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入大魏

第三百九十六章 入大魏

    “等了很久了吧。”晏玲珑笑说。

    南宫烈邪肆一笑,说:“你的夫君让人无时无刻的盯着我,我在一周前就找了个借口说去邻城,我已经在城外等了你一周了,我想着再等你一周若你还不来,那就说明你走不出王宫,没想到你还真出来了,在如此严防死守的情况下你还能出得来,真不愧是无所不能的凤女。”

    晏玲珑笑说:“我早已准备好了捷径。”

    “这便是深谋远虑吧,我算是服了。”南宫烈说。

    晏玲珑向清英与鬼娃说:“你们带黑虎先上车吧,我与吴鲲说几句话。”

    晏玲珑转向吴鲲,说:“王上若发现我走了,他必会处置菱儿与连翘,你们一定要帮我守护好她们,还有上心苏婉仪,切不能让她去害冯雯渝,派出两人日夜守护冯雯渝吧,半年后若我还没回来那恐怕我已凶多吉少了,你们把所有真相告诉王上,我的遗愿便是让冯雯渝为后,她会替我好好照顾王上的。”

    吴鲲与张志远皆跪下,说:“我们会听从娘娘的话,但,还请娘娘多多保重,我们都会等着您回来。”

    “回吧,辛苦你们了,但愿我们还能相见。”晏玲珑笑对二人说,眸中泛着一丝凄凉。

    “夜深又天寒地冻,请娘娘赶紧上车,我们在此恭送娘娘。”吴鲲与张志远深深一拜。

    晏玲珑温婉一笑,抬头看了看月夜下静寂的王城,毅然转身上了马车。

    吴鲲与张志远久久遥望着马车消失与夜色中,眸间都氤氲着愁绪,心中虔诚的祝祷着王后娘娘能早日平安回归。

    十天后,魏国与齐国的边界前,一辆覆着厚厚风尘的马车缓缓停下来,身穿粗麻衣襟的老妇下了马车。

    体型硕大的黑虎随着老妇从窜跳出来,蹲坐于老妇人身边乖巧的看着她。

    一英俊的少年与可爱的孩童也下了马车走到老妇人面前,少年说:“娘娘,我不能让您一个人,我必须得跟着您。”

    可爱孩童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说:“要不你们扮一对恩爱的小夫妻,然后抱着我,我们一家三口不是挺好吗?”

    “拓跋衍太了解我身边竟有什么人了,特别是你鬼娃太容易暴露了,他们应该绝想不以我一个人入魏,所以就听我的别再多说了。”晏玲珑说。

    “一个老妇人孤伶伶的入魏更会引起人的注意,我必须与你同行。”另一辆马车下来一位白头老翁,他走到晏玲珑面前,捋着胡须笑说:“怎么样,我们像不像一对老夫妻鬼。”

    “南宫烈,这全天下都知你是我小师姑的义兄,你这不是乱-伦了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鬼娃推开南宫烈小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娘娘,反正我必须得带着我。”清英扯着晏玲珑的衣角固执的说。

    晏玲珑:“鬼娃与黑虎亦代表了我,所以绝不能让他们出现在人前,你要跟他们在一起从山中绕行入魏,五天后我们在大魏王城的百草堂相会。”

    清英闻言看向鬼娃瞪了眼,说:“鬼娃又不是真的娃子,他足可照顾黑虎的。”

    晏玲珑拍了拍清英的肩膀,笑说:“清英你虽是女子,可身上的英气盛于男儿,即便给你易容也掩盖不住,你三个可说都太有特点了,不管哪个与我在一起定会被拓跋衍的眼线认出来,所以,就当你帮我照顾鬼娃和黑虎吧。”

    清英丧气的垂下头,鬼娃拉了拉她的衣袖笑说:“我觉得你扮成我娘把我抱在怀中定能混过关卡。”

    清英抬手,拍,打开鬼娃的手,狠瞪他一眼说:“你个登徒子,别把骗菱儿连翘那套用有我身上,小心我阉了你。”

    鬼娃看着转身走开的清英,撇了撇嘴,说:“臭丫头,总是凶巴巴的,谁娶了你就是这世间最倒霉的龟-公。”

    南宫烈笑对晏玲珑说:“我已经准备好了。”他指向身后,蓝珲与蓝琪正推着一个小货车上前来。

    晏玲珑看着小货车玲琅满目的小商品,笑说:“义兄这心思真是下足了,好吧,我二人就做一对来往与大齐与大魏的小商版老夫老妻吧。”

    南宫烈看向双蓝兄弟,说:“你们二人把马车隐藏好,也乔装进城去吧。”

    “是,主上。”蓝珲与蓝琪应声。

    晏玲珑蹲身抱着黑虎,抚摸着它柔亮的毛皮,说:“虎子,本不应该带你前来的,可是你伤得那么重我实在不放心,现在你伤已大好,你要乖乖跟着清英不可顽皮,知道吗?”

    “呜呜呜……”黑虎用大头磨蹭着晏玲珑的头,发出似撒娇的呜鸣,精亮的琥珀眸子充满不舍的看着晏玲珑。

    晏玲珑看向清英鬼娃,说:“好了,我们得趁天黑之前进城去,你们进山走夜路可要多加小心。”

    清英上前拉住晏玲珑的手说:“娘娘,清英会尽快与您相聚的。”

    “你这假小子也学会婆婆妈妈了,走了,走了。”鬼娃向晏玲珑摆了摆手然后带着黑虎走先一步。

    清英依依不舍的向晏玲珑拱手一礼便追向鬼娃而去。

    “坐上来吧,我们走。”南宫烈说着推上小货车,晏玲珑与双蓝两兄弟微微一笑坐到小货车上向大魏边城而去。

    二人踏上官道,远远看到前方的边城,南宫烈扔给晏玲珑一块竹牌,说:“拿好它,从现在开始我叫宁大福,是你的老头,你是我的老婆子宁刘氏,我们的身份牌是大魏燕明县柳乡人,你不会说大魏的方言干脆就扮成哑巴。”

    “大哥想的周全。”晏玲珑笑说。

    “老婆子!叫我声老头子听听。”南宫烈美滋滋的叫了声,他的绝代风华被易容成又老又丑,却掩盖不住那双凤眸中的闪烁的光华。

    晏玲珑睨了他一眼,说:“大哥,你刚说我是个哑巴。”

    南宫烈叹息一声,说:“要你和别人装哑巴,又不是和我。”

    “大哥,车子推得太慢了,眼见天黑了,若是城门关了我们就得在城下喝一晚上的西北风,快点,跑起来。”晏玲珑笑看南宫烈说。

    “好咧,老婆子,你可坐稳了。”南宫烈说着推小货车跑起来。

    终于到了边城城门下,二人推着小货车排在入城的队伍中。晏玲珑看到城门口站着排列整齐的军士,大门口分成进出两个关口,守门的士兵很严格的排查着过往的往人,有一位军士手中拿着一张画像在对比着入城的百姓。

    南宫烈见那检查的士兵使劲扯着一男子的脸颊,对晏玲珑小声说:“你这易容术能经过住这么扯吗?早知这样我们也应该走山路更安全些。”

    “放心吧。”晏玲珑低下头以袖子掩住口鼻说。

    终到了两人,南宫烈立刻上前低眉顺眼的对兵士说:“哎哟,官爷,您可是辛苦了。”

    “把竹牌拿来,自报家门。”一个守卫兵士打量着面对这对风尘仆仆的老夫妻。

    南宫烈立刻将自己与晏玲珑的竹牌递到兵士手中,笑说:“官爷,小老儿叫宁大福,这是我的老婆子宁刘氏,我们是边城附近燕明县的柳乡人。”

    “你过来,叫您呢,没听到怎么着?”兵士指着货车上的晏玲珑说。

    南宫烈立刻扶着晏玲珑走过来,笑对兵士说:“对不住了官爷,我这老婆子是个哑巴。”

    兵士皱着眉头说:“把围巾拿下来,见不得人啊。”

    “那个,一路上风沙大,这就摘下来……”南宫烈说着给晏玲珑的头巾摘下来,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

    兵士似对这张丑陋的脸很不耐烦,撇了撇嘴,说:“把头仰起来。”

    南宫烈将晏玲珑的头抬起来,那兵士捧近仔细看了看,一摆手说:“过去。”

    “哎,辛苦官爷了。”南宫烈说着便扶着晏玲珑要走,却被兵士一把拉过来用他那脏兮兮的大手在他的脸上好一阵揉搓,晏玲珑看着被揉搓变形的脸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兵士如此可是让南宫烈心中颇为忐忑,手紧紧攥成拳准备着一旦易容术破功就先下手为强。

    “行了,走吧。”兵士张放开手让二人离开。

    南宫烈终松了口气,说:“谢谢官爷,官爷辛苦了。”说罢便推着货车与晏玲珑进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