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十六章 打情骂俏
    晏玲珑睁开潋滟美眸看向萧无极,微微一笑,萧无极回以她会心一笑。

    所有人被晏玲珑如此轻松的背身盲投惊讶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刚才看到是真实的,可那稳稳插于壶中的无羽镞证实了刚才一幕的真实。

    萧鸾愤恨之极的看着相互深深凝望的萧无极与晏玲珑,她刚刚是在教萧无极,那可掌控一切的淡然,那清贵冷傲的神态,乐儿,绝对就是他的珑儿,绝没错。

    他确信母后说的,晏玲珑定是被萧无极以诡异的方法束缚住了,不然,深爱他的珑儿绝不会对他如此漠视无情,他必要想尽方法从萧无极手中把他的珑儿夺回来。

    “太子殿下,战王,可有准备好,开始这最后一战。”晏玲珑问。

    “好。”二人同声回应,然后背过身去。

    “背身盲投,发矢。”晏玲珑令下。

    “嗖嗖”

    众人皆紧张之极的看着两只飞出的无羽镞,不敢眨一下眼睛。

    “彭”

    “咚”

    两声不同的声响,一只无羽镞斜插在壶耳上,另一只则入壶口中。

    “哇,哇,九哥,九哥,九哥……”誉王狂喜的飞冲过去紧紧抱住胜利的萧无极。

    “天啊,只差之毫厘太子殿下的无羽镞也入壶了。”闻清颇为惋惜的说,唇边却挑起隐晦的笑意。

    其余几人从萧无极获胜的惊喜中遽然恍神,学着闻清一般现出为太子惋惜之色。

    “太子殿下承让了。”萧无极笑对面色沉郁的萧鸾拱手一礼,转身走向晏玲珑。

    “本王要你的礼物,还要你为本王跳一曲凤求凰舞。”萧无极矅眸熠熠闪烁,唇角扬起狡黠笑意。

    晏玲珑眨着灵动的明眸,笑说:“王爷选错了,游戏规定您只能先十二位花神中的一位。”

    “花主也是花神,你没有说不可选花主,本王就是要选你。”萧无极唇边笑意更深。

    他明媚的笑容让晏玲珑微有失神,她低下头,说:“礼物我到是可以送给王爷,只是那舞,我,我不会跳舞。”

    “不会,本王也不会投壶,最后却赢了。相信一只舞绝难不到聪明伶俐的乐儿。”萧无极邪魅笑说。

    “我,我真的不会跳舞,要不乐儿为王爷抚琴吧。”晏玲珑颇为难的说。

    萧无极伸手撩起她的下颌,让她直视着他,他邪邪一笑,说:“本王就是要看乐儿跳舞,香儿,过来教乐儿跳凤求凰。”

    “是,王爷。”香夫人应声,摇曳曼妙身姿走来。

    晏玲珑狠瞪萧无极,他这是记恨她以投壶难为他,便报复的让她跳最不擅长的舞技。

    她愤然的抓住他的手指,狠狠咬了下,转身走向香夫人身边。

    萧无极呆呆笑看被晏玲珑咬的手指,那深深的牙印泛着惨白,可见她刚咬得多重,可他却全当有情人间的暧昧情调,抬手以唇轻轻摩挲着她给予的咬吻,甘之如饴。

    看着亲吻自己手指的萧无极,萧鸾似被万把钢针刺进心中,疼痛难忍,妒恨之极。

    一场游戏结束,各人都坐回席位上,期待着观赏乐儿的凤求凰舞。

    香夫人与晏玲珑一前一后站于众宾客前,乐曲响起,香夫人翩翩起舞,那婀娜身姿,勾魂摄魄的眼神,迷人的笑靥,让人如痴如醉。

    反观晏玲珑却愁苦着俏颜,笨拙的举手抬脚僵硬的学着香夫人舞技,一会儿蹦,一会儿跳,一会儿同手同脚忙得不亦乐乎。

    “哈哈,哈哈,乐儿,你要笑死本王了,哈哈,哈哈,肚子都笑疼了,真是太好笑了……”誉王看着跳舞的晏玲珑笑得前仰后合。

    萧无极看着怨气十足瞪向他的晏玲珑,淡淡莞尔,矅眸中却盈满宠溺。

    闻清看了看二人,会心而笑。

    四公子也想笑,但他们不敢象誉王那么夸张放肆的笑,无不掩口隐忍的笑着。

    欧阳旭一开始也笑着,但看着看着,他便觉得乐儿这女子,娇颜泛着迷人的绯红,一双秋水明眸充满幽怨,微微嘟起的樱桃红唇,更是引人遐想。她含羞带恼的样子即可爱又娇媚,看得他心痒痒的。

    楚大海用折扇打了欧阳旭一下,斜斜瞥着他说:“老弟,快擦擦你的口水,朋友妻不可戏。”

    “楚大海,你给我滚一边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肖想……,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思想别太过龌蹉。”欧阳旭翻着白眼说。

    萧鸾胸中闷痛越发剧烈,他看着跳舞的晏玲珑一杯杯喝着闷酒。

    一曲终结束,晏玲珑捂着脸转身跑下高台,听着身后的笑声,羞臊的没脸见人。

    萧无极那爽朗大笑由为刺耳,她气呼呼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小声骂道:“萧无极,你这记仇的小人,你给我等着。”

    “乐儿姑娘!”皓月走向晏玲珑。

    “皓月,你怎么不看着白瑶,跟我过来干嘛?你快回去,切不能让王瑶与太子有机会说话。”晏玲珑抚了抚发烫的脸颊说。

    “我离开自会让人看着,绝不会让他们有联系的。乐儿姑娘王爷叫你过去。”皓月笑说。

    晏玲珑气恼的哼了声,说:“他又想怎样?”

    “今天你可是百花主,不会把客人晒在一边不管吧。”皓月说。

    “当然不会,你说他一大男人是不是太小心眼了……算了,和不讲理的人说不得理。对了,为防万一,一会儿你使点手段让王瑶以不胜酒力离开宴会。”晏玲珑说。

    “是。”皓月应。

    晏玲珑深深呼吸,抚了抚不再发烫的脸颊,转身走上赏花台。

    皓月从后面跟着她,欣慰而笑。

    想到刚才的投壶游戏,晏玲珑使性子为难王爷,王爷又反过来捉弄她,两人象极了打情骂俏的小情侣。

    最后的背身盲投谁都能看向是晏玲珑有意教萧无极的,皓月多么希望,晏玲珑能永远这样帮着战王,这才不枉战王对她用情至深。

    晏玲珑上得赏花台众人在玩击鼓传花,誉王向她招手喊:“乐儿,来,过本王这来坐。”

    晏玲珑一脸娇怒的白了一眼萧无极,走向誉王。萧无极起身大步走向她,一把将她抱起走向他的席位。

    晏玲珑怒瞪向傲慢笑看她的萧无极,小声说:“你这登徒子,快放我下来。”

    “这里谁人不知你是我的侍寝婢女,我对你怎样都够不成登徒子一词,你也休想去找别的男人。”萧无极霸道的说。

    晏玲珑无意间看到萧鸾看向他们的目光,充满强烈的妒恨与悲戚。她邪肆一笑,心道:萧鸾,只是这样你便难过了吗?我要给予你的还有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