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出了店天已全黑了下来,街市上的店铺都点上了绚丽的彩灯耀眼夺目,几人去店家取了河灯,乘坐着马车向河边而去。

    来到河岸边上,萧无极扶着晏玲珑下了马车,她看着夜幕下闪烁着璀璨波光的河上已放了很多的各式的河灯,有圆有方,有各式花型的,点点羸弱的烛光飘于河面上随着微风缓缓飘向远方,与天空中的繁星遥相呼应着,美不胜收。

    百姓们大多在河边放了河灯,然后诚心的为逝去亲人们祈祷。

    富裕家的人会借此难得的美景泛舟河上,到河中时才放下河灯,身处在河灯之中亦如身处在浩瀚的星海中,那种场景会更让人感到唯美而震憾。

    萧无极几人也租了条船游于河上,晏玲珑望着河面上越聚越多的耀眼的河灯,说:“早就听说放河灯是星海掉落到了人间,这场景真的好美,仿佛自己是天宫的仙人了。”

    “是很美。”萧无极拥着晏玲珑笑说,他明亮的眸子映着点点星光,熠熠生辉。

    “哦,对了,清英,烈日快把河灯都拿来,我们放河灯了。”晏玲珑欢喜的招呼着清英。

    烈日将河灯拿来,清英将萧无极的那一份递给晏玲珑,然后选了自己的五个,明眸中微有泪光在闪烁,说:“这几个是我的,从我离开山门我再没回去过,想来师傅师娘还有师伯们的坟头大概都被荒草埋没了,今天给几位老人家点几个河灯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不要怪我。”

    晏玲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能将越女剑谱缺失的部分找回,又将越女剑法练至大圆满,你把这些告诉他们,他们不仅不会怪你,定会感觉到非常欣慰的。”

    “越女剑谱能完整都是娘娘帮着寻回了残篇。”清英笑看晏玲珑说。

    晏玲珑说:“我那么做还不是因为你吗?而且最后的剑法玄妙难懂都是你一人破解将剑意练成的,所以说,越女剑法能大圆满你功不可没的。”

    “来,我们放河灯吧,哈哈,好开心啊,要是菱儿与连翘在,她们定也开心坏了,明天一定带她们来。”晏玲珑说着拿了河灯拉着萧无极走去船尾。

    晏玲珑小心打开一个莲花灯点燃了递给萧无极说:“给。”

    萧无极看着手中的河灯,凝了凝剑眉说:“之前师傅与我说前朝太子是个怎样的人,可我对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亲却是没有一点感觉,你今天若不提醒我竟都忘了曾有这么个人,现在拿着河灯给他祝祷感觉很怪异。”

    “你是在长大后才被告知真相的,也不怪你没什么感觉。但,他毕竟是你的生父,是他给了你生命,冲这一点你也要好好的感谢他老人家的,以后每年我都陪你来放河灯,为他老人家祈祷。”晏玲珑笑说着冲他嘟了嘟红唇,说:“开始吧。”

    萧无极笑说:“他都过世二十多年了,应该早就投胎转世了吧,这个,没用的吧。”

    晏玲珑白他一眼,说:“为亲人祈祷就是一种心里安慰,心诚即可。”

    萧无极点了点头伸手要把河灯放在河里,被晏玲珑拦下,说:“喂,你们父子从未谋面,你就不想对他说些什么吗?”

    萧无极颇感无奈,俊美的容颜上有些窘然,说:“都说从未谋面了,有什么好说的。”

    晏玲珑瞪他一眼,说:“你看着我。”她说着拿了一盏河灯双手捧着,说:“父亲大人,我是您的儿子萧无极的妻子,我叫晏玲珑,我和无极来为您放河灯,为您祝祷。”说罢她将河灯小心放进了河中,然后歪头看向萧无极。

    萧无极捧着河灯,张了张嘴颇为尴尬,更感窘迫的看了看晏玲珑,看她一副很无奈的神情,他终是开口说:“父,父亲,大人,我,我是您的儿子萧无极,感谢您留给我的一切,儿终不负您的期望成为了大齐君王,我为您祝祷,您,……”他沉吟了片刻,说:“希望您来生不去帝王家。”

    萧无极放了河灯站起身静默的遥望着那顺水流飘走的河灯,微蹙剑眉,眸中盈动着一丝伤感。

    晏玲珑抱住他将头依在他健硕的胸膛前,她懂他说的那句‘来生不去帝王家’的意思,无极与他的生父前朝太子萧晟,都是可为自己心爱女人牺牲一切的男子,象他们这种爱情至上的人是不应该生存在为权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帝王家的。

    她抬头笑看着萧无极,说:“父亲大人会看到我们的,他一定特别的开心。”

    “但愿吧。”萧无极幽幽一声叹息,收回目光在她的额前印下一吻。

    另一边,皓月烈日与清英也放了自己的河灯,几人说说笑笑的观赏着美丽的景致在河中游玩了会儿便上了岸。

    岸边不远的花楼上站着两人,皆眸光中充满弑杀看着萧无极与晏玲珑,他们便是福亲王之子萧焱和萧昱。

    “大哥,这便动手吧。”萧昱看着一身小厮打扮的萧焱说。

    “不,河岸上人太多了,在等等。”萧焱说。

    “还等,我们从街市跟到广乐居,我亲眼看着那狠毒的女人打我心爱的婉仪小姐,我却不能上前阻止,我这心肺都要被这对狗男女给气炸了。

    现在眼见他们放完了河灯就要离开了,大哥你还不让我动手,难不成杀去王宫才是时候吗?”萧昱脾气极暴跳的说。

    “王上王后出行看似轻装简行身边只有本个侍卫,可暗中不定隐藏着多少暗卫呢,我们必须做到一击必杀的效果才行。

    当下这么多人不定隐藏着怎样的变术,不够安全。他们买了祈天灯,若我估计没错的话他们一会儿应该去启明阁放灯,而去启明阁要经过一条背山的小路,我们就在哪下手,你带人先过去,我跟在他们的身后,到时来个前后夹击,保证将他们一举歼灭。”萧炎说。

    “好,那我带人去那条小道上埋伏着,不管怎样,今天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残女人为我的婉仪小姐报仇。到时,婉仪小姐就再不会不理我了。”萧昱一脸憨傻害羞嘿嘿傻笑着。

    萧焱笑看兄弟,他之所以相信六弟会着急与他联手,皆是因为父王已与右相苏仲暗中定下了儿女亲家,那便是苏婉仪大小姐与六弟萧昱的亲事,六弟知道这个消息可是开心之极,几次去苏府求见苏小姐都被拒,再加凌太后再次选妃,苏小姐入宫可把六弟气得火冒三丈。六弟是所他的苏小姐如他的雯渝一样,不定哪天被萧无极招入宫中去,才下了决心定要杀了萧无极,所以,他兄弟二人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萧焱看到萧无极扶着晏玲珑上了马车,马车果然向着启明阁的方向而去,他拍了拍萧昱的肩膀:“他们的马车到那条背山小路应该有半个时辰,我们的死卫是夜行的高手,应该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你要准备妥当。”

    “放心吧大哥,今日必杀了萧无极这个狗杂种。”萧昱说着向萧炎抱拳一礼便转身大步离开。

    马车缓缓驶离了闹市区进入较偏僻的小路,皎洁的月亮下,有两人跳出了马车向黑沉沉的山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