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求贤令

第二百八十二章 求贤令

    “哦,你要何赌注?”萧无极笑看晏玲珑。

    晏玲珑明眸流转,想了想,说:“如若我赢了,我与王上要一月的假期。”

    萧无极听她这话,微微凝眉,说:“此话说的,好似我苛待了你,你不就是不想上朝去吗,我何时强迫于你,你想休息何时都可以,还需向我请假。”

    “我所说的假期不是不想上朝去,其实我是……”晏玲珑说着隐晦一笑。

    “你想去哪里?”萧无极看着她那丝诡异的笑意,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我想秘密去一趟魏国。”晏玲珑嘟着红唇,娇怯怯的看着萧无极。

    闻言,萧无极阴沉下面色竖起剑眉,将她紧紧锢于怀中,沉声说:“去魏国……,你是要去找拓跋衍吗?”

    “哎哟,你莫要瞎想,其实我心中一直怀疑秦绾绾被拓跋衍带去了魏国,在魏国的墨家分舵传回话说魏王回宫后将一个人安置在行宫,却是打探不到这个人是谁。我想,亲自走一趟。”

    “不可以。”萧无极冷声说。

    “就知道和你说实话你定不同意,反正,若我赢了,我就以这个为条件,你要愿赌服输不可反悔。”晏玲珑一脸娇怒的瞪着萧无极说。

    萧无极凝眉看着她,片刻后,他说:“即使秦绾绾被拓跋衍救走那又如何,秦绾绾的假凤女身份也被揭穿了,她已一无所有,你为何对杀她这般执着,你若非要她死,那我便派人去魏国杀了她便是,没必要你亲自前去。”

    “不,我就是要亲自去除掉她。”晏玲珑固执的说。

    萧无极眸色森冷的盯着晏玲珑,抓握着她柔软身躯的大手渐渐用力,极力隐忍着胸中强烈的怒意。

    “啊,你抓得我好疼,快放开我了。”晏玲珑吃疼的轻打着他。

    萧无极放开她站起身走到窗边,一把将窗子推开。

    晏玲珑看到他起伏的肩膀,知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她娇声说:“对于秦绾绾我有必须让她死的理由,你派人去这对大齐与大魏的友好不利,很可能会让两国的战争提前暴发,我大齐现还没有准备好开战,我想自己去,你应该知道我的易容术……”

    萧无极突然一拳重重砸在窗棂上,无辜的窗棂乍现一条大大的裂缝,他猛的转身瞪着晏玲珑说:“你有易容术又怎样?你有必须让秦绾绾死的理由,你不想说我不会问。那你有没有想过,拓跋衍是何等聪明,秦绾绾不是真正的凤女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作用,他为何要去帮助秦绾绾逃离齐国。

    他能这么做,定是知道了你必须让秦绾绾死的理由,他对你的心思从来就没有断过,所以,他把秦绾绾带走了,因为他知道你必会亲自去大魏杀秦绾绾,秦绾绾就是引你去大魏的诱饵,我可想象此刻他必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着你自投落网,你只要去了魏国便再也回不来了。

    我告诉你,我决不允许你离开齐国半步,你若不听话我就将你锁在王宫中,永远也不让你踏出去一步。”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拓跋衍,他是知道了她从前世重生而来的真相吗?

    她想到,那日她不想让八大金刚知道她重生之事,就只带着黑虎去了天牢,想来应该就是那时的疏于防范没有注意到被拓跋衍尾随进了天牢,听到了她与萧鸾的对话。

    拓跋衍向她表白要带她离开大齐,被她拒绝后就那么容易的走掉了,还带走了秦绾绾,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困惑终于解开了,拓跋衍,他真的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

    萧无极说的对,自拓跋衍把秦绾绾带到了大魏,他必会想尽方法克制她,想将她留在大魏。

    此时的大魏便是龙潭虎穴,她若去了,恐怕真的再也回来出来。

    秦绾绾她是必须要杀的,只是此事她还需重长计议。

    她抬眸看向怒气冲冲的萧无极,嫣然一笑,站起身翩翩走向他,环抱住他的腰身,潋滟美眸里闪烁着流光异彩,说:“夫君你别生气,我与说也就是与你商量啊,你不同意我便不去了,我听你的,还不成吗?别生气了。”她说着,踮着脚尖亲吻着他的红唇,淘气的用贝齿轻咬他的薄唇,两只小手在他的腋下挠着痒痒,俏皮的笑着。

    萧无极忍着她的瘙痒,瞪着她,眸中的怒意渐渐柔和,说:“你真的不去了,真的听我的话。”

    “当然了,我何时欺瞒过夫君啊,我可是标准夫唱妇随的贤妻呢,咯咯咯……”晏玲珑娇笑着说。

    萧无极看着她明媚的笑容,怒气消散现出笑脸,拥着她说:“你若敢离开,我就带着大齐百万大军血洗大魏。”

    “哇,那我岂不是成了你攻打大魏的动力,等哪天我感觉大齐的军备军力足够时,我就偷跑去大魏,你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攻陷大魏的。”晏玲珑笑说。

    “你敢,你刚怎么与我说的,看来我真要把你关起来。”萧无极说着便扛起她走向内殿。

    “啊,别,我只是开玩笑的,开玩笑你懂不懂,你是属猫的吗?这么不识逗的,快放我下来了……我说错话了,我不敢偷跑的,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绝不失言,……夫君,放了我吧,……无极,好无极,别把我关起来,我错了还不成吗?”

    晏玲珑在萧无极肩头上挣扎着,他的大手却将她牵牵的禁锢着,听着她撒娇求饶,他的矅眸泛现柔情,薄唇勾起完美的孤度。

    走进寝殿中,他将晏玲珑狠狠摔在松软的龙榻上,不等晏玲珑反应过来他扑上去压住她,大手无情的撕扯着她的衣裙。

    “啊,无极,你,你快住手,你疯了,我都向你认错了,你还要怎样,别闹了,你,你这样子好吓人,……”

    很快她美丽的胴体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他一只大手钳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项,沉重的身体压着她动弹不得,不顾她期期艾艾的求饶,说:“为夫很生气,我要让你知道这个后果很严重,我要狠狠的惩罚你这个不省心的小妖精……”他说着撩起龙袍……

    萧无极身体力行狠狠的惩罚着她,只是那凶猛中带着极致的温柔,带着晏玲珑攀向欢爱的最高峰。

    最终晏玲珑无比哀怨的躺在榻上,稍一动身上象被碾压一般的痛,她恨恨的瞪着悠然坐于几案上批阅奏折的萧无极,大叫:“萧无极,你个混蛋,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要跟你和离。”

    萧无极挑眉看了看嚎叫的晏玲珑,邪魅一笑,说:“还能中气十足的骂人,看来还是为夫的惩罚不够。”说着,他站起身走向龙榻。

    晏玲珑见萧无极走来,头摇着跟波浪鼓,惶然的说:“你,你,你别过来,萧无极,你这个禽兽,你再也碰我,我定要跟你和离……”

    看着越走越近的萧无极,她尖叫一声钻进了被窝里。

    “哗啦……”

    突然传来乒呤乓啷的响声,萧无极蹙眉转身走去打开房门,便看到两个内侍正慌张的捡着地上碎裂一地的茶具,见萧无极出来惊慌的跪于碎瓷片上要磕头。

    “别行礼了,别让地上的碎瓷片伤到,起来赶紧收拾了。”萧无极说。

    “谢天王。”内侍们应声立刻收拾碎瓷片。

    萧无极关上房门转身看到被窝里只露出两只大眼睛的晏玲珑,笑说:“我不过是想过去给你按摩一下,却把你吓成这样,你当我是魔鬼吗?”说着,他走到龙榻前坐下来,轻掀开锦被给她温柔的按摩。

    “哼,你不是魔鬼,你是色-鬼。”晏玲珑没好气的瞪他,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说:“刚刚那两个内侍听到我们的说的话,都怪你。”

    “两个小内侍何必在意。”萧无极说。

    “这两个小内侍,可是母后安插进来的,他们定要是去母后面前告状,说我嚷嚷着要和离的事,母后必要被吓坏了。”晏玲珑嘟着红唇说。

    “母后安插的人……,呵呵,她老人家是担心我们,不必在意的,你刚刚的话母后能听出其中的含义的。”萧无极说向她抛了个暧昧的媚眼。

    “哼。”晏玲珑重重的冷哼一声,用被子蒙住头不搭理他。

    果不其然,两个小内侍收拾完便匆匆跑去潇湘宫中回报。

    他们看到凌太后开口便说天后吵着要与天王和离,可是把凌太后吓得不轻,待仔细的问过后,才明白其中隐含的意思,凌太后笑弯了眉眼,说:“我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傻儿子,唉,这小夫妻的床笫之术,我这老太婆可是不好插手啊。”

    她很开心,夫妻间的小打小闹也是一种情趣,从内侍的描述可见儿子与儿媳是恩爱甜蜜的。

    半月后,由大齐新王亲自书写的求贤令黄榜贴于全国各地,榜中苍劲有力的字体昭告世人大齐朝庭要广纳贤才,文武科举同时进行,不论身份贵贱只要有真才实学者皆可来参加应试,凡中殿试前三甲者皆会委以高官厚禄,望有才学之士皆来应试,一展抱负。

    黄榜一出,不论身份贵贱,广纳有才之士,委以高官厚禄,这几个最关键的字眼让全国的百姓们躁动起来,本是跪于州府门前的儒生学子们看到黄榜,纷纷归家去准备去王城科考,州官们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儒生霎时就不见踪影,再看府衙门前狼藉一片,无奈的摇头苦笑着,更为佩服天王的精明。

    大齐因这道黄榜,百姓从那句不论身份贵贱中看到了锦绣前程,但凡有些条件的都带着孩子去求学,一时间掀起求学的狂潮,原本清静的各地的学府武馆人满为患,私塾先生更成了香饽饽,求学者将高高的门槛都快踏平了。

    接下来的日子,萧无极与晏玲珑两个很是勤备的处理了所有奏折后,临近科举之时萧无极将五日一朝暂时改成十日,便不理会一脸懵的大臣们下朝而去。

    两辆普通的马车一前一后从后宫而出,经过王宫大门守门官的检查出了王宫,向深深街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