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八十章 起死回生
    第二日,战王要离开太守府,晏氏全族都来恭敬相送。

    萧无极告别众人,他回眸看向晏玲珑,说:“珑儿,我知来这一趟有些多余,因为你足有能力处理好所有的事,但我很享受为你撑腰的感觉。

    你要记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永远都会站在你的身后,只在你回头便可看到我。”

    晏玲珑嫣然一笑,说:“没有多余,你的到来让所有的事,事半功倍,谢谢。”

    萧无极对她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上了轿辇。

    晏玲珑看着战王的仪仗缓缓离开,心头莫名的有一丝落寞。

    她晃了晃头,甩掉烦扰的思绪,转身向回走,可每走一步,心便多一丝寂寥。

    似乎她在战王府半年的时光,已经习惯了与萧无极朝夕相处,她幽幽一声叹息,要戒掉这种习惯才好。

    萧无极把菱儿与连翘留给了晏玲珑,家族中的事务已理顺,她从墨家调来大批人驻入到凤阙郡的军营中,家人有墨家的保护,她再无担心的。

    她陪伴了娘亲与弟弟几日后,便带着菱儿连翘启程回了王城。

    师兄已经将鬼谷医馆一切打理好,就等着她回来开张。

    一周后,鬼谷医馆在震天的鞭炮声中向世人宣布开业。

    王城繁华的街市上,听闻前凤女晏玲珑开了医馆都好奇的来瞧热闹。

    可当他们走进医馆时,看到药品惊人的价格,想看鬼谷神奇医术的心情霎时没了,众人一轰而散。

    民众们对晏玲珑竟然把药品买得高于别家医馆的十倍价格,都愤慨不已,无不骂晏玲珑太过黑心,欺贫爱富,难怪老天不让她做凤女。

    刚才还热闹之极的医馆,霎时就变得冷清,无人问津。

    菱儿愁苦着小脸说:“小姐,我就说您把药品的价格定得太高了,您看这,都把人给吓跑了。开张第一天便如此冷清,医馆哪里还开不下去啊。”

    晏玲珑粲然一笑,说:“世人都知鬼谷医术天下第一,如若我们与别家医馆的价格一样,那所有的病者便都跑来我们这里瞧病,别的医馆的生意便不好做了。

    再者,我们要医治的便应该是别家医馆治不了的病,方能显出我们医馆医术的高明,民众们一开始有些接受不了,慢慢人们就会明白。再高额的药品对于人的生命都是不值一提的。”

    晏玲珑开医馆真正的用意实则是为获取各方的信息,如果以她不控制就诊的患者,整天忙于医病,那她便没工夫做别的事。

    而高昂的医资,面向的必是富甲权贵,这更方便与她收拢消息,也可大肆敛财。

    “哦,小姐心地仁慈,但恐怕外面的人想不到这一点,肯定会在背后说您……”菱儿嘟了嘟红唇没敢再说下去。

    “若再意别人说什么,岂不没法活了。”晏玲珑嫣然一笑。

    竹帘被掀开,鬼娃探下小脑袋,看着菱儿与连翘现萌萌的笑脸,说:“菱儿,连翘和我玩会儿好不好?”

    菱儿与连翘立收敛笑容,似躲瘟疫般跑到晏玲珑身后,她们还是对被鬼娃非礼的事耿耿于怀。

    “跑什么跑,你们以为跑到我小师姑的身后我就抓不到你们了,快点过来,不然,宝爷就要不客气了。”鬼娃说着倒腾着小短腿追过来。

    “啊,小姐,救命啊。”菱儿与连翘拉着晏玲珑吓得小脸惨白。

    “嘻嘻,我来了,我来了……”鬼娃抓挠着两只小胖手,桀桀怪笑着走过来。

    “鬼娃,去后院把草药都扎出来。”坐于药柜边的王毅说。

    鬼娃翻了翻白眼,掐着他的水桶腰不满的说:“又使唤宝宝干活,看看,我这双嫩白的小胖手都磨出水泡了,我要罢工!”

    “鬼娃,你去军营帮我带个人回来,以后你便不用干活了。”晏玲珑对鬼娃说。

    “嘻嘻,这个好,还是小师姑疼我。”鬼娃开心的跑到晏玲珑的身边。

    晏玲珑在他的小手上写了几个字,向鬼娃挑了挑眉,鬼娃俏皮一笑,转身欢快的跑出医馆去。

    连着三天,鬼谷医馆没有一个病者来。街市上所有的商铺都暗笑着鬼谷医馆恐怕很快便要关门了。

    到第四天,中午时分,门外传来吆喝声。

    菱儿立刻跑出去看,就见斜对面的医馆大夫让几个伙计抬着一人站在鬼谷医馆前,那人指着菱儿说:“鬼谷医馆的,叫你们坐堂的大夫出来,听说你们好几天没有开张了,做为同行,我就发发善心赏你们一口饭吃,若你们把这人医好了,我愿出双倍医资给你们。”

    菱儿转身要进医馆,便见晏玲珑走出来,:“小姐,这人恐怕是来找茬的。”

    “无妨,有生意当然要做。”晏玲珑说着走下台阶,看了看被抬来的病者面色,然后看向来人,问:“请问您是?”

    “我便是前方医馆的大夫,鄙人姓李名博。因见你们鬼谷从开业到现在一直没开张,便好心给你们送个病者来,你若能医好,所有费用我双倍付,但如若你们医不好,这鬼谷医术天下第一的传闻恐怕为虚。”李博傲慢冷笑看着晏玲珑。

    “哦,李大夫即把病者送到我这里来,看来是医术不精,救治不了这位病者。那好吧,我便勉为其难出手瞧瞧。”晏玲珑淡然笑着走向病者。

    “岂有此理,什么叫我医术不精,我明明是好心……”

    “李大夫即能医这病者,何必假手于人。我鬼谷有无生意,并不急于一时。”晏玲珑说罢便要转身。

    “唉。”李博讪讪的叫住晏玲珑,瘪了瘪嘴,说:“好,就算我医术不行,我到要看看你鬼谷医术有多出神入化。”

    “咦,这人好象没气了。”一围观的人看被抬着的病者脸色惨白,不禁伸手探了探病者的鼻息,结果没有一点气息。

    众人闻言都看向病者,也感觉有些不对颈,都伸手去查看。

    李博气恼的推开多事的众人,说:“你们别在此多事,都滚远点。”

    “哎,我说,老李,你把一个死人抬到人家医馆来,你莫不是治死了人,便把这病者推到鬼谷医馆来,想把责任推给鬼谷医馆,若是如此,你这可真是缺德啊。”一人说。

    “你们又不懂医理,少在这管闲事。听闻鬼谷医术可活死人,肉白骨,我李博今天就来见识一鬼谷医术。”李博勃然大怒一把推开多事的人。

    李博的气愤实为心虚,因他被说中的心事,这位病者,前两天与一人来到他的医馆,胸腹受了严重的剑伤。

    今天一早陪同病者的人说出去办些事,晚间会回来,托他好好照看病者,并留下了好多银钱。结果,中午时,病者突然没了气息,他便慌了手脚,思忖半晌,他才想到把病者推到鬼谷来,若是医好了他带回医馆,是他的功劳。若是医不好,他便把责任推到鬼谷医馆。

    众人吵扰间,晏玲珑仔细观察着病者,片刻后,她指向李博说:“这人你医他何病?”

    李博回答说:“他是伤中要害,血气不畅通,气血交错无法排泄,于是暴发成病。他的精神又不能止住邪气,邪气畜积太多而不得排泄,所以产生阳缓阴急的病,而暴毙。”

    晏玲珑问:“死了多久啦?”

    李博回答说:“从清晨到现在。”

    “好你个李博,终于说实话了,就是你医死了人。”一人怒指李博说。

    李博气愤,却也百口莫辩。

    晏玲珑说:“我能够使他活过来。”

    “你,此话当真?我可是查了好几遍,并用石针和按摩方法来调理,在毒病的患处用药物去熨帖,均无效,他是真的死了。你难不成,真能活死人,肉白骨?”李博不敢置信的看着晏玲珑。

    晏玲珑摇头说:“你能懂得如此高难的医术,可见你的医术不差,只可惜不对症。我以望色观出病者的病症,现在你且试一下他的耳鸣声,看他的鼻涨,循着他的两股到阴部,若是还有温度就可以救活。”

    李博立照晏玲珑所说去查看病者,果然如晏玲珑所说一般,他兴奋之极的向晏玲珑说:“果如你所言,他这到底是何病,要如何救治?”

    晏玲珑嫣然笑说:“他的病称为‘尸厥’。人接受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阳主上主表,阴主下主里,阴阳和合,身体健康;现在太子阴阳二气失调,内外不通,上下不通,导致他气脉纷乱,面色全无,失去知觉,形静如死,其实并没有死。”

    晏玲珑说罢,叫菱儿拿来银针并做好艾灸,并告之立去煎熬汤药。

    她便以针灸向病者的太阴、少阴、厥阴、太阳、少阳、阳明等处以及百会、胸会、听会、气会、膠会等穴。

    过了一会儿,病者竟然嘤咛一声苏醒过来。晏玲珑便以艾灸熨穴道,使温暖的药气入肉五分。

    半个时辰后,菱儿端来汤药,为病者服下。

    艾灸与汤药的作用下,病者缓缓坐起来,虚弱的扶着额头。

    众人看着晏玲珑竟然将一个死人医活了,无不为其称赞叫好,霎时掌声雷动。

    晏玲珑笑着向众人点头,然后看向李博说:“这人虽活过来了,但之后还需要更细致的调理,我想李兄还是把他留在我的医馆吧。”

    “这是当然,晏小姐的医术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很愧然刚刚龌龊的心思,还请晏小姐原谅。”李博窘然的道歉说。

    “无妨,大家都是同行,如能帮到李兄的我也很欣慰。”晏玲珑笑说。

    李博笑着点头,然后吩咐伙计把病者抬进了鬼谷医馆,临行前,将一包银钱交于晏玲珑的手上,说:“这是病者给我的医资,晏小姐医好了他,那这医资便应该是你的。”

    “那我便不客气收下了。”晏玲珑笑着掂了掂沉重的钱袋。

    李博向晏玲珑恭敬一礼便离开了鬼谷医馆。

    从此,鬼谷医馆以起死回生而名声大作,之后每天都有很多的富甲权贵来鬼谷医病,没人会吝啬于那点医资。

    街市中不时便听到欢快的鼓乐吹奏声,不是给鬼谷医馆送来昂贵匾额,便是抬来重金相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