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太上王的阴险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太上王的阴险

    凌太后接过茶盅浅啄了一口放下,瞪了眼晏玲珑说:“你不敢违逆你的夫君,本宫看你胆子可是大的很呢,竟敢包庇起逆贼了。”说着她转头看向跪于地上瑟瑟发抖的母子。

    “母后,虽然此事儿媳不好出面,却是已把整个事件都了解清楚了。此事真的与潇太妃誉王无关,皆是那个人想借誉王达到他的目的。”晏玲珑说。

    潇太妃跪爬到凌太后的面前,说:“太后明鉴,那日太傅突然登府说是太上王想念臣妾与誉儿,臣妾与誉王到了行宫只是与太上王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至于太上王与大臣们说的什么臣妾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何吓得这样。”凌太后冷声说。

    “那是方才王后娘娘告之我们母子太上王有反意,我母子二人方才醒悟,听罢可是把我们母子吓坏了,我们母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谋反之事啊。

    臣妾对天发誓从没有想过誉儿要成王,宫中无人不知誉儿是个顽童,学业不长进,哪里配做一国之君,臣妾只盼让誉儿能平安顺遂的度过此生便足以。求太后明鉴,求太后明鉴。”潇太妃五体投地趴伏于地上说。

    誉王也爬过来,抓着凌太后的裙裾,说:“母后,誉儿从小就敬仰九王兄,誉儿就是死也不会做背叛九王兄的事,誉儿与母妃真的不知父王与大臣们的谋反之事,誉儿若是知道必会冒死告知九王兄的,请母后相信儿臣。”

    “不管你们知不知道,被此案涉及便是躲不得干系。”凌太后厉声说。

    “母后,儿臣已打探过了,潇太妃与誉王只是那日去与那人见了一面,之后没有与任何大联系过,儿臣相信他们是无辜的。”晏玲珑笑对凌太后说。

    “太后,求您相信臣妾,臣妾愿以死明志……”潇太妃说着起身冲向大殿中的鼎炉。

    “母妃……”

    “快拦下她。”晏玲珑急呼。

    凌太后与惊惶的瞪大美眸,可见潇太妃撞上去,她不敢再看即将发生的惨剧闭上了眼睛。

    清英纵身上前一把抓住潇太妃长袍,然潇妃的头还是撞到了鼎炉上,额头立时有鲜血涌出。

    “母妃,母妃……”誉王冲过去惊惶唤着昏沉沉的潇太妃,用手捂住她的额头,鲜血由他的指缝间流淌而出。

    清英打开誉王的手,立刻从怀中掏出瓷瓶来,将里面的药粉倒于潇太妃的额头上。

    晏玲珑奔过去,关切的看着潇太妃说:“太妃,有什么话你不能好好说,您这是作甚啊,母后最是通情达理的,你如此做是要以死威胁母后吗?”

    “不,不,太后,臣妾绝无威胁太后的意思,臣妾与誉儿莫名奇妙被按上密谋造反的罪名,真好似天降雷霆,臣妾只感有千张嘴都说不清楚了,只好以死明志。”潇太妃闭着眼睛颤声说。

    “快不赶紧去叫御医来,这血淋淋的别弄脏了本宫的殿宇,赶紧把她弄走。”凌太医凝着眉头沉声说。

    “誉王,你快背上潇太妃先去我的寝宫去。”晏玲珑对忍声哭泣的誉王说,然后让清英跟着一同前去。

    几人离开,晏玲珑回转过身来,凌太后瞪她一眼说:“你护着她们做什么,留下她们母子就是留下了祸害。”她说着从宽袖中掏出诏书扔向晏玲珑,又道:“你看过便知,不光他们母子,还有那几个大臣都得死。”

    晏玲珑捡起诏书看了看,笑说:“母后,这便是那个人的阴损。他与大臣的密谋他也没有十分的胜算,他如此做应该是破罐子破摔,想最后一博,若是成事他会让懵懂无知的誉王成为新王,而誉王不过是被他牵引的傀儡,主事的还是他。

    若不成事,他料准王上不会把他怎么样,而所有大臣却会以谋反处决,然而这件事造成的社会舆论会很可怕,那可是亲生父亲要推翻儿子的政权,人人都知,虎独不识子,父亲反了儿子,这会让人怎么想。

    自王上登基先是出了村民械斗之事,一下斩杀了几百人,推出新政李昶又杀了十几个老士族。

    现在又出了个父亲推翻儿子的事来,这一桩桩一件件事下来,都对王上的声誉极为不利,王上是从不在意别人看法的,可是我们却不能任事件发酵下去。

    连着开杀戒,再加上亲父与辅佐过几朝君王的元老重臣的反叛,若您再要杀掉誉王母子,又多了一项残害手足,这无疑让世人感觉王上被众判亲离了,会质疑王上是个执暴政的暴君。”

    凌太后凝着柳眉,叹息一声说:“造你这么说,还怪我办错事了?”

    晏玲珑笑着坐于凌太后身边,亲昵挽着她的手臂说:“母后圣明,今儿这事您必须得做,不然依王上的铁血手段,必会反杀他们,最后就造成被世人质疑的局面。是母后出面避免了这个结果。还有就是,儿臣知那个人一直是您心头的刺,王上不好解决他,您出手是最合适不过的。”

    凌太后现出一丝笑容,却埋怨的说:“你个鬼灵精,什么事都被你算计进去了。那,依你这事要如何解决合适啊。”

    “母后不是已经处理完了吗?只是把密谋造反去掉,就说几位老臣逼着太上王劝说王上停止新政,太上王反苦苦相劝老臣们,但老臣不听劝说,最终太上王受不得老臣们的纠缠与刺激病重。

    我想这处罚嘛,就让几位老臣辞官还乡便是了。老臣们把太上王气得病重垂危,世人必都会责难老臣们嚣张跋扈。而王上只是将老臣们归乡,这算是轻罚,世人会赞颂王上的仁德。

    但暗里再放出话去,凡归乡老臣的子嗣再不被朝庭寻用,以此警告那些反对新政的官员,这下敲山震虎绝对管用。”晏玲珑说。

    “嗯,断送子孙们的前程,这可是比斩了他们的头还让他们煎熬,如此甚好,就依你的。”凌太后笑说。

    “再有就是誉王母子,儿臣是相信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不过是被那个人利用的棋子。”晏玲珑乖巧凌太后。

    “你呀,即便我不想容他们,你恐怕有一万种说法说服我,我也不与你废那脑子了,该我做的我做完了,剩下的你去解决,我可不管了。”凌太后笑着伸手点了点晏玲珑的鼻头。

    “谢谢母后信任,儿臣定不辱使命。”晏玲珑娇俏笑说。

    夏夜,晏玲珑站于庭院中,双手合十仰头向夜幕上皎洁的月亮,绝色容颜在月下映照的更为娇媚迷人。身前石桌上的香炉里袅袅香烟飘舞而上,朦胧烟雾萦绕于她的身边,好似月下仙子圣洁而神秘。

    萧无极走进院子便看到拜月的晏玲珑,此景她就似画中人,美得让人迷醉,他盈着笑意远远的看着她。

    晏玲珑睁开眼睛,望着明月微微一声叹息,转过头看到依着满月门而站的萧无极,她盈盈一笑走向他。

    萧无极向走来的她伸出大手,她将小手搭在他的暖暖的手心里,依在他的怀里。

    “忙完了?”晏玲珑问。

    “嗯。现在又不是秋天你怎么想起要拜月?”萧无极拥着她,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说。

    “我刚坐在庭院中等你回来,仰头看到圆满的月亮,想到今天是十五,便一时兴起拜了拜。也是想求个圆满吧。”晏玲珑说。

    “怎么,你还觉得哪里不圆满吗?”萧无极轻抚着她的发鬓说。

    “要是能有个孩子,那便真的圆满了。”晏玲珑笑看萧无极说。

    “很快就会有的。”萧无极说。

    “这一阵为调养好身子,已不上朝,你也不用我帮你理事。我若再没有孩子,再也不能以操劳国事为借口了,我这心有些慌慌的。”晏玲珑说。

    “你哪里有闲了,今儿不是联合着母后帮我办了件大事吗?”萧无极说。

    晏玲珑抬头看向萧无极,说:“我怎么听着你这话中有一丝责备的意味啊。”

    “我哪里敢责备你,我若让你有一丁点委屈母后定会来打我。”萧无极笑说。

    “你是在怪我冒你的名下了圣旨,让老臣们告老还乡之事吧?日月同辉同理朝政可是你说的。”晏玲珑笑说。

    “我哪里有怪责你,此事你真是好算计,事情办得无可挑衅,只是你们娘俩都瞒着我,我好象变成了外人,心里有些不舒服,需要安慰。”萧无极低头笑看晏玲珑。

    晏玲珑娇俏一笑,踮起脚尖吻下了他的薄唇,说:“这个安慰够了吧。”

    “不够,太浅薄,没诚意。”萧无极摇头笑说。

    晏玲珑双臂环住他的脖子,给他深深一吻,萧无极就势抱住她给予她更狂热的回应。

    直到两人呼吸有些困难才分开,他看着月下娇媚迷人的晏玲珑,笑说:“谢谢你救下小十八,我真是低估了母后的狠心。”

    “别这么说母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其实她想除掉誉王母子也是为你除隐患,母后为了你是宁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这便是为母则强。”晏玲珑说。

    “母后没有错,即便有错也都是为了我,我是最没有资格指责母后的。我是在怪我自己,这次真是我疏忽了,我以为母后知道我与小十八的兄弟情深,也深谙潇太妃不可能与太上王密谋,她应该不会对小十八怎么样的。若是没有你,小十八与潇太妃就真的危险了。”萧无极紧拥住晏玲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