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一百零七章 筹谋
    “王爷!”皓月看到萧无极唇角溢出的鲜血,紧皱剑眉,立拿出白帕为他擦拭。

    此时的萧无极虚弱的依着烈日,本是英俊绝伦的面容苍白而清瘦,眼窝深陷眸光暗沉无光盈满忧伤,脸颊长满了胡茬,形容憔悴黯然。

    萧无极看到晏玲珑投入萧鸾的怀中,他的身心似被凌迟般巨痛难忍。

    是因为自己让她伤透了心,她才重回萧鸾的怀抱了吗?

    如果上前与她道歉,她会原谅我吗?

    还是,她终是爱萧鸾的,至始至终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在纠结煎熬着他。

    “旧疾还没有完全好,你便不顾颠簸赶这么远的路跑到疫区来,你这是作死!”闻清气愤的说着,拉起萧无极的手用银针刺向他的虎口穴上。

    “他们,复合了?”萧无极眸中泛着悲伤,黯然看着前方的一双人。

    “你是心思沉稳冷静,极为睿智之人,一遇到有关晏玲珑的事你便变得痴儿了。还复合,晏玲珑知道了萧鸾与秦绾绾的奸情,她如此刚烈怎么可能允许,怎么可能复合。”

    “是这样吗?”萧无极心中酸楚,她应该是他的女人,他应该上前将她抢进自己的怀中,可现在,他连自己站起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再者,你和她可是种了情蛊的,那可是无解的情蛊,她就是有心想与萧鸾复合也不可能的,除非她不要命了。”闻清忿忿的说。

    “对,我与她种了情蛊的,她跑不掉的。”萧无极暗沉的眸中闪过一丝亮色。

    “你看你现在这样子,憔悴又颓萎,晏玲珑这样的女子可不喜欢看你装可怜。还是回驿站去休养好自己再来找她吧。”闻清真是对萧无极的痴情无奈之极。

    “让我再看看她。”

    他太想念她了,想得痛彻心扉。

    他悔恨之极,恨自己白痴,不经大脑的话让她难过,恨自己让她孤零零一人在狂风暴雪中飘零,更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阻碍了他去寻她,向她忏悔。

    晏玲珑余光还能感受到那一抹白色,她心中烦躁的说:为什么还不走,快走,快点离开。

    她终是推开萧鸾,猛的转身头一阵眩晕,身子摇晃,萧鸾伸手扶她,被她打开。

    菱儿立上前扶住晏玲珑,两人匆匆向回走去。

    “珑儿……”萧鸾唤了声跟了上去。

    远方,闻清看着走掉的两人,对依然深深凝望的萧无极说:“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萧无极依然不动,直到那身影看不见了,他才幽然一叹,说:“走吧。”

    烈日背上萧无极,皓月在后面护着快步向外走去。

    闻清回眸看了看,无奈的长叹一声,:“真是对冤家。”

    晏玲珑回到帐篷,将萧鸾拒之门外,她躺在床榻上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一处。

    她看到他嘴角那丝鲜红,他怎么了,应该没到毒发时候,为何会如此虚弱苍白……

    心一丝丝的抽痛着。

    她在心中默念着: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小姐,你怎么了?”菱儿见晏玲珑好久一动不动又呆愣愣的,她有些担心。

    晏玲珑看向一脸惶恐的菱儿,淡淡一笑说:“我没事,在想些事情。”

    门帘被掀开,清英风尘仆仆的走进来,向晏玲珑拱手笑说:“小姐,清英回来了。”

    “清英,你可回来了。”菱儿开心的去拉清英的手,走到晏玲珑的床前。

    “辛苦你了,菱儿,快给清英打水洗漱,然后换套干净的衣衫。”晏玲珑温婉笑看清英说。

    “不辛苦,不辛苦。”清英说着拿起水壶咕咚咕咚的喝起来,然后走去洗漱。

    “小姐昨儿还念叨你呢,你今儿就回来了。”菱儿将白巾递给清英说。

    清英擦干脸上的水,看向晏玲珑说:“小姐怎么了,看着脸色不太好,是病了吗?”

    “是啊,是啊,前些日子小姐染上了疫症,可凶险呢。”菱儿说。

    “小姐福大命大。”清英走去屏风后换衣衫。”

    “雪瑶与雪凝都安置好了?”晏玲珑问。

    “嗯,这姐俩都很好学,也很聪明,师傅说,不出半年便可学成回来了。我在那陪了她们半月,一切妥当了才往回赶。”清英换好衣衫走出屏风,坐到床边细细的看晏玲珑笑说:“小姐是不是有心事?”

    “疫情已除,我的心事已了。”晏玲珑笑说,低头掩去眸中那丝忧伤。

    “清英,你可不知道,昨天小姐遇刺了,好吓人啊。”菱儿说。

    “遇刺,怎么回事?是哪个要杀小姐,我去平了他。”清英瞪大清澈星眸,怒气冲冲的说。

    “没什么,有惊无险。”晏玲珑笑看清英的愤慨说。

    “天大的事在小姐口中也能叫没什么,小姐应该轩草要除根道理,小姐可知道是谁行刺的,告诉清英,清英定将歹人们杀个精光。”清英说。

    “也许不久后,还有遇见,到时你可好好显示一下越女剑的神威。”晏玲珑笑说。

    “还敢来,这到底是何人……”

    “玲珑。”南宫烈冲进帐来,他手上落着一只海冬青,晃动着小脑袋锐利之极的眼睛注视着帐内的几人。

    “鬼娃来消息了?”晏玲珑下床迎过去。

    “是的。”南宫烈将一个纸条递给晏玲珑。

    晏玲珑展开纸条,上面写着:银子已出发,预计七日后到达落霞坡。

    晏玲珑盈盈一笑,说:“那便赶紧准备吧。”

    “我已发了密令,万无一失。”南宫烈说。

    “这位是谁?”清英指着南宫烈问。

    “他是南宫先生,是小姐的朋友,昨儿小姐遇刺,多亏有南宫先生在。”菱儿笑对清英说。

    清英向南宫烈拱手深深一礼,说:“清英谢过先生相救小姐。”

    南宫烈笑看清英,说:“你就是清英,不错,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不枉你家小姐为你找回越女残卷。”

    “越女残卷,这先生也知道?”清英说。

    “他当然知道,是我求他帮着找回来的。”晏玲珑笑说。

    清英又向南宫烈一礼,说:“谢谢先生为清英寻回剑谱,还越女传承遗愿。”

    “你不必谢我,我只是按你家小姐说的地方去取来,找回越女剑谱残卷的功劳还属你家小姐,你可要记得你家小姐的恩情,好好保护小姐。”南宫烈笑说。

    “终生守护小姐是清英的誓言,这是必须的,不过先生也为寻回残卷出过力,清英自当相谢的。”清英说。

    “清英,你一路劳顿,让菱儿带你去别的帐中休息休息。”晏玲珑说。

    清英看了看晏玲珑与南宫烈,心领神会二人是有事要说,她笑了笑,说:“我还真有些乏了,那我一会儿再过来。”说罢向二人拱手一礼与菱儿走出帐篷。

    南宫烈把海冬青放在木架上,海冬青尖鸣一声展开大大的翅膀扑腾两下,便安静的盯着二人。

    “我们劫了振灾银俩后,你打算如何?”南宫烈问。

    晏玲珑嫣然一笑,说:“我们劫得是朝庭的银子,可不能苦了灾民,我刚给你的十万金我要用来振灾。”

    “用十万两换八十万两,很划算,我即刻让人把十万金送来。”南宫烈说。

    “这十万金等回到王城,齐王应该会加倍还回来的,这一趟,我们赢了民意,也赚了灾银,可谓盆满钵满。有了这些钱足够你扩充墨家军力。”晏玲珑笑说。

    “不错,任谁也想不到解除疫情的晏神医劫走了灾银。凤女真是心思深远,筹划缜密。”南宫烈笑说。

    “快要过年了,今年的新年我要在凉州过了。帮我散完财你便回去吧,墨家大年有重要的祭祀,你这巨子不在可不成。”晏玲珑说。

    南宫烈沉吟片刻,说:“我把墨将留给你。”

    “我若说不要,你定不放心,那便留下吧。过了年,我要去见一个人。”晏玲珑笑说。

    “何人?”南宫烈问。

    “一人可助我们翻盘的人。”晏玲珑狡黠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