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茫然
    左相摆手苦笑说:“王先生不必相谢,晏小姐事关劫掠振灾银两又涉及了墨家,老夫心中万分焦急却也没得办法,很是愧然。

    其实朝中不少朝臣都很担心晏小姐的,这些都是曾被晏小姐医治过的病患,他们无不感激晏小姐以精湛的医术挽救了他们或是家人。

    但深知王上最为忌恨墨家,为自保都不敢说话了。老夫愧然,也有此心理。”

    王毅淡淡一笑,说:“王毅能理解大人的处境,您能为师妹忧心,在下便很感谢了。”

    左相点点头,捋着山羊胡须思忖了会儿,说:“老夫以为,光有这万民表还是不够的,还请先生将晏小姐的冤屈说于百姓,最好鼓动百姓在王宫大门静坐请愿,但一定不能闹事,这样一来,老夫可召集朝中大臣说服王上重审晏小姐一案。”

    “好,在下回去便依左相大人所言去做,王毅再次谢过左相大人。”王毅起身深深行了一礼。

    左相忙扶住王毅,笑说:“王先生莫要如此,老夫能相助晏小姐很是欣慰。”

    一旁抓着点心水果大吃的鬼娃,看着左相笑说:“嗯,左相大人能帮助我小师姑,你的心肠不错,以后你就是鬼娃的朋友了,你要是瞧谁不顺眼的尽管告诉鬼娃,鬼娃定帮你宰了他去。”

    “哈哈,这位小壮士还真是威猛啊,哈哈……”左相看着狼吞虎咽的鬼娃爽朗大笑,他可是知道这可爱娃娃并非柔弱无力的小奶娃,他可是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紫厥婴杀,对他的豪言左相是深信不疑。

    王毅笑说:“鬼娃说的也正是王毅心中所想,以后大人用得到王毅的,王毅定全力相助。”

    竖日,王毅便让人向百姓宣扬晏玲珑如何带领着医士去凉州支持解决疫情,又怎样帮助灾民们共建家园,最后却是被奸人陷害说与墨家勾结洗劫了振灾银俩,定了死罪。

    百姓们是知道晏玲珑带着医士们去凉州支持解决疫情,年底时与晏玲珑一同去凉州的医士都回来了,他们便听得医士们说在疫区解决疫情的经过,无不为晏玲珑善行拍手称赞,都期待着鬼谷医馆快点开张。

    却不想年关已过一个多月,却迟迟未见鬼谷医馆的大门打开,就在百姓诧异之时听到了晏玲珑成为朝中重犯被抓起来的传言。

    在百姓心中晏玲珑亦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这般善良仁爱之人怎么会去做强盗之举。

    不禁都义愤填膺的为晏玲珑鸣不平,然后在有心人的策划下,百姓们都在万民表上填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纷纷聚于王宫大门前静坐,向齐王请愿重新审理晏玲珑一案。

    大齐王宫宫门前黑压压坐满了百姓,他们不畏春寒料峭的寒冷,皆虔诚的为晏玲珑请愿。

    王毅站于高高的阁楼上看着王宫下万民静坐的壮观景象,眼眶有些湿润。

    他回头看向神情冷肃的南宫烈,说:“这天太冷了,派人去为百姓们送些保暖的衣物和热水食物吧。”

    “放心,早已吩咐人去做了,必不会让百姓们受苦的。”南宫烈说,他魅惑的瞳眸看着王宫,冰冷得无一丝波澜。

    他已拿定主意,若齐王执意要杀晏玲珑,他便带着墨众去劫了法场救回晏玲珑。

    此时,大齐的朝堂之上,以左相为首众多大臣跪请齐王重新审理晏玲珑一案,以平民怨。

    齐王坐于盘龙大位上,阴沉之极的看着手中的万民表,好久不发一语。

    “王上,晏玲珑一案已激起民怨,您不能置之不理,还请将此案公开审理以平民愤。”左相跪伏在地上,昂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君主,却见那位君主神情晦暗不明,他颇为担心。

    “王上,请您重审晏玲珑一案,以平民愤。”

    一众大臣人纷纷符合着左相进言。

    “啪。”

    齐王将手中的万民表摔在龙案上,以天子之威震慑着满朝文武大臣,徐徐开口说:“左相,听闻那晏玲珑曾为你的女儿平冤招雪,想来你与晏玲珑定是关系匪浅,是不是,你早就知晓她与墨家有勾结,却隐瞒不报,还是说,你也与墨家有关,才会这般急功近利为晏玲珑说话?”

    左相骇然,忙磕头说:“王上明鉴,老臣对王上对大齐从无二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小女一案是晏玲珑平冤招雪,臣心有感激,但此后与晏玲珑并无来往,更说不上关系密切。晏玲珑是否与墨家有关,臣实在不知,臣更不会与危及大齐的墨家有往来,臣对天发誓,臣若有虚言,臣定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说罢,他连向齐王磕头,然后又说:“臣实为王上与大齐的千秋基业着想,那晏玲珑在民间确实极有威望,百姓为她请愿,若王上不理民意将这案子草草了事,难服民愤不说,还会有损王上在百姓心中的威仪。

    王上若公开审理此案,这样方可让被晏玲珑蒙蔽的百姓得知她的罪行,真相大白于天下,百姓会更臣服于王上的英明。”

    “左相所言甚是,臣附议,请王上三思而行。”

    “臣附议!”

    “臣附议!”

    …………

    大臣们皆俯首跪地恳求齐王,齐王心中愠怒之极,脸色越发铁青。

    他恨极了墨家不畏王权,几次突袭都没能让墨家根除。这一次,他坚信晏玲珑与墨家有勾结,想以晏玲珑引出墨家,然后将墨家一网打尽。却不想,一个小小的晏玲珑竟掀起了这般风浪来。

    民意为天,做为君王当然知道这个道理,这件事亦如左相所说,若处理不好,他这个君主将会让百姓失去信心,失了民心,那他这君主也就做到头了。

    齐王强忍愤怒,说:“卿等忠心进言,寡人甚感欣慰,那便五日后武门外公开审理晏玲珑一案。”

    说罢,齐王站起身冷冷睥睨了眼跪伏在地上的臣子们,拂袖而去。

    “王上圣明,王上圣明……”

    大臣们齐声高喝,恭送王上下朝。

    ————*————

    潮湿阴暗寒冷的天牢里,不时传出声声鬼哭狼嚎般凄厉之极的叫声,待看到各种各式沾染着鲜血的刑具,无不让人毛骨悚然恐惧之极。

    最里面的刑讯房里,晏玲珑被绑在刑架之上低垂着头,零乱的发丝遮挡住她绝丽容颜,白素的罗裙渗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色,身子道道皮开肉绽的鞭伤与烙铁伤痕让人触目惊心,她的双手被钉在刑架上,鲜血滴滴砸落向地上,在汪成大片的血液中激起层层涟漪。

    秦绾绾手持鞭子拖起晏玲珑惨白无一丝血色的脸,邪佞笑说:“姐姐这嘴还真是硬啊,用刑这么多天,竟没有哼一声,你这般受罪是何苦,还不如早死早托生。”

    晏玲珑微垂的眼眸一片空洞,充满绝望与死寂。

    这些天,她在天牢中承受着各种极刑,却比不过她失去至亲的沉痛。

    她想着自己这两世为人,前一世为爱奋不顾身的她,最终身陷囹圄,被折磨惨死不说,还累得所有亲人被屠杀。

    这一世,她怀着滔天的恨归来,想着为自己为亲人报仇雪恨,却不想,一开始她便痛失至亲,她不知自己这复仇还有何意义,她茫然,也更加绝望。

    突然觉得不管自己如何做都会成为害死亲人的凶手,极度的无力感与绝望摧残得她的心志,也让她痛不欲生。

    她想不通,这一世她不能换来至亲的平安幸福,老天为何还要她重生,是她做了何种不可饶恕的罪孽,老天要让她生生世世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

    想着娘亲温柔和煦的笑靥,想着弟弟可爱之极的模样,想着她们躺在冰冷的地下,如一把把尖刀剜着她的心上,她想去陪伴娘亲和弟弟,想去向她忏悔,两世因她带给她们的不幸。

    “我知姐姐为失去娘亲与弟弟痛苦不堪,姐姐莫要怪妹妹心狠手辣,其实是柳氏害的她们,不过,看到姐姐如此痛苦,妹妹这心里还真是舒坦。

    妹妹极为乐见,无所不能的姐姐终也有挫败的时候。姐姐若再不开口,失去亲人之事还会发生哦,就比如说被关在刑部大牢中姐姐的父亲大人……”

    秦绾绾惬意笑看晏玲珑,见她不为所动,冷下脸哼了声,说:“晏玲珑,百姓们为你上了万民表,那些低贱之人还真是爱戴你呢。

    然,这些都是无用的,王上认定了你的罪,也做实了你的勾结墨家的罪证,最终百姓们会知晓被你蒙骗的真相,会亲眼看着你死于铡刀之下。”

    她转身看向黑衣人,说:“算了,别再用刑了,王上下旨要公开审案,她若死了到不好交待了,找个大夫来给她上些药,就让她享受几天清静的日子吧。”

    “是。”黑衣人拱手应声,见秦绾绾离开牢房,便命属下将晏玲珑从刑架上解下来。

    晏玲珑象被拖死狗般拖去了另一间牢房,狱卒将她丢在地上便转身离开。

    “娘亲,亦琛,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晏玲珑细如蚊呐的呢喃着,空洞的眸子里热辣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