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八十二章 魏太子拓跋衍

第八十二章 魏太子拓跋衍

    掌事嬷嬷们听得公主令下,立撸胳膊挽袖子上前要打晏玲珑。

    “我看谁敢?”王毅突然现身挡住嬷嬷们,凌厉的目光充满骇人的杀气,嬷嬷们竟被他摄人的气势吓得不寒而栗,怯然的退后看向静和公主。

    “你是何人,胆敢拦本宫处事,侍卫何在?”静和公主一声娇喝,御前侍卫立上前。

    “把这个狂徒给本宫拿下。”静和公主指着王毅喊。

    “静和公主!”

    晏玲珑绕过师兄对静和公主遥遥下拜,说:“公主,民女不敢抗上,民女之所以不入宫,一则是公主无病,二则是因为,民女这一阵行医时发现街市中正流传着一种疫病,民女怕把这种病带入宫中浸染了贵人们,便回拒了公主。”

    “疫病?”公主闻言绝丽容颜立现惶恐神情,有些手足无措指着晏玲珑说:“如真有疫病,你为何不早说。”

    “公主应该很清楚,疫病一但出现必会搅得人心惶惶,不到万不得已民女怎么敢说出实情,时下,民女正与各医馆的大夫研究医治这种疫病的方法,相信应该很快可以控制住疫情。

    民女想,王上爱民如子,静和公主自也是体恤百姓的好公主,民女将实情告之,还请公主不要责怪民女不敬之罪。”晏玲珑再向静和公主翩翩一礼。

    “即是如此,本宫当然不会责怪于你,好了,本宫累了,七喜,摆架回宫。”静和公主说罢扶上身边嬷嬷的手,就要向外走。

    “公主请留步!”晏玲珑说。

    “还有何事?”静和公主不耐的问。

    “民女不能入宫,却心系公主,闲暇时特意为公主做了雪凝玉露,是极好的美白养颜佳品。”晏玲珑说着走去药柜拿出一个白玉瓷瓶呈上。

    “哦,你有心了。”静和公主点了点头让嬷嬷收下了雪凝玉露。

    “公主,还有一事……”

    “还有何事,你一并说出来。”静和公主烦躁的说,听到疫情她的心便慌了,她可不想出次宫染上该死的疫症,此刻她真想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宫去。

    “公主容禀,太师说公主偶有心慌气闷之症,这皆因公主易怒造成,请公主此后保持心情愉悦,心境和平,心悸之症必会散去。如不控制自己的情绪,病症必会日渐加重,严重者可霎时暴毙。”晏玲珑说。

    “你竟诅咒本宫会暴毙,你……”静和公主气极,一旁嬷嬷拉了拉她的衣袖,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忍下怒火,狠瞪一眼晏玲珑说:“本宫知道了。”说罢转身走出医馆。

    宫婢们随着静和公主鱼贯而出,晏玲珑与王毅相视一笑。

    “这便是静和公主?”

    角落里传来虚弱飘乎的声音,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望着急匆匆上了华丽轿辇的静和公主,他身边站着一身材魁梧的男子,看样象男子的侍卫。

    晏玲珑美眸流转,巧笑嫣然,对身材魁梧的男子说:“扶你家主子回房,他应该吃药施针了。”

    男子点头,小心扶着虚弱的男子走向内堂。

    连翘给端来了汤药,男子看着黑黑的药汁紧紧蹙着眉头,晏玲珑将一颗梅子放到他手中,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喝过后吃棵梅子会好些。”

    男子无奈接过连翘手中的药碗,掐着鼻子咕咚咕咚喝下药汤,然后立刻将梅子放在口中咀嚼着。

    “躺好吧,我要施针了。”晏玲珑说。

    男子躺平身子,晦暗的眸色看着晏玲珑为他施针。

    “谢晏小姐救命之恩!”男子轻声说。

    晏玲珑挑眉看了看男子,微微一笑说:“若是平常人一句谢,我乐得受之。但这句话在魏太子口中说出,到显得有些淡薄了。”

    站于床榻前身材魁梧的男子闻听晏玲珑的话,炯炯虎目中充满警惕,手悄悄探向腰间。

    病弱男子闻言释然一笑,说:“真不愧是天命凤女,似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太子过讲了,我已不再是凤女,这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晏玲珑嫣然一笑说。

    这男子便是前些天起死回生的病者,而他真正的身份是大魏太子拓跋衍。

    前世,在她与萧鸾大婚不久,魏太子拓跋衍来大齐求娶静和公主,却在来大齐的路上遭人暗杀身亡。

    而今,拓跋衍确是遇袭,却在弥留之际侥幸遇到她。

    她的重生将改写大齐的历史。

    而拓跋衍的生还,将改写大魏的历史。

    拓跋衍是一个意外的变术,不知此后,还有多少她无法预料的变数存在。

    “不是人尽皆知便是真的。”拓跋衍狡黠一笑,又道:“晏小姐嫌本太子一句话太浅薄,那晏小姐想要怎样的回报,尽可道来,只要本太子能办到的,皆可奉上。”

    “我虽为病者,也是最实际的商人,什么回报也不如银钱实惠。我想,十万两黄金,对于大魏太子应不算什么。”晏玲珑边施针边说。

    “哦?你要十万两黄金,本太子一命就值这十万两黄金吗?”拓跋衍笑看晏玲珑。

    “太子的生命自是无比金贵,不能以金钱衡量。十万金只是对晏玲珑而言,足亦。”晏玲珑说。

    “好,一周后,十万金会奉上。”拓跋衍说。

    “那便谢谢太子殿下了。”晏玲珑说。

    半个时辰后,晏玲珑收好银针走出房间。

    “太子殿下,这女子识破您的身份,不可留。”魁梧男子面色凝重的说。

    “她救下本太子后应该就识破了本太子的身份,她若有加害之心,本太子不定死过多少次了。

    本太子这次遇袭,还真是小看二王弟了,路上劫杀还不够,竟然在大齐隐藏着他的势利。”拓跋衍说。

    “属下已然接洽上荼烯将军,五日后便可到达王城,请太子暂且隐忍几天。”男子说。

    “骁爵,你即刻传信于荼烯,让他准备出十万金。”拓跋衍说。

    “是。”骁爵应道。

    “没想,本太子与这位天命凤女缘份不浅。在本太子看来,她与大齐太子大婚之时被抢,这是个不解之迷,破凤相之说也有些滑稽,似乎一切另有隐情。”拓跋衍微眯着深邃的瞳眸,神情中充满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