玄银甲的萧无极。他威风赫赫,双眸如炬,面色沉沉的看着大魏王都。

    那股强悍王者的气势竟让荼烯不敢与他对视,他转移视线看到摆着军阵前十架天雷,吐射出可炸裂天地的火炮。这知道这是墨家给大齐新研制的武器,之前与廖思远对战时没有见到这个武器,这一次萧无极亲征便带着了大齐的终级武器天雷,这便难怪齐军只有月余便从边关攻到了王者,这世间真的没有能抵挡得了天雷如此霸道强猛攻式的城池。

    “将军,怎么办,我们守不住了。”守城楼的将士悲愤的看着荼烯将军说,他没有因大军的支援而感到欣喜,因为如此坚固的城墙都挡不住齐军的武器,即是再有百万大军来也定会被一记天雷给炸散了。

    “将所有墨子推到城楼上,把晏玲珑与南宫烈高高吊起,让齐王看得清楚。”荼烯将军喝道。

    军士们立带着墨子站于城楼每一个瞭望口,晏玲珑与南宫烈被升起高处。

    大齐军队中的萧无极突然扬手呼喝:“天雷停止。”

    霎时,震天响的炮火声停止,战场上一片寂静。

    “齐王听着,你的齐后与南宫烈私奔到我大魏,被我魏王双双抓获,我王问齐王如此淫-荡王后,你可还要。”

    萧无极看着紧紧被绑束在一起的一双人,他英俊绝伦的面容阴寒似凝结了冰霜,矅眸中喷射着熊熊怒火,双拳攥得咯咯作响。

    萧无极心中的恨宛如狂涛骇浪,矅眸中充满熊熊的怒火瞪着也在看着他的晏玲珑。

    廖思远举剑高喝:“卑鄙魏王小儿,你敢辱我国母,我大齐必将你魏国夷为平地。”

    “辱我国母,将魏国夷为平地……”大齐所有将士都举着手兵戈怒声哆嗦着,震得苍穹都在颤抖。

    晏玲珑看着军队中那抹银亮,他依然那般的英武卓然,依然就神祇般降临人间。与他对视那一瞬,几月的痛苦相思势如洪水猛兽般的倾泻而出,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着他泪如雨下,唇角却噙着最明媚的笑靥。

    拓跋衍走到城楼上,看向下方的大军中的萧无极,阴鸷笑说:“萧无极,你还真是痴情种子啊,你的王后和别人私奔你也能容忍着了,你还真是天下最大伟大的绿冠王啊,哈哈……”

    廖思远指着狂笑的魏王,喝道:“拓跋衍你个杂碎,快快还我国母。”

    “还你国母?可以啊。大魏与大齐本就是友好之邦,本王为帮齐王抓到大齐王后可真是颇受了一番破折。不想齐王不分清红皂白破我数十道城池攻进我王都来,可瞎了本王这份好心。如今你们想把人要回去,那可没那么好说话了。”拓跋衍一脸刁滑的看着城下。

    “你敢不还人,我即刻杀进城去,斩了你的狗头。”廖思远喝道。

    “齐军势不可挡,我大魏是不力抵抗,你们即这般不讲理,那我大魏军士与子民必奋战到最一人倒下,只是刀箭无眼,可无法保护你们王后,还有这些忠心于她的墨子的生命无恙。”拓跋衍指着晏玲珑轻蔑而笑。

    “你要何条件,说。”萧无极似鹰隼般的利眸盯着拓跋衍说。

    “好,还是齐王爽快,齐军破我五十座城池让我大魏损失惨重,大齐先要赔我大魏黄金五千万两。想要晏玲珑那便以你大齐的南海五郡来换,齐王,你可同意?”拓跋衍笑看萧无极。

    “你放屁,是你先拘禁我国母在先我大齐才来攻打你的,你还舔脸那黄金要五郡,你做梦。”廖思远开口大骂。

    “本王与齐王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替齐王做主说话。”拓跋衍说。

    “我……”

    “好,本王答应你的要求。”萧无极打断廖思远的话,冷声对拓跋衍说。

    “哈哈……,就喜欢与齐王这般豪爽的人打交道,不过,还有一事,就是这些墨子们,齐王还要不要,若是不要本王即便命人杀之,省得浪费我大魏的粮食。”拓跋衍说。

    “那,本王要问问王后要是不是。”萧无极说着看向晏玲珑。

    拓跋衍得意笑看晏玲珑,说:“玲珑,你可听到萧无极的话,他问你,这些墨子你要是不要。”

    南宫烈愤然喝道:“拓跋衍,我劝你适可而止。”

    “你南宫巨子是个行事狠辣的角色,你落得如此惨样皆是本王所为,你会把这份恨牢牢记在心中,誓必会向本王来寻仇,本王放你回去亦如放虎归山,所以,本王要将你们换个极好的价钱,足可配得起你这只猛虎的价格,适可而止是不可能的。”拓跋衍说着看向晏玲珑,说:“玲珑,可别让你的夫君等急了。”

    晏玲珑看着萧无极,说:“墨子与我共生死,经历太多磨难。我说过会带墨子们回大齐,一个都不能少。”

    “王后,您不必管我们与王上回大齐吧,墨子为王后,虽死而荣。”墨子们激奋的叫喊。

    “萧无极,听到了吗,你的王后很爱惜南宫巨子及墨子们的性命呢,你当如何?”拓跋衍阴险笑说。

    萧无极英俊的面容从冰寒到铁青,赤红的眸子迸射着狠戾看着低垂下头的晏玲珑。

    烈日见愤怒之极的萧无极,说:“王上,莫要中了拓跋衍挑拨离间之计,王后本是重情重义之人,可以想象墨子与她在魏国经历过多少生死恶战。这就是亦如您与我们龙鳞军团,上战场杀敌,你不也不希望我们任何一个掉队吗。”

    皓月拱手说:“王上,皓月建议您将王后与墨子一同带回大齐。拓跋衍搞出捉奸这一出,若您弃下墨子恐被天下人做实了王后与墨家臣子有染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