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一百六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因凤女一事,让齐王龙颜大悦,命人重新上了好酒好菜要痛饮一番。

    了缘大师不喜这般热闹的盛宴,他起身向齐王抬手一礼,说:“老衲已为吾王答疑解惑,这便回去了。”

    “大师好不容易下山一趟,就在这宫中多留上几日,寡人可是为大师特意准备非常美味的斋食与素酒呢。”齐王笑说。

    “多谢吾王圣恩,但老衲心系修行,也清静惯了,还是就此回去了。”了缘大师说。

    “还想听大师讲经说法呢,即大师急着回去,那好吧,寡人这便派人用寡人的龙撵送大师回圣庙去。”齐王说着便扬手要叫内侍。

    “吾王且慢,龙撵只为王者所乘,老衲不可破了规矩。”了缘大师双手合十说。

    “好,就依大师,马上去备得轿辇,定要平安稳妥的将大师送回去。”齐王指着高喆笑说。

    了缘大师向齐王一礼,带着随行的小沙弥由高喆引着离开大殿。

    大师走后,齐王与众臣再无拘束,新凤女之事让所在人都大受鼓舞,皆一脸喜色的谈笑风声。

    “父王,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

    尖利刺耳的叫声传来,满脸笑容的众人皆诧异的看向冲进大殿惊慌失措的静和公主。

    “父王,救命啊,杀人了……”

    静和公主失魂落魄的跪在齐王面前,面如土色。

    齐王被打断了喜悦,很不高兴,他紧皱眉头,说:“看看你象什么样子,哪里还有一国公主的端庄稳重,王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还不赶紧起来。”

    静和公主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长长吁出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说:“父王,儿臣刚与魏太子去看老师,却不想,一推开门看到……”

    她一回想房间里凄惨画面,胸腔中再次翻涌起来,她立捂住嘴一阵干呕。

    “静和,你这是做什么?”齐王喜欢的心情被静和搅得尽散,他非常的生气。

    静和公主回头指着一个内侍,说:“你来说。”

    “是,公主。”内侍胆怯的应着,上前一步垂首恭立,说:“刚我等与静和公主去安平郡主的房间看望,不想竟看到静和公主的贴身侍婢玉莲与一男子倒于血泊中,经查看,男子被割去了下-体流血过多死去,玉莲被救醒,却变得疯癫痴傻。”

    “怎么会这样?那安平郡主何在?”齐王眉头紧蹙说。

    “安平郡主不知去向。”内侍说。

    众人皆一脸惊恐之时,宁远候却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萧鸾。

    他知倒于血泊中的男子必是他的二儿子刘金凯,萧鸾让他告之任御林军左统领的二儿子寻个人随秦绾绾去永乐大殿的偏院。当他得知已给晏玲珑下了媚散,想找个男子毁了晏玲珑,他便想起大儿子死在晏玲珑,他便恨得牙痒痒,便让儿子前去好好凌辱晏玲珑为大儿子复仇。

    儿子的武功也不弱,对付那不会武的晏玲珑绰绰有余,怎么就死了……

    他不相信,想冲出去找儿子,萧鸾一把拉住他,小声说:“切不可妄动,这事若追根究底你我都逃不了干系。也许,那男子不是您的二公子。”

    宁远候强压心中悲伤与愤怒,他更后悔不应该让儿子去,吞下眼中的泪,期待着一丝侥幸。

    “唐枭。”齐王一声厉喝。

    “在。”御林军总统领唐枭上前。

    “速速查实是怎么一回事。对了,魏太子何在,千万保护好魏太子安全。”齐王说。

    “微臣领命。”唐枭拱手一礼转身大步离开。

    “今日怎么这么多事。”齐王有些烦躁的说,抬手掐了掐眉心。

    众朝臣也都脸色暗沉,刚还欢声笑语不断的大殿上似有阴云密布,很是压抑。

    片刻后,唐枭回到大殿,他身后几个御林军卫将蒙着白布的单架放在地上,另两人将失魂落魄眼神空洞的玉莲架上来,一放手,玉莲便瘫软在地上。

    宁远候赤红如血的双眸死死盯着那层白布,拳头攥得咯咯真响,此时他多么希望儿子没有听他的话,那么,那张白布下便不是自己的儿子了。

    唐枭拱手一礼,说:“微臣已查实清楚,死掉的男子是臣的部下,御林军左统领刘金凯,具知情的小内侍说,是刘统领早就觊觎静和公主的侍婢玉莲,今日见玉莲一人在大殿的偏院中便起了歹意,在对玉莲行不轨之事时,玉莲拼死保护贞洁,竟一刀割下了刘金凯的下-体,刘金凯因流血过多而亡,玉莲也因此被吓得失心疯。”

    “我的儿啊,我的儿子啊……”宁远候冲出人群,颤抖着手揭开那层白布,看到面目狰狞,全身是血的二儿子,他心如刀绞悲恸之极,遽然,他眸色赤红转身抓向唐枭,说:“你胡说,是你诬陷我儿,我儿乃堂堂御林军左统领,怎会看得上这低贱的丫头……”

    “宁远候,您自己的儿子,您应该最了解他的风流成性。”唐枭不卑不亢的看着宁远候。

    “你个这混蛋,你冤屈我儿,本候要杀了你。”宁远候怒声咆哮冲向唐枭。

    唐枭被宁远候遏制住喉咙,他也不示弱的反扣住宁远候的手腕迫他使不上力,不屑冷笑:“哼,我冤屈你的儿子,我一御林军总统领因你儿子曾被各大尚宫掌事斥责没有好好管教属下,原因是您的好儿子曾多次调戏宫婢,您若不信,即刻传来各大尚宫局,一问便知。”

    刘金凯凭他老子宁远候,空降到御林军中,无什么本事却身负左统领,这让众将士怨声载道。

    若是,刘金凯能本份进职责到也罢了,不想,他竟把这后宫当成了花街柳巷,每天都以调戏宫婢与尚宫为乐,害他被几大尚宫局的掌事围攻指责。

    他回到营中便把刘金凯抓回来责打,部下皆称赞大快人心,转眼工夫他被太子传唤去,不阴不阳的训了一顿。

    今日,皓月找到他说刘金凯死了,他立拍着大腿笑说:“死得好啊,是谁杀了他,我要请他喝酒去。”

    皓月说出这话,他便想到是战王让皓月杀了刘金凯。

    刘金凯就是御林军中一颗臭虫,终逃不过神勇战王的法眼,唐枭心中更为钦佩战王的杀伐果绝。

    他曾听人说,王上把军权交于那个王子手,那这个王子便是最有可能继承王位之人。从可一手遮天的聂家衰败,战王的气质更盛,人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论私心,唐枭很想靠近战王这棵大树,以图将来更好的前程。

    所以,皓月托付他的事,他立拍着胸脯应允下来。

    “不,不是这样的,你胡说八道,你这是陷害我儿……”宁远候悲愤大叫,扑倒在齐王面前,哭求:“王上,我儿死的冤枉啊,您要为我儿做主啊。”

    齐王面色不善的看着痛哭的宁远候,说:“你儿若是真有冤情,寡人自会给他平冤招雪,若他真如唐枭说的,哼,便是自作孽。”

    齐王看了看目光呆滞的玉莲,说:“玉莲这副模样想来也问不出什么了,唐枭,可有人证?”

    “王上,与玉莲同去照顾安平郡主的还有两个小内侍,他们可以做证。”唐枭说。

    “好,唤他们上来。”齐王说,心下却烦躁不已。

    唐枭将两个小内侍叫上殿来,小内侍行了大礼胆怯的看了看唐枭,唐枭厉声说:“你二人将见到听到的都如实告之给王上听,不可有一句不实谎言。”

    “是。”内侍应声,一内侍说:“我等奉王命送安平郡主去休息,在后院主楼安置好郡主,玉莲给郡主喂下御医开的醒酒汤,郡主很快便睡着了,之后玉莲便说要给郡主去拿新衣,让我二人守好公主。

    没多大工夫玉莲回来,刘将军也尾随而来,玉莲一直让将军离开,刘将军也不走还对玉莲污言秽语的,玉莲很生气说是要告知公主刘将军非礼于她,便气冲冲的走了,刘将军也跟着玉莲离开。

    玉莲刚走,战王来看望郡主,待一会儿便把郡主带走了。我二人无事便想回到前殿去,路过偏院听到叫声,那声音是玉莲的,我们便寻着声音去叫门,刘将军开的门,见是我们便又骂又打……”

    说到此一个内侍抬起头,现出大片红肿的脸颊,另一人撩起袖子,现出胳膊上大片的青紫。

    “这些,都是刘将军打的,身上还有……我们看到玉莲倒在地上浑身是血,也不知是死是活,我们吓坏了,刘将军说要是我们把看到的事说出去,就杀了我们,我们害怕极了,再不敢多事跑回了大殿。后来,唐总领找到我们……”

    二人扑通跪在地上,说:“王上饶命,我等只在卑微的奴才,别说我二人就是再来几个也不是刘将军的对手,我们若不离开,不但救不了玉莲,也定会死在刘将军的手上,我们实在害怕极了,求,求王上饶命啊。”

    二人满脸是泪,连连对齐王磕头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