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乱我国法者必惩

第二百七十六章 乱我国法者必惩

    李逸尘苦着脸说:“天后娘娘,就因为我报了案,张李两个村子都视我为叛徒仇人,您让我管事,哪里会有人听我的啊。”

    “李逸尘,你没有做错什么,因你去报了案才阻止了张李两村继续互相残杀的局面。本宫观你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必懂得国法之重要,你定是想两个村子和睦相处的,你勇敢的去报了案,那你便应该对族人所要面临的一切负责到底,不管你的族人们如此误解你,你要有足够的勇气与耐力帮助两个村子走出困境,本宫相信日久见人心,对于你为村民们做的一切,他们终有一天会真正的明白你的用心。”晏玲珑说。

    李逸尘双眼盈满泪水,深深一礼,说:“草民明感天后娘娘的信任,必定竭尽全力为乡亲们做事。”

    “天后娘娘,天后娘娘,您为我们解决了水源与困难,可见您是爱民如子的,您能不能再发发慈悲,放了我男人吧,这家中没个男人怎么成啊。”一个村妇眸中充满恳切的看着晏玲珑说。

    另一个村妇也凑上来说:“是啊是啊,天后娘娘,请您体恤我们孤儿寡母的苦吧,放了家中的男人吧,这样我们也省得给军营中的兄弟添麻烦不是。”

    “天后娘娘,不是说法不责众的吗,还有,往年这个时候全国各地都会发生抢水源而争斗的事,不是都没有处置吗,为何这次要将我们的男人处绝,上天有好生之德,您就可怜可怜我们,放了我们的男人们吧。”

    晏玲珑看着恳求她的村妇们,她神情肃然,说:“若是你们的男人明白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便不会拿起手上的农具去伤害别人。往年是有很多这样的事发生过,确实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这是各地官员没能尽职守则,就在昨日,中书令与尚书令被推出武门斩首示众,皆因他们没能疏导族人遵纪守法才导致了那日的械斗,对此他们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本宫已派出钦察向全国各地严察械斗一事,但凡与械斗有关的官员必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绝不姑息。

    而这次的事件造成了极其严重和恶劣的影响,如若不严肃处理,那国法便形同虚设,没有了法律规则大齐将陷于乱世,将国无宁日,民不聊生。

    说这些许是你们不甚懂得,本宫会以此案告诉大齐的百姓们,国法必遵,乱我国法者必惩,没什么法不责众,只有法不容情。”

    所以……本宫决意,三日后将对此次事件的二百余名人犯在青峰坡执行死刑。”

    “啊,啊呜……”

    晏玲珑的话没落,村妇们便哭成一片。

    她听着悲绝的哭声,绝丽的面容上凝重而冷肃,她说:“本宫允许你们为既将受刑的亲人们在法场外做祭奠,留下全尸带回乡里安葬。”

    “呜……”

    村妇们听着天后绝然的语词,深知再没希望让自己的男人回来,都绝望痛哭着。

    晏玲珑看向蹙着眉头盈着泪的李逸尘,说:“安抚好你的族人们。”

    “是,天后娘娘。”李逸尘颤声说着跪伏于地上。

    晏玲珑对宁远候说:“去府衙。”

    “是。”宁远候应声,随在晏玲珑的身后走向凤舆。

    晏玲珑刚一上凤舆,悲痛欲绝的村妇中一人冲向跪伏于地上的李逸尘,一边玩命的虐打着,一边哭喊:“我打死你这上王八羔子……”

    这妇人上前,所有的村妇皆冲上来拼了命的围打李逸尘。

    “狼心狗肺的东西,怎么可如此害自己的族人,打死他,打死他给我们的男人陪葬……”

    一个军士上前,面色冷厉,高声呼喝:“都给我住手,天后娘娘的话你们都没有听明白吗?还想与你们的男人一般私斗,再不退去,不管是谁一律格杀勿论。”

    军士说着,与他一起的军士们都眸色森寒的看着疯狂的村妇们,跄踉声声长剑拔出半截。

    村妇们看着闪着寒芒的利剑,都胆怯的退到一旁,为自己即使要死去的亲人们悲声啜泣。

    撩着车帘的清英看着趴于地上衣衫破落滚得都是灰土,原来梳得整齐的发髻歪斜而一旁,零乱的发丝挡住了他满是鲜血的脸,不光如此,凡他露出的肌肤都呈现出条条血道子,鲜血与尘土混合在一起,凄惨之极。

    “这人被打得可是够惨的。娘娘,您让他做两村的村长,我看,他很快便会被这些愚昧的勾妇们活生生虐死?”清英看向晏玲珑说。

    “本宫让他当这个村长,是给他留在宗族中的机会,不然他必会被逐出宗族。此人虽家道中落骨子里却有着儒生的清贵傲气,这等人都是理想和完美主义者,也最为愚忠,结局很可能是他宁可死在祠堂祖宗面前,也不会离开家族。

    他虽然没做错什么,可愚昧的村妇们会把那么多族人命丧黄泉之责都归结于他的报案。想要得到族人们的原谅,他必要承受族人们给予的身与心的痛苦磨砺,才会平息族人们的怒火,若他能一心一意为村民们不计回报的奉献所有,终有一天他会得到族人们的理解与原谅。”晏玲珑说。

    “哎哟,看他这单薄的小身板,还能承受着几次那么多身强体壮村妇的虐打,可真是够他受的。”清英笑说。

    “无妨,军士们刚吓唬过村妇们,那些妇人看似凶猛却也最是胆小的,应该不会再打他,挺多不愿搭理他便是了。”晏玲珑笑说。

    “他还真是愚忠啊,要换别人为保小命早就跑了。”菱儿说。

    清英笑说:“这便是娘娘眼力独到,这个人看似胆小怯懦,其实是个胆大心思的,他的前路可谓充满艰难,但愿他能更坚强的助族人们重新振作起来,早日得到族人们的谅解。”

    一晃到第三天,青峰坡刑场上被千名严肃威武的军士们围护着,刑场外围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钟铭村的村民们皆披麻戴孝举着灵幡跪于围场边缘悲声哭泣着。

    晏玲珑乘着凤舆来到青峰坡,被风吹拂起的车帘看到长扬飞舞着的白色灵幡,低低的哭泣声让明朗的天气萦绕着沉重悲伤与阴郁。

    “天后驾到。”一声呼喝,青峰坡上的军士及百姓们都跪于地上三呼:“天后娘娘,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