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二百零五章 你离开她

第二百零五章 你离开她

    王毅神情凝重,手下极快的为云瑶施针,似在争分压秒一般。

    萧鸾沉默的看着紧皱眉头昏睡的云瑶,想着她刚刚与王毅那般绚烂的笑颜,她在他面前,还从没如此笑过。

    “你喜欢她?”萧鸾问。

    “象她这般美好的女子,没有人会不喜欢。”王毅答。

    “我和玲珑在一起时你便百般阻挠,现在又来与我争云瑶,你可知与我争女人的下场?”萧鸾说。

    “我做事从不计后果,皆凭喜欢与否。”王毅说。

    “她,喜欢你,是因为你才一直拒绝我的……”

    “喜欢?哼,你我,云瑶都不会选择,在她认为,她是随时都会陨落的生命,她不想让任何人为她而悲伤……”

    “她,不会死的,我不会让她死。”萧鸾说。

    “我也如此想的,要是我的医术再高明,可是没有对症的良药,我也是枉然。”王毅叹息着说。

    “我洒出网去为她找血灵芝,已经有消息传来在东越国发现了血灵芝,应该很快会找到送回齐国。”萧鸾说。

    “真的吗?你真的找到了血灵芝?”王毅兴奋的看着萧鸾说。

    萧鸾在床榻边蹲下-身,满眼怜惜的看着云瑶,说:“你以前说我不爱玲珑,也许是吧。但现在我很确定,我真的很爱云瑶,只要能让她活下去,我可付出一切,我不可能拿她的生命来开玩笑。”

    “那就太好了,有了血灵芝,云瑶就有救了。”王毅开心之极的说。

    “我要你离开云瑶。”萧鸾冷冷看向王毅。

    “你刚才还说不会拿她的生命开玩笑,若是没有我,没人能用血灵芝制成药救她。”王毅气愤的说。

    “我是说,等你将血灵芝制成约后,你便离开,再不许出现在云瑶面前,不然,我宁可毁了血灵芝,毁了云瑶也不可能让你们双宿双飞。”萧鸾说。

    “哼,这才象你……,好,只要云瑶能好好的活下去,我会离开,再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王毅蔑然笑着萧鸾说。

    “在此期间,你还是要好好给云瑶医病,不可让她有任何情绪波动,等你将血灵芝练成丹药你找个合适的理由离开,不得让云瑶有半点怀疑。”萧鸾说。

    “好,我答应你。”王毅说。

    萧鸾点了点头,看向云瑶,说:“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好,已稳住了她的心脉,一会儿她就能醒过来。”王毅说。

    “那就好,你可以走了。”萧鸾说。

    王毅眸色阴沉的看了看萧鸾,拎起医箱走出房间。

    “爹爹,漂亮姐姐好了些了没?”鬼娃笑嘻嘻接过王毅手中的医箱。

    “走,我们回医馆吧。”王毅说着大步走出去,鬼娃见他脸色不好,回头看了看站在房门口的萧鸾,狠狠瞪他一眼,便小跑着跟上王毅。

    秦绾绾见王毅出来正欲让侍卫抓住他,便听院里传出萧鸾的声音:“让他们走。”

    秦绾绾一扬手侍卫皆放开道,王毅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离开,鬼娃一脸不屑看了看秦绾绾,小小的他提着大大的医箱紧随王毅离开。

    秦绾绾走进庭院,笑意盈盈看向萧鸾,说:“太子殿下,云瑶妹妹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你希望她怎么样?”萧鸾冷冷看着秦绾绾说。

    “我当然希望云瑶妹妹健健康康的啊,都怪那个王毅,他竟敢肖像云瑶妹妹,真是色胆包天……”

    “啪”

    一个极响亮的耳光甩在秦绾绾的脸上,秦绾绾惶然看着浑身萦绕着肃杀的萧鸾,说:“太子,您,您为何打绾绾。”

    “你还不知为什么打你吗?你当本太子是傻的吗?你所谓的在给云瑶道歉,应该就是想让本太子看到王毅与云瑶暧昧不清的样子吧。你的心还真是大啊,才被放出来又给我耍手段,好,这一次本太子就让你彻底长记性。你……不是很想知道在你封地的父亲与兄长的近况吗?我告诉你,你的两位兄长已被我杀了。”萧鸾说。

    “什么,太子,您,为何杀我兄长……,太子,您是在吓唬绾绾的对吧,你没有杀我的兄长,对不对。”秦绾绾惊讶之极的问。

    “杀了,真真切切的身首异处,就因为你监守自盗,你是我设计出来的天命凤女,自是不能动你,可本太子总不能吃这个哑巴亏吧,当然要拿你的亲人出出气。”萧鸾微眯着眸子阴狠笑看秦绾绾说。

    “太子,您,您说的什么,什么我监守自盗,太子,绾绾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啊,您不可听信谗言啊。”秦绾绾期期艾艾的哭着说。

    “谗言?哼,依你说那批黄金被人盗走,你还看到盗贼中有一人是云瑶。如果没有云瑶,本太子会听信了你的话,是有人来盗走了黄金。但事关云瑶,本太子便上心的追查了,不曾想,那批黄金却在你的封地被找到,可气的是,你的兄长见到黄金一夜间就挥霍掉了一万黄黄金,本太子不杀他们解恨,杀谁去。”萧鸾说。

    “不,这不可能,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盗那批黄金,太子殿下请您相信我,这,一定是晏玲珑,或者是萧无极,反正跑不了他们,他们必是想离间我们。”秦绾绾惶然大叫。

    “秦绾绾,在黄金被盗之前你就挪用了大笔的黄金到你的封地去,用于培养你的私兵。因为挪用的数额较大,你怕我一旦查账你必逃不掉,你便想出了这么个监守自盗的招数,还陷害栽赃云瑶,将所有事都推给是晏玲珑所为,说云瑶与晏玲珑是一伙的。

    这一计,可抹去你挪用黄金的事,还连带着把云瑶也坑进去,最后你又得到一比可观的黄金,你这可是一射三雕,算计得还真是妙啊。”萧鸾说。

    “不,太子殿下,不,完全不是您想的那样,秦绾绾没有做过,不是秦绾绾盗的黄金啊,太子殿下您要相信绾儿啊。”秦绾绾哭得好不凄惨,抱着萧鸾的大腿祈求着。

    “上次我杀了你的兄长解气,这一次我要杀掉谁呢?”萧鸾冷冷笑看秦绾绾说。

    “不,不要,太子殿下,绾绾承认曾挪用了一些黄金,或之后绾绾会还回来的,绾绾更没有想要监守自盗,太子您相信你,我真的没有。”秦绾绾哭着说。

    “想想,你对你的兄长及父亲应该都没什么感情,杀了他们对你也是不疼不痒的,不如……”萧鸾说着看向院门,喊:“来人。”

    “在,太子殿下有何吩咐?”肖白上前问。

    “将她带回去,施以刺骨之刑。”萧鸾说。

    “不,太子殿下,不要啊,刺骨之刑会让人痛不欲生,那是对十恶不赦罪人的刑罚,您不要这么对绾绾……”

    “不错,敢算计到本太子的头上,还左次三翻害云瑶,对本太子的话置若罔闻,这一次,本太子就是让你痛,痛到极致才好,这样才会让你记性。”萧鸾说。

    “太子殿下,绾绾错了,再也不敢了,求您别对绾绾用刺骨之刑啊,绾绾以后必踏踏实实给太子效力,再不敢犯错了。”秦绾绾发了疯般的扑向萧鸾。

    萧鸾使劲推搡着她,看向肖白说:“还不快把她拉开。”

    肖白一把揪住秦绾绾的头发,用力将她扯离萧鸾,一拳狠敲在她的后脑上,秦绾绾霎时昏厥晕倒下去,被肖白似拎小鸡般带出了庭院。

    萧鸾拂了拂被秦绾绾抓皱的衣袍,自语:“不知死知的东西。”

    他走进房间坐于床榻边上,拉着云瑶的手眼中盈满柔情的看着她。

    时间好似静止了一般,看着她甜美的睡颜,感觉着岁月的静和,他竟如此的满足惬意。

    “嗯。”云瑶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萧鸾,她惶然的张望着四周。

    “王先生已经回医馆了。”萧鸾笑着对她说,然后拿起床边几案上的水碗,说:“渴了吧,我喂你喝点水吧。”

    “你,你把王先生怎么样了?你,不要伤害他。”云瑶急切的拉着他的手说。

    萧鸾看着她,长长一声叹息,说:“云瑶,我对你来说就是那么不可信的吗?王先生给你看完病就离开了,如果你不信可以问曹大班。”

    “我,我不是不相信你,我……”云瑶惶然的躺回去,美眸中还是写满了担心。

    “你放心吧,我没把他怎么样,如果他不是为你医病的大夫,如果不是鬼医圣手,我许会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可是,为了你,我不能这么做,我还指望他医好你的病。”萧鸾说。

    云瑶看向萧鸾,说:“真的吗?”

    “你,就这么担心他吗?我很吃醋。”萧鸾无奈的说。

    “我,王先生是个好人,他只是逗我开心,我们真的没什么。你知我是个不愿欠别人人情的人,我不想因为我让他妄送了性命,那样我会愧疚一生的。”云瑶说着,眸中盈泪楚楚可怜。

    萧鸾轻轻为她拭去泪水,说:“不哭,我承认一开始看到你对着他笑得那么开心,我真的很生气,更嫉妒他。但看到你着急成那个样子,我终是不忍心让你难过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派出去寻找血灵芝的人已传回消息,血灵芝城东越那边找到了,半月后应该会运回到齐国来,我的云瑶,我会好起来,我会让你陪着我一生一世,给你这世间所有最好最美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