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凤颠乾坤 > 第四十一章 百花节
    萧鸾出得凤栖宫,便看到秦绾绾以白纱掩面做在车辇上,宫奴扶他上了车,车夫吆喝一声驾车离开。

    秦绾绾水盈杏眸中泛着怒气,一语不发。

    她气萧鸾刚刚没能在聂王后面前给她求一句情,枉她全心全意为他做事,他竟这般的冷情冷性。

    上了车辇的萧鸾就开始闭目养神,全然似她透明人一般的无视,她更为恼怒,使劲推了一把萧鸾,说:“你个负心汉,你怎就那般狠心,看你母后那么羞辱虐打我都不为我说一句话,你不要什么事都躲在女人身后……”

    萧鸾遽然睁开眼睛,眸中带着强烈的杀意瞪向秦绾绾,吓得秦绾绾惊恐的捂住了嘴,她触到了萧鸾的逆鳞,十分懊恼自己的愚蠢。

    萧鸾伸手一把狠狠掐住她的脸颊,痛得秦绾绾连连呼痛。

    “你不过是背着珑儿偷偷抓上本太子床的臭表子,竟不自量力在本太子母后面前与本太子平起平坐,母后对你的惩戒真是轻了,应该将你打得皮开肉绽,你方知自己的身份。

    你以为珑儿不在,本太子便没人可用了吗,本太子宫中养的谋士与门客数不胜数,你能留在本太子身边皆因珑儿,你竟还妄想着取代珑儿,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连给珑儿提靯都不配。

    现在竟然还想拿捏起本太子了……你找死……”

    “太子,绾绾不该与太子同坐,绾绾错了。但绾绾从没有妄想过要代替姐姐,求太子饶恕……”秦绾绾看着似地狱魔鬼般的萧鸾惶然大叫。

    “敢对本太子不敬者必诛之,但看在珑儿的面子上本太子且饶你一命,滚!”萧鸾低吼一声,一掌将赢弱的秦绾绾推下车辇。

    “啊!”秦绾绾惊叫着落下车辇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狼狈的爬起愤怒之极看着渐行渐远的萧鸾,更恨透了自己的自以为是。

    她妖魅一笑,说:“萧鸾,我还真低估了你的无情,而我也不是为你任劳任怨的晏玲珑,我会牢牢记得你与聂王后给予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加倍奉还。”

    秦绾绾忍着痛狠瞪街市上用怪异目光看着她的行人,走到僻静的巷子上,吹了一声口哨。

    霎时一道黑影现于她面前,拱手说:“主人,有何吩咐?”

    “战王府那个叫乐儿的奴婢不必再查了,找机会给我杀了她。”秦绾绾对黑衣人说。

    “是。”黑身人应声。

    “晏玲珑,你即走了,就再别想回来。什么天凤命格,我终会将你踩在脚下,取代你,驾驭这无上王权。”秦绾绾阴狠的笑说。

    萧鸾慵懒依在软榻上,因微熏而迷离的凤眸中盈动着一丝忧伤,摇曳着手中的琉璃盏,凄苦而笑。

    “珑儿,你到底在哪里?我好想你……

    母后从小就教导我要成为大齐的君王,而君王必须绝情灭爱,我以为我不会有真情……你不见了,我才意识到,我爱上了你。

    也许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时我便陷进去了,只是我不自知。

    当你施展才华锋芒毕露时,我很自卑,更怨你的锋芒胜于我……你让我很有挫败感。

    你和萧无极在一起时,我嫉妒的快疯掉了,但我只能隐忍……那时秦绾绾来勾-引我,我把她当成你……,

    在我心里,我的珑儿是圣洁无比的神女不可亵渎,而秦绾绾是人尽可夫的荡妇,但她,满足了我做为男人的征服欲望和虚荣心……

    你不见了,我才知这世间只有你才是真正对我好的,我真的好想你……你在哪里……

    好想你,想的心好疼……,你快回来吧!”

    萧鸾想到战王府那个婢女乐儿,那般熟悉的感觉,他薄唇勾起迷人的笑弧,说:“珑儿,那个乐儿是你对不对,百花节,我要去见你,别怕,我会带你回到我的身边来……珑儿,你是我的,是我的……”

    转瞬百花节到来,这天天际现出一丝鱼肚白,一丝微弱的阳光将片片朝霞镶上了层层金边。

    战王府的奴婢已在开始忙碌装点王府,没多大会儿,富丽堂皇的战王府各处都挂起了千姿百态色彩艳丽的百花灯,奴婢手捧着祭祀花神的贡品急急穿梭于氤氲晨雾的花园中,很快便搭起高高的百花祭品台。

    “乐儿,乐儿,你可起床了没?”曲莹莹一身白衣翩翩来到晨曦轩,欢喜雀跃的嚷嚷着。

    “这曲夫人可真是急性子,这么一大早就过来了。”连翘说着迎出门看到一身白衣的曲莹莹,不觉惊艳的瞪大眼睛,说:“曲夫人,你竟穿得白衣。”

    曲莹莹见连翘眼中的惊艳,得意的笑说:“虔诚祭拜花神,着白衣,不与百花争艳,这是百花之主乐儿下的令哪个敢不听啊。”

    “呵呵,恐怕除了曲夫人,其它夫人都不会听话的。”连翘讪讪笑说。

    “管她们呢,这平日里穿惯色彩艳丽的罗裙,冷丁穿一身素白,到看着娇俏得很。”曲莹莹笑说迈步走进屋内,看到坐于铜镜前的乐儿走过去,看着见铜镜中的乐儿,她惊讶大叫:“乐儿,你在干嘛,为何把自己的脸画花。”

    正在脸上画着牡丹花的乐儿瞟了眼曲莹莹,说:“我在画鲜花面具,不好看吗?”

    “你的心思可真多,哇,这牡丹花被你画活了,乐儿好象牡丹仙子啊,好美,还挺好玩的,乐儿,给我也画一个吧?”

    晏玲珑笑看曲莹莹说:“好啊,那我就给你画个……玫瑰,玫瑰多刺,到是和你的性子蛮像的。”

    “玫瑰,好啊,我就画玫瑰了,你快点事,完事给我画。”曲莹莹欢喜的拉着晏玲珑说。

    晏玲珑不但给曲莹莹画了,晨曦轩的女子皆在脸上画了鲜花“面具”。

    曲莹莹看着一朵火红玫瑰怒放在自己脸颊上,夸赞晏玲珑巧妙的画法将玫瑰栩栩如生,给她娇俏的容颜更添艳色,她笑说自己是玫瑰仙子。

    晏玲珑知今天萧无极会带友人回来过百花节,为防止意外的变数,晏玲珑想到古人祭祀花神时带鲜花面具的习俗,她便想以这种鲜花“面具”来掩住她的真容。

    晏玲珑带晨曦轩众人来到花园祭台,各院夫人们早就来到花园中,她们都穿着最为靓丽的衣裙,带着最名贵的首饰,希望自己是艳压群芳的唯一。

    “哎哟,这乐儿终于来了,她可真当自己是主儿了,最后一个到场。”兰夫人摇着绢扇鄙夷笑说。

    夫人们闻言都看过去,就见晏玲珑带着晨曦轩几位婢女皆一身白衣行走于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的花园里,那白色在花海中竟然格外的耀眼。

    反观她们自认为无比靓丽的衣裳,却淹没于花丛中现不出丝毫亮点。