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转折

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转折

    “那批灾银可准备出来了?”晏玲珑问。

    “嗯,已经准备好了。”清英笑着挤到晏玲珑身边坐下来,抱着她说:“玲珑,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你怎么能这么聪明,这么有魅力呢,我要是个男子,我定会为与战王决斗。”

    晏玲珑苦笑着推搡着赖着她的清英,说:“好啊,那你现在就去找萧无极决斗吧,我等你凯旋而归。”

    “现在战王大病出愈,胜之不武,等他病好的。”清英笑说。

    “哼,等他好了,你连边都靠近不了了。”晏玲珑笑说。

    “看你一提到战王都笑开花了。”清英撇着嘴说。

    “我哪有笑。”晏玲珑娇羞的白了眼清英,明眸流转,说:“算算日子,吴鲲应该快回来了。”

    “他若不回来,你可有第二手准备?”清英问。

    “没有。”晏玲珑说。

    “真的假的,吴鲲还没个人影,这……,不管怎样战王都不会让你有事的,大不了再劫一次法场呗。”清英大咧咧的笑说。

    “不,他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这次我绝不能让他有事了。”晏玲珑说。

    清英看着晏玲珑眸中的淡然,她却很担心,如果吴鲲没能及时赶回来,如果晏玲珑真没有给自己留其它后路,又不让萧无极出手救她,那她必是死路一条了。

    清英能想到的万不得已之时只能让南宫烈出现,带着晏玲珑远走高飞。

    三天后,萧无极带着晏玲珑进了王宫,今天是齐王亲审晏玲珑一案。

    晏玲珑再次站于雄伟华丽的大殿中,众臣子各怀心事的看着她。

    萧无极没有站到他的位置上,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他温柔笑看她,说:“别怕,有我在。”

    晏玲珑心中似有暖流淌过,他总是可以支言片语让她感觉到格外的温暖与安心,她盈盈一笑说:“嗯,有你在,我便不怕。”

    萧鸾看着深情对望的两人,心中充斥着强烈的恨意,他却只能干看着不能作为。

    他好不容易下了决心要除掉晏玲珑,还没有寻到机会,却等到母后前来告之不可再插手晏玲珑的案子,交出手中所有晏玲珑的罪证。

    他问母后为何如此,并申明晏玲珑不能再为他所有,便是难以掌控的敌人,他要除掉她,以免她与萧无极联合将是无力抵抗的敌人。

    母后欣慰他明晓王者之道,告之他萧无极抓住了聂家的罪证,以此要挟放过晏玲珑,为了聂氏全族只能暂时放过晏玲珑。

    其实,他并非明晓王者之道,是他不想看到晏玲珑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他嫉妒,嫉妒的发疯。

    “王上上朝。”一声喝唱响起,一身明黄龙袍的齐王走上朝堂,坐于金灿灿的龙椅上接受众朝臣的大礼参拜。

    晏玲珑也随之大礼参拜,她转头看身边的风华绝代的萧无极,心中想着,那高高的王位只配萧无极坐上去。

    “今日是寡人亲审晏玲珑一案,此前寡人命战王重新审理此案,不知有可结果?”齐王问。

    萧无极拱手一礼,说:“父王,儿臣已将晏玲珑一案调查清楚,先前说晏玲珑与墨家有勾结纯属晏亦姝诬告,实因柳氏因儿子被晏玲珑以家规制裁而记恨在心,唆使女儿诬告晏玲珑,此前左相已将毒害晏夫人一案交于刑部,柳氏已供认不讳……”

    萧无极将一个卷宗双手奉上,说:“关于此案证人都已等待在殿外候审,这是儿臣将调查结果整理在案,请父王审阅。”

    内侍上前接下萧无极手上的卷宗,奉于齐王面前。

    齐王看了眼卷宗,不耐烦的扔在龙案上,说:“寡人不想听晏家的内部恩怨,寡人只想问,之前一墨贼临死之言直指晏玲珑与墨家巨子南宫烈相识,寡人不相信,一个人临死之时还要说谎语吗?

    寡人对于墨家逆贼绝不能姑息养奸,但凡有一点联系的,寡人定不饶恕。

    战王你可要谨慎对侍,如不能拿有出力的证据证明晏确实清白,寡人不光要制裁晏玲珑,还要治你劫法场的罪责。”

    “儿臣情急之下做出冲动之举,父王如何处罚儿臣都承受。儿臣如此做是因为儿臣相信晏玲珑是无罪的。关于已死的墨贼,儿臣已查出那并非真正的墨贼,是晏亦姝以重金买通的,儿臣又查出那墨贼死后,他的家人全部搬离了王城,我派人追寻到洛城,已查出晏亦姝给了他们一大笔钱,要假墨贼以死做伪证诬陷晏玲珑。”萧无极说。

    “即便如此,晏亦姝举报墨家大本营却是真的,你莫要与寡人说那茶寮也是假的,寡人特意让人去查实了,那茶寮却是墨家联络各部的大本营。还有就是晏玲珑捐给凉州灾民的十万黄金从何而来,这一点也让寡人很是怀疑。”齐王冷声说。

    “这个还是让本太子解释给齐王吧。”

    不侍萧无极回答,由殿外传来铿锵有力的话语,众人皆回头望向殿外,见来人一身明黄龙袍,头戴九珠龙冠,气宇轩昂俊逸卓然缓缓走入大殿。

    萧无极看到来人矅眸泛着寒意,他看向晏玲珑,见她看着来人唇角扬起释然的笑意,眸色更为深沉晦暗。

    晏玲珑似感觉到萧无极的目光,看向他,见他一脸的阴郁,她娇俏一笑讨好的冲他眨了眨眼。

    萧无极狠狠瞪她一眼,唇角却是微微扬起不易察觉的笑弧,心中却是颇为满意她的讨好。

    “大魏太子拓跋衍拜见齐王。”拓跋衍向齐王深施一礼。

    “哦,大魏太子是何时来我大齐的寡人竟然不知,真是有失地主之仪了。”齐王现亲和笑意看着拓跋衍,然后看向内侍说:“内侍,快给贵客备坐。”

    “是本太子冒昧来大齐,失礼了。”拓跋衍说。

    “我大齐与大魏一直是友好邻邦,太子来我大齐寡人自是热烈欢迎的,何来冒昧,太子一路劳顿,快请坐。”齐王说。

    “谢齐王。本太子这次来不光是回答齐王的疑惑,也是来向齐王来负荆请罪的。”拓跋衍恭身一礼说。

    “负荆请罪?太子为何出此言啊?”齐王不解的问。

    “本太子得知晏玲珑一案便立刻赶来大齐,因为这一切皆因本太子而起,去年本太子曾向齐王提议要和亲,快到齐国之时却被遭劫杀,还好本太子有命来到齐国王城,却不想因重伤命在旦夕,幸被医术高超的晏玲珑救活,本太子在鬼谷医馆养伤一月,临走时给晏玲珑留下了十万金感谢救命大恩。

    回到大魏查出劫杀本太子的是三王兄拓跋渊,父王得知后削去三王兄所有封号职务将其拘禁在宫中。

    然被拘禁的三王兄不自省,却记恨起了救本太子的神医晏玲珑,便派出亲卫潜入大齐王城伺机谋害。

    他们知晏玲珑与柳氏不合便暗中拉拢,得知齐王您最忌讳墨家,他们探知到墨家大本营,在晏玲珑去凉州时劫了灾银,便让晏亦姝状告长姐勾结墨家劫了灾银,演了一出大义灭亲戏码。

    这本是我大魏王族的家事,却连累到晏神医受害,本太子很是惭愧,所有做恶的亲卫都已抓获,但他们都是我大魏子民,本太子便将他们送回大魏重重制裁,还请齐王见谅。”拓跋衍说。

    “这……”

    所有人都无比惊讶,谁都没想到是这般转折真相。

    “啪啪啪!”拓跋衍看向大殿大门击了几下掌。

    旋即身披盔甲的军士抬着几十口大木箱子上了大殿。

    “这,这不是我大齐的库银吗?”一位大臣指着大木箱上贴着的齐国库银封条大印说。

    “齐王,这是被三王兄亲卫劫走的灾银,现如数奉还,另外本太子还带来了大魏盛产碧玉与纱绢,算是向齐王赔礼。”拓跋衍说。

    “哈哈,原来是如此真相,真是让寡人惊讶之极,太子也不必因此事耿耿于怀,灾银还来便好,赔礼便算了,你即来我大齐定要多留上几天,可让寡人尽尽地主之宜。”齐王笑说。

    关于大魏太子与三王子不合争王位之事,他还是颇为了解的,此前听说三王子被拘禁之事,他还笑说,大魏的王位之争终是太子技高一筹。

    现拓跋衍所说合情合理,又见到丢失的灾银,齐王终释怀再不怀疑什么。

    “齐王,那晏神医?”拓跋衍说。

    “哦,晏玲珑当然无罪释放。”齐王笑看向晏玲珑,说:“玲珑啊,寡人错怪你了。”

    “能还以玲珑清白,玲珑已感激不尽。”晏玲珑笑说。

    左相从朝班里走出来,向齐王恭身一礼,说:“王上,臣有奉,因晏玲珑一案,王城百姓与凉州百姓都为晏玲珑上了万民表,现已查明真想,晏玲珑不但无罪,还为灾区解决了疫情,又在灾银被劫时倾囊捐金,此乃大功德,王上应嘉奖晏玲珑及一同去灾去的医士,鼓励民众的爱国之心,更抚慰民意。”

    “对,对,奖,寡人要重重的嘉奖晏玲珑。”齐王笑说,捋着胡须思忖了半刻,看向晏玲珑说:“封晏玲珑为安平郡主,赐封地五牙州,赏金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