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萧鸾的怪异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萧鸾的怪异

    萧鸾看出母后对秦绾绾的厌弃,他转头看到秦绾绾豪不示弱的样子,他眸色渐寒,说:“绾儿,你先去车上等着,本太子与母后说会儿话。”

    秦绾绾不敢惹萧鸾不开心,只得忍气吞声,她站起身笑意盈盈向聂王后一礼,说:“母后要好好养身子,儿臣先行退下了。”

    “嗯,去吧。”聂王后冷冷的说。

    静和公主看着走出大殿的秦绾绾,傲慢之极的说:“把她抬举成凤女,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真是得志的小人。”

    聂王后对萧鸾说:“此人得志便忘形,难担大任,鸾儿可要小心她是喂不熟的狼,别被她反咬你一口。”

    “母后放心,对秦绾绾儿臣心中有数。”萧鸾说。

    “那便好。”聂王后说。

    “关于最后的行动计划,儿臣觉得应该放缓,儿臣二度成为凤女夫婿,朝臣们都向儿臣抛出橄榄枝,父王也重新重用儿臣,但同时也将兵权全交由萧无极,就连御林军都归属了他协理,若想有所动作还需更谨慎部署,儿臣心中已有打算已在进行当中,应该很快见成效。”萧鸾说。

    “哼,你父王一直用萧无极来牵制我们,他的跷跷板到是玩得好,早晚有一天,本宫定让他失去重心从高位上重重摔下来。”聂王后恶狠狠的说,感觉胸口一股血腥上涌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王后娘娘……”厉嬷嬷见聂王后嘴角溢出的血,忙拿手帕帮她擦拭。

    “啊,血,母后,母后,您怎么吐血了……快,快叫御医来……”静和公主见手帕上的血,娇颜失色的大叫。

    “慢着。”萧鸾一把拉住要跑去叫御医的宫婢,向大殿外喊:“紫苧,进来吧。”

    立时,一位身着素白长裙,长相清秀淡雅的女子垂首走进大殿,近前行以大礼,说:“民女拜见王后娘娘,拜见静和公主。”

    萧鸾对聂王后说:“她是紫苧,是儿臣特意为母后带来的医女,她医术高明是可信任之人,她必可帮母后调理好身体。现下宫中已被凌贵妃掌控,儿臣实不放心母后的身体经他人之心。”

    “鸾儿心细如尘,母后甚感欣慰。”聂王后说。

    “母后解禁,儿臣理应陪母后身边,但儿臣还有诸多事务等着处理,就让静和多陪陪您,等儿臣闲下来再看望母后。”萧鸾站起身向聂王后深施一礼。

    “好了,你快去忙吧,你也多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好。”聂王后虚弱的说。

    萧鸾走出凤栖宫由内侍搀扶着上了车,秦绾绾立刻依进他的怀里,娇滴滴的说:“太子,母后不待见绾儿,很介怀绾儿身份低贱,但绾儿对太子是绝对忠心的,太子可要在母后面前多为绾儿说些好话……。”

    她被赶出来很是气愤,坐回到车里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萧鸾能让她成为凤女,也可将她打回原形。她深知自己在萧鸾面前,只是还有被利用的价值,不然,她会和萧鸾曾玩弄过的女子一般,终会消无声息的消失掉。

    曾经她羡慕之极晏玲珑是天命凤女,更因此而嫉妒晏玲珑能拥有这世间最好的一切。现在她终成为凤女,终于象曾经的晏玲珑一般,拥有权利与财富受世人的仰望。可一步登天的她,相比于手握庞大墨家势利的晏玲珑还相差很多,她也要象晏玲珑一样,培植出自己的势利,那样她才有傲气的资本。

    她怕萧鸾斥责刚刚的无礼,不等萧鸾说话便低眉顺眼的讨好。

    不管她怎么撒娇谄媚,萧鸾只神情淡淡的望向窗外不理她。

    萧鸾似乎从王陵回来,对她就非常的冷淡,和他说话,他总是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时会痴痴的笑,眼中带着迷醉,时而又惆怅的叹息不已。

    他莫名的情绪,让她怀疑萧鸾大概是看中别的女子了,可是,他去王陵守陵一月,为表诚心他连婢女都没有带去,王陵中更是青一色的男子,按理说,他不可能会遇到别的女子。

    难道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吗?

    “太子,您是不是过于劳累了,让绾儿给您按摩一下吧。”秦绾绾说着便给萧鸾按摩,按着按着,她的手慢慢向下……

    萧鸾终于动了,他低头看了看秦绾绾握着他龙阳的手,一把挥开,冷冷的说:“今日的错再不可犯,你在外人面前是天命凤女,但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若再惹得母后不悦,别怪本太子不客气。”

    秦绾绾怯怯的点头,娇声说:“哦,绾绾错了,再也不会犯了。”

    她小心翼翼的给闭目养神的萧鸾按摩,眉头紧紧皱起,心想,这萧鸾是转性了吗?她这般撩拨他,他竟不为所动。

    她正思忖时,听得一阵欢快的音律传来,她撩开纱幔看到路过的街市上一处高台上一群身着绚丽舞衣的女子在曼舞,她推了推萧鸾说:“太子快看,那是曹大班的花车,舞师们在花车上跳舞呢。”

    “不过是一群招摇过市的舞妓,有何好看的。”萧鸾凝着剑眉,连眼睛都没睁。

    “她们不是红楼里的舞妓,是曹大班的舞师,曹大班可是王族御用的舞班,是可跳出这世是最优美舞姿的舞师,专门教授公主们舞技,静和公主精湛的舞技就是由曹大班的舞师教出来的。”秦绾绾看着花车上翩翩起舞的女子们饶有兴致的说。

    “哼,一群庸姿俗粉,哪里比得上……”

    萧鸾叹息一声,他连那女子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心中一阵烦乱,大声喊:“快点越过这里,太吵了。”

    秦绾绾不知萧鸾为何突然冒起无名火,她乖巧的坐回他的身边,为他轻轻揉着太阳穴。

    高台上盈盈曼舞的云瑶,以面纱掩住绝色容颜,眸色冰冷的看着快速掠过的华丽辎车……

    曹大班一身妖艳红裙,美丽的容颜上泛着勾魂摄魄的笑容,摇着手中的绢扇,笑看高台下聚来的人群,说:“今日,我曹大班征收弟子,凡5-12岁喜欢舞技的女娃都可前来应征……”

    “我我我,曹大班,我要做您的弟子,收下我吧……”台下一长相很讨喜的胖丫头欢喜雀跃的喊着。

    “我的天,你长得跟秤砣似的,蹦都蹦不起来吧,还要跳舞,可真是……”

    “哈哈……”

    一人戏谑的话引得看热闹的众人轰然大笑起来。

    那胖丫头涨红着脸,吼道:“我,我,我可以减肥,我一定可以减得象台上的女子一般苗条。”

    “你可得了吧,你就是变苗条了,你没听曹大班说,人家要5-12岁的女娃,你,有30没?”

    “你去死,你才30,人家只有15岁而已……”

    “哈哈,才15岁,长得跟我邻居大娘一般,哈哈……”

    “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杂碎,我削死你们……”说着,那胖丫头便轮起了拳头。

    曹大班看着发怒的胖丫头,笑说:“胖丫头,你可别砸了我的场子,你想学舞不光是有苗条的身材,象你这个年纪想入我曹大班的舞班,那就得有极高的天份才行。”

    “什么是极高的天份?”胖丫头问。

    “就是你的身体与灵魂对舞蹈和音律有极高的领悟力,这种天才自不会限制于年龄,我们班子有一位天才舞师,她是16岁入了我的舞班,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舞技便和其它练了十年的舞师一般优秀了,这就是天份。”曹大班笑着说,回眸看向舞师中的云瑶。

    当初晏玲珑将双生花姐妹交给她,她还愁要如何教,却不想,听着音律便可随意舞出曼纱舞姿的云瑶,加之她倾国倾城的容颜更为她的舞姿增色加彩,竟让她惊艳不已,这便是她寻找了很久的舞师天才,她决定在云瑶为晏玲珑做完大事后,她会向晏玲珑要来云瑶,将云瑶陪养成她的曹大班的接班人。

    一个月后,王毅终回到鬼谷医馆。

    他将晏氏夫妻平安送回了鬼谷,依晏玲珑的意思是让他留在鬼谷中,他实在不放心晏玲珑,晏氏夫妻与他一样心情,恳求他回来医馆照顾女儿,他便回到了医馆。

    走进医堂,认识他的病患都热情的与他打招呼,他只是淡瞄了眼便走向后堂去,在病患们心中天才神医必是有傲骨的,神医越是高冷越让受他们尊崇。

    王毅被誉为鬼医,不光因他是鬼谷的神医,还因他性情怪异孤僻,凭自己的喜好选择病者,看不顺眼的不管你权势多大,即便你给座金山,只要他不愿,病者的生死皆与他无关。

    自从与晏玲珑现世开了医馆,他这位隐世神医出现在世人面前,他很不习惯与世人接触,医馆人来人往曾让他颇为烦躁,但为了小师妹他只得忍着,当小师妹出事,百姓为小师妹上万民表,桀骜不驯的他对这些平庸的百姓心怀感激,面上虽然冷淡,却是再不会凭自己的心情挑病者,并对每一位病者都尽心尽力的救治。

    “王先生您回来了。”正晒草药的菱儿看到走进内堂的王毅,甜甜笑着说。

    “嗯,玲珑呢?”王毅问。

    “在药库呢。”菱儿说着,放下手中的草药,说:“先生一路辛苦了,我去给您烧水,您一会儿好好洗个澡,解解乏。”

    “嗯。”王毅笑说。

    菱儿拍了拍身上的药尘向王毅盈盈一笑跑向后厨。

    王毅走去药库,伸手推开门,正与一人撞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