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凤皇双王

第二百六十一章 凤皇双王

    “可是,太后,王上的决意废除后宫这与王族宗法不合啊,这不是忤逆了历代先王,那晏玲珑连了缘大师都说了她是孤凰之命,是个灾星啊,王上,他怎么能一意孤行……唉,老臣真是无能啊。”右相表现痛心疾首的样子。

    “规矩都是人定的,就如这法国不是经历了无数代的君王,不断的改进才有如今完善的法律吗?不必对那些宗规礼法束缚,对的应该延续,错的就当然要改。至于晏玲珑是孤凰一事……”凌太后看向众朝臣,盈盈一笑又道:“你们所知的晏玲珑被众叛亲离,并非如此。”

    “太后,您此言何意啊。”一位朝臣问。。

    “安平郡主的双亲与弟弟已被送去鬼谷隐居,在凉州发生疫情时,晏玲珑求助于家族带着大批的物资去到疫区支援,使疫区的没有因灾后的货物短缺而发生动乱,晏家也看准了凉州灾情后必有很好的商机,便举家搬迁而去,现在凉州晏家是最大的家族,深受凉州百姓的爱戴,这一切皆因晏玲珑的安排。”凌太后说。

    “可是,了缘大师的话……,如何能让臣等放心得下。”右相苦着脸说。

    “了缘大师的话,众人应该都知,了缘大师是安平郡主师傅鬼谷子的挚友,之所以说出孤凰的话来,是受安平郡主的请求,是为了设计迷惑萧鸾与秦绾绾。

    众人都知安平郡主曾与前太子有婚约,但在大婚之前她发现了太子有谋反之心,所谓的大婚被劫,毁容失去凤命,了缘大师的孤凰之说以及秦绾绾为新凤女,一切皆是要与萧鸾脱离关系,想揭露前太子的真面目而设计出来的。

    一开始连哀家也是误会安平郡主的,大家可曾记得战王出征之后哀家突然患上怪病。那其实是受聂王后毒害,是安平郡主救了哀家,还偷天换日将太上王调换,才免于被聂王后毒手,之后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一切的一切,皆是安平郡主精明的筹谋,不然,哀家便不能站在这里与爱卿们说话了。”凌太后笑说。

    “微臣参见太后。”司天监的太使令匆匆走进大殿,向凌太后深深一礼。

    “爱卿你来了,你与大家说说,近些日子来你夜观天象得到怎样的结果?”凌太后说。

    “是,太后。”太使令向凌太后微微颔首,转向朝臣们说:“十日前观我大齐国运时,看到象征帝王的紫薇星竟然出现双星轨迹,并被绚丽的七彩祥云环绕着。我翻遍了典籍,此天相为凤皇双星,凤亦为天命凤女,皇亦是帝君,是主宰天下之王,凤与皇并行于紫薇星的轨迹中,就是两位王者同时在我大齐,我大齐必国运亨通,我大齐之王将成为统一九洲唯一的霸主。”

    “哇,凤皇双星降世,我大齐必繁荣强盛……”

    “那就是说,我大齐不管是男主还是女主都是可统一九洲的王者,真是天佑我大齐……”

    众臣听到太使令的话都无比兴奋。

    右相凝着眉头看了看他一派的朝臣撇了撇嘴,显然他们对这位可观星相天运的太使令不太相信,在他们以为,这太使令应该是受凌太后的指使信口胡说的,反正,他们也不懂观星相论国运。

    凌太后微微凝眉,她对一位大臣说“不管是男主还是女主都是可统一九洲的王者”的这句话,颇为忌惮。二位王者,可同时存于这世间吗?

    但她很好掩饰了自己的疑惑,笑看众臣说:“凤皇双星,天佑我大齐,众爱卿,太使令的话总可让你们相信了吧。”

    右相笑看凌王后,说:“我等不是不相信太后的话,只是了缘大师的话已传遍天下,若是能请来了缘大师解释清楚,那足可让人尽信。”

    凌太后看到众朝的眼中的怀疑,笑说:“爱卿所言甚是,只是了缘大师已出去云游,待大师归来哀家必要请大师来王宫坐坐,以解众爱卿心中疑惑。

    说起来,若是安平郡主真是孤凰之命,哀家做为母亲怎么可能让儿子娶个灾星做王后。众爱卿关心社稷,关心王上的忠心,哀家与王上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上,但在安平郡主一事上不必再纠结,尽可相信王上的决意便好。”

    宁远候上前一步,对众人说:“本候见证了安平郡主救太上王与太后的全过程,本候不得不佩服安平郡主的睿智沉稳,运筹帷幄。本候觉得,安平郡主不是灾星,是真正的天命凤女,是可保佑我大齐的福星。”

    “不错,老夫也是如此想的。”左相说。

    “哀家这儿子行事霸道了些,但他心怀天下,必可成为大齐前所未有伟大的君王,一切还需要众卿忠心的辅佐。”凌太后笑说。

    “臣等必会忠心辅助王上,忠心报效大齐,只是,能否请太后与王上说说,此后臣等给予意见时还请王上能三恩而行,不然,谁不敢对王上进言呢。”右相窘然的说。

    “是啊,是啊,王上刚才可是把臣等吓到了……”

    大臣们都苦笑着说。

    “哈哈……,你们有何意见尽管畅所欲言,大的主意还需要王上来拿,总之,王上心怀社稷,也看得清臣子们的忠奸。”凌太后笑说。

    众臣皆随着凌太后笑了,只是右相的笑容很是勉强苦涩。

    战王府中,菱儿与连翘扶着被蒙住双眼晏玲珑站于大大的铜镜前,清英跟于后面盈着一脸欣喜的笑意看着一身大红礼服的她。

    “你们这两个丫头,不就是为我做了件衣裳吗?竟拉着我又装扮了这么久,还要蒙住我的眼睛,搞什么神秘啊,还不快把纱巾拿下来。”晏玲珑笑说。

    “小姐,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不要太惊喜哦。”连翘笑意盈盈的说着,看了看菱儿后将蒙着晏玲珑的纱巾解开来。

    晏玲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铜镜中的自己,遽然瞪大眼睛。

    镜中的自己,一头青丝被梳成凤尾髻,九尾凤钗被各式的珠花环绕着,两侧的金蝶步摇垂下长长的金流苏,她微微一动,金流苏便轻轻摆动摇曳着。

    而她身上穿着一件大红喜服,只是这喜服不同于普通的喜服,其上有五只由金丝绣成的栩栩如生的金凤凰被色彩绚丽的富贵牡丹围绕着,娇艳富丽的喜服将她妆点的雍容高贵,国色生香。

    “这……,是王后大婚所穿的喜服。”晏玲珑惊讶的说。

    正红色,凤凰与牡丹这是只有王后才配装点的衣衫上的色彩与图案,而今穿在她的身上,她与萧无极大婚将至,虽然不意外但当她穿上这身礼服时,却让她欣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