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五十章 无人可控制她

第五十章 无人可控制她

    “不需要。”晏玲珑冷冷的说。

    “好吧,那你一切小心。”萧无极妥协的说。

    晏玲珑与闻清交待了些事便离开了竹苑。

    闻清将整理过的草药给了奴婢去煎熬,回转身见萧无极站于窗前还在遥望走远的婀娜身影,笑说:“你与她说话竟然用我,而非本王,可见你已经打开了心结,把她视为最亲密的人。”

    “起初觉得自己犯贱,明明被她害得那么惨还对她念念不忘。出府那些天,本王想了很多,本王真就是拿她无可奈何,那不如不再纠结,反正她再也不可能离开本王,一切皆随她开心吧。”萧无极转身坐下来,拿起清茶浅浅的呷了口。

    “你早该如此,你们之间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怨,非搞个你死我活的。你心中本就对她有情,能见她在你身边自然也消减了你心头的怒火。

    昨天与四公子说话时,姬少华的话解开了一直困扰你我的疑惑。”闻清故作深沉的看着萧无极。

    “什么疑惑?”萧无极问。

    “姬公子说,太子带秦绾绾造谣过市,明显关系暧昧。他猜想晏玲珑在大婚之前发现了太子与秦绾绾的奸情,便自导自演了大婚之日太子妃被劫脱身的戏码。他这说法你做何想?”闻清笑看萧无极说。

    “她发现了萧鸾与秦绾绾的奸情……那,她,定会伤透了心。”

    萧无极紧蹙剑眉,为晏玲珑心疼。

    “伤心是一定的,有传言说,萧鸾承诺晏玲珑一世一双人。他的背叛必让性情刚烈的晏玲珑弃他而去,许是大婚之日她已做好脱身的准备,巧得是你先出手掳了她,她便将计就计了。

    所以,她才不逃离,安然的做你的奴婢,等风声过后她便再寻出路。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被下了情蛊。”闻清说。

    “你这推理到合情合理。但本王觉得她面对萧鸾的时候反应过于冷漠了,她毕竟深爱萧鸾,即便发现萧鸾背叛她,也应该象本王一样,爱恨交织的吧。但她的冷漠却更像恨到极致的沉淀。

    本王曾在她的眼中看到绝望与恐惧,她似乎经历了非常痛苦的事。”

    萧无极想到昨晚晏玲珑从柔媚情动霎时变成绝望之极的眼眸,他的心不禁抽痛了下。

    “她与你一样是个死心眼的人,被至爱背叛,当然会绝望透顶。

    我与你说这些,以为你会高兴,怎么反看到你愁眉苦脸的。你不觉得你的希望来了吗?凭你诚挚的爱定可温暖她,祝战王早日抱得美人归。”闻清向他拱手笑说。

    “之前对她是心存太多的怀疑,但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她此生只能是本王的。”萧无极矅眸现绝然。

    “烈日!”

    身形高大魁梧面色黝黑的烈日上前,拱手说:“王爷有何吩咐。”

    “从今天起,你去保护晏玲珑,记得,只能暗里跟着她,不要被她发现了。她若没有生命危险,你不必出手。”萧无极说。

    “是。”烈日应声。

    萧无极挥手,说:“去吧,必要保她万全。”

    烈日恭敬一礼转身离开竹苑。

    “你心中对她还是存有疑虑的。”闻清说。

    “上次她扮成菱儿出府,本王就好奇她去了何处,后来烈日察出她竟然去了皇城西郊的茶寮。”萧无极说。

    “皇城西郊的茶寮,那不是墨家的聚点。她去哪里做什么?”闻清说。

    “不知为何,不过,前些日齐王派太子率御林军想趁老巨子忌日时将聚众的墨家一网打尽,墨家却演了出空城计。

    本王与她在望月山庄时,曾与她说起过墨家,那时她便说,墨家聚拢世间豪侠,匡扶正义,劫富济贫,再这样肆意扩张下去会成为大齐王朝的眼中钉,齐王必会快刀斩乱麻将墨家铲除。”萧无极说。

    “她已预知了墨家的危机,便前去报信了。然后让萧鸾出师不利,这到做实了她与萧鸾反目成恨。”闻清笑说。

    “她与萧鸾反目成仇,她是想报仇吗?”萧无极蹙眉思忖。

    “你们两这有仇必报的性子还真是像极。”闻清说。

    “她为萧鸾训练出令世人闻风丧胆的鬼卫,现在的她若想报仇,必得培植自己的势利。她救了墨家万众,从此墨家必为她马首是瞻,她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了一只强悍的军队。”萧无极说。

    “天啊,跟神话中的撒豆成兵有得一比啊,真真见识了天命凤女的精巧之极的心思。”闻清惊讶的说。

    “放她出去,本王很想知道接下来她要做什么?”萧无极说。

    “其实说起来,你们算志同道合啊。”闻清说。

    “志同道合?珑儿的心思颇为深沉,没准她报复了萧鸾转头便将箭羽对向本王。”萧无极说。

    “这个,你们种下了情蛊,她应该不会对你……。”

    “鬼谷的医术堪称天下第一,赤冠金蚕现在是无解难保以后不被她攻克。

    若不是她心甘情愿,是无人可永久控制她。

    本王即恨不起她,那便放下这恨,暗中助她一臂之力,若到时,她还是想杀本王,等本王做完那事后,这条命给了她又何妨。”萧无极说,唇角扬起泛着一丝苦涩。

    听着他的话,闻清不禁摇头叹息。

    突然,肺腑中传来一阵钻心的绞痛,萧无极闷哼一声,刚还好好的面色霎时发青。

    “毒性又发作了,快,皓月,快帮我把战王扶进屋去躺下来。”闻清急切喊着,与上前的皓月将萧无极搀扶进屋里。

    半个时辰后,闻清坐在床边看着满身扎着银针脸色泛青的萧无极,说:“这次的毒发作的晚了些,应该是体内的赤冠金蚕吸收了一部分的毒素。但我终是搞不明白,晏玲珑到底对你下的何毒,连赤冠金蚕都无法完全吸收。”

    萧无极虚弱一笑,说:“她知我有你这个神医朋友,自不会下你会解的毒。”

    “唉,学艺不精,惭愧,惭愧啊。”闻清愧然的笑说。

    “皓月将军,这是乐儿姐让给王爷的药,请王爷即刻服下。”

    屋外传来菱儿的说话声,旋即便见皓月带着菱儿端着木盘走进来,说:“王爷,乐儿姐让菱儿来给王爷送药。”

    萧无极疑惑看着木盘中的药汤,说:“她是在本王身边放了眼钱,本王刚躺下她便差人来送药。”

    闻清从木盘中拿起药碗仔细的闻了闻,笑说:“她给你下的毒怎么会不知何时发作,不过,她还真是算计到家了,这汤药应该在你发作之前就熬上了,她这汤药与我用的药多了几味……”

    他深锁眉头思忖了会,看向菱儿问:“这药里都放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