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祸国殃民

第四百三十一章 祸国殃民

    他把木匣子打开来,浓浓的药香立时飘散开来,氤氲开整个房间。

    晏玲珑轻轻呼吸着浓郁的药香,她有丝动容,她也曾让墨家去寻找神药,却只寻到了血蝎皇与千年紫参,没想到,拓跋衍竟然寻到了四种。

    想到配出解蛊之药,她便不必冒险去寻找蛊族,便可生下她和萧无极的孩子,这是她无比渴望与向往的美梦。

    但,这个美梦在她的敌人手中,只要她屈服便可得到神药,那个屈服便代表她要委身于拓跋衍,相比于神药,不能再爱萧无极是让她肝肠寸断的无解的致命毒药,她绝不能接受拓跋衍的馈赠。

    晏玲珑转过身看着笑意盈盈的拓跋衍说:“我为何要解蛊,赤冠金蚕蛊是情蛊,情侣种下此蛊便可终生形影不离,至死不渝。我与萧无极是自愿种下此蛊的,我是不可能解掉身上的情蛊的。”

    拓跋衍凝紧眉头,眸现阴郁,说:“你不必骗我,我知你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萧无极种了蛊。他以蛊禁锢你,不过是因为你是天命凤女,可助他成就伟业,让他成为众人仰望的王。你当他是真的爱你吗?相比于我强迫你留下来,我却没有危及你的性命,而那蛊却不定何时会反噬你,让你丧命。

    看看他这一年中都对你做了什么,他不是说会终爱你一人的吗?他不是废了后宫吗?那现在大齐王宫中满宫的佳丽是为何,将你禁足于宫中又是为何……你还要我说更多他是如何爱你的吗?”

    “你所知道的不过是谣传,你不知事实真相便不要妄言。你更不必与我细数萧无极是不是爱我,我与萧无极的事都与你无关。

    你将我扣留于王宫中齐国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出兵来讨伐你,你还是想着如何应对我英勇无敌的大齐军队吧。”晏玲珑冷声说。

    拓跋衍邪肆一笑,说:“你就差被废后了,还在幻想着萧无极会来救你,玲珑,此时的你天真的让我觉得心疼。

    他即便心中爱你,对于一个逃离的大齐的王后,你也算耗尽了他最后一丝留恋吧。再者,即便他打来又怎样,我能将你留下来便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你晏玲珑此生必得是我的人,我再不会对你放手。”

    “你把我留下来,难道就是真的爱我吗?你若真的爱一个人,便不会以胁迫的方式让她不喜的事。你若真的爱一个即便得不到,你也会希望看到她是幸福的。

    亦如你当年明明想留下来追求我,但最终你选择了去争夺王位,因为那时的你脑子还算清醒,你已认识到我与你是不可能的,重利的你自不会去白白付出。

    你动用了军兵只为留下我,现在又拿出神药来讨好我,你以为我会为你动容吗?我是何人,我是可将王权玩于鼓掌中的晏玲珑,你的心意我会不懂吗?

    你口口声声说萧无极为了利用我,你敢说你的心中就没有打算着借我之力成就你的伟业吗?”晏玲珑说。

    “我这么想有何错,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有野心不何错,而重要的是,我是爱你的,我是真的爱你的。如果你想让我放弃一切,我愿意,我真的愿意。”拓跋衍诚恳的看着晏玲珑说。

    “我不愿,在你将我留下那一刻,你已成为我晏玲珑的敌人,我是绝不可能帮你一分,更不可能爱上你。”晏玲珑说。

    拓跋衍彻底沉下面色,坐于椅子上,隐含着愠怒,说:“你是非要逼我强迫你是吗?你若不从我,我便杀光墨子,杀了南宫烈,鬼娃,清英以及黑虎。”

    “我说过,我会带着他们一个不少的回大齐去,你若伤他们任何人一分,我便伤自己一分,你若杀了他们,我必随他们而去……,不信你便试试。”晏玲珑眸色阴寒的盯着拓跋衍,浑身散发着绝然弑杀之气。

    拓跋衍愤然站起,怒瞪着晏玲珑,说:“你……为一个墨子可以命相护,我为你寻来神药,我那么爱你,却得不到你一丝笑脸……”他说着伸手抓向晏玲珑。

    晏玲珑早防备他迅速闪来,但她没有拓跋衍的身后终是被他紧固在怀中,看着他愤怒压下的红唇,她用力一咬自己的舌头,“噗”一口鲜血吐在拓跋衍的脸上。

    拓跋衍闻到血腥味,同时也看到晏玲珑口中溢出的鲜血,他立放开她,愤怒又惶然的瞪着晏玲珑,片刻后,他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晏玲珑一下瘫坐下来,抚着狂跳的心,抹了把嘴上的鲜血,看向桌上放着的神药,眼眸中越渐湿润。

    几天下来,拓跋衍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他每天都兴冲冲的拿着各种礼物去见她,见到的都是她似千年冰山般的寒冷面孔,还软硬不吃,他真是不知如何讨好哄她开心了。

    他可说阅女无数,将他所有经验与方法都用上了,却没能让晏玲珑正眼看他一眼。上次他要吻她,她却激烈的咬舌向他示威,让他再不敢逾越,生怕她再伤到自己。

    这一刻的晏玲珑,再不似他心中那个温婉美丽,知书达理,聪明睿智的女子,才知她发起疯来比市井的泼妇更烈,他真的没得丝毫办法,郁闷之极。

    他就烦躁之极,这两天朝臣们就他扣留下大齐王后而群起向他抗议,说如不放大齐王后回齐,便集体罢朝不再谋事。更甚的有一些未武将也跟着文臣一口气,真是让他狂躁之极。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边关传来大齐军队已攻破边关,以锐不可挡之势攻向王都。

    他派出最得最英勇善战的荼烯将军,然,半月后,传来的消息是魏军再次大败。萧无极竟亲自出征誓要血洗他的大魏王宫。

    战事起,大齐军队势如破竹的攻来,让大魏百姓皆惶恐之极,都纷纷弃了家园去逃难,大魏大多城镇变得亦如死城一般冷清。

    这一日,拓跋衍刚起床,便听着屋外有人喊:“王上,请王上送走大齐王后,解我大魏之危。”

    拓跋衍这一阵因大齐军队即在压进王都之事,承受着各方的压力真是尽力憔悴,疲累之极。这一大早就有人来叫,他真是烦不胜烦。

    他抽出长剑冲出寝殿去,却见王室大族老睿亲王跪于庭院中,他的身后还跪着怀抱儿子的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