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百章 百鸟蚕食
    一辆华丽的辎车从大魏王宫出来缓缓前行着融入进繁华的闹市中。

    声声空灵的哨声从远方传扬而来,却没有引起为生计而忙碌的百姓们,到是被街市的叫卖声渐渐淹没。

    刚还艳阳高照的天气遽然暗淡了下来,百姓们这才仰起头望向天空,却见万里晴空被不知名黑压压的一大片遮骈了阳光。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黑压压的一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妖魔现世了吧,可恐怖啊。”

    人们正惶恐的看着空中,就见庞大的黑云快速降下来,人们皆吓得仓惶逃窜躲避。

    那黑云临近,原来是成群成群的鸟禽,飞于最前面的是十几只身体健硕巨大的苍鹰,它们扇动着足有三米长的翅膀疾速俯冲向地面上。

    “啊啊……天啊,好大的鹰啊,……

    “我的妈啊,快跑啊,老鹰要吃人了……””

    人们看到凶猛之极的苍鹰飞扑而来皆吓得仓惶逃窜躲避。

    辎车中的秦绾绾听到外面的叫喊声颇感纳闷,揭开车帘向外看,这一看不要紧,正见两只苍鹰冲向过来,她连忙关上了车窗,抚着狂跳的心脏。

    刚刚若是她迟钝一秒,她这脸必会被苍鹰那锋利之极的大爪子给抓得稀巴烂。

    听着外面的惨叫与哭嚎声,纵使秦绾绾也是胆战心惊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猛禽出现在城市?”她不解的自语,紧紧顶着车窗与车门,突然头顶传来咔吧咔吧的声音,紧接着车子剧烈的摇晃起来,秦绾绾抽出腰间匕首,另一手举着铁鳞果。

    那片黑云就是由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鸟禽组成,它们全都围绕着秦绾绾的辎车尖声啼叫飞旋着,几只凶猛的苍鹰正用它们锋利的爪子使劲的拉扯着车子的顶盖,还有一些野禽用尖尖的喙用力叼着车子的窗子,誓要折了这辆华丽的辎车。

    “咔”车子的顶盖终于在几只巨大苍鹰的合作下给拉了下来,它们松开锋利的大爪子,沉重的车顶轰然落地。

    “啊……”秦绾绾尖叫一声,手紧紧一握铁鳞果吐射出几十道银光,飞冲来的野禽皆中招栽落于地上,但还是有更多的鸟禽冲向秦绾绾。

    “啊啊,该死的鸟,都给我去死吧。”秦绾绾连发几次铁鳞果,另一手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向天空中扬洒出红色的药粉。

    英勇的鸟禽们纷纷死于铁鳞果与毒粉下,秦绾绾看着依然前赴后继勇来的鸟禽她杀红了眼,同时她也很焦急,因为铁鳞果中的银针总有用完的时候,毒粉也只能坚持一阵,如此多的鸟禽她绝应付不过来,不想个办法,她必会被这些鸟禽们生撕了不可。

    “来人啊,来人啊,快救我……”

    她拼命呼喊着,却始终不见人来救助她。

    “秦绾绾,你不是自称凤女吗,你不是可让百鸟朝凤啊,今天我便让你死于百鸟的蚕食。”

    空荡荡的街市上传来女子铿锵有力的话语声。

    秦绾绾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大叫:“晏玲珑,是你晏玲珑,你个贱人,你竟跑来魏国害我,你阴魂不散……”

    许是听到说话声,躲于商铺中的百姓有胆大的微微开启窗子,看到所有的鸟都在攻击一辆辎车,当他们听得秦绾绾时,竟有人大喊:“杀了妖女,杀了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女。”

    “对,杀了她,杀了她……”

    一时间竟有很多符合的声音。

    “听到了吧,秦绾绾,你比那过街老鼠还令人唾弃,你就乖乖受死吧。”

    “晏玲珑,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死的,你给我等着,我一定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秦绾绾一声嘶吼纵出破败的辎车,用尽所有力气向王宫飞奔而去。

    所有的鸟禽立蜂拥而至的追向她,她纵有再好的轻功也跑不过在天上飞翔的苍鹰,那锋利的爪子一次次抓向她,她用力挥舞着长剑,几只苍鹰围攻她,抓得她披头散发,头上背后皆都道道血淋淋狰狞可怖的伤痕,她就象个满身是血的疯子拼命的狂奔着,不时挥剑轰赶着头顶上的苍鹰。

    大魏王宫,拓跋衍正慵懒依在龙榻上左拥右抱着娇美可人的嫔妃,惬意享受着美人喂来甘甜的果子。

    魏王的贴身侍卫骁爵匆匆奔进大殿中气喘吁吁的禀报:“王上,国,国师在王,王城街市遇袭。”

    “什么?”拓跋衍猛的坐起,盯着侍卫问:“可知是何人行刺?”

    他无比渴望是晏玲珑来杀秦绾绾了,可是自他把秦绾绾带到大魏,因她大齐来攻打大魏,秦绾绾便成为大魏人人愤恨的妖女,来刺杀她的人还真是不少,就连自己那位王后都频频出手想置秦绾绾于杀地。

    “王上,这一次,可能真的是大齐王后来了,因为,刺杀秦绾绾的不是人,是数以万计的百鸟……”

    “百鸟……啊,哈哈,哈哈哈哈,……她来了,她真的来了,玲珑你真的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哈哈……”拓跋衍狂肆大笑。

    “王上,请快快决断,我们要不要去营救国师,国师被百鸟追击恐怕……”

    拓跋衍停止笑声,锐利的眸子闪着流光异彩,说:“她不过就是引玲珑来的诱饵,玲珑来要她的命,她必须得死。”说着,他将一物扔给骁爵,说:“你持这虎符,立去大营调兵,封锁王城所有出口,必要留下晏玲珑,记得不得伤她半分,违令着抄满门。”

    “是。”骁爵得令拱手一礼转身离开。

    “来人,给寡人更冕服拿来,寡人要亲自去迎天命凤女。”拓跋衍呼喝着,晏玲珑的到为让他浑身充满力量,眸光炯亮神采熠熠。

    “王上,您不是说好了,一会儿与我们姐妹去御花园赏花的吗?”一个嫔妃拉住拓跋衍的袍袖娇滴滴的说。

    拓跋衍斜睨着龙榻上的两位嫔妃,她们姐妹可说是众嫔妃中姿色最出色的,可是此刻她们皆变成了俗不可耐的庸姿俗粉,他一甩袍袖,冷声说:“内侍总管何在?”

    “老奴在,王上有何吩咐?”一位白色老内侍立刻上前拱手一礼。

    “速将后宫所有嫔妃皆送去太庙,没有寡人的允许任何人绝不可离开半步,违令者斩。”拓跋衍厉声说。

    “啊?那个王上,您是说……”老内侍惶恐的看着拓跋衍,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啊,王上,您这是为何,臣妾做错了什么?您要送臣妾去太庙,那可是先王驾崩后无子嗣的妃子才要去的地方,我们,为何要去哪里啊,王上,王上……”两位嫔妃期期艾艾的哭求着拓跋衍。

    拓跋衍抬腿将两个嫔妃踹开,瞪向老内侍说:“寡人再说一遍,速速将后宫所有嫔妃都送去太庙,哦,还有王后一并送去,违令者斩。还不快把她们带出去,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