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妒妇
    “属下也是这样认为的,定是晏玲珑搞得鬼,而此事最关键的人便是那个舞姬,属下猜测,很有可能那个舞姬是晏玲珑的细作。”黑衣人说。

    “应该是这样了,我就知那个女人定不简单。”秦绾绾微眯凤眸,迸射着狠绝的光芒,她看向黑衣人说:“太子现在何处?”

    “太子,一直陪着那个舞姬。”黑衣人说。

    “彭”

    秦绾绾一掌狠狠砸在桌案上,大婚那日她独守空房一晚,早上他回来带她去给父王母后请安,在殿外他冷冷的告诉她,不该说的不要瞎说,她气愤之极,却只能隐忍。

    至此后,他便每天都去那舞姬住处,她每晚苦苦的等着他,终等到他回来却独自住在书房,她去找他,紧闭的房门内传出他冰冷的话,让她没事别去打扰他休息,他,全然没有把她当成妻子,如此的冰冷绝情,还不如之前对她宠爱有佳。

    之后,她便识趣的不再去打扰萧鸾,更是被萧鸾那句“记住自己的身份”给刺激到了,她这阵子一直在极力为父亲与兄长们辅路,她一定要手中握住可让萧鸾不敢小觑的实力,才不会让萧鸾看轻了,才不会成为他王权下的牺牲品。

    宁远候是他们最大的助力,萧鸾竟然为那个舞姬与宁远候绝裂,她若再不管,说不定她很快就变成下一个宁远候了。

    她现在是凤女,是大齐的太子妃,她得到了想要的一切,绝不能让那个贱人舞姬给毁了。

    “呵……”秦绾绾娇媚的面容上绽放阴绝的笑意,说:“晏玲珑,你最拿手的就是美人计,当年你以美人计毁了萧无极,现在,又想以美人计断送萧鸾的一切。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愿。”

    ————*————

    竖日,晏玲珑来到医馆,王毅坐在堂上凝眉沉思,见她进来他走向她问:“云瑶她怎么样了?”

    晏玲珑叹息一声,说:“她的情况不太好,她为了报仇,竟然想与仇人同归于尽,我已暂时稳住了她的病情。”

    “对她来说,这世间就没有让她有一丝留恋的吗?”王毅低下眼眸喃喃自语着。

    “这些年支撑她活下来的是家人与仇恨,妹妹云凝的回归她不再担心母亲无依无靠,这次报了仇,她以为,……就此终结了自己的生命,求生的意识很弱,你知道,病人一旦放弃求生就是灵丹妙药也救不了了。我昨天劝了她好一阵,她很消沉,”晏玲珑说。”

    “那要如何?”王毅沉声说。

    “师兄,你去见见她吧,也许你能让她在活下去的理由。”晏玲珑说。

    “我,我如何能让她……”

    “昨天萧鸾求我继续给云瑶医治,你就代我去看云瑶吧,我看得出师兄心中应该很喜欢云瑶的,去用你的真情打动她,让她有活下去的勇力。”晏玲珑说。

    王毅看了看晏玲珑,点头说:“好,我去。”

    鬼娃背着和他的身高差不多的医箱跑出来,笑呵呵的说:“爹爹,我已经帮你把医箱准备好了,走,我陪爹爹一起去看未来娘亲去。”

    “你这鬼灵精,到是将你爹爹的心意看得透澈,都叫起未来娘亲了。”晏玲珑笑对鬼娃说。

    “那是,我可是一直为爹爹的终身大事愁着呢,好不容易看爹爹对一个女子有了好感,必是要卖力撮合了。

    小师姑来之前,我就和爹爹说让他去看未来娘亲,他却坐在那里当闷葫芦,小师姑一番话终是让爹爹下了决心。”鬼娃笑说。

    “多嘴,还不快点走。”王毅沉着脸瞪鬼娃,向晏玲珑说:“看好家,我过去看看她一会儿就回来。”

    “好,去吧,不必着急回来,好好陪陪云瑶。”晏玲珑笑看师兄与鬼娃离开。

    清英望着融入街市人群中的王毅,说:“但愿王先生会让云瑶改变心意,云瑶真的太可怜了。”

    晏玲珑叹息一声,说:“云瑶看着极柔弱,骨子里却是个极倔强的,她即便对师兄动了真情,也很难接受师兄,她总过不去被凌辱那道坎,觉得自己的身子不洁净配不上师兄。”

    “刘金瀚被丢去乱坟岗被野狗啃食,我也感觉便宜他了,应该让他受尽极至的痛苦折磨后再将他凌迟处死才解恨。”清英恨恨的说。

    “清英,传信给阎王,让他速来王城。”晏玲珑说。

    “阎王,你不提他,我都要把他忘了,你不是说帮他找妻子女儿的吗?可找到了?”清英问。

    “只找到了她们藏身的地方,要想将她们救出来,还得阎王自己亲自去。”晏玲珑说。

    “看来,你又有什么计谋了,这次可否透露一些。”清英笑说。

    “还是带点神秘感吧,吊足了胃口才好玩不是。”晏玲珑笑说。

    “你总是这么没颈,得,我传消息去了。”清英说着走出医馆。

    ————*————

    秦绾绾在下朝的路上劫堵着萧鸾,昨天她等了他一晚,他却没有回东宫,想着他抱着别的女人风流快活,她却独守空房,她的心中充满怨恨。

    看着下朝的大臣纷纷离开,却一直不见萧鸾的身影,她强忍心中愤懑,才没让自己冲向大殿去。

    鬼卫走向她,说:“主上,太子殿下去了凤栖宫中。”

    秦绾绾恨恨的说:“那便去凤栖宫找他。”说罢上了轿辇向凤栖宫方向而去。

    到凤栖宫她下了轿辇便向殿宇里走,厉嬷嬷站在大殿外见她走来,上前挡住去路,冷声说:“没有聂王后的召见,你不能进去。”

    秦绾绾一扬手甩了厉嬷嬷一个耳光,说:“狗仗人势的奴才,我乃大齐太子妃,你不过是低贱的奴才敢对我如此不敬,今天这一巴掌就是给你的教训,以后再敢无礼,就直接将你拉出去杖毙。”

    “你……”厉嬷嬷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愤然的瞪着秦绾绾,却是被秦绾绾的阴狠震慑住,眼看着她冲进了大殿,才恍然的跟了进去。

    秦绾绾进到大殿看到正说话的聂王后与萧鸾,她喊道:“太子殿下,您还真是让臣妾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