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孤凰
    此时御花园的中,百鸟已散去,秦绾绾坐在萧鸾的身边,萧鸾一副气定神闲的品着香茗。

    齐王与众人则时不时看向园门,翘首以盼着了缘大师的来临。

    终于,一个小内侍跑进园子向齐王报:“王上,了缘大师已到殿外。”

    “好好好。”齐王欣喜的站起,看向众大臣说:“众爱卿一同与寡人去前殿迎接大师。”

    说罢,他带着众人离开御花园。

    永乐大殿前,远远看见老内侍高喆与十几个小内侍簇拥着一位身着青色僧袍老和尚和小沙弥缓缓走上高阶。

    老和尚红光满面精神奕奕目光炯炯,光光圆圆的头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他雪白的长眉与胡须随风飘舞,那般傲然绝尘的气质尽显不识人间烟火仙风道骨的得道高僧!

    齐王急步来到前殿,看到了缘大师脸上泛现亲和笑容加快了脚步迎过去。

    “了缘大师。”齐王到了缘近前,双手合十恭敬虔诚一礼。

    众臣们皆向了缘大师深深鞠躬。

    “阿弥陀佛!”了缘大师神情肃然单手作礼微微颔首。

    “打扰大师您的清修,实乃抱歉,实是寡人与众朝臣有难解的之谜,还请大师能指点迷津。快,大师快请入大殿。”齐王说罢便请了缘大师走进大殿,众臣亦步亦趋的跟随而入。

    众人都坐下来,了缘大师说:“吾王因何事而困扰?”

    齐王向了缘大师一拱手,说:“大师,今日发生一件怪事,寡人本是与众臣们在御花园中赏花,突然飞来成群结队的鸟儿,百鸟皆落于一位叫秦绾绾女子的身边,对秦绾绾很是亲近,您应该知道,晏玲珑出意外导致毁了凤命,然后民间就有些传言,说是秦家女子将是新凤女。

    观今天百鸟逢迎秦绾绾的现象,难道她便是新凤女,大师可有什么方法鉴定一下。”

    “阿弥陀佛!”了缘大师点了点头,说:“可让老衲看看这位姓秦的女子?”

    齐王转头看向萧鸾身边的秦绾绾,说:“秦绾绾,快过来见过了缘大师。”

    “是。”秦绾绾娇声应着翩翩走上前,低眸含蓄的向了缘大师行了一礼,说:“小女秦绾绾见过了缘大师。”

    了缘大师眸色咄咄看向秦绾绾,微微蹙起雪白的眉头,观察了片刻后,他垂下眼帘,望着手中的菩提手珠,说:“此女子面色似隐含着天机,但老衲看不透。”

    “这……可如何是好?”闻言,齐王皱起眉宇,了缘大师可说是九洲修行造化最深的高僧,若他都看不出,这世间想来再无人看得出这秦绾绾的命数了。

    “不过,老衲记得有一本上古佛书上记载着,一个古老的部族一有种检测凤女的方法。”了缘大师说。

    “哦?是何方法,大师快快说来。”齐王欣展颜看向缘大师说。

    “佛说,凤无桐而不息。在外人看,只是感觉凤者特立独行。

    然而却是因梧桐树可助凤凰精进修为,在梧桐树中属凰桐最为罕见,可取些凰桐的树浆点在女子的印堂穴中,身负天命的凤女自会显现出来。”了缘大师说。

    “凰桐,正好,御花园中就有一株南疆小国进献来的凰桐树,高喆,你快带人去取些树浆来。”齐王激动的叫着高喆说。

    高喆行了一礼后离开。

    齐王转头笑对了缘大师说:“还是大师见识广博,知道这种测试天命凤女的方法。”

    了缘单手一礼,说:“吾王谬赞了,老衲看不透此女子的命数,只能凭错凰桐来辨识凤女。照比鬼谷大师老衲可是相差甚远的,若是他在些,必可看出这女子的机缘。”

    “对啊,当年正是鬼谷大师推算出晏玲珑是天命凤女,只可惜,晏玲珑她……毁了凤命。”齐王叹息一声,皱起眉宇现遗憾神情。

    “晏玲珑,并非不是凤女。”了缘大师说。

    “哦,大师此言……何意?”齐王愕然的看着了缘大师。

    众人也皆一脸疑惑的看向了缘大师,:“难不成,大齐要双凤共存。”

    秦绾绾有些惊慌,回眸看向萧鸾。

    萧鸾微眯起眸子看着了缘大师,浑身泛着绝杀的狠意。

    “但凡懂得一些相术的应知面相上有一丝的变化,命运就会有很大的转折。晏玲珑因大婚意外毁了容颜,最关键的是她的印堂穴被破。

    印堂穴是人灵志聚中之穴,若被破了,再好的命相都会变成大凶命相,晏玲珑现在是一只孤凰,注定一世孤寒无依,亦如天煞孤星。

    鬼谷大师为这位唯一的女弟子倾尽毕生之学,可见对其寄于厚望,不想,唉,真是可惜啊。”了缘大师面有怅然的说。

    “孤凰……”齐王蹙眉思忖着。

    所谓的天煞弧星是大凶之命,会克死自己的父母双亲及亲人,他想到之前晏玲珑涉嫌勾结墨家一案,他的父亲被累入天牢,母亲与弟弟被毒害惨死,似乎真的验证了她孤寒无依的命数。

    这种不祥之人,说不定会给齐国带来灾难。

    众人皆与大师一般对晏玲珑毁了大吉之命而感到婉惜。

    一直低首垂眸的秦绾绾却是心下欢喜,了缘大师说晏玲珑是孤凰,会很快传扬开来,她很乐见晏玲珑被众叛亲离的画面,凭她再有本事,一只被孤立的凤凰又有何惧。

    萧鸾却是眸色晦暗,对了缘大师的话却是满心的怀疑。

    了缘大师是世外高人,鲜少过问世事,更不是一个爱多嘴之人。

    平日里有太多人不辞辛苦爬上高高的圣庙求问命理,更有人捐赠成千上万俩香火钱,却无一人有缘得见了缘大师。

    就连父王与母后相求时,大师都会推说在闭关修行不问世事。

    今天,大师无顾谈论起晏玲珑,特别是他这一句亦如天煞孤星,将给晏玲珑带来无穷厄运,晏玲珑若死对他的大计有利,但,大师为何如此失态多言?这更非一位慈悲为怀的高僧所为,更何况,了缘与晏玲珑的师傅可是好友,他怎么能害他好友最看中的弟子。

    了缘大师是他请来的,那日他去看望母后,母后让他一定保住太子位并给了他一个小木匣子,他回到东宫打开匣子里面竟是一个绣着合-欢花的香囊和一封信。

    他看过信后,才知,那是母后年轻时曾与了缘大师有过一段尘缘情事,最终了缘选择了修行,负了母后。

    母后知德高望众的了缘大师必可扭转他的命运,便写了信相求了缘助他一臂之力,算是还了他的负心债。

    他拿着母后的香囊与书信去找了了缘,从不现世的了缘看了书信后真的见了他,并说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但方法要他自己去想。

    他苦思冥想了好几日,一日秦绾绾黄昏时来到东宫,披着一身金红色的光芒亦如天界神女,他一下便想到,天命凤女这个方法,此前就有巨石上写的秦家有女暗指秦家女是天命凤女,他再弄出些玄乎的事来,就坐实秦绾绾是天命凤女一说。

    只要秦绾绾是凤女,他再让秦绾绾向皇上请婚与他,再度拥有凤女的他,太子之位将无法撼动。

    心中揣度着了缘说晏玲珑那番话,他心中疑窦重重,却说不上哪里不对颈。

    “王上,凰桐树浆已取来了。”高喆拖着一个小瓷瓶,笑呵呵的走到齐王面前说。

    齐王点了点头,看向秦绾绾笑说:“秦绾绾,现在就用这凰桐树浆验证你是否是天命凤女,你若真是,寡人希望你时刻记得自己是大齐子民,要保佑母国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若是如此,民女定当皆尽全力报效母国。”秦绾绾说。

    齐王向秦绾绾赞许的点头,然后向高喆挥手,高喆走向秦绾绾笑说:“秦姑娘,请抬起头来。”

    秦绾绾高昂起头,高喆将凰桐树浆取了一些涂在秦绾绾的眉心之上。

    高喆涂抹完退向一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绾绾的眉心上,秦绾绾被众人看得又羞又怯。

    片刻工夫,就见她的眉心处隐隐有一淡淡的凤形印记显现出来。

    “哎呀,这形状,不就是凤纹吗?”

    “是啊,好神奇,显现出凤形来了,看来真的是天命凤女啊。”

    …………

    朝臣们对秦绾绾越显清晰的凤形惊讶的指指点点着。

    “哈哈,果然是新凤女现世,真是天佑我大齐啊。”齐王龙心大悦,开怀大笑。

    “双凤降世我齐国,喻意我大齐必可成为天下霸主,成为大统一。”

    “吾王贤德,才知苍天庇佑……”

    “吾王万岁,吾王千秋……”

    朝臣们欢喜呼喝着立跪到大片,齐齐向齐王跪拜。

    “哈哈,众卿平身。”齐王心情愉悦,双眸炯炯有神。

    父王曾说他总想吞并列国,野心太大,很可能会让大齐被众国围攻,不愿他成为齐王。他现在很想跑去父王的墓前,告之他自己没有错,很快齐国就能将列国大统一,成为唯一的天下霸主。

    “秦绾绾,近前听封。”齐王威严肃立看向秦绾绾。

    秦绾绾连忙跪下来,俯道叩拜。

    “今已查实,秦绾绾亦是天命凤女,晋封为锦绣郡主,喻意我大齐江山似锦,国富民强。赐封地翼州,赏金……另赐你一座府邸做郡主府……”

    “谢谢吾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秦绾绾欣喜若狂叩拜齐王。

    她终可扬眉吐气,等她把一切处理妥当后,她第一件事便是回家省亲,她很想看看那位连父亲都不让她叫的老头子,见到光宗耀祖衣锦还乡时他会是怎样的表情,还有从小就欺负她的兄弟姐妹们,还有对她非打即骂,最终又将她卖给人牙子的大娘,这些人,她都将一个个好好收拾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