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乱臣贼子

第二百三十五章 乱臣贼子

    聂王后转身萧鸾,凤眸中闪动着泪光,将手中圣旨拖于他的面前,说:“太子接旨。”

    “儿臣接旨。”萧鸾跪于地上举起双手要接过圣旨。

    “慢着。”

    娇柔的声音传来,凌贵妃身穿大红金丝凤袍由宫婢们扶持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全场的素白将她一身大红衬托得格外的绚丽娇艳,她仰着头无视地上跪着的众人看向她怪异的目光。

    聂王后无比惊讶的看着举止端庄大方高贵优雅的凌贵妃,特别是她细腻光滑的美丽容颜,哪里还是那天她看到的满脸溃烂黑毛斑,她恍然那必是凌贵妃的诡计,为的就是蒙蔽她,不然,她必会将她至于死地。

    “凌贵妃,你可知今日是王上丧礼,你竟穿成这样前来。此前有传言说你疯了,本宫还没信,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来人,赶紧把凌贵妃送回潇湘宫去。”聂王后说。

    她知凌贵妃这时出现必是来捣乱的,凌贵妃在齐王没有昏倒前就病到了,这是众所周知的,她说凌贵妃疯了,就是想让大家相信凌贵妃的疯病又犯了,那么,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一个疯子。

    凌贵妃看向大家,温婉一笑,说:“大家看本宫这样子像疯了吗?”

    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凌贵妃,不知所措。聂王后与凌贵妃早年就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后来凌贵妃被聂王后逼疯,这是众朝臣都知道的。现在齐王的丧礼两人又掐起来了,众臣虽然心中充满愤慨,可对于当朝最有权势之人的母亲,他们都不敢多话。

    凌贵妃笑看众人,说:“想来大家都知本宫之前染病,一直拒绝见任何人,宫中便有传言说本宫又犯了疯病。本宫现在告诉大家,本宫好的很。而本宫那场病其实是拜聂王后所赐,聂王后真是良苦用心将暗卫潜伏在本宫的身边做侍婢,叫香兰,这个香兰就在前几天被王后杀死在凤栖宫中。

    本宫中了毒,脸上长出了可怕丑陋的黑斑,老天命不绝本宫,经神医之手让本宫恢复了容颜。”

    “凌贵妃”带着嘲“”讽笑意看向聂王后,说:“看来,没有赞同王后娘娘的话。”说着,她突然伸手从萧鸾手中一把夺过圣旨,看向众人说:“这圣旨是假的,吾王之死是受萧鸾,聂王后毒害,她们母子二儿是撺掇王权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

    “凌贵妃,你这个疯子在血口喷人,来人,把这个疯子给本宫拿下。”聂王后恶狠狠的喊着扑过去想抢凌贵妃手中的圣旨,凌贵妃早有防备机灵闪身躲过,聂王后扑空差点摔倒,萧鸾眼及手快的扶住了聂王后。

    侍卫立刻上前要抓凌贵妃,她身边的宫婢皆抽出腰中的匕首,将凌贵妃护在中间,说:“凌贵妃必王上亲封贵妃,哪个敢造次。”

    凌贵妃看向惊愕的众人,说:“想来在大家的眼中都与聂王后一般,将本宫视为疯子,本宫要告诉你们,本宫很好你说是就地正法的应该是你聂王后才对。”凌贵妃说着转身诧异的众人,说:“五日前,王上经张御医的医治已然苏醒,张御医第一时间通知了聂王后与太子萧鸾,然后太子让他的贴身侍卫肖白送张御医回家,却在半路欲杀死张御医,庆幸张御医被人救上。”

    她说着拍了拍手,大殿门立出现张御医的身影,他一路小跑着到凌贵妃面前,跪于地上:“微臣参见贵妃娘娘。”

    “张御医,与大家说说五日前王上苏醒的事吧。”凌贵妃对张御医说,然后傲然笑看面有惶然的聂王后。

    “是。五日前是微臣去给王上医治,臣用了伏羲九针让吾王苏醒过来,臣很是欣喜,便立刻传消息给聂王后与太子,太子让他的侍卫送微臣回家,不想,半路上却对臣下了杀手。”张御医说着,撸起长袖现出被包扎着渗出大片血迹的手臂。

    “凌贵妃你为诬陷太子还真是丧心病狂,竟让张御医指出如此苦肉计,说本宫谋害王上,就仅凭你们二人一面之词,何以为据。”聂王后傲然笑看凌贵妃。

    “你要证据,那便给你们看,将肖白带上来。”凌贵妃惬意笑看聂王后。

    闻言,聂王后看向萧鸾,见萧鸾神情淡定自如,她压下惶然的心绪。

    两个侍卫将肖白被五花大绑着带上来,到近前将肖白推倒在地上。

    凌贵得意笑看聂王后与萧鸾,说:“聂王后,太子,早在战王去带军去了边关,本宫便提防着你们犯上作乱。所以本宫一直派人暗中监视着你们的一举一动,终于在王上苏醒那天你们慌了,你们怕拿手的权利被收回,便一不做二不休害死了刚刚苏醒的王上。

    太子让自己的亲卫去送张御医,说是体恤张御医劳苦功高,实则在半路想杀人灭口,被本宫派去跟踪的侍卫救下了张御医,也抓到了肖白。”

    “你们还真会骗故事,太子殿下从没有受命属下去送张御医,属下之所以落入他们手中,是与友人在茶馆晚茶时被他们下了药,昏迷之时被他们抓了起来。”肖白说。

    萧鸾上前,眸色阴寒的看着凌贵妃,说:“凌贵妃如此诟病本太子,应该是为了您的儿子战王吧,九弟是难得的人才,但他只能是一个将才。贵妃污蔑本太子之事,本太子可以不计较,但是您在父王丧礼之时穿着如此艳丽的服饰前来,实为对父王的大不敬,今天寡人便下第一道圣旨,凌贵妃对前王大不敬,无德无才,削去所有封号,贬为庶民,幽禁于王陵中终生侍奉先生陵前。”

    “萧鸾,你敢。”凌贵妃绝色容颜上立现惶然,指着萧鸾高声喝斥。

    “凌贵妃,你真是无法无天了,对前王大不敬,现又新王无礼,本宫看要罚加一等。本宫就赐你一杯黄津酒,让你再也无法开口说话。厉嬷嬷,即刻去取来。”聂王后说,她看着神色有些慌乱的凌贵妃,脸上泛现刁滑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