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最后通牒

第三百九十八章 最后通牒

    当每每听到自大齐回来的细作的奉报,说萧无极让晏玲珑与他同坐江山,为天王天后共理朝事,还真就废了后宫向世人发誓此生只钟爱晏玲珑一人……后传出晏玲珑不能生育,萧无极为她承受所有压力绝迹不开后宫不选妃……

    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抗拒萧无极这份深情厚爱,晏玲珑自是不例外的。

    她必是忘情于萧无极的柔情蜜意中,把对秦绾绾的刻骨仇恨给忘了,她不会来大魏了。

    他后悔了。传言得凤女者得天下,当时的他想在心爱之人面前保存最后的尊重与颜面,颇有骨气的不想依仗着晏玲珑登上大魏的王位,当他知道萧无极出征战柔然,晏玲珑却为他暗中筹谋着一切,等萧无极一回来便登了上大齐的王位,真的好后悔了。

    当初,他被晏玲珑相救那便是他与她最好的缘份,若那时他就留于大齐追求晏玲珑,他一定可以赢得晏玲珑的芳心,那么他与她一起联手何愁不能稳固大魏的江山,何愁国富民强,他会将齐国踩在脚下……,然而现实是相反的。原本大魏与大齐为众列国中并存为最强大的国家,还可说大魏稍比大齐略胜一筹,可现在齐国短短两年已将大魏远远拉在后面。去年因索要秦绾绾的战争大魏败得惨烈,很好的说明大魏在大齐面前是不堪一击的。

    他想得到晏玲珑,他想去攻打大齐,以大魏如今的实力去攻打大齐,那就是以卵击石,他真的是疯了……

    一切的一切他再后悔也于事无补,此生他与晏玲珑再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他后悔莫及。

    “行了,出去吧。”拓跋衍心烦意乱再听不下去臣工的奉报,一扬手示意臣工退下。

    奢华宽敞的正殿上他懒懒的依在龙椅上,双手捂着脸,显得颓然而落寞。

    内侍走进大殿,说:“王上,国师觐见。”

    “不见。”拓跋衍沉声说。

    “王上您这是怎么了,臣已为您清除了不听话的老臣子,您还有何烦心之事,说于绾绾听听,绾绾必能为王上分忧解难的。”秦绾绾走进大殿,一身妖娆妩媚比之前更为魅惑人心。

    “国师,您不能……”

    秦绾绾推开内侍,摇曳着迷人的身姿绕过龙案坐于拓跋衍的身边,环住他的腰身头枕于他的肩头上,说:“王上,您又怎么了,又为何事不开心,绾绾就是为您冲锋陷阵的先锋,就是为您手中所向披靡的刀斧,绾绾必会为您扫清一切障碍与烦恼。”

    “寡人要攻打齐国,你能行吗?”拓跋衍说。

    “攻打大齐?”秦绾绾闻之一怔,说:“王上为何有如此想法。”

    拓跋衍抬眸冷冷看着秦绾绾,说:“你刚才不还说你是寡人所向披靡的刀斧,必会为寡人扫清一切障碍与烦恼的吗,怎么,一听大齐你便怕了吗?当初带你回魏,你是怎样与寡人说的,你说你会帮助寡人得到九洲天下,可你只会以暴力狠毒镇压掣肘不听话的臣子,你若真有本事那便去履行你的诺言,先去给寡人攻打大齐。你若做不到寡人也没必要再留着你这个无用的人。”

    秦绾绾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她讪然的笑着说:“王上,您知现在大齐可不似以前了,若想攻打大齐我们还需要细细斟酌筹划,若不然这样,我可以先带军去打周国,就是先把周边的小国收拢扩大魏国土地,等有一定的能力再与大齐宣战,您的进如何。”她说着抚于拓跋衍胸前,似青葱的玉手从他的衣襟探进龙袍中。

    拓跋衍一把推开秦绾绾,面色阴沉之极,厉声说:“不,我就是要打大齐,大齐吞了我大魏十五个城池,这是我大魏的国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秦绾绾,谨记你说过的诺言,寡人可从不养闲人,你若不能为我所用,寡人便立刻将你遣送回大齐到也能换回和平。”

    “王上,您别动怒……”

    “滚,以后没寡人的召见再敢擅自进入大殿,格杀勿论。”拓跋衍拂袖走进向内殿走去。

    秦绾绾看着走掉的拓跋衍,银牙紧咬,一拳犯砸在龙案上。

    她确实答应拓跋衍帮他得到九洲天下,但大齐在短短两年中发展的太快了,还借着要她夺下了魏国十五个城池,她成了祸国殃民的妖精,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她本来就想先打大魏周边的小国,拓跋衍却说打小国怕齐国趁势攻魏,说什么都要先攻打他的心腹大患齐国。可是,齐国将悍兵强,大魏绝不是对手。

    可是现在拓跋衍给她下最后通牒了,如果她不能去攻打齐国,他真的会把她送回大齐去,落于晏玲珑之手,她想到晏玲珑将二千九百多刀将萧鸾凌迟,那么她,晏玲珑也会给予她最惨烈的死法。

    不,她绝不能被送回大齐去。

    可是又能有何方法强大的齐国呢?她苦苦思寻,越想脑子越是一片乱麻。

    “大胆,那龙椅也是你能坐的吗?来人!”

    一声娇喝,沉思的秦绾绾抬头看到雍容高贵的魏后被宫婢簇拥着走进大殿,正怒目而视着她。

    侍卫闻令进到大殿向魏后行礼,魏后愤然指着秦绾绾,说:“胆大包天的国师秦绾绾竟敢坐于龙椅上,把她给本宫拿下关入天牢依法处置。”

    “是。”侍卫得令冲向秦绾绾。

    “我看谁敢!”秦绾绾从龙椅上站起,美眸狠戾的扫视着众侍卫,说:“刚刚本国师与王上同坐在龙椅上,王上都没有说什么,你们还想忤逆王意吗?”

    侍卫怯然回头看了看魏后,魏后怒瞪秦绾绾说:“秦绾绾,你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孽,竟还觊觎我大魏的王位了,本宫不信王上会纵容你如此,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本宫将她拿下。”

    秦绾绾将铁鳞果拿在手上,说:“哪上敢上前,我便让他血溅当场。”

    “你上殿竟敢留有武器,还敢说你无反心,给本宫将她就地正法。”魏后狂声大喝。

    “闹什么闹,都给寡人滚出去。”

    一声狂喝由内殿传出来,侍卫立恭敬一礼说:“是。”然后退出殿外。

    秦绾绾得意笑看气愤之极的魏后,冷哼了声,向殿外而走。

    魏后气不过,向内殿唱道:“王上,秦绾绾竟敢坐于王上的龙椅上,这便是藐视王上彰显反意,臣妾恳请您诛杀逆贼。”

    “寡人的话你听不明白吗?还不出去。”拓跋衍生硬冰冷的话语再次传出来。

    “王后,前堂之事后宫不可干涉,劝您还是赶紧回宫去吧,不然惹怒了王上您的日子可是更不好过了。”秦绾绾幸灾乐祸的笑看着气极的魏后。

    魏后被气得眸中冒火,狠瞪一眼秦绾绾,说:“秦绾绾,不用你嚣张,本宫必让你死得无比凄惨。”

    “好啊,那绾绾便等着王后喽。”说罢,秦绾绾摇曳着丰臀走出大殿。

    魏后看着秦绾绾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这妖精,在齐国祸害了自己的哥哥,现在又来大魏与她抢夫君,她发誓不管以何种方法,必让秦绾绾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