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患得患失

第一百六十六章 患得患失

    “孤凰之说是我与大师早就商定好的,那时我心性似铁,从没想过会为谁动摇,更没想到会接受萧无极。

    他是未来的大齐国君,这其中有太多的变数,我们的爱是否能经得起风雨,这还是个未知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晏玲珑说。

    清英看到晏玲珑眼中的愁绪,洒脱笑说:“算了,我们不说这么深重的话题。和你说说秦绾绾吧,她成为凤女可是老风光了,南宫烈传信来说,太子暗中将秦绾绾几位兄长和他的亲信全都安插进朝中各部,若不是军中有战王,太子的手会伸得更长。”

    “好好蹦跶吧,蹦得越高,我便更好下手。告诉南宫烈密切注意秦绾绾的几个兄长。”晏玲珑笑说。

    清英点了点头,说:“对了,你那个妹子晏亦姝,已从牢里捞出来了,她在牢里可是受了不少罪。”

    “受罪,哼,若她不是我妹妹,若不是看在爹爹的份上,她早就死上千百次了。三天后我送走爹爹和娘亲,便去看我这位好妹妹。”晏玲珑眸中泛着狠戾。

    “玲珑,你知道吗,和你一起做事,就一个字,爽。特别是看到你割了刘金凯老二时,手起刀落那叫一个痛快,我都看呆了。”清英狭长美眸闪着熠熠光芒。

    晏玲珑笑看清英摇了摇头,说:“你与菱儿连翘跟着我出生入死,受尽磨难,我都感觉亏欠你们太多,你还说爽。”

    “越是大波大折越是能激起我的斗志,再说和你这种大智大勇的人在一起可以学到很多,算是受益非浅了。”清英笑说。

    “小姐。”菱儿端着托盘与连翘笑意盈盈走进来。

    “你们这又端了什么来?这几天一直都在喝各种汤羹,我都要吐了。”晏玲珑凝着眉头看着菱儿端到面前的精致的白玉小碗中黑黑的汤药。

    “这可是战王一早亲自小厨煮的,您可别辜负了战王一片心意……”菱儿捧碗笑对一脸愁苦的晏玲珑说。

    “我不喝,快拿走吧。”晏玲珑说。

    连翘从菱儿手中拿过白玉碗,戏谑着说:“菱儿,小姐习惯被人喂的,你得这样……”她说着舀了一勺递给晏玲珑。

    晏玲珑瞪连翘,说:“臭丫头,到知道打趣我了。”说罢,她狠瞪连翘拿过碗,几口喝下怼还给连翘。

    三日后,一列车队从战王府徐徐向城门而去。

    马车出了城门在宽敞之处停下来,战王扶着晏玲珑下了车。

    晏文轩扶着兰若曦也下了车子,迎向走来的女儿。

    晏玲珑跪于双亲面前,行了大记,说:“爹爹,娘亲,女儿就送你们到此了,等女儿完结要做的事便去鬼谷陪你们。”

    “你不必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娘和亦琛的,爹娘无用什么事都帮不上你,你定好好的保护自己,我们等着与你团聚那一日。”晏文轩双眼盈泪说。

    “玲珑啊,我这娘亲真是不称职啊,从小就把你送去鬼谷,现在又留你一人在这乱世中,娘亲真的好舍不得你。”兰若曦泣不成声的说。

    “娘亲,您别哭,别哭……”晏玲珑抱着娘亲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若曦,你这般哭让孩子心里难受,快别哭了。我们去鬼谷才可让玲珑安心做事。”晏文轩劝慰着妻子。

    兰若曦忍下泪水,为晏玲珑擦去脸上的泪水,说:“娘亲这便走了,你定要好好的,娘亲等着你。”

    “好,我会尽快与爹爹娘相见的。”晏玲珑勉强笑着说,从小就缺失母亲疼爱的她,多么希望娘亲能时刻陪伴在身边,在她累了倦了时可在依在娘亲的怀里撒娇哭泣,可她太清楚自己要做的事太过危险,只有把亲人们送去鬼谷才可让她平安。

    萧无极拥住晏玲珑,对两位长辈,说:“伯父伯母你们不必担心,我会照顾好珑儿的。”

    “有王爷在我们自是放心的很,就有劳王爷为我儿费心了。”晏文轩笑说。

    “伯父,您这话就太见外了。”萧无极笑说。

    王毅上前,说:“好了,我们得快点出发了,得争取在天黑之前到邻城,不然我们就得野外露宿了。”

    晏玲珑点了点头,看向蓝琪蓝珲说:“这一路就拜托两位了。”

    “我二人必不负小姐重望,定会将二老安然送到鬼谷去。”蓝琪与蓝珲向晏玲珑拱手说。

    “好,上路吧。”晏玲珑点了点头,看向已上车的双亲,眸中又泛出泪水。

    “姐姐,你要快点来哦,亦琛会天天等着姐姐的。”晏亦琛将小脑袋露出车窗向晏玲珑招手。

    “快回去吧,我们走了。”晏文轩离别的伤感,一边安抚着哭泣的妻子,一边向女儿挥手道别。

    他的心里也难过之极,知女儿有必须去做的大事,但这大事都是九死一生的,他非常担心,这将是与女儿的绝别。

    王毅看了看已哭得梨花带雨的晏玲珑,抬手想抚摸她的头,却是被萧无极拦下。

    他释然一笑,看着冷眼看他的萧无极,说:“好好照顾她,你不得让她少一根头发。”

    “放心,本王的女人,本王自会保她安然。”萧无极说着霸道的将晏玲珑揽进怀中。

    “师兄……”晏玲珑哽咽着。

    王毅笑说:“师兄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好了,我们要走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晏玲珑点了点头,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下。

    一声响亮的鞭响,车队缓缓启程。

    模糊的视线中,车队渐渐变小,远去。

    晏玲珑将头埋于萧无极的怀中轻声啜泣,萧无极温柔和抚摸着她,给她安慰。

    “相信我,很快,很快我便让你与伯父伯母相聚。”萧无极看眼远方的车队,抱起晏玲珑上了辎车。

    返程的路上,晏玲珑伤感的思绪渐平复下来,她长长吁出一口气,抬起头来看向萧无极,发现他正眸色晦暗的看着她。

    “我,是不是哭得很难看?”晏玲珑不好意思的抚了抚脸颊。

    “你,刚说的会与伯父伯母去鬼谷团聚,你是不是已打算好,有一天会离开我?”萧无极忧郁的矅眸定定的看着晏玲珑,似怕错过她一丝表情。

    “我,没有啊,你怎么会这样想,……即便嫁了人也可回娘家吧。”晏玲珑心虚的说。

    萧无极淡淡一笑,说:“晏玲珑,你给我记住,未来的日子,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别想再丢下我。”

    晏玲珑捧着他的俊脸,娇声说:“你这个多心鬼,好了,以后上哪里都让你跟着行了吧。”

    萧无极一把揽过她,深深吻上她的唇,吻得那般的认真投入。

    晏玲珑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全身酥软,她微微睁开眼帘看着俊逸的他,突想到,如有一天她真的离开他,他会如何,不由得心上传来一阵刺痛。

    “啊!”唇上传来真实的痛感,她轻声呼痛。

    “这般不认真,你在想些什么?”萧无极说。

    晏玲珑躺在萧无极的怀里,美眸流转,笑说:“我,当然在想娘亲……”

    “我不必担心,虽然你已派了墨家人护送,但我还是让魅魔在暗中护卫着,他们必可安全到达鬼谷的。”萧无极说。

    “谢谢你,无极,有你在真好。”晏玲珑捧着他的脸颊给他一个香吻,羞答答的依进他的怀里。

    萧无极被她主动献吻心情大悦,看着将头埋与他怀里的晏玲珑,开心的大笑出声。

    车子停下来,传来清英的声音:“玲珑,到了。”

    萧无极蹙眉,揭起车窗看了看荒郊野外的,回眸看晏玲珑说:“你要去哪里?”

    “我去处理一下亦姝。”晏玲珑说。

    “那个毒妇,你当如何处理她,我让皓月去便是。”萧无极一脸不高兴的说。

    晏玲珑嘟起红唇,说:“你是想从此以后将我牢牢锁在你的身边,什么也不许我做是吗?”

    “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更不想你遇险。”萧无极说。

    晏玲珑收敛笑容,专注的看着他,说:“无极,我知你想将我保护起来,可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是经不起风雨的温室的花朵,更不是笼中的金丝雀。你这种保护对我来说就是禁锢,这样只会让我更想逃离你。”

    “你不就是想报复萧鸾和秦绾绾这对狗男女吗,我可以为你让他们一无所有,可以答到你想要的一切结果,你就依靠我不行吗?为何要亲自去做,他都那般绝情绝义,难道你还奢望与萧鸾怎样?”萧无极愤然说。

    晏玲珑看着愤怒的萧无极,片刻后,她低垂下头陷入沉默。

    萧无极见晏玲珑默不作声,他有些慌,拉住她的手,说:“抱歉,我不应该冲你吼,我,我不会禁锢你,我只是……,让皓月跟着你去吧,这让我放心些。”

    晏玲珑看着有些颓然的萧无极,扑过去抱住他,说:“无极,你要相信我,无条件的相信我,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走在一起。”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萧无极欲言又止。

    从与她有了实质的关系,他总是有患得患失的感觉,比之前更怕失去她,他总想将她掌控在他的世界里,可他很清楚自己无法让她完全的依附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