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苏仲找死

第三百五十三章 苏仲找死

    他抱起晏玲珑向太庙外冲去,皓月烈日立刻跟随其后,临近大门时听到外面有吵杂与激战的声音,出得太庙之时便见倒了一地的御林军尸体,前方大批御林军围击着一相貌极其丑陋骇人的老妇人拼死博杀着。

    “皓月,烈日,八大金刚前去助阵,那定是蛊族圣女的同党,定要将她拿下。”萧无极说着脚步却没有停抱着晏玲珑上了龙舆,命快速向王宫而回。

    皓月烈日见龙舆离开,便带领着八大金刚冲向了御林军中。

    晏玲珑回到王宫中一直陷于昏迷中,闻清为其诊治,她明明没有病痛却不一直沉睡着不愿醒来,清英与菱儿连翘皆寸步不离的守候着她,只有他们知道,蛊族圣女是可解赤冠金蚕蛊希望,如今圣女死了,娘娘再次承受沉重的的打击,他们都非常担心晏玲珑接连承受绝望,怕她失去活下去的信心。

    而萧无极这边,他一回来到王宫便命人将蛊族圣女的尸体悬挂于王宫的城楼上向大齐百姓示众,告知这便是以蛊毒杀害大齐无数百姓的凶手,也算是警示想来犯大齐之人,下场必将比这位蛊族圣女更为凄惨。

    暗中他有一目的,那日当他抱着晏玲珑现得太庙之时,看到那位丑陋之极的老妇人就是蛊族圣女的同伴,不想,那老妇人竟如此厉害,皓月烈日与八大金刚连手也没能捉到她,还受了蛊毒。

    他想着以蛊族圣女的尸体将那人引出来,将蛊族余孽尽数清理干净。

    然而,纵使他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第三天的夜里蛊族圣女的尸体在众目睽睽下被偷走了,萧无极得到消息立命全城戒严搜查,几天下来几乎把王城翻了个各却没有一点消息,这人好象人间蒸发了一般。

    更让他忧心匆匆的是晏玲珑一直昏睡不醒,问了闻清,闻清只说是她身子太过虚弱,并无大碍。

    敏锐的他捕捉到了闻清眼中那丝不易察觉的愁苦,不光是闻清,还有清英,菱儿连翘三人,他们日渐不安的神情感觉他们有事隐瞒着他,心中颇为不安。

    一周后,晏玲珑终于醒过来了。

    闻清与清英菱儿连翘几人都非常的高兴,围着苏醒的晏玲珑团团转。

    “快,快去告之王上,娘娘醒了。”闻清开心之极的向内侍喊道。

    “慢着。”晏玲珑喝止住了内侍,她的声音柔弱无力,她抬起无神的眸子看向闻清几人,说:“你们先告诉我,王上将那蛊族圣女如何处理了?”

    “王上将蛊族圣女的尸体悬挂在王宫的城楼上,昭告百姓们一直以来的祸事皆是这位圣女所为,王上是想为娘娘破除孤凰之命的谣言。”菱儿说。

    “王上他……蛊族圣女已死,这已是祸患无穷了,王上竟把蛊族圣女尸体吊在城楼上,若被蛊族知道必会前来追究。”晏玲珑虚弱急迫的追问。

    闻言,几位欢喜的神色收敛,皆低下头去,闻清一声叹息说:“娘娘,那日您与王上太庙,蛊族圣女被抓后她的同伴想冲进太庙救圣女,被太庙外的御林军围住,我们损兵折将也没能抓到那人,王上便以蛊族圣女的尸体是想引起她的同伴彻底清除蛊族。却不想,第三天的晚上蛊族圣女的尸体便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了,王上封锁了全城几天下来没有一点消息,恐怕已经逃掉了。”

    “什么,你们是说这蛊族圣女还有同伴?”晏玲珑惊讶的问,见几人点头,晏玲珑再支撑不住身子软倒下去,她紧紧凝着眉头,闭着双眸,半晌她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她有同伴呢,唉,没能寻到解蛊之法还为大齐闯了下祸事,我怎么会如此蠢笨。”

    “娘娘,您别愁苦,南宫先生已派人与我那位蛊族传人朋友去往湘西了,他们一定能找到蛊族的。”闻清说。

    “还传什么信,让他们都回来吧。”晏玲珑虚弱的说。

    “娘娘,这是为何啊。”菱儿盈着泪娇声问。

    “想来蛊族圣女的同伴已带着圣女的尸体回去蛊族了,我们杀了他们的圣女,他们怎么可能为我解赤冠金蚕蛊,墨子们前去便是自投落网,定会被血祭圣女亡灵的,清英,你速放海冬英追回墨子们。”晏玲珑说。

    “是。”清英神情凝重,应声后立走出寝殿。

    “说起来是那蛊族圣女来害我大齐,我们可是受害者啊,她还敢胆大妄为行刺王上王后,她的死可算是自作孽,咎由自取啊,怎么能怪责在我们身上,应该去他蛊族兴师问罪才是。”连翘嘟着红唇问。

    闻清叹息一声,说:“我也是担心这个,不过,我与南宫先生的想法一样,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都应该去试一下,也许蛊族的大家长是个明事理的,我们在许以他们更有大的利益,想来,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蛊族向来是有仇必报的,即便他们知书达理,可面对杀了自己亲人的人,任谁也不会释怀的。我身上的蛊并不是他们的人下的,他们也没有那个义务给解。

    若是蛊族大家长与那跋扈邪恶的蛊族圣女一般,墨子们前去必是没有活路的,求蛊族解蛊是绝不可能的了。”晏玲珑凝眉眸中泛着沉郁的愁绪。

    “娘娘您别担心,即然求蛊族行不通,那我们便自己研究寻找可解赤冠金蚕的方法。”菱儿说。

    “也只有如此,然,我更担心的是……,原本不管计划有没有成事,我都不会杀蛊族圣女,虽说小小蛊族与我大齐相比好似微不足道不足为惧的。可是,一个蛊术不精的圣女便搅得我大齐人仰马翻的,这若是蛊术高绝的蛊师前来,只不定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呢,如今我大齐正在养精蓄锐不久便要向别国开战,若是蛊族出来从中作梗,可是对我大齐极不利的。

    然,苏仲……,他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啊,他明明与蛊族圣女暗中勾结,那日他以护驾之名杀了圣女实为灭口,他心中也必是算计着,最好蛊族人再次出现来收拾我,这便可帮他除去后顾之忧。

    苏仲这个老狐狸,我原本想着先解决了其它的事再去慢慢的收拾他,他竟跳出来杀了蛊族圣女,断了我寻蛊族之路,他即找死,我就成全他,省得他再祸害他人了。”晏玲珑沉声说。

    “那你要如何做?”闻清问。

    晏玲珑幽幽一声叹息,说:“苏仲几次暗中使坏,我与王上都没能抓住他的实际罪证。他做事太过缜密,与他一起的同党还颇为团结,这便更不好抓住他的罪证。那我便以你想不到的釜底抽薪,让你成众失之地吧。”

    内侍去通报了勤政殿说娘娘醒了,萧无极立丢掉所有的公务回到朝阳殿中。

    他冲进寝殿中,见晏玲珑正在喝汤药,他走过去拿过菱儿手中的药碗说:“我来喂。”

    菱儿将药碗递给萧无极,笑对二人翩翩一礼,说:“娘娘这几日昏迷可是把王上急坏了,还茶不思饭不想的清瘦了许多,菱儿这便去帮连翘准备晚膳,今儿王上和娘娘心情好定要多吃些补回来。”说罢,盈盈一笑转身离开。

    晏玲珑拉住萧无极的手,柔声说:“让我看看……嗯,果然瘦了很多,你呀,以后可不许这样,我看着怪心疼的。”

    萧无极拥住晏玲珑,炽热的唇在她耳廓边摩挲着,说:“能得珑儿心疼,那我再多瘦些才好。”

    晏玲珑轻轻捶打萧无极,说:“不许你说胡话,我心疼也是伤心,你就忍心看你难过吗?”

    “呵呵,那我收回刚刚的话,再不说了。”萧无极满含温情笑看晏玲珑,说:“可是你,是不是也应该好好的,别让我心疼,别让我难过呢?”

    “这次算是个意外,我以后定会好好保养再不让你担心了。”晏玲珑娇声笑说。

    “珑儿!”萧无极说。

    “嗯?”晏玲珑美眸盈动着潋滟光泽看着萧无极。

    “珑儿……,苏仲杀了蛊族圣女,你当时表现的悲恸之极,还差点杀了右相,我还从没见你如此反常激动,这是为何,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萧无极问。

    “我……”晏玲珑低下头沉默不语,她知那日他已对自己的反常充满怀疑,她却一直不知以何理由说服他。

    “你是心中有何委屈吗?你告诉我,就是天大的事我必会为你出头。”萧无极说。

    晏玲珑抬头眸中盈满柔情看着他,说:“无极,我,……我不想说谎欺骗你,却又不想与你说,这件事我想自己来处理,待我解决完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萧无极将她温柔的拥在怀中,说:“好,你不想说我便不问,答应我开心些,不管在何种境遇下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其实,这个江山我真的懒得要了,有太多的烦恼与无奈,都来烦扰着我们,我有些烦了,好想带着你离开。”

    “王上,你不可有如此想法的,传国玉玺已在你手,这便是天将大任于你,你必要承受这份责任……”

    “我明明对江山无意,若不是为你,我真的想做个闲散我王爷。”萧无极亲吻了下晏玲珑,苦笑说:“我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不明白老天为何选中我。”

    “老天爷就看中你至情至真才选了你,你是那种背负上重任便会负责到底的性子,所以老天爷相信你必不会把至百姓于不顾。”晏玲珑笑说。

    “那是百姓与你的存在不发生冲突,不然,我是宁负天下人,也不会负你的。”萧无极笑说。

    晏玲珑欣喜的捧着他的脸颊,递上她深情的吻。

    萧无极紧紧拥着她香软的身子,无比珍视爱惜的享受着她给予的热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