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零五章 值得
    黑虎从水中窜出头来,看到晏玲珑它努力的游过来。

    晏玲珑看了看四周,见他们身处一个小池塘中,她说:“你再忍一下,我们终于可以靠岸了。……黑虎帮我把竹筏推到岸边去。”

    她与黑虎用力踩水推着竹筏靠到岸边,黑虎跳到岸上咬住竹筏的绳结,用力将竹筏拉到了岸上。

    “黑虎去猎食。”晏玲珑对黑虎说。

    黑虎转身便飞奔进山林中。

    晏玲珑将竹筏拉到地面干爽阳光充足的地方,摘了几片大叶子为南宫烈遮住强烈的阳光,然后将自己身上湿露露的外袍脱下凉晒在大石头上。

    她走去林中捡了些木柴,然后随带着采了些可吃的野菜回来,见躺于竹筏上的南宫烈看着她,她晃了晃手中的野菜笑说:“我们飘流了两天今天终于有的吃了,待会虎子猎到野味我给你烤肉吃,我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好,那我就等着享受了。”南宫烈欣然笑,转过头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忧色。

    晏玲珑点头了柴火,黑虎叼着一只野猪回来,晏玲珑抚了抚黑虎的大头说:“好样的黑虎,有你这森林之王在我们是饿不死了。”

    晏玲珑将小野猪的身子洗静后,将野猪分成一半给了黑虎,黑虎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她将另一半野猪裹了层泥巴,便用树枝串起架在火堆上烤着。

    她拿了洗静的野菜递到南宫烈的嘴边,笑说:“这野菜很清火的,也很爽口你尝尝。”

    南宫烈张嘴吃下野菜,一边咀嚼一边笑说:“嗯,微苦中带着丝甘甜,很清新的味道。”

    “我在鬼谷时,一有小病小痛的,师兄就给我去山里采这种野菜,我很喜欢吃,它清火的功效很显著的。”晏玲珑笑说。

    南宫烈看着盈灿烂笑容的晏玲珑,很甜很美,能如此随意的看着她的美好,让他无比的惬意与欣然,真希望这一刻的美好与温馨能永远停留下来。

    很快飘散出香喷喷的烤肉味,晏玲珑割下一声肉尝了尝,笑说:“嗯,这才是真正的野味,好鲜美啊。”她说着,又割了一小片用野菜叶子包起来递到南宫烈的嘴边说:“给,特别的好吃。”

    南宫烈把脸别向一边去,说:“我不饿,你吃吧。”

    “胡说,我们都飘流这两天基本都没怎么进食,你不饿,骗鬼啊,快吃,不要辜负我的好手艺。”晏玲珑说着将野菜包肉塞进南宫烈的口中。

    她看着南宫烈慢慢咀嚼,说:“怎么,不好吃吗?”

    南宫烈点头说:“好,好吃,从没吃过这么了吃的烤肉。”

    “就是嘛,这肉真是香极了。”晏玲珑开心的说,转身再割下肉片。

    黑虎走到她的身边,抬起大爪子拉了拉她,盯着她手上的野菜包肉伸了伸长长的舌头。

    晏玲珑笑着拍了下黑虎的头,说:“你个大馋猫,你不是刚吃了半头野猪吗?还来抢我们的食物。”

    “嘤嘤嘤……”黑虎低声嘟囔着,好似在抱怨没吃饱,然后把大头枕在晏玲珑的肩膀上撒娇。

    “看把它馋得口水都留你身上了,赶紧喂给它吧。”南宫烈笑说。

    “好吧,看在你猎食有功的份上,再给你吃些。”晏玲珑说着将手中包好的野菜包肉喂给黑虎。

    黑虎开心的吧唧着,然后把野菜吐出来,又用爪子扒拉着晏玲珑。

    “喂,黑虎你太过份了,光吃肉不吃野菜,不给了,不给你了。”晏玲珑嘟着红唇,轻打着黑虎的大头。

    “嘤嘤嘤……”黑虎吭叽着,抬起两只沉重的大爪子压在晏玲珑的身上,伸出长长的粉红舌头舔着晏玲珑的脸。

    “啊啊啊,黑虎,你太讨厌了,拿开你的臭嘴,啊啊……”

    南宫烈看着晏玲珑与黑虎滚成一团,笑说:“黑龙这家伙也有撒娇耍赖的时候啊,呵呵……”

    “啊,好了,别舔了,快走开了,给你吃肉就是了,臭虎子。”晏玲珑叫喊着推开黑虎,在它的屁股上狠打了下。

    “嘤嘤嘤……”黑虎又用大头去磨蹭着晏玲珑,晏玲珑瞪眼说:“再闹,再闹都不给你吃了。”

    闻言,黑虎老实的坐在一边,眨着明亮的琥珀眸子乖巧的看着晏玲珑。

    晏玲珑割了一片肉放在黑虎面前,说:“先不许吃,太热了,等一等。”

    黑虎看着眼前香喷喷的肉,试探着伸出舌头轻舔了下,立刻收回舌头然后看向晏玲珑一脸的无奈。

    “都说了很热要等等了,你这个大馋猫。”晏玲珑说着,割了些肉都包好,拿起一块喂给南宫烈。

    “你忙了半天了还是你先吃吧。”南宫烈笑说。

    “我们一起吃。”晏玲珑塞给南宫烈一块后,拿起一块塞进自己的口中,笑说:“啊,真是人间美味啊。”

    “嘤嘤嘤……”黑虎看着两人都吃的美滋滋的,它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烤肉感觉还是灼人的温度,它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吧唧着嘴。

    喂南宫烈吃了几块,晏玲珑再喂他,他就说什么都不吃了,晏玲珑没办法舀了些水来喂给他,他也是喝得极少。

    吃过饭后,晏玲珑就近找了好多干草来在地上铺了一张大大的厚实的草床,然后走去竹筏给南宫烈脱身上的衣裳。

    “玲珑,你,别,别……”南宫烈颇感尴尬,费力的抬手阻止晏玲珑,晏玲珑却点了他的穴位,说:“我帮你把潮湿的衣服脱下来,然后再给你擦擦身子,你也能舒服些。”

    “不,不用的,你不要管我……”

    晏玲珑停下动作,深深的凝视着南宫烈,说:“阿烈,你到如此境地都是为了我,我心里非常的愧疚,你就让我为你做些事,我的心里也能好受些,再者,你现在伤着,我是你的医师,你无需要向医师避讳什么。只安心的接受我的照拂便是。”

    南宫烈为难的别过头去,若是以前,能与她片刻单独的相处都会让他开心之极,从不奢望有一天她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而现在,自己成了一个废人,有太多难言之隐不想让她知道,更不想让她看到他最难堪狼狈的一面。

    晏玲珑把他的衣衫都脱下,只留了亵裤,然后用自己晒干的衣衫裹住他,艰难的背起他小心的放在铺好的草床上。

    南宫烈看着累得香汗淋淋的晏玲珑,愧然说:“对不起,让你如此辛苦。”

    晏玲珑娇嗔的瞪着他说:“你再和我说这种话,我就要打你的手板了。”

    南宫烈沉默不语,潋滟的凤眸中一片黯然。

    晏玲珑用纱布给南宫烈擦着身子,南宫烈紧紧闭着双眸承受着她一双小手在他的身上游走,他虽然双腿废了,可生理还是健全的,秘自己深爱之人如此亲昵的相处,身体强烈的欲望在叫嚣着,他却只能痛苦的极力隐忍着。

    好不容易擦完了身子,晏玲珑走开,他睁开眼睛,满是情欲,他长长吁出一口气。

    晏玲珑为南宫烈收拾好,她出了一身的透汗,看了看闭眼睡着的南宫烈,她走去河边一棵大树下脱去衣裳走进清凉的河水中。

    南宫烈侧头看到在河中洗澡的晏玲珑,她笑得如此绚丽,她脸颊上的水珠被阳光折射着璀璨的光芒,为绝美的她泛起一层美丽的光晕,象极了圣洁的女神。

    他的唇角勾起完美的笑弧,充满邪魅的凤眸里氤氲着痴迷与爱慕。他仰望天空,喃喃自语:“为这一刻的美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天很快黑下来,南宫烈、晏玲珑躺在草床上,二人看着镶嵌满满繁星的夜幕,晏玲珑与他说着小时在鬼谷时的趣事,南宫烈一直泛着微笑看着她,满眼的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