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温馨
    睡梦中的云瑶感觉到阵阵暖流由她的手缓缓涌入心间,让她感觉舒适安然,她反手包裹住那片温暖抱在怀中,唇角边扬起愉悦的笑意。

    王毅愕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就在云瑶两处柔软的雪峰中间,心狂跳不已,脸颊升起一片绯红,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在体内涌动。

    看着她的美丽的娇颜,他情不自禁的俯下头去,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虽然他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却还是惊动了她,她长长的睫羽微微颤动了几下,就要睁开眼睛,吓得王毅猛的抽回了手,故做镇定的看着她慢慢的醒来。

    “王先生,你怎么在这?”醒来的云瑶揉了揉为迷离的睡眼惊讶的看着王毅。

    王毅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玲珑有事在忙,让我过来为你医病,你感觉如何。”

    “哦,有劳王先生了,其实昨天小姐已给我看过,我已不大碍,您不来也没关系的。”云瑶温柔笑说。

    “把手给我。”王毅还着命令的说,语调却很是柔和。

    云瑶听话的伸出她的手,王毅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为她诊脉,就在他的手指确到她的手腕时,一股电流由他的手直击向他的心间,激荡得他微微一颤,他的脸上再度泛起一丝红晕,他干咳一声低垂下头。

    片刻后,他收回手,说:“还好,还没到最坏的地步,昨天的事我听玲珑说了,你呀,怎么能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云瑶低垂眼眸,嘟着红唇颇感委屈的娇柔。

    “没关系,我会医好你的。”王毅温柔笑对云瑶,然后起身走出房间,走到院中从炭火中拿起药罐,将药汤倒在碗中端着回到房间,看到云瑶眨动着明眸看着他,他微微一笑说:“吃药吧。”

    “我……不想吃,太苦了,这回的药比之前的都苦的太多了,我不想喝了。”云瑶娇声说。

    “不喝药病怎么会好呢,来,我喂你。”王毅说着舀了一勺送到云瑶的面前。

    “我不要喝,其实喝了也没用的,我知道我的病已无药可医了,先生,您就不要再为云瑶费心了。”云瑶将头传到一边。

    “谁说的,我可是鬼谷神医,我说可以医好你就能医好,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王毅说。

    “先生,云瑶怎敢质疑先生,您知道云瑶不是那个意思,是我……”

    王毅看着眸中含泪的云瑶,不忍再逼她,他莞尔,将药碗放在床榻边的几案上,说:“好,你不想喝就先不喝。”

    “谢谢先生。”云瑶笑说。

    两人都陷于沉默,氛围突然凝固有些尴尬。

    王毅看到几案上放着绣花线篓,他笑着说:“医馆没病人时我看菱儿与连翘玩翻绳游戏,挺有意思的,你可会玩?”

    “哦,会一些。”云瑶笑说。

    “我和菱儿学了些,我们来玩好不好?看谁能翻出更多的花样,谁输了就打手板,怎么样?”王毅笑说。

    云瑶看了看王毅,娇羞一笑,说:“想不到先生还喜欢玩小女孩的游戏?”

    “别小看这个游戏,到是很好的锻炼手脑的配合灵活度,来吧。”王毅说着,从线篓里取了一段绒线,在手上翻了几下,翻出一个网状递到云瑶的面前。

    云瑶盈盈一笑抬手,纤纤手指勾挑着线绳,翻出另一个图案来。

    两人你来我往的,一段线绳让两人玩得不亦乐乎,被他们翻出各种图案的丝线萦绕着一种温馨朦胧的爱意。

    好一会儿,云瑶凝眉看着王毅翻出的图案,思忖了片刻,又试探了几次,她嘟了嘟红唇,无奈的说:“这个,我不会翻了,我输了。”说着,她向王毅伸出白皙纤长的玉手。

    王毅莞尔,将线绳收到线篓里,轻轻压下云瑶的小手,说:“和你说笑呢,我怎么会打你呢,不如我们把打手板换成,将这药喝了。”然后他一翻手,手心中有几颗糖果,又道:“你可以先吃一颗糖果,嘴里甜甜的喝药时不至于那么苦。”

    云瑶才知王毅逗她玩了好一阵的翻线,原来就是想哄她喝药,她心中暖暖的,再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她嫣然一笑,说:“好,我喝药。”

    王毅笑着点了点头,说:“药有些冷了,我去热一下,你等会儿。”

    “先生,不必的,我就这样喝便可。”云瑶说着便要起身去拿药碗,王毅轻推开她的手,说:“不好,药温时喝,药效发挥的快些,也对脏腹好,你等下,马上就好的。”

    他说着端起药碗走出房间,云瑶看着王毅伟岸的身影,心中洋溢着阵阵喜悦与欣然。

    很快王毅端着药碗走回来,说:“好了,现在这个温度正好可以喝的。”

    云瑶坐起来,伸手去接却被他挡开,他笑对她说:“你先把糖吃了,我来喂你。”

    云瑶拔了颗糖果吃下,清澈的美眸盈着柔情看向王毅,王毅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点点的喂给她药汤。

    许是口中有糖果,竟感觉他喂进口中的药是甜甜的,云瑶笑看王毅说:“还是先生有办法,含着糖果吃药,一点都不苦了。”

    “这个方法是因为玲珑想到的,在玲珑小时候若是病了,想让她吃药特别的困难,她就是嫌药苦说什么都不吃,我父亲便用糖果这样哄着她吃药。”王毅笑说。

    云瑶看着王毅满眸宠溺笑意,她眸中现出一丝伤感,说:“小姐是天之娇女,从小就有那么人喜欢她,真羡慕她。”

    “外人只看到她光艳的一面,却不知,她不足三岁就离开娘亲被送到了鬼谷,我第一次看到她,她那般小,哭得跟着泪人似的,搞得我们一群大男人看着她都眼中盈泪。玲珑天资聪颖,为了学课业很是辛苦,比起与她同龄的孩子,她承受了很多的苦,我这个师兄亦如她的父亲一般,照顾着她一点点长大,也看尽了她所有的艰辛。那是你们无法知晓的。”王毅边说,边喂着云瑶。

    “想不到,小姐这般不易。王先生将小姐一手带大,对于一个男子来说更是不易。”云瑶笑说。

    王毅嗤笑一声,说:“当初父亲将奶娃玲珑交于我照顾,我还真是头疼了一阵,那时我不过才十一岁,还真是难为了我。不过,还好玲珑很乖巧听话,想到又当爹又当娘的日子,还蛮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