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出宫
    波光潋滟的云梦泽景致秀美怡人,时至春季三五成群信步于湖畔边上的游人欣赏着大自然之美,然而游人们的眼睛不是看着秀丽的风光,而是被依于湖畔大树旁的四位气质清贵卓而不群的男子吸引,皆为他们停下了脚步,俨然将四人看做比唯美的云梦泽还靓丽的景致,赞叹这世间竟有如此俊逸完美的人物。

    游人中有不少是矜持腼腆的女子轻移莲步于四人身旁想引起他们的注意,有的甚至故意甩出手帕,假意是被风吹走而惊呼,却只见四位公子淡淡的瞥了眼便又惬意的谈笑着全然不为所动,女子们的驻足没能得到公子们的青睐娇美的容颜上泛现失望,然后便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掉。

    哒哒的马蹄声传来,终于引得四公子的注目,欧阳旭看到两辆马车向他们这边来,他笑说:“来了。”

    “这两人可是姗姗来迟啊。”姬少华说着与三人一同迎上前去。

    同来了三辆马车,刚停下来先头一辆马车上跳出鬼娃,他伸了伸懒腰看到风景迷人的云梦泽欢呼一声蹦跳着跑去湖边。

    “哇,好美的风景啊。”下得车的连翘欣喜的叫着,菱儿与清英也紧随着下了车都为眼前的景致而陶醉。

    萧无极由最后一辆车下来,他穿着一身便服却掩不住他的贵气与凛然的气势,他回身将也是一身便服的晏玲珑扶下车,四公子走向二人便要行礼。

    萧无极一抬手打开站于最前面的楚大海抱拳的手,:“此后几天都不必行礼,省得被人看出端倪来。”

    楚大海微微颔首笑说:“爷即这般说,那我等就不与尊贵无比的二位行大礼了。”

    “当然,从即刻起,没有什么君臣之礼,皆象以前一样挚友惬意畅欢便可。”萧无极笑说。

    “哦,可算是出来了,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晏玲珑笑着伸展着双臂手。

    “天下女子无不艳羡向往着王宫中的生活,可听着你的话怎么跟坐牢一般的压抑。”欧阳旭笑看晏玲珑说。

    “哎,欧阳兄,你怎可以天下的女子与天命凤女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啊。”姬少华笑对欧阳旭说,然后看向萧无极与晏玲珑,说:“你们二位居于宫中,可心却是向往自由的,所以,在进入贡院考试前的这几天,我们可是安排了好多乐子,让日理万机的二位好好放松一下。”

    “几位想的周道,玲珑在这里谢过了。”晏玲珑笑说。

    四公子皆摆手,一脸尴尬的笑说:“可不敢,可不敢受您这句话。”

    晏玲珑嫣然一笑,看到从车上无精打采下来的誉王,她放开萧无极的手走过去。

    萧无极看了看走开的晏玲珑,看向姬少华说:“可都报好名了?”

    “您吩咐的事怎么敢不办妥当了。”姬少华说着从怀中掏出两块腰牌递给萧无极,又道:“那,从即刻起你便姓齐,名大栋。以后我们大家都唤你做齐公子。”

    闻言,萧无极紧紧皱起剑眉,一脸不悦的说:“姓齐到是应景,可是这大栋未免太难听了。”

    “哪里难听了,大栋意为最伟大的栋梁啊,这大齐最伟大的栋梁不就是王上吗。这名字都有意义啊,我觉得不错。”楚大海说着向看其它三人,他们都暗暗窃笑着。

    萧无极凝眉叹息一声,又拿起晏玲珑的腰牌,说:“凤清,这个名字不错,我那名字太傻气了,马上给我换一个去。”

    “我说这位爷,是您偏说要低贱庶民的身份,您不想想,庶民多数大字不识得一个,给孩子起的不是什么狗蛋,石头,不粗俗便很不错了,他们哪里会取好清雅致的。您要是想有个高雅的名字,那便在老世族儒生的身份中找,必有合您心意的名字,可,您不是非不是亲定要庶民的吗,这大有寓意还接地气栋挺不错了,再去找恐怕还没有这个好呢。”楚大海说着,明亮的眸中划过一丝狡猾。

    萧无极看着‘齐大栋’的腰牌,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叹息一声说:“行吧,就这样吧。”

    晏玲珑走到誉王面前,耷拉着脑袋的誉王看到眼前淡紫色的裙裾,抬起头来看到晏玲珑,勉强一笑:“师傅。”

    “你这是怎么了,象个霜打的茄子似的。”晏玲珑说。

    “没,没有,我就是……昨夜读书读得太晚没有睡好,有些困倦。”誉王讪讪的说。

    “你是不是因为离宫在外开府一事而消沉。”晏玲珑说。

    “王子行了冠礼后便要受爵出宫去开府,之前因父王的偏爱我一直住在宫中已是破例了,我怎么会不懂事理,因此事而颓萎难过。”誉王笑说。

    “那你是为何事?”晏玲珑说。

    “没有,真的没什么。我知师傅疼我,一出宫便叫上我来游玩,可是我真的好困啊,要不,我还是回王府去了,免得扫了王兄与王嫂的兴致。”誉王说。

    誉王眸中的闪躲没有逃过晏玲珑锐利的目光,她说:“你与你母妃出宫时我去解决村民械斗的事了,我王兄那些日子国务也是忙的很,不曾得知那日发生了什么。你是我唯一徒弟,我必是要护你周全的,有何难处就与我说,你无需隐瞒。”

    “我……”

    “你即使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晏玲珑说。

    “我,其实在担心我母妃的病情。”誉王现愁苦神情说。

    “潇太妃病了,得了什么病?”晏玲珑凝眉问。

    “我,我也不知道。”誉王说。

    “是哪个御医给潇太妃医的病,我立刻差人去问他。”晏玲珑说。

    “别,没有御医来给我母妃瞧病,我到是在外请了郎中,吃了好些药也不见好。”誉王眸中盈泪,低垂下头去。

    “什么,御医怎敢……”晏玲珑愤极,遽然想到,御医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给潇太妃医病的,看来,这其中很有可能是自己那位婆婆受意的。

    她想了想,拍了拍誉王的肩膀,说:“放心,我会让人去给你母妃看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